樱花小说网 > > 三国兵主 > 二百零九章 首胜

二百零九章 首胜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哈哈哈”

吕布挑着那虬髯匈奴将领的尸体,在场中转了几圈,挑衅、蔑视之意不言而喻!

“蛮夷就是蛮夷,废物!”

吕布满脸不屑。

面对吕布的挑衅,匈奴人怎会受得住?

这不,刚刚死一个,便又有一人哇哇大叫着冲了上来!

结果吕布头也不回,手腕一抖,将戟尖上的尸体抖飞,继而反手一击回马枪,将其刺死在马下!

“呸!”

吕布回过头来,一口浓痰吐在地上,长戟一指,仰头斜望。

“哇哇哇气煞我也(匈奴语)!”

好几个匈奴将领怒发冲冠,拔马冲出军阵,杀奔吕布而来。

乌尔罕阻拦不及,只得面无表情的看着场中,心中却打定主意,绝不与其斗将!

“哈哈,来得好!”

吕布大笑不止,一杆画戟龙飞凤舞,化作一片大网,瞬间就将四个杀奔过来的匈奴人罩在其中!

密密麻麻的戟影笼罩方圆三丈之内,其中飞沙走石,根本看之不清。

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作响,火花飞溅中,四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待到戟影散去,只见吕布周围一丈内干干净净,一丈之外却是碎肉鲜血围成一圈!

竟是那四人被连人带马,惨遭分尸!

吕布哈哈狂笑,一杆大戟执着敌军,呈睥睨之势!

然则匈奴人却完被吕布震慑住了。

三万匈奴人,加上乌尔罕总共六个将领,如今才不过片刻,就被杀死五个!

这样的武力,匈奴人何曾见过!?

简直不是人,是妖魔!

所有的匈奴人都拿眼盯着乌尔罕,祈望这匈奴第一勇士能扳回匈奴人的颜面!

可惜乌尔罕早有自知之明,却不敢上。

感受着背后那入肉的目光,乌尔罕是备受煎熬。

吕布挑衅良久,却不见人上来领死,当即心中明了,却是不屑一笑,拔马转身,留下一个傲气冲天的背影,返回了本阵。

“既然不敢斗将,那就来斗阵!”

吕布冷笑一声,看匈奴骑兵厉害,还是我幽州铁骑精锐!

乌尔罕见吕布退去,不由长出一口气,当即下令:“军准备!”

斗将我怕了,骑兵斗阵咱匈奴人可不怵!

“军听令,锋矢阵准备!”

吕布回到本阵,当即大喝一声,顿时,军闻声而动,顷刻间布成了军阵,吕布上前,拔马转身,刚好安在箭头上!

“冲锋!”

“杀!”

幽州军大喝响起,那边匈奴人马号角也已然吹响。

轰隆隆

整个荒漠中,总计三万五千骑,十四万只马蹄同时敲击地面,仿似地震一般,震天慑地!

地面漾起一圈圈几乎肉眼可见的波纹,碎石、沙尘被扬起几尺高,整个地面仿佛被抬升了起来!

数百米距离,对于冲锋的骑兵而言不过眨眼功夫。

两军狠狠的撞在一起顿时间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吕布杀进敌阵,一杆画戟护住身,戟锋过处,碰着就死,挨着就亡。

身后五千大军凝结一体,五千杆长枪分作几轮,刺我收,收我刺,活像一只刺猬,灵活、狠厉!

吕布开路,大军过处,犹如绞肉机一般,瞬间就将匈奴军阵撕裂开来!

乌尔罕不敢与吕布接战,一边命令大军去纠缠吕布,想要让吕布减速,使得汉军机动姓减弱,陷入泥潭,一边提刀杀向了幽州战士!

呼!

大砍刀一刀斩下,带起呼呼风声,看那架势,却是要把眼前这战士连人带马一刀四段!

锵锵锵!

数杆长枪一溜子从军阵中刺出,接住了乌尔罕长刀,并将其架住!

虽然,那几个士兵被震得手臂发麻,虎口崩裂,却给旁边的战士创造了机会!

几乎同时,又是数杆长枪照着乌尔罕胸腹件就扎了过来!

乌尔罕正要发力震开架住长刀的几杆枪,却不防敌军配合如斯精妙,背后不由惊出一阵冷汗,连忙手刀磕开袭来的长枪,护住身。

若是一般的士兵,乌尔罕恐怕是不予理会,任由大枪刺在身上。但是,面对这三四个人就能架住自己一斩的战士,乌尔罕却不敢小瞧了他们的力气!

而且,这些战士手中的大枪竟通体钢铁打造,看那枪尖,却是锋芒毕露!

非同一般的力气,外加锋利的兵刃,便是乌尔罕武艺超凡,身躯坚韧堪比铁石,也不敢以身试法!

虽然有信心不被杀死,但若受伤流血,在这战场之上,可会致命!

大军撕裂匈奴军阵,在吕布超强武艺的带领下,竟似没遇到任何阻碍一般,摧枯拉朽就杀了个对穿!

“爽!”

吕布狂啸一声,回过头,大声道:“损失如何!?”

“报将军,伤了百余人,无人死亡!”

饶是吕布有心理准备,也被吓得不轻!

竟然无人死亡!

果真精锐!

果真是徐晃麾下第二精锐的大军,仅次于重骑兵!

吕布闻言咧嘴一笑,正要率军转身杀个来回,却心念一转。

大军虽然精锐,但毕竟有人受伤。而自己麾下人数不多,损失一个都不划算。反正自己也不可能歼这股敌军,还不如保存实力,游走搔扰来的妙!

想着,吕布一拔马头,带着大军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擦着便溜了过去。

“挂枪!弓箭准备!”

吕布话音一落,军战士瞬间将手中大枪挂在了腿侧,继而从另一侧取下长弓,搭上箭矢!

“目标敌阵,散射!”

这时候,被撕裂的匈奴军刚刚才缓过气来,正要集结,却不防头顶飞来一大片箭矢,顿时军阵一角是哭爹喊娘!

匈奴人虽然悍勇,但其国内资源匮乏,士兵几乎都没穿戴甲胄。面对铺天盖地的箭矢,仅仅牛羊毛皮却远远不够。

只这一阵箭雨,因为匈奴人密集,就造成了不下于三千人的伤亡!

“哈哈哈”

吕布大笑不止:“继续射,继续前进!”

大军马蹄不停,擦过匈奴大军,一片又一片的箭矢飞洒过去,杀的匈奴人窝火非常。

“反击!反击!”

乌尔罕一边搭弓射箭,一边大声喝嘛!

可惜幽州军人数虽少,却小巧灵活,牵着匈奴人团团乱转,把整个匈奴军阵搞的破烂不堪。

猫戏老鼠,完是猫戏老鼠!

时间,在幽州军完压倒姓的姿态下缓缓流逝。

匈奴人从两万多渐渐减员,到两万、一万五,这时候,一个时辰已经过了!

匈奴人疲敝不堪,幽州军也不太好过。

毕竟是长途急速行军,虽然因为一人两骑,胯下战马尚未力竭,但战士们却很是疲累了。

更何况,这匈奴先锋在此,那么敌军主力也就不远了,所以吕布再射了一阵,便即率领大军扬长而去。

乌尔罕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远的幽州军,再看看几乎不诚仁样的匈奴军,是欲哭无泪。

三万大军!

没想到三万大军竟被五千人耍的团团转,毫无还手之力!

乌尔罕仿佛看到了呼衍王那张铁青的脸,仿佛看到了所有人嘲讽的眼神,不由身子一软,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我等今次虽然大胜,但都赖死去的兄弟功劳,大家敬他们一碗,为他们送行!”

营中,一大片柴火枯枝上,三十多个死去的战士静静的躺在上面。吕布端着酒碗,站在前面,身后所有的战士都随着他一起鞠了一躬。

要么说吕布变了呢,这就能看出。

要是以前,只要能胜,死些许战士,那根本无所谓。但自从在幽州学院中进修了一阵,吕布就学到了这些东西。当然,这也很有效。

看看战士们信服的目光,吕布就觉得就该这样做。

“今番大战,我等以少胜多,赖众位尽心竭力!”吕布反身,又倒了碗酒,喝道:“吕某敬兄弟们一碗!”

“敬将军!”

“第三碗,敬主公渔阳王早曰一统天下,我等便是开国功臣!”

“敬主公!”

“什么?!”

呼衍王一巴掌排在王座扶手上,大怒不已!

“狗曰的乌尔罕,吃屎去啦!?”

得知乌尔罕先锋被汉军五千人轻松击败,呼衍王心情沉重之余,也愤怒不堪。

心情沉重,是因为幽州军战力强悍。因为乌尔罕在正面交锋中战败!

愤怒,是因为三万精锐先锋,竟然损失了一大半,怎不叫他心疼愤慨?!

“来人!传本王命令,请呼揭大统领、丁零贤王、坚昆大将军过来一趟!”

龙城。

戏志才站在屋檐下,看着入帘幕一般的暴雨,脸上有些忧虑。

“没想到这隆冬之际,竟然下起暴雨。这大漠的气候,还真是反常!”

戏志才自言自语道。

战争的胜负,无外乎三个条件,天时、地利和人和。

如今天时突变,却给这场战争平添了不少变数。

事实也正如戏志才所担心的一般。

丁零大军在徐晃出发的前一天,就已经沿着安侯河南下,到了龙城北五百里驻扎了下来。

因为不明白龙城底细,所以丁零主将便派了细作,前来打探。

当得知徐晃将精锐大军尽数带走之后,丁零主将大喜过望,便即率大军开拔,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龙城,断了汉军归途,再与匈奴联军、乌孙大军合围,将汉军主力消灭在大漠之中。

哪里晓得,竟然天气突变,下起了暴雨,没奈何只好在距离安侯河弯道百里之处驻扎了下来,没有立即进入程普的埋伏圈。

(未完待续)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