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楚阁 > 第八十九章 恐怖如斯

第八十九章 恐怖如斯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就在季痕准备放松警惕,露出了一点气息的时候,就被眼前的老头发现了,这让季痕很惊讶。而且拿不准眼前之人的身份,跳到了地上后立马防备了起来。

听到叶伯的话,季痕并没有说话,此时的他蒙着脸,并不想在节外生枝,既然眼前之人都已经看到自己了,那就没有让他活下去的理由,手已经不自觉的摸到了腰间的一把短刀上。

这把短刀并不是季痕的拿手武器,只是用来家伙暗阁其他人的,但是对付眼前的这个老头,绰绰有余了,季痕自信的内心,完全没有将叶伯放在眼里。

“不说是吧,那我就只好当作飘进来的垃圾清理了”,面前之人明显是不怀好意的,再结合之前的天枢话语,很可能这个人就是来找天枢的。

对于天枢这个小姑娘,叶伯可是很喜欢的,他是看着叶云逸长大的,天枢正是他心目中最好的叶家未来的女主人,既然眼前之人是冲着天枢来的,那就顺手解决掉吧,反正又不费事。

叶伯还没有动手,季痕就已经率先动手了,黑布下的眼睛,露出凶光,只见季痕突然原地消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叶伯面前,手中的短刀飞快的划过一道锋利的光芒,直冲胸口而去。

季痕的刀还没有到,他都已经想象到刀穿过面前之人胸口,破开一切的声音了,要怪就怪这个老头出现在了他不该出现的的地方。

在他来之前,他还亲自偷偷翻过关于叶府的密卷,然而上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句简短的话语,“叶府不可动”。

季痕以为那是叶云逸写的,为了保护叶府,所以才这样写的,而等到他查看了整个叶府只有一个老头后,更加的确定了他的猜测,叶府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没了叶云逸的叶府,自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而天枢此刻却逃进了叶府,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叶府根本没有可以阻挡他的力量吗,可笑啊,以前他还一直挺佩服天枢的手段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然而,季痕等了几秒,却没有听到刀穿过身体的声音,他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手中的短刀,竟然毫无征兆的停在了面前这个老头的胸前,他想要抽动手臂,却仿佛是被什么固定住了一样,感觉有什么很重的东西压在他的手上,不能动。

“年轻人,你是不是不把我这个老人放在眼里啊”,恐怖苍老的声音在季痕的耳边响起,季痕想要逃跑,却因为手被固定住了,不能够退后。

季痕只好动用还可以活动的左手,一掌拍出,直奔叶伯的面门,企图通过这样拜托当前的困境。

然而想法很美好,结果被并不是很尽人意,季痕的手在在要到达叶伯脸上的时候,一直揣在袖子里的手,突兀的出现,直直的抓住了季痕的手,死死的捆住,让他不得丝毫的动弹。

这是遇到了硬手了,季痕没有丝毫的犹豫,灌起全身的力气,强大的气浪挣脱开来,叶伯受到冲击,习惯性的抓住季痕直接扔了出去。

挣脱束缚的季痕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很是狼狈,刚刚这一招是他准备的后手,像他们这样的,怎么会没有些后手,但是同样的压轴的后手代价也是巨大。

很难想象,之前在天枢面前,淡定自如的季痕,能在暗阁实力排在前五的存在,在叶伯面前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使出了保命的绝技才挣脱束缚。

“哟,有点意思,居然能够挣脱我的束缚,我倒是小看你了,值得我出手”,叶伯之前一直佝偻的身姿,这个时候居然挺立起来,苍老的声音依旧,只是显得中气十足,并不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没有听过”,季痕挣扎着站了起来,用袖子擦掉嘴唇上的鲜血,阴沉的盯着叶伯,今天他估计是要载在这儿了。

“我么,正如你所见,一个叶家的老人”,叶伯轻笑了一下。

“不可能,你身上强大的武力,我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你不可能是什么无名之辈,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甘愿蜗居在这个叶家里”,季痕不甘心的说到,其实他是企图通过这样,趁机查看周围的环境,看看也没有其他的逃跑的生机。

“小子,你很聪明,但是你找错了人,”叶伯看出来季痕的意图,一手伸出,直接抓住了季痕的脖子,那难以看清的移动轨迹,让季痕直接死心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份么,让你一个死人知道也无妨,要不是你提及,我都快要忘记自己的过去了,老了,不中用了”,叶伯悄悄的说了一句话,季痕本来还想挣扎,结果听到那个名字后,直接放弃了反抗。

“我叫颜古”,这是叶伯在季痕耳边说的话。也许其他人不知道颜古是谁,但是他季痕却很清楚,他不但听过许多关于颜古的传说,还甚至亲自目睹过颜古和自己的阁主,也就是上一任阁主的大战,最后两人打成平手而归。

他的武力可以在暗阁排到前五,但是和暗阁上一任阁主的差距,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就好比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除了第一名外,后面几名的成绩差距只有几分,而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距却是五十几分这样。

当初季痕亲自看到颜古和阁主的大战,他只能站在远处,害怕被波及,并没有亲眼看到颜古的面容,但是想必年轻时也绝对是很俊朗的存在。

但是没想到,当年的那个楚国的娇子老了之后的样子就是眼前这个老头。

输的不冤,只能说是他季痕命该绝在此,但是看叶伯的意思,并没有杀他的意思。只见叶伯卡住季痕的脖子,直接扔出了叶府的围墙,扔掉后,叶伯还极其嫌弃的吐了口唾沫,说了句“晦气”,就转头走了。

掉在墙角外的季痕却没有跑,而是彻底的失去了斗志一般,死气沉沉的爬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在大街上。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再做什么都是无谓的挣扎而已,颜古最出名的除了武力高强外,还有就是让人难以预防的攻击方式,有时是用毒,有时又是直接的震伤别人的心脉,更有甚者,别人和颜古交手后,不知不觉的就死掉了。

再加上自己已经知道了颜古的存在,他又怎么会让自己活着。

季痕强忍着伤口,没走几步,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他知道,这是颜古的手段奏效了,他之所以没有杀自己,估计是怕自己玷污了他叶府的土地吧。

想到这儿,季痕有些不甘心的靠着墙坐在地上,他这些年一直暗中收刮财富,到头来什么也没有享受到,很是不甘心。可是他再怎么不甘心,也逃不过死的命运。

叶伯给他下的正是一支毒针,直插在季痕的心口,走不了多远就会挂掉。

这边季痕走掉后,叶伯还依旧呆站在原地,和季痕的对话,掀开了叶伯心底的秘密,往日的过往不停的涌上心头。

在楚地这个地方,云家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学武之风一直盛行,不像现在,云家到来后文风才开始盛行。

而他颜古更是年少成名,武学天赋极高,有传言称他小时候得到过仙人的传承,其实只有他才知道,他不过是在小时候无意中得到过一卷武书,按照上面练习。加上他悟性极高,很快领悟。

十几岁就离开家乡出来闯荡,后来更是一头扎进了楚都这个武学盛行之地,不断和各种各样的人挑战,也不断成长,不知道又好多闻名的武学大师倒在了他的剑下。

后来更是被世人称之为楚国武学的娇子,之后得到了高祖的赏识,被封为皇室的供奉,负责皇室的安全。

他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的那个夜晚,叶北疆跪在高祖的面前,而他就站在高祖的身后,那时的楚国也如同不久前的那样,风雨飘摇。高祖让叶北疆带着密令前去青云城,而且掌管所有的守军。

但是为了预防叶家独大,高祖给叶北疆下的死命令就是不允许回楚都。

待到叶北疆走后,高祖看着叶家的方向,长叹一声,“你叶家对我有恩,我又怎会让你叶家吃亏”。

“颜古,你即刻出发,想办法混进叶家,誓死保护叶家独子长大,等到叶家世子长大后,你就是自由身了,不用在受我的命令了”。

“领命”,从此以后,再没有人听说过颜古的名字,只是从那以后,叶家多了一个叫叶伯的老人。

这些年叶云逸也长大了,他本可以就此离去的,但是呆在叶府的时间久了,他甚至将叶云逸当成了自己的孙子看待,就这样也好,呆在叶府总比颠沛流离好。

“叶伯,叶伯,你在哪儿,是不是摔着了”,就在叶伯陷入沉思的时候,呆在后院吃饭的天枢看叶伯长时间没有回来,害怕暗阁的人动手,于是出来寻找。

“哦,我在这里,老了,走到这儿想起一些事,就把正事给忘了,你看看,我这就把汤端过来”,叶伯回了一句后,向着厨房走去。

而天枢来到叶伯站立的地方,狐疑的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又什么打斗的痕迹,这才放下心。

这儿并不是没有打斗过,只不过是单方面的碾压而已,季痕都没有还手的机会,自然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

天枢将信将疑的回到了餐桌旁,叶伯端着汤回来,二人都闭口不谈刚才,餐桌再次回到之前的欢乐。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