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伪装圣地,我被签到千年 > 第五十四章 我有忘川水,一解相思苦

第五十四章 我有忘川水,一解相思苦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张鸣愣了一下,怎么扯上自己了。

李玄彬也终于看见他,恭敬的拜道:“清徽道长,没想到您也来了。”

看来他没全忘。

众人有些惊奇,这位清徽道长是什么人,难道是第五角恋?

“这位是涿光山上灵枢观的道士,叫做清徽,旁边那位叫清泉。他们刚在青石街上打退了来袭的狼群!”

“不错,小寒山寺的慧明大师,就败在他手里,已经往生极乐。”

有从街道里来的人解释道。

其他人终于恍然,原来是灵枢观,能够打退狼群,打败小寒山寺的高僧,看来这位清徽道长也绝对不简单啊!

张鸣有点棘手,自己虽然读了这么多年道经,但是对感情真的没经验。

不过,没有等他回答。

李玄彬在拜完之后,就转身对苏檀儿说道:“苏姑娘,你也不必问道长。世人皆惦记李某的容貌,今日就还给世人。”

说着,他竟然从腰间摸出一柄匕首,向自己的脸上划去。

清泉大惊:“李施主,不可!”

可是,李玄彬推开他的手,微笑着摇摇头,握住匕首的手十分坚定:“清泉道长,多谢关心,李某心意已决。”

匕锋落在脸颊上,鲜血直流。

林熏儿似乎猜到什么,猛然抓紧他的手臂:“玄彬,你,你在做什么?”

苏檀儿看得呆了。

他……他竟然真的敢自毁容貌!

李玄彬划完之后,显得十分淡然,说道:“熏儿,你去房里拿止血药。”

翠绿衣衫的少女掐紧了手指,终究是点点头,转身走向屋内。

“苏姑娘,如今你可满意了?”

只是这一句话说出,立即激得苏檀儿泪流满面,如雨珠坠落。

“李郎,你这又是何苦……”

她哭着说道,“容颜美丑,不过皮下白骨,你以为我苏檀儿就是为了你这一副皮囊吗?你既然能选定林熏儿,为什么我就不能选定一生的人就是你呢?”

李玄彬全身一颤。

张鸣微微摇头,看来这位苏檀儿动的也是真心,否则又如何会不顾迎亲之礼,当众逃婚,怒而揭开红盖头。

李玄彬终究是看错了。

可是,都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他轻轻一叹:“苏姑娘,贫道曾听人说过,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

苏檀儿微微一愣,旋即聪慧的摇摇头:“道长,你是想让我去寻找这些不可能的药材,用执念消磨心中苦楚吗?”

众人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苏檀儿侧眼看向李玄彬,笑道:“重楼七叶一枝花,冬至何来蝉蛹,雪又怎能隔年,不过是,相思无解!”

李玄彬全身再颤。

众人明悟过来,叹道:“可惜了,苏家的女娃儿,要受此一难。”

张鸣轻声道:“苏姑娘,夏枯即为九重楼,掘地三尺寒蝉现,除夕子时雪,落地已隔年。相思,或亦可解。”

所有人齐齐看向这位清徽道长,世间真的有如此良药吗?

苏檀儿长笑:“道长,您不必再点化,我明白了!相思可解,人无解。人若有解,何须相思啊!呵呵……”

她跌跌撞撞的撞开众人,跑入巷子里,就此远去,徒留背影红得萧索。

张鸣微微一叹,这位苏家的姑娘确实极为聪慧。这世间哪有什么良药可以解相思疾苦,能解的只有自己啊。

李玄彬恭敬的向张鸣一拜,痛苦道:“道长,我本不愿负天下人,如今却只顾得一人,不得不负天下人。”

林熏儿走出屋子,将止血散捏在指间,摸索着他的脸颊,垂泪抹上。

张鸣笑道:“说什么天下人,不过是六十二个人,是你自己的天下罢了。这世间姻缘,早有定数。你是她们的劫,就算你不出现,她们也未必没有自己的劫。”

李玄彬一怔。

林熏儿若是不曾遇到自己,就不会遇到王玄彬、赵玄彬吗?可是,是劫还是缘呢?若是如此,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他不知道,只觉得迷茫。

“谢谢道长。”

李玄彬拉着林熏儿的手,一起感谢道,“道长,您若是不嫌弃,今晚就在敝舍暂居一宿吧,我给您准备斋菜。”

清泉当即舔了舔嘴巴,看向师兄。

张鸣无奈的点点头:“也好。”

众人看了一圈热闹,终于散去,言辞之间颇多遗憾:“这苏家的姑娘真是可惜了,哎,都怪那李玄彬,不当人子!”

“王守贵也很气苦啊,只怕是没脸在镇子里露面了,也许会去南陵城。”

“没想到李玄彬竟然真的自毁容貌,胆子不小,也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啊,我回去就给我家婆娘讲,以后别想来蹭茶蹭水了!”

“说得对,不过涿光山上的灵枢观竟然还在,我也要去上两柱香。”

“……”

张鸣走进屋里,十分简陋。

内室的床头被翻开,是刚才林熏儿取止血散的地方,本是李玄彬放置的。

清泉有了落脚点,与李玄彬攀谈几句,就拉着张鸣到灵溪镇里闲逛。

这次总算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了,不然张鸣都快怀疑自己成为主角了。

谁没事像展鸿、陆雪晴一样天天多灾多难,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做主角!

时间很快过去,夜幕降临。

被清泉拉着整整逛了一天,看了赌坊、酒馆、花楼等地方,总算让清泉开了眼界,一路上兴奋得叽叽喳喳。

这聒噪的程度,若非清泉性别正常,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在谈恋爱了。

张鸣一回到泥石院,吃完李玄彬两人精心准备的饭菜,就拉出一个仰椅,躺在上面,欣赏灵溪镇的月色。

“还是凡人舒服啊……”

李玄彬走出来,问道:“清徽道长,你们明天就要启程去南陵城了吗?”

张鸣笑道:“是啊,俗事缠身。对了,李施主,贫道这里有一瓶忘川水,若是苏姑娘再来,你可以赠予她。”

他若有深意的笑道,“这世间还是有药能够忘记前尘往事,一解相思疾苦的。只是服与不服,就看你们自己了。”

李玄彬一怔,原来道长……他不仅有忘川水,恐怕也猜到自己服过了。

他默默接过:“谢谢道长。”

张鸣含着笑意,微微摇头,

10%的忘川水真的能忘记那么多吗,这李玄彬就真的忘记了吗?

窗户上的油灯摇曳,是林熏儿在屋内挑着灯芯,宛如两人的心。

“呵呵……林熏儿就真的瞎了吗?”

张鸣的嘴角勾起更多笑意,这就是下山后的世界吗,有点意思。

“李施主,请恕贫道冒昧,你在满月井里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他压低声音,避着窗口问道。

李玄彬身体僵直了一下,摇摇头,没有说话,他不想欺骗清徽道长。

张鸣像是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

“困了困了,贫道去睡觉了!”

庭院里只剩下李玄彬静静伫立,许久才轻声自语道:“道长,非是我不愿意说,而是我看到的,是女装的自己啊……”

从始至终,他都只爱过一个人。

李玄彬微微一笑,推开忘川水的瓶塞,递到嘴前,缓缓喝下半瓶。

这次……自己是真的忘了。

PS:待会儿凌晨更新2章,明天加更1章,555求推荐票,求月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