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荒扶妻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佛门欲在荒国建寺庙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佛门欲在荒国建寺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法溪?”

赵昊不由得愣了一下,这位高僧的名字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着他庄严肃穆,不苟言笑的样子,这种既视感更加强烈了。

侯桃桃小声提醒道:“这位是小西天的天才僧侣,帮助芈天玑上位以后,就被派到了魏国建了金山寺,圆真和尚死了以后,魏国的寺庙相当混乱,谁都想当第一寺庙,直到法溪去了以后才……”

她快说完的时候才忽然顿住。

奇怪。

我为什么要向他解释?

赵昊了然,相关的消息他也听过几嘴。

楚国那边芈天玑之所以能够上位,就是因为她身后站着佛教第一宗门——小西天。

听凰禾说,外域所有秃驴当中,小西天的秃驴是最强的。

也难怪法溪到了魏国以后,立即就能稳定寺庙的局势,恐怕也只有小西天的威势能够有这个面子了。

毕竟外域之中佛门和道门也不一样,道门之中细分很多流派,彼此间明争暗斗比较多,佛门数目不多,内部也有些许摩擦,但迫切的传教欲望让他们团结了不少。

“贫僧法溪,见过赵施主!”

法溪立于门前,双手合十微微欠了欠身。

赵昊假模假样旳合十了一波,笑眯眯道:“法溪大师请进!你这太谦虚了,身上的袈裟blingbling的,都自称贫僧。”

侯桃桃:“……”

法溪:“……”

他来之前对于赵昊的事迹早有耳闻,虽然有些不顺耳,但也没有生气。

反而是多看红苓了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赵昊神情一凝,这狗币和尚灵识还真的敏锐啊,一眼就看出了红苓的血脉不对劲儿。

红苓也是皱起了眉头,下意识躲在了赵昊的身后,隐隐之中似乎察觉到了威胁。

法溪微微颔首,表示无意冒犯。

“老杨!”

赵昊忽然叫了一声。

下一刻老杨就身负长剑从天而降:“公子,有什么吩咐?”

赵昊指着法溪:“这位高僧离了有寺庙的地方,怕是想犯色戒了,你现在就带他去天香阁转一圈,让高僧体验一波宾至如归!”

“好!”

老杨当即就拉住了法溪的胳膊:“走吧大师,我们天香阁刚来了几个新花魁,老润了!”

法溪懵了一下,连忙挣脱:“赵施主误会了,贫僧向来严守戒律,何时想过犯色戒?”

赵昊冷哼一声:“不想犯色戒你瞅我婆娘做什么?我们凡夫俗子都知道非礼勿视,你这贼秃刚进门就乱看,荒国不是小西天,也不是楚国和魏国,再特娘的乱瞟我就帮你把能破的戒全都给破了!”

红苓:“……”

洛水:“……”

侯桃桃:“……”

法溪:“……”

所有人都懵了,他们都知道赵昊跋扈,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跋扈,小西天好歹也是佛门扛把子,真就一点面子也不给啊?

红苓则是脸蛋红了红,看向赵昊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温柔,刚才那一声“婆娘”叫得她心花怒放。

不过这和尚着实不通礼数,方才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珍稀的动物一般。

法溪不由皱了皱眉头,修行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被这么指着鼻子骂过。

饶是心性再好,心头也忍不住生出一丝怒气。

但这丝怒气很快就消失了,他淡淡道:“若方才有冒犯,贫僧在这里给赵施主赔个不是!”

赵昊眉毛挑了挑,没想到这法溪还挺能忍,难怪被小西天派到魏国,这次更是被派到荒国谈生意。

不过这些人在外域和别国的作风都不太好,实力不够的时候跟你客客气气,实力够的话就是“此物与我佛门有缘”。

他淡淡摇头:“不必了!只要大师明白要守我们荒国的规矩便好!”

说罢,便向红苓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回到后院。

法溪倒也不生气,主要是不能生气。

他的灵觉极其敏锐,来到镇国府之后,就十分确定镇国公和赵无敌都不在,但却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盘踞在后院之中。

这股气息无比灼热,让他相当熟悉。

凰禾!

这也是外域赫赫有名的高手,如今实力更有精进,距离神通境恐怕只有一步之遥。

她能安然呆在镇国府,必定是跟荒国达成了什么交易,莫非是在荒国疆域内建道观?

道观都能建,凭什么寺庙不行?

他心中顿时就热络了起来,对此番行动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不一会儿,五国的使者尽皆到来,都是有名的商号。

不出意外,这些人都是看重荒国的技术才来的。

甲申七子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荒国境内的五国人就开始眼馋了,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太多印证,所以大多数人都觉得荒国可能是在吹牛逼。

但近些日子,荒国第一批冬小麦试验田已经步入收获的时节,已经能够显著地看到增产的趋势,要知道荒国农肥技术才改进两个月左右,也就赶上了一波末班车。

即便如此都能增产这么多,若是全程都这么改良,那增产的幅度肯定更加恐怖。

而且这段时间,荒国不要命一样砸钱,已经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于是乎各国都对这一批技术馋得流口水,可偏偏荒国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他们都想趁着荒国缺钱的机会插一脚,要是错过这次,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都到了是吧?”

赵昊笑了笑,便直接把众人带到了书房。

十几个商号代表,每个身后都站着各国的朝廷,最特娘逗的是齐国商团里面的二领头的赫然是羲和天的代表——范通。

看来这货在齐国混得相当好啊!

不过也是,宁婉梨现在一门心思想要渗透打压跟荒国酒庄合作的沈家,结果被范通这老小子捡了漏。

书房当中,所有人齐齐就坐。

赵昊扫了一眼众人,笑眯眯道:“我刚回来就听说大家找上门了,不知道都想跟我们荒国做什么生意?”

话音刚落,书房里就变得闹哄哄的。

赵昊揉了揉太阳穴:“小朋友们怎么这么积极啊,一个一个来……桃桃先说!”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下意识地朝侯桃桃望去。

他们都知道最近琅嬛仙子入驻了齐国,似乎跟齐国公主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这次代表齐国来谈判算是彻底石锤了。

不过看现在,赵昊好像跟她很熟啊!

侯桃桃剜了赵昊一眼,不过还是只能客客气气地说道:“齐国公主听闻荒国如今经济紧张,故特托本座来给赵公子送钱。”

“只是送钱啊!”

赵昊托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侯桃桃:“如果只是送钱的话,放到镇国府门口就可以走了,你这提了送钱,钱没送到人也不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图我身子呢!”

侯桃桃:“???”

如果不是这里人多,她估计已经“哇呀呀”地叫出声,然后提着刀砍赵昊了。

这种人,怎么这么欠揍啊!

众人也纷纷心头一凛,似乎感受到了一丝不妙。

不是说荒国缺钱么?

怎么看赵昊有恃无恐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缺钱的样子啊!

侯桃桃瞅了一眼赵昊,心头忽然一咯噔,捏碎了一张传音符:“你该不会把从我这里抢到的东西全都变卖了吧?”

若真是全部变卖,肯定能填上这個窟窿。

赵昊笑着传音道:“放心!这可是咱俩和离我分到的东西,每一件都纪念着我们死去的爱情,我怎么可能把它们卖了?”

侯桃桃:“……”

虽然很不爽,但她还是松了口气。

没有变卖就好,没有变卖就说明荒国还是缺钱。

而且仔细想想,如果这么一大批货卖出,他没有道理得不到消息。

赵昊则是暗中嗤笑。

能被琅嬛玉洞纳入家产的,肯定个个珍宝,不少都是打仗的好装备,他怎么舍得卖?

而且这么一大批货,如果同时流入市场,肯定会面对相当大程度的贬值,他怎么可能舍得卖出去。

楚国那边芈岚不由笑道:“赵兄!我们都是生意人,自然做不到把钱放到门口就走这种事情。既然如此,那我不妨开门见山了。

荒国所承乃是人族复兴的契机,我们楚国打算帮荒国度过难关,只要荒国愿意接受我们相关匠人从中协作。”

芈岚一番话,说出了所有人的目的。

不可谓不是直来直去。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

就像一个人本来对你爱答不理,看到你婆娘之后,当场就决定要跟你当朋友,这意图还不明显?

干脆开门见山,开口就是我们图你的技术,反倒显得更敞亮些。

赵昊看了一眼别人:“你们想的都是趁火打劫?”

“此言差矣!”

法溪微微一笑:“荒国之变革于天下众生都大有裨益,诸位不过是想促成一桩大功德罢了!若赵施主点头,贫僧也愿意捐助三十万金善款,并且建金山寺,以抚慰疾苦众生!”

赵昊笑了笑:“捐善款可以,但荒国百姓不疾苦,不需要大师来抚慰,所以建金山寺就免了吧!”

侯桃桃不由皱眉:“赵昊,你嘴怎么这么硬呢?”

赵昊撇了撇嘴:“如果你能多了解我一些,就应该知道我硬的不止是嘴!”

众人:“嘶……”

侯桃桃:“???”

法溪:“阿弥陀佛!”

赵昊古怪地瞅了法溪一眼:“怎么你这个出家人都能想歪?我说我硬的不止是嘴,还有拳头,还有脊梁,你们这些人想啥呢?”

众人:“……”

侯桃桃哼了一声:“莫非赵公子真要眼睁睁地看着荒国被拖垮,或者空守着金山银山不去开采?”

芈岚也开口道:“赵兄,事关我们人族复兴,前些日子逐夷城的事情虽然你们没有公布,但我们也知道,神武军折损近数万,定然有妖族异族为祸其中。如今局势危急,绝不是藏私的时候,还请赵兄三思。”

嗯?

赵昊不由多看了一眼芈岚。

这个小老弟虽然姓芈,但据说是小皇帝的人。

这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莫非有其他的意味?

其他人也是纷纷应和:“是啊!事关人族复兴,你我都是大汉遗民,万万不可藏私啊!”

赵昊不由嗤笑。

若说芈岚还有可能是意有所指,这几个货纯纯就是趁火打劫了!

他不由笑道:“我也没说要藏私啊!”

众人不由一喜,芈岚惊喜道:“这么说,赵兄是同意了?”

赵昊点了点头:“好东西当然要大家分享啊!”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狂喜。

本来还想着会谈判很长时间呢,没想到他只是放了几个嘴炮,这么快就妥协了。

看来,荒国的确缺钱到一定地步了。

不是说除了嘴以外,拳头和脊梁都很硬么?

结果,就这?

芈岚笑了笑:“难得赵兄这么爽快,这样吧!我们芈家出三十万金,派三百铁匠入驻荒国冶铁窑各个程序,为期……”

“先别急!”

赵昊笑了笑:“我只是说好东西愿意分享,但金山银山再好,也是我们荒国的。所以说怎么分享,分享什么,我赵昊一个人说了算!”

“哈?”

众人都惊了。

娘的!

要饭的也能这么豪横?

芈岚忍不住说道:“赵兄,若你心如此不诚恳,我们楚国恐怕出不了三十万金啊!”

楚国虽国力强盛,不缺粮不确认,矿产也算不得稀缺,但就是冶炼技术太过拉胯。

这次来荒国,他就是奔着荒国的冶铁窑来的。

结果……

赵昊切了一声:“我们荒国又不要你们的钱,你跟我摆什么谱?”

众人:“……”

他是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荒国不缺钱这种话的?

魏国的贺英也忍不住说道:“所以赵兄打算如何?”

赵昊笑了笑:“我们荒国也不是什么小气人,这么跟你们说吧,所有东西的传授,我们荒国都不要你们一文钱,但有几个前提你们必须得满足!”

众人面面相觑。

荒国在如此缺钱的关头,却不要钱。

说明他们所图的,比钱更加重要。

他们齐刷刷地看向赵昊,等着他的下文。

赵昊微微一笑:

“第一,人得我们去招,我们不会招用你们朝廷的官员,而是从民间招用人才,而且是千里挑一的人才,每个国家至少要派来三百人!所以说你们地方的衙门,要全力配合我们宣传。

第二,来荒国的人才我们肯定会尽心传授,并且传授的都是他们专攻的术业,但他们必须听从调度,由荒国统一安排食宿,可以朝家里写信,但信件必须经过荒国的审查。三年以后保证他们学成归国。”

众人不由听得沉默了,纷纷思索赵昊这两个条件的内在含义。

赵昊看他们没有立即反对,心中不由笑了笑,这应当是在权衡了。

第一条的目的很简单,现在荒国虽然已经得到了一些正名,但其实各国民间妖魔化荒国很严重。

在绝大多数寻常百姓的印象中,荒国人还是那种茹毛饮血的野蛮人,虽然也有不少大汉遗民,但根本不受教化,最多也就比异族文明一点。

而他们的朝廷衙门,又在刻意引导这个趋势。

尤其是魏国,魏国百姓只要一听荒国这两个字,就感觉这群野蛮人如果攻城成功,必然会把他们的百姓当做牲畜一样屠杀。

等到以后打仗的时候,这个现象会给荒国军队带来很大的麻烦。

但在他们的地界,荒国又掌握不了话语权。

所以一定要趁着这波招生,将荒国的形象彻底扭转。

千里挑一,选三百人,这就是三十万的选召基数,在民间的影响力覆盖面至少是三千万。

免费传授先进的技术。

友好度有了,文明度也有了,妖魔化的形象必然能大幅洗白。

当然各国衙门不可能完全配合,但怎么斗智斗勇都是后话了。

至于第二条,就更特娘简单了。

传授什么荒国定,魏国现在最缺粮肯定不能传授农业,楚国现在最缺优质金属所以肯定不能传授冶铁业,总之你们不缺什么我们就传授什么。

虽然这样也能增强他们的国力,但只要实质性的短板没有弥补,该瘸腿还是要瘸腿。

当然,这势必会造成以后荒军以后作战压力的提高。

但其实也没有那么高,因为只要全力发展两年多,荒国早没有任何短板了。

各国人才要学习三年,回去之后想要付诸实施还得几年的时间,对荒国造成的压力也绝不会比想象中的大。

即便等到他们完全成型,这点压力比起五国百姓视荒国如妖魔也不会大。

反正赵昊的最终目的是统六国之后战仙佛,他也不想统一之后是残破不堪弊病百出的国家,倒不如借五国朝廷之手,先让他们发展发展。

不然……到时候面临的又是先秦的困局。

骗来一千多免费高端劳力,何乐而不为?

众人虽然不知道赵昊有这么强的野心,但也意识到这个家伙并没有安好心,一时间都有些犹豫不决。

芈岚不由开口问道:“荒国当真不缺钱?”

赵昊切了一声:“我说不缺就不缺,芈兄怎么老是替我操心?不知你们想好了没有,想好了的话就赶紧表态吧!”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心想这赵昊还真特娘的硬气。

他们都有些犹豫不决,毕竟他们实在想不通荒国哪里来的钱。

如果以前就这么有钱,怎么可能一直出不了西陇关?

赵昊看众人的反应,不由嗤笑了一声:“看来大家都担心我们荒国百姓饿死啊!既然这样大家不妨先行散去,等会就会有人带你们参观我们的样品,明天的这个时候再过来,我还能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老杨!送客!”

老杨适时打开了书房的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诸位!请吧!”

众人只能纷纷离席。

他们想不明白,荒国都缺钱缺成这个逼样了,赵昊为什么还敢这么狂。

但不得不说,这小子够狠,也够硬!

硬挺着不要钱不说,还提了两个这么阴的条件。

也罢!

看看明天他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至于现在,先去参观一下样品再说。

如果赵昊真能从别的渠道筹到钱,样品又足够让人心动的话,那……

只能答应这些条件了。

别管能不能补足国内短板,这些东西都是强国之术,若是错过这个机会,长久来看,国力势必会被别国落下。

侯桃桃是最后走的,临出门的时候转过头望了赵昊一眼:“你真不打算卖我的东西?”

“那指定的啊!”

赵昊靠着椅背,双脚搭在书桌上一晃一晃:“虽然咱们已经和离了,但毕竟夫妻一场,若是要靠卖这些财产才能度日,那是不是就太不体面了?”

侯桃桃:“……”

这段黑历史算是绕不过去了。

她冲赵昊比了一个割喉的手势,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洛水看他狼狈的样子颇为满意,不过还是担忧地看向赵昊:“你真的有办法筹到钱?”

赵昊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以前你不是除了我的生命安全啥都不关心么?怎么现在都开始关注我的事业了?”

洛水噎了一下,别过头去:“没有!不过是觉得侯桃桃想要看你的笑话而已,若你筹不到钱,恐怕我也要跟着被耻笑!”

赵昊问道:“所以你受不了这委屈?”

洛水哼了一声:“我只是想问你能不能筹到钱!”

“当然能!”

赵昊看起来颇为自信。

洛水不由好奇道:“怎么筹?”

赵昊本来不打算告诉她的,不过这妮子最近脾气比较大,如果不告诉她,她估计又会觉得自己没把她当“自己人”,然后继续生闷气。

他忖了忖便说道:“问你个问题啊!如果街上窜出一个要饭的,问你借一金,两年之后还你一金加一个大钱,你愿不愿意?”

洛水摇头:“当然不愿意!”

“为啥不愿意?”

“他没钱又没信用,借给他钱就没了!”

“那如果相同的条件,借你钱不是要饭的,而是镇国府呢?”

“那肯定借啊!”

这话一出,洛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就在这时,赵昊听到了凰禾的传音:“那个和尚不规矩,你的菩提树被发现了!”

赵昊:“???”

这……简直就是取死之道啊!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