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荒扶妻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荒国威胁论,佛门向皇权献媚

第二百四十六章 荒国威胁论,佛门向皇权献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被赵昊这么一割喉,把茶馆二楼所有人都给整不会了。

就好像这一手刀真的割在了他们喉咙上一般。

法溪神色倒是比较淡定,只不过拨佛珠的动作用力了不少。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荒国朝廷很快就会把今天的事情散布到疆域各处,以荒国百姓对朝廷的信任度,四百万金恐怕不难筹到。

自己来到荒国,本来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服赵昊建寺庙的理由,但都是建立在赵昊缺钱的前提下。

现在赵昊不缺钱了。

这……

另外一个比较能保持淡定的就是侯桃桃了,毕竟上次她也被赵昊以相当神奇的手段坑过,再来一次已经有抗性了。

在她的了解当中,赵昊这个人很少打没有把握的仗。

昨天晚上他那么嚣张,很有可能已经有了后手……

只不过她比较好奇赵昊的后手是什么,能在不变卖自己资产的条件下,筹钱填上那么大的窟窿。

没想到竟然是发放国债券。

这种神奇的操作她还是第一次见,当年跟着师尊习的时候,她可是读过不少应对财政危机的案例,这种国债券简直史无前例。

这混球的小脑袋瓜,怎么想出来的?

芈岚则是显得相当兴奋:“到了,到了呀!吾皇一直想修运河,可惜没有钱,现在看来……”

话还没有完,一旁的贺英问道:“你们楚国的百姓相信朝廷么?”

芈岚:“……”

一个问题,又把二楼的人全都干沉默了。

对啊!

放到自己国家,百姓有这么信任朝廷么?

魏国穷兵黩武民不聊生,楚国吏治黑暗买官卖官,晋国官场腐败全民嗑药,齐国财阀横行中央不稳,燕国朝廷自己就穷得不行还没有赵昊这种能挣钱的人。

谁能被百姓相信?

他们逐渐反应了过来,能这么大规模玩债券的,六国之中好像只有荒国。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懵,有些不太清楚怎么搞。

这其中最急的就是贺英,他们贺家也算是将门,族叔贺繁就驻扎在西陇关的那一头,一想到三年之期一到,就要遭遇家底殷实的荒国,他就有些肝颤。

若是再被他们宣传一波,百姓再对荒国没有了敌意,那岂不是……

魏国从来不怕荒国,即便荒国军队很猛,即便荒国国力提升,他们也不会惧怕荒国半分,但他们还毗邻齐国和楚国,不可能在提防着齐国楚国的同时还能力压荒国。

以前他们被荒国占过几座城池,却都因为当地百姓对他们极其敌视,各种事情都办不顺,又狠不下心来屠城,最终主动弃城撤退。

这次他们的洗白方案,恐怕很难搞定。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一看,是茶馆的伙计。

“各位爷!方才我们皇夫陛下吩咐小的将这封信交给你们!”

罢,呈上了一封信就直接离开了。

房间内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过了一会儿,贺英才吐了一口气:“我打开了啊!”

众人只能点头。

这一波,估计赵昊要骑在他们头上拉屎。

打开一看,是整整齐齐的七行字。

“楚国:农”

“魏国:冶”

“齐国:械”

“晋国:医”

“燕国:农、冶、械、医”

“金山寺:房中术”

“想的话晚上全都给我来镇国府!”

芈岚:“???”

贺英:“???”

法溪:“???”

侯桃桃:“???”

所有人:“???”

他们早就料到赵昊会来恶心人,没想到这么恶心人。

楚国不缺粮,就帮你培养农大佬。

魏国的冶炼技术向来是五国最强,就传给你农业。

齐国为了高效生产,手工业的器械已经相当纯熟,军备其实也算不上差,结果给了个这。

晋国传授医术,你想教我们怎么嗑药么?

燕国使者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冒犯。

咋?

我们燕国就这么不入你们的法眼,所有底牌都教给我们想要做什么?

看不起我们么?

让我们车马炮么?

法溪也是脸色紧绷,以前他以为自己的定力很好,哪怕唾面自干也能做到。

但现在回忆回忆,好像是因为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人比较文明。

这个赵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传授我房中术?

这位施主素质真低!

总之,屋内人面色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尴尬。

贺英深吸了一口气:“诸位!晚上你们要去么?”

话音刚落,燕国的使者便开口道:“我们燕国肯定去!”

开玩笑,为什么不去?

燕国挨着楚晋两个强国,缩在海边瑟瑟发抖,土地经常闹盐碱,铁矿虽然不少,但品质极低很难冶炼,其他方面也算不得强,也就是地不太好,两个强国懒得侵略,毕竟群敌环视,没必要冒着负面受敌的危险侵略燕国,所以燕国才能苟活至今。

放着这么先进的兴国之术,他们怎么可能不。

宣传吧!

往死了宣传。

管你荒国人在我们百姓眼中是蛮夷还是天神,对我们都没有任何影响,除非你能把其他四国都灭了,但是可能么?哈哈哈哈……

虽然被嘲讽了一通,但是燕国使者笑得嘴都歪了。

被嘲讽不会掉肉,饿肚子才会。

侯桃桃很快点了头:“齐荒两国本来就是友邦,友邦愿意帮我们培养能人,齐国自然乐意之至,又有什么拒绝的道理?”

以前为了抵抗魏国,齐国百姓虽然没有对荒国好感度拉满,但也差不多了。

刷不刷这一次的好感度,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倒不如看看赵昊的械术有什么可取之处。

楚国那边芈岚思索了一会儿,也是点了点头,因为楚国向来强大,他们从来没有把荒国当成对手,白捡的农肥之术为何不要?

晋国则是直接拒绝了,开玩笑我们晋国丹药之术举世无双,需要你来教?

于是压力来到了贺英这边。

到底要不要呢?

他们昨天晚上被人带着去看了一下各种样品,不得不这一次荒国拿出来的兴国之术,让所有人都心动不已。

魏国的确擅长冶铁,向来宣称铁甲无敌。

在荒国还没有成为威胁之前,独自面对楚齐两国不落下风,很大一部分原因都要归于冶炼结束。

但他们铠甲兵刃比起荒国这次展示出来的,的确要逊色不少。

如果要是不,以后装备优势在面对荒国的时候势必会荡然无存,甚至要长时间落于下风。

但魏国的根本问题现在是农耕提不起来,即便现在进入休养期,长年累月的战争早就让男丁比例很不健康。

休养两年,粮食储备的确能缓过劲儿来,但也仅仅是缓过劲儿来,再打几年该缺还是得缺。

他们想农肥之术,但农肥之术给了楚国。

楚魏两家也是世仇,不可能把人才要过来。

而且赵昊很阴,对派遣过来的人才是封闭式教三年,人还是他们亲自招的,等放出来以后想要变现也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现在摆在面前的只有冶铁技术。

不要难受。

要了更难受。

军备落后和民间对荒国敌意下降,哪个更难受?

一时间他拿不定主意。

不过这个问题可以先放放,因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深吸一口气道:“诸位!我不管你们今晚会不会去镇国府,但请你们务必要清楚一件事情。”

“何事?”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贺英。

贺英神色严峻:“荒魏打了几十年的仗,很清楚荒国军队有多么可怕,那时的荒国国力空虚,就连军费都是齐国掏的,可即便这样也能够占据上风。

若荒国这次变革成功,谁都知道他们国力提升会有多快。

届时荒国实力很有可能凌驾于楚晋之上。

这般情况,我觉得大家都不想看到。”

芈岚和晋国的使者齐齐看向贺英:“哦?贺公子的意思是……”

贺英拱了拱手:“我希望诸位归国之后能够促成各国与荒国断绝贸易!”

听到这话,屋内安静了一会儿。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荒国盛世之征兆所有人都能看得到,他们的军队本来就恐怖,不然也不可能屡屡压着凶悍的魏国军队打。

而且百姓对朝廷很信任,若是任由他们发展国力的各方面都能提上来,将会成为极其恐怖的存在,五年以内必定赶超楚晋两国。

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乱,十年以内很有可能成为第一强国。

到时……这世上还有没有魏国都是两。

魏国一没,荒齐联盟的根基就会动摇,楚国也会和荒国直接接壤。

荒国威胁论,并不是空穴来风。

所有人都不得不慎重考虑对待荒国的策略。

侯桃桃也想到了临行前宁婉梨过的话:齐国需要的,是一个又穷又能打的荒国,而不是一个无可匹敌的荒国。

她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但那时候她认为荒国会被这巨大的窟窿卡着脖子。

直到现在,她才无比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想要跟宁婉梨一起创业成功,就必须把荒国给压制住。

而贺英提出的方法,相当有效。

未来两年,荒国的生产力必定会进入一个井喷期。

但生产出来的东西,必须要卖出去才能回收成本。

如果成本回收不回来,两年期满,债券就无法兑现,到时朝廷处于负债状态,就很难再通过国债筹集到军费。

所有人都有些心动。

彻底不跟荒国做生意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两年荒国朝外卖的东西肯定相当优质,而且如果一举把荒国彻底搞垮,魏国所受到的限制就会大大降低。

但限制,肯定要限制。

贺英扫了一眼众人:“诸位觉得如何?”

“好!”

“没问题!”

“贺公子得对啊!”

众人一口答应,神情却是有些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毕竟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谁都不想看到荒国崛起不假,但每个国家心中都有一杆秤,犯不着完全跟你们魏国齐心。

法溪瞅着众人你言我语,他自幼博览群书,各个领域都有涉猎,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些人在担忧什么。

不过对于荒国威胁论他并不放在心上,因为谁是第一强国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他关心的只是能不能在荒国里面建寺庙。

如今五国联手,能再让荒国陷入困境之中,那岂不是……

他笑了笑,冲众人行了一个僧礼:“诸位施主,此番政事,贫僧一介出家人不便参与,就此告辞。阿弥陀佛!”

罢微微欠身,便转身离去了。

贺英嗤了一声:“这些和尚一个个都假模假样的,搞政治一个比一个热情,结果到最后不便参与,这狗东西不像憋着好屁。”

魏国虽然不像荒国那么排斥寺庙道观,甚至利用他们做事,但中原五国之中魏国已经是被佛道两教侵蚀最轻的国家了。

本来围杀赵定边那次,只要佛道两家的宗师功成身退,这侵蚀就会更严重一步,但最后赵定边太猛。虽然那次损失惨重,但也不完全是坏事。

所以即便法溪也是从魏国来的,贺英也看他相当不顺眼。

“秃瓢走了,我也走了!”

侯桃桃朝窗外看了一眼,情绪相当轻松:“这小混蛋果然走到哪里都遭人嫌,看他这次怎么撑过去!”

这次来荒国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赵昊被人挤兑,她就十分开心。

……

御书房。

赵昊和姜芷羽将户部所有七品以上的官员,全都召集过来开会。

偌大一个御书房坐得满满当当,所有人都面露红光,兴奋地讨论着今天公布的国债券的事情。

就在之前一个月,他们一个个都愁得跟小老头一样。

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到自己成为了国库的老鼠,结果在国库里面一粒米都找不到,最后饿死了。

所有人都在为钱发愁,那皱起来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他们甚至都开始设想了。

假如荒国倒在了这一关,建到一半的官窑官坊都成了烂尾工程,国库里面空空如也,导致荒国空有金山银山,却一二十年都挖不出来一块。

那他们户部的官员,可真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他们绞尽脑汁想要筹钱,却没有一个地方能筹得到。

结果!

嘿!

您猜怎么着?

赵昊刚从逐夷城回来,直接神来一笔,搞出了国债券这个东西。

虽然还没有拿到现钱,但据他们对民间的了解,四百万金的债券搞出来,随随便便。

荒国百姓虽然穷,但也没穷到那个地步。

因为姜峥一直都很关注民生,再穷的人家也能拿出几个大钱的存款。

存在自己手里,两年之后还是这么点钱,若是遭个贼啥的,还容易丢。

但如果借给国家,不但更安全了,还能吃到利息。

有这四百万金,荒国肯定能挺过去,甚至还能结余不少。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个成功的先河,荒国日后不管有什么利国利民的大工程,都不可能因为没钱而搁置。

一开始他们还对赵昊这个人有所质疑,但现在是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尤其是郭谭这个户部尚书,高兴得老脸通红:“我早就看出来了,皇夫陛下从小就头脑灵泛,你看吧,这次又救我们荒国于水火之中了。”

户部左侍郎小声提醒道:“郭大人,皇上和皇夫陛下来没到呢。”

郭谭斜眼瞥了他一眼:“你这话突出一个两面三刀,老夫为人坦坦荡荡,别皇夫陛下不在,就算他在这种话我也能夸得出来!”

左侍郎:“……”

我这是在夸出这句话很难么?

我强调的是你在舔啊!

以前的文官集团,有哪个是看得起赵昊的?最早到取得六国文会魁首才开始有所改观,结果到你这……赵昊打小就聪明?

您要点脸么?

户部的老大哥上来就舔?

你让我们这些下属从何舔起啊?

“陛下和皇夫陛下来了!”

不知谁了一声,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道。

“臣等参见吾皇,参见皇夫陛下!”

赵昊和姜芷羽夫妻携手,笑眯眯地坐到了两个主位之上。

若是之前,定会有人颇有微词,但现在谁都不会多一句话。

姜芷羽淡淡一笑:“诸位爱卿不必多礼,请坐!”

“谢陛下!”

户部官员皆是落座。

刚坐下,郭谭就朗声笑道:“今日陛下圣明之举,一解我荒国困局,臣等佩服!”

姜芷羽淡笑道:“此举不过指出了一条走出困局的路,距离真正走出去还我们君臣披荆斩棘,朕叫诸位爱卿来,有重任要托付。”

户部众人齐声道:“请陛下吩咐。”

姜芷羽点了点头,继续道:“此次国债券虽能解荒国之困,但四百万金并非小数目,样品以及防伪工艺朕已经派人送到你们户部,你等自行联系荒国书局,务必七月以前全部制作完成,并按照各城税收送到各个城池。

面值当有五大钱、一金、十金、百金、千金。

务必做到将所有持券人的姓名、金额登记在册,并且告知可以彼此进行国债券交易,但必须经过衙门之手,从头到尾明晰债券所有人。

当然这势必会拉高官差需求,可令各地衙门各自招收,数量为当地捕快数量一半,待遇与捕快齐平。算试卷及考官,皆由户部派遣。不用担心缺钱,朝廷有的是钱。

国债券交易势必会有利可图,明日朕将从飞鱼卫与户部遴选,成立监察司,监理大荒国债券市场。”

众人齐齐点头。

郭谭沉思片刻,开口道:“陛下,此举会不会有冗官之弊?”

出这句话,他心头下意识咯噔了一下。

以前与姜峥谈论政务的时候,文官向来直来直去,姜峥颇为大度,自然不会计较,姜芷羽虽然是女帝,却也颇有先帝遗风。

只不过这些东西,肯定都是夫妻俩商量出来的。

不知道这么问,赵昊会不会觉得是在质疑他?

不过他小心看了一眼,发现赵昊正托着下巴打盹,好像有些分心。

姜芷羽笑着摇头:“不会!不但不会冗官,以后各行职位都会变多。两年之内,我大荒的各方各面生产力都会提高。

朕怕的不是职位冗余,怕的是没有足够工活给百姓做,若他们没有钱买东西,两年之后朕拿什么还债券?

诸位要考虑的是,在农闲之时,如何让每一个百姓都有事做,都有钱赚。”

众人恍然大悟,虽然道理并不复杂,仔细想想都能想得通。

但今天爆发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他们脑袋都有些发懵。

没想到女帝在做这些的时候,所有细枝末节的东西都考虑到了。

姜芷羽继续道:“今日之荒国,犹如困龙升天,中原五国必定不会置之不理。然魏国修养国力,无一国可武力扰乱大荒,则扼制举措必在财政之上。

未来两年,诸位务必要稳定国内物价,不可让任一行的百姓收入下降,也不可物价过高让百姓望而却步。提高内需,才是我大荒走出困局最重要的一步。”

众人齐齐点头。

君臣之间又商议了许久,才将国债券的具体内容彻底敲定。

郭谭为首的户部官员纷纷告辞,兴冲冲地投身各自的政务之中了。

未来几个月,他们都会很忙。

之前的一个月,他们也很忙。

但一个是因为缺钱发愁而漫无目的的忙,一个是看到光明前程心甘情愿的忙。

动力根本不能同日耳语。

等御书房里面只剩下夫妻两人,姜芷羽才温柔地戳了戳赵昊的额头,笑吟吟道:“别装睡了!”

虽然她刚才了许多让群臣振聋发聩的话,但其实都是事先赵昊给她讲过的。

就连最后敲定的具体章程,也跟赵昊给出的初稿没有太大的出入。

但赵昊却为了稳固自己的帝位,主动表现得像浑水摸鱼的一般。

赵昊睁开眼,呲牙笑了笑:“!小先生无所不能。”

“小先生无所不能!”

姜芷羽靠在他的肩上,笑眯了眼睛。

赵昊颇为受用,手也开始不老实了起来。

姜芷羽却把他的咸猪手拨开,颇为担忧道:“若中原五国铁了心要扼我们的喉咙,只靠内需能扛得过去么?”

“放心吧!肯定扛得过去!”

赵昊笑了笑:“改明我就写几个话本,帮他们改改消费观念,以后女人的织机、老牛的曲辕犁、男人的盔甲就是成亲三大件,家里没这些的都不好意思成亲。

反正他们也能挣够钱,就算挣不够钱我也能给他们补贴,我就不信内需上不来,到时候全民皆兵,还能省一大笔军费。这叫屯兵策!”

姜芷羽:“……”

差点忘了,这个男人还会写戏本。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小太监的声音。

“禀陛下,皇夫,魏国金山寺法溪求见!”

赵昊不由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

小太监回道:“他五国欲扼大荒咽喉,他有办法解大荒之困!”

赵昊:“……”

为盖寺庙卖队友?

这算不算佛门向皇权献媚?

7017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