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魔教教主有血条 > 第129章 你对真正的天赋,根本就一无所知(求订阅)

第129章 你对真正的天赋,根本就一无所知(求订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娃娃谷在高耸入云的天柱之上。

天柱被毒山包围,连绝顶高手都无法靠近。

有个叫齐目国的小国,因为王族先祖和娃娃谷有缘,所以拥有一条安全小路,可以让国民来天柱朝拜,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国民,还有可能成为娃娃谷的侍奉者。

天柱,也是侍奉者的考核之地。

齐目国最大的书院是玄池书院。

每年考核第一名,就是侍奉者,也是玄池书院的院使,可以得到娃娃谷内强者亲自指点。

齐目国没有科举考试。

百姓想出人头地,就拼命进入玄池书院学习,然后去天柱参加院使考核。

齐目国的王族子嗣少年时,更是必须去玄池书院学习,只要谁敢不努力,甚至王族身份都会被罢免,严重一点,是死罪,可能株连母系。

玄池书院的两位院长,就是娃娃谷强者,也是所有院使的管理者,但其实,二人根本都没有在选玄池书院露过面。

每年一次的考核,已经进行了接近一个月。

一般情况下,考核是40天。

从远处看,天柱是以一个尖锐的高峰。

走到近处才能看得清楚,原来天柱有数不清的巨大台阶。

每个台阶都悬挂有一只巨钟。

巨钟表面雕刻有密密麻麻的中州文字,有些文字模糊,有些文字和现在的中州文字有些异常。

齐目国距离中州不远,所以文字习俗都和中州没什么区别。

钟上的文字,是武学心法。

考核的内容,就是让年轻人去感悟巨钟武学。

只有将心法掌握到炉火纯青,才能用拳头击出钟声。

之后,武者就可以踏钟而上,进入上一层的考核。

一共17层阶梯。

每一阶都有巨钟存在,一层比一层更难,一层比一层更复杂。

每个考核者,允许随行一名下人,一名导师……下人不限男女,谁都可以来。

至于导师,一般是往年考核失败的武者。

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来圣山考核,但成为导师之后,就可以跟着学生,重新踏上圣柱,你也有资格一起参悟。

可不管导师能领悟到多高境界,再也不用觊觎院使的位置,没资格了。

但能培养出院使的导师,往往地位也很高。

其实圣柱上的大钟很奇特,年纪越大,感悟起来就越是困难,甚至有可能精神错乱,有些导师真心替学生着想,有些是为功名利禄,还有一些,纯粹是为了钱,陪跑一趟罢了,出工不出力。

考核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月,但最强的青年,却还在15层苦悟,迟迟无法敲响15层的钟。

这个少年是国王的二王子:齐谷崇。

齐谷崇也是齐目国这一代悟性最高的年轻人,是王国的希望。

圣柱之下,跪着很多人,他们都来自齐目国,他们是朝圣者,在齐目国百姓心中,圣柱之上,住着神明。

……

“长风哥哥,咱们要去敲钟吗?”

初星泽花站在圣柱下,抬头仰望,满脸好奇。

好高啊,走到顶会不会被累死。

为什么就不能叫个飞禽朋友帮帮忙。

向长风也抬头看着圣柱,但他表情很平静:“对,去敲钟。”

“你们两个无礼的逆徒,在圣柱之下,还不赶紧跪下。”

有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表情夸张,怒斥向长风和初星泽花。

除了王族和贵族之外,平民都必须下跪,而向长风和初星泽花指点江山,还敢闲聊,就显得格外突兀。

碰!

向长风一脚把中年人踢到十米开外,肠子都快踢断了。

“再废话第二句,就先送你见阎王爷。”

“这么大一个人,不说去种地养家糊口,饿成这德行,还搞这些虚无缥缈。”

向长风皱着眉。

“哪里来的恶魔,你们不是齐目国的人!”

人群骚乱,顿时间有人指责道。

衣服不一样。

说话口音不一样。

关键是眼神太放肆。

齐目国哪怕是国王,都不敢藐视圣柱啊。

“长风哥哥,怎么办?咱们被认出来了,要不也跪一个?”

初星泽花开始紧张,毕竟人生地不熟。

“跪?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让我下跪,天王老子都不够资格!”

向长风平静道。

……

【男子汉大丈夫,双膝可断不可跪,你是连天地都敢蔑视的教主,胆大包天。】

【奖励:苦修熟练度365天。】

向长风笑了笑:老子可是穿越者,穿越者连天都不淦一回,多遗憾。

说起来,也不知道天怎么就得罪了穿越者。

……

突然,有七八个官兵打扮的人冲过来,就要逮捕向长风。

一流水平。

咔嚓!

向长风身躯一个闪烁,直接捏断首领的脖子。

“谁再废话,我就杀谁……这地方是娃娃谷,不是你齐目国地界,属于中州。允许你们跪在这里,是念在你们虔诚,再得寸进尺,就废了你们的通道。”

向长风一个眼神,官兵们眼神闪躲,都急忙后退。

首领被杀,此人穷凶极恶。

刚才那群义愤填膺的狂热跪拜者,也都纷纷小跑后退,都忘了圣柱下要保持跪姿。

“你看,都是些胆小鬼,仗势欺人,脑子也不聪明!”

向长风摇摇头。

真正勇敢的人,都在田间地里劳作,或学一门手艺谋生,让父母能安享晚年,让妻儿能吃上饱饭。

跪在这地方,天柱会赏你一粒麦子吗?

……

【天道酬勤,播种才会有收获,你是从小事做起的务实教主。】

【奖励:苦修熟练度180天。】

……

“这位朋友,你是中州来客吗?”

突然,有个锦衣少年走过来。

油头粉面,身后十几个随从,清一色超一流,甚至还有个绝顶老者。

初星泽花急忙闪躲在向长风身后。

这个少年正不怀好意打量着她,时不时邪笑一下,显得有点可怕。

“这是中州的地方,来客是你……你又是谁?”

向长风反问。

“哈哈哈,有意思的中洲人……你虽然很强,但也就是个超一流,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

“这里是中州没错,但你中洲人能得到圣柱认可吗?能闯过毒山吗?”

“当然,你能来圣山,就证明你有穿越毒山的能力,和圣柱有些渊源,我不杀你,也不怪你……自大傲慢的中州人。”

少年说话的时候,身后那个绝顶老者已经释放杀气,牢牢笼罩着向长风。

“别冠冕堂皇,承认自己不敢出手很难吗?圣柱之下,你王族敢杀人,这辈子别想再来了。”

“但是我敢,我不需要那条破路!”向长风指着刚才被捏死的护卫尸体。

“中州的朋友,看来你很懂规矩!”

“这位残废老人身上有院使的气息,他是你的考核导师吗?”

青年眼底寒光闪烁,但脸上还是善意的笑,很明显擅长演戏。

绝顶强者上前一步,死死护住青年。

是啊。

这个中州人能穿越毒山,他可不怕娃娃谷强者的威胁。

呜呜呜!

呜呜呜!

翁星宿张开嘴,只能发出咳嗽声。

他想告诉这群人:快杀了他,这是个恶魔,快杀了他。

“对,这是我的导师,他是个好人,也是个慈祥的导师。”

向长风看了眼翁星宿。

没有导师,上不去圣柱,这也是向长风不嫌麻烦,也要把他带过来的原因。

呜呜呜!

呜呜呜!

翁星宿气的胸大肌剧痛,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眼泪都憋出来了:去你奶奶的好人,我想杀了你,杀了你啊。

……

【语言的力量最温暖,你让老人流出幸福的眼泪,是感动老人的教主。】

【奖励:苦修熟练度170天。】

……

“穿越毒山危机重重,你还用木板背着导师,可见孝心不一般,你虽然表面桀骜不驯,但内心是个孝顺的孩子。”

少年身后的绝顶高手突然开口。

向长风盯着他,突然点点头:“你说的不错。”

初星泽花:“…”

一路不是我在推车吗?

……

【承认自己尊老爱幼并不难,你是坦然接受别人夸奖的教主。】

【奖励:苦修熟练度200天。】

……

“这丫头,是你的侍女吗?”

青年问向长风。

同时,他回头看了眼自己的侍女。

哎,辣眼睛。

“和你有关系?”

向长风反问。

“我是齐谷执,齐目国四王子,坦白说,我想买你的侍女,开个价吧!”

齐谷执的眼神更加放肆,好像省略了拜堂成亲的流程,要直接洞房。

“哼,你……”

初星泽花气的胃疼。

我丛山国虽然是小国,但你齐目国又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想买姑奶奶。

向长风拍了拍初星泽花肩膀,小声在她耳边说:“想起飞吗?想就听我的话!不想,就直接呸在他脸上。”

初星泽花愣了一下,又点点头:想!我做梦都想起飞。

“她是我的侍女,但很抱歉,不卖!”

向长风摇摇头。

“对赌如何?”

“用领悟大钟武学为时间,和我来一场英雄之间的对赌如何?”

“你用你的侍女当赌注,我用我三个侍女给你当赌注!”

齐谷执看了眼自己的侍女……还是辣眼睛,赶紧输出去。

向长风不说话,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气氛有些尴尬。

“这样吧,如果你输了,你的侍女给我。而我这三个貌美如花的侍女,也依然给你,你横竖不吃亏!”

齐谷执又补充道。

三个侍女原本心里有点气,听到执谷执说她们貌美如花,才心满意足点点头,王子也应该说实话。

“大白天,不要做梦。”

“赌侍女也可以,拿出你的诚意来。”

向长风冷笑,仿佛在笑一个大傻子。

“诚意……诚意……”

“好……这株浓烙草,可以让吐纳天地精华的速度事半功倍,你可满意?”

齐谷执示意老者拿出一枚草药。

老者也不在意,四王子连二王子都不放在眼里,根本不可能输。

“不够……来十株差不多!”

向长风摇摇头。

他又看了眼初星泽花。

两个人有默契,初星泽花仿佛能读懂向长风眼里的话:看到没?送菜的来了,你快起飞。

“不可能!”

齐谷执立刻摇头。

“少主,我连十株药都不值吗?别赌了,我一生一世跟着你。”

初星泽花补刀。

“四殿下,和他赌。”

老者年轻的时候就是个赌鬼,看热闹不嫌事大。

四王子还在沉思。

草药也就十几株,输了会拖慢修炼进度,会被二哥甩开。

呸……我怎么可能会输。

“四王子殿下,和他赌……赢他个倾家荡产!”

“和他赌,让这个傲慢的中州人见识见识,咱们齐目国王族的厉害。”

一旁的群众也煽风点火。

“好……我和你赌!”

“天柱一共17阶,咱们就以第一阶的武学开始赌。”

“最短的时间内,谁能率先敲响大钟,就算谁赢……”

齐谷执指着台阶。

敲钟必须用大钟内的武学,否则钟声不响,是最公平的方式。

“天柱之下,你们也不敢抵赖,那就赌吧!”

向长风点点头,也转头看向台阶。

……

台阶很宽敞。

上面还有一个榜单。

榜单记录着一些武学领悟记录,向长风看了眼姓氏,都姓是齐目国王族的人,百姓稀少,也排在末尾。

最快的一人,用了287个呼吸,叫齐谷崇,应该就是二王子。

除了榜单,还有三个小桌,小桌上是鼓励武者的奖励。

天柱使者故意放在这里,为激发武者潜能。

三个小桌,依次排序,第三位的奖励,已经被人拿走。

墙壁上,还有一个奖励说明。

一百个呼吸内,领悟大钟武学者,可拿走一二三名全部奖励。

二百个呼吸内,可拿走二和三位的奖励。

五百个呼吸内,可拿走第三位的奖励。

如果有两个人都在五百呼吸内领悟,但却不够二百呼吸,就以快者论。

每天都有人来领悟,只要奖品被拿走,使者就会重新补充。

第二阶的奖励制度,和第一阶基本差不多。

唯一的不同,是领悟时间放宽了许多。

在十阶之上,领悟时间甚至以天为单位开始计算。

当然,阶梯越高,奖品也就越是珍贵。

……

说曹操,曹操就到。

第一阶的奖品被拿走一个,很快圣柱使者就补充上来。

是一根人参。

向长风闻了闻味道,可以确认,不比六大派的秘药品质差。

一桌和二桌的品质,其实也是同类,但数量比较多。

“这地方可以掠一笔财富,可惜,我修炼速度太快,都已经没效果了。”

向长风心里感慨。

初星泽花很兴奋,这里的灵药,似乎都适合打坐练功。

她最擅长这种懒人修炼方式。

很兴奋。

……

“四王子,气死这个中洲人。”

“四王子,你是最强的,替统领报仇雪恨。”

“四王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

双方登上阶梯。

下方的朝圣人举起手臂呐喊,喊得嗓子都哑了。

其实这群人中,也有人看不惯四王子,有人甚至是四王子的敌对阵营,但有了共同敌人之后,又可以一致对外,还比较齐心。

“开始吧,希望你输的不要太惨!”

“你的导师似乎不会说话,那太可惜了,他不能帮你领悟。”

四王子摇摇头,表情轻蔑。

他又用视线和初星泽花洞房了一百次,洞房都快被视线射穿了,才依依不舍的走到大钟前。

“你是哪个院的导师?”

四王子身旁的老者目不转睛,看着翁星宿问道。

翁星宿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抬起一根手指头,指向左边。

玄池书院,有两个院长,也分为两大派系。

翁星宿属于玄院。

苏扁易来自池院。

“玄院?”

“我也属玄院,看起来,这次是玄院内战。”

“我二哥是池院的人,我要快点上山,替玄院院长争脸面。”

四王子笑了笑。

“双院对抗?排遣无聊的游戏!”

向长风笑了笑。

前世的时候,叶傲苏就是搅屎棍。

二王子和四王子分别隶属于玄院和池院。

两派每年争斗,各有胜负。

突然杀出来个主角,他代表池院,把玄院打了个落花流水。

最后的赢家是叶傲苏,两个王子都是陪跑。

……

圣柱使者见惯了武者对赌,很娴熟的主持公道。

一声令下,四王子立刻盘膝而坐,目视大钟文字,开始感悟武学心法。

同时,导师在他耳旁念念有词。

第一层的心法,导师早就了然于胸,可惜在天柱外无法修炼,否则四王子早就掌握了。

说实话,也就中洲人蠢。

200个呼吸,四王子肯定能领悟。

而向长风则一脸悠然,双手背后,上下打量着大钟,仿佛在闲庭信步,购买古董一样悠闲。

初星泽花手心里全是汗,说不紧张是假的。

她虽然相信长风哥哥很厉害,但不排除他走神啊。

如果长风哥哥输了,我就逃跑,叫几个毒朋友过来帮忙。

翁星宿躺在地上,满眼的不屑。

向长风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以为天柱武学是什么?这是世界上最难的武学,别人500个呼吸能感悟,是有导师传授心得,而玄池书院也是相关特训,他们从小在玄池书院长大,所以容易入门罢了。

你眼高于顶,真以为那么容易?

可笑。

……

【检测到武学……辨认武学《玄池真录》……当前篇章为第一层……开始修炼……修炼进度10%……进度26%……41%……70%……89%……99%……】

……

“哈哈,那个中洲人和傻子一样,他都看不懂古钟文字吧。”

“哼,中洲人永远都目中无人,真想有一天,咱们齐目国的大军,能踏平中州皇城。”

“快了,快了……中州日落西,很多国家都想攻占他们。”

……

天柱下,一群朝拜人议论纷纷,如果言语是箭矢,那向长风早就被射成蜂窝了。

台阶上有个沙漏。

沙漏里的沙子,可以大概计算出时间过去了多久。

目前还不到100个呼吸。

齐谷执修炼空余,还转头看了眼向长风。

可怜的中州人。

我已经掌握七成,虽然做不到100个呼吸内领悟,但200个呼吸,十拿九稳。

你居然还在那里傻站着。

可怜啊。

你对真正的天赋,根本就一无所知。

念头落下,四王子又重新闭眼。

二哥用了287个呼吸。

我最少要领先100个呼吸时间。

虽然第二桌的奖励我不稀罕,但一定要比二王子强。

……

嗡!

……

向长风突然撑开双臂,突然一拳轰在大钟之上。

悠扬钟声远远回荡在天空,久久不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