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六百一十九章:游戏

第六百一十九章:游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左轮枪的弹巢被打开了,一枚澄黄富有金属质感的子弹被填入了进去,金属与金属摩擦在一起发出的微不可闻的琐屑声响在这个腐败的客厅中却是那么的刺耳,只是这么一点的声音就拥有着巨大的压迫感。

弹巢回填发出的咔擦声回荡在每个麻木的人的耳边,就像教堂的钟声让人闭上双眼对着早已被亵渎千百次又重新拾起的神祇祈祷,让他们死寂一样的脸皮终于泛起了波澜。

没有人对死亡是毫不畏惧的,或许有极少人因为岁月和故事的沉淀让死亡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变得稍微轻了那么一些,可死亡到来的这个“过程”却是永远不会失去他本有的重量的...而或许人类真正畏惧的也并非是死亡,而是它来到时的这个过程本身。

现在他们进行的这个游戏正是最简单直拙的,将人类畏惧死亡的情绪压榨到极限的方式。

左轮枪的弹巢被手划过,只装填了一颗子弹的弹巢飞速地旋转着,就像银色的陀螺散发着淡淡的光影——那是房间里唯一的照明源,角落的提灯,燃料燃烧着火焰却永不熄灭,因为火焰早已经“死”了不再消耗任何物质支撑它的存在,它变相的得到了永生,但它永远失去的是作为火焰的温度,就像冷光照耀着的这群人类失去了精神。

火光之下每个人的脸都是畏惧的麻木的,大宅之外那青铜树海走入的死者们也不再嘶嚎,黑色斗篷下暗金色的黄金瞳照亮着他们苍白的脸庞,压到喉咙里的低语全是对血肉的饥渴难耐,他们在一刻间陷入了沉寂仿佛是在翘首期盼着那透露着半点微光的大宅内即将发生的事情。

一场游戏开始了。

苏晓樯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存在着这种毫不合理湮灭人性的游戏...他们在践踏希望,将生的希望,人类黄金的意志(也便是勇气),唾弃到了地上和着那些毛毯和地板一起腐烂掉。

“15个人,3个人一组,一把枪一颗子弹,活着的继续活着,不幸的...则是让我们继续活下去。”男人嘶声说。

女孩不陌生这个游戏,俄罗斯轮盘赌,最早痕迹可以追溯到1840年的塞尔维亚,一位热衷于赌博的士兵通过左轮手枪中塞入一枚子弹的方式射击啤酒瓶来吸引观众下注,但那位士兵怎么也没想到这种游戏延伸到今天枪口对准的不再是啤酒瓶了,而是自己本身,但同样还是拥有赌注的,他们自己的生命。

苏晓樯坐在男人身边,与其他十四人围成了一个祭祀般的圈,中间摆放的不是血肉而是三把金属手枪和零散子弹。她看着这些子弹,又看着那些恐惧但却没有逃避的人们,终于还是问出口了,“为什么?”

“规则。”男人声音有些沙哑,这个游戏的开始让他的性情变得压抑了。

“规则?”

“尼伯龙根的规则。”男人说,“这三把枪藏在了这间宅子里,这是这间宅子的游戏规则,他们总会来的,来时会带走一个人,偶尔两个,无论死活。”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不闯进来,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

“所以才是游戏规则。”男人嘶声说,“游戏,规则...这是游戏,这片空间,这片尼伯龙根主人想看到的游戏。”

“...所以游戏规则就是用这种方式决定谁去谁留。”苏晓樯看着15人中有3个颤抖的人跪坐了出来,以“品”字型对立,每个人都抓起了一把装填好子弹的左轮枪,沉重的枪械让他们干枯纤细的手臂颤抖,但握住枪柄的五指紧到看不见一丝一毫血色。

在中央,那三个人,两男一女抬起了手中枪对准了面前人的后脑勺,手指压下了击锤,他们都是双手握枪的,因为身体枯瘦的原因单手持枪后坐力可能让他们手臂脱臼,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出现这种状况无异于是噩梦般的折磨

“3人一组,一共5轮,直到枪响,倒霉的那个人就是被选中的人,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就会离开...”男人说。

“然后等到下一次来继续?”苏晓樯的声音就算压低也有些沙哑,她看着这一幕心跳在加速,同时也难以想象自己有朝一日会见到这种...泯灭人性的场景。

男人说过,曾经这个屋子人满为患,摩肩接踵。

想起什么似的,她转头看向那一面记载了五年绝望的墙壁,默然相信了他的这句话,也不再疑惑五年之后的今天这间大宅的活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咔擦、咔擦、咔擦。

三道声响同一时间响起,苏晓樯陡然扭头看向中央,三个软倒在地上浑身哆嗦,面色惶恐的人,可他们的眼睛又迸发出了狂喜...那是对生的渴望和感谢。三把左轮都没有响,三个六分之一几率让三条人命得以保留下来。

他们爬出中央,姿势是那么的虔诚,似是在感恩祈祷过的神明,周围的人的眼里则是愤恨的,苦闷的,痛苦和绝望在三声空枪中加倍。如若下一轮再是空枪,则痛苦继续加倍,直到他们自己的手指亲自摸上扳机,后脑被死亡压迫住。

“你们情愿开枪打死自己...也不愿意逃出去吗?”苏晓樯见到这一幕不知道该是可悲还是胆战心惊,她已经没法用具体的言语来描绘自己的情绪了。

“逃不出去的。”男人说,“我们不是那些神通广大的混血种,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没有跟那些死侍对拼的资本,羔羊向狼顶角撞击?在那些死侍的眼里我们这并不叫勇猛,而叫...大自然的馈赠。”

“如果你们躲开他们了呢?”苏晓樯又问,“你说的,外面是迷宫,树海组成的迷宫,万一逃掉了呢?”

“这里是尼伯龙根,尼伯龙根并不存在出口。”

“可你说这里是迷宫,迷宫总有出口。”

男人哑住了,看向面前这个倔强的女孩...这种性格倒是真让人有些无奈,咬定一件事就跟王八似的绝不松口,除非你说服她...可真的有人能说服她吗?

“是的...迷宫的确存在出口。”男人承认了,但语气却更是苦楚,“可就是因为这个出口才让人感到没有希望...”

“出口通向哪里?”

“青铜城。”男人说,“长江地下升起来的那座巨大的城市...”

苏晓樯怔住了,如果她之前听得不错的话,那座青铜城不应该是...

“青铜与火之王的寝宫...诺顿的巢穴。”男人说,“广播让我们不要靠近它,但他们怎么可能又知道那里是迷宫的唯一出口?我们没有生路,从一开始就没有。”

咔擦、咔擦、咔擦。

三道扳机扣动,弹巢旋转的声音响起了,三个人软倒在地上,如果他们身体还有多余的水分,此刻大概已经失禁了,可他们没有,就像是被风吹倒的稻草人,丢掉了能自焚己身的滚烫烙铁,忙不迭地、狂喜地逃到外面。

“这是一场游戏啊,尼伯龙根的游戏,每一个尼伯龙根都有规则,那些规则是龙王对人类的憎恨,他们喜欢看我们绝望,在绝望中挣扎、痛苦。”男人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

“那就打破游戏规则。”苏晓樯说。

“用什么来打破?如果能打破我会还坐在这里吗?你以为什么事情都像你一直那样说什么就能有什么结果吗?你以为现在还是生活的那个环境吗?”男人似乎是被苏晓樯这句话刺痛了,他扭头死死盯住苏晓樯声嘶力竭地低吼,苏晓樯却也同样死死地盯住他,但什么话都没有说。

整个游戏都为之停下来了,无数双眼睛安静地看着他们,似乎这一幕的发生并不稀奇...而是成百上千次的轮回。

“已经有很多条人命帮我们填出前面那无敌深坑的轮廓,我们已经看清楚了现在的处境。我们站在悬崖边口被狼群围堵,如果向悬崖下纵身一跃,下面没有暗河只有坚硬的大地,九死一生,唯一的生,也只是祈求发生某种就连我们想都无法想到的奇迹。”男人眼眸颤抖地看着苏晓樯,“但如果我们选择投喂狼群,还有手枪下六分之一活命的机会。如果是你,你愿意去赌九死一生的生机,还是六分之一的苟延残喘?!”

世界上分有心理独白的人和没有心理独白的人,前者会将见到的事物、遇见的可悲或可喜的事情在内心以作文的方式叙述加身感情共鸣,而后者则是只有情绪,满溢的情绪。苏晓樯一直以为自己是前者,但现在这一幕只让她内心充满了悲观和愤怒...无力的愤怒。

男人看着她沉默下来无声惨笑了一下,情绪也逐渐安定了,像是将那些压抑的崩溃头一次吐露出来,为自己的行为做出开解,试图让旁人,也就是苏晓樯这个尚未涉事其中的人“理解”。

“接下来...该你们了。”有人低声说,声音像是砂纸在石壁上刮蹭摩挲。

男人行尸走肉一般走出圈外进入内圈,跪坐在了左轮手枪的前面,同样出来的还有那个黑色皮肤的印度男人,他的崩溃数倍于其他人,因为他之前疯狂的举动疑似成为了提前招来死侍的引子,所有他有责任承担这份罪责...对准他后脑勺的那把左轮枪将会填上...两颗子弹,三分之一的死亡机会。

缩减一倍的生存机会,这种绝望能让人崩溃,印度男人想要痛哭流涕祈求原谅,但没有人愿意宽恕他,游戏进行到了第三组,还有剩下两组的人都不可能原谅他,如果他们宽恕了这个男人,那么左轮枪顶住他们自己后脑勺的时候谁又来宽恕他们自己呢?

印度男人坐在了左轮枪前,打开弹巢,绝望地往里面填上了两枚子弹,一上、一下...每一个人都会为顶住自己后脑勺的那把枪填子弹,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这样如若自己开枪打死了人,那么那颗子弹也是死者自己亲手压进去的,无形中像是会少上几分罪孽(其实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用枪顶住自己开枪,这种模式曾经也是有过的,只是当对准自己的枪口失去勇气贸然对准别人却没有人能制止的时候,规矩也就变成了可能打死自己的枪口出现在了脑袋后面。

两把枪填好了子弹,但还差一把没人拾起,游戏无法开始。

所有人都看向了边缘坐着没有动弹的苏晓樯,男人也看向了她低声说,“这是规矩...尼伯龙根的游戏规则,所有人都必须参与,你来到了这间大宅寻求庇护,自然要遵守规则。”

苏晓樯没有说话,在最开始男人说出那些压抑的绝望后她就一直默不作声了,像是在思考什么,但这份思考现在在另外十四个人的眼里却是胆怯...这种胆怯让他们眼中浮现起了怨毒的愤怒,拒绝规矩跳脱规则的人总是会受到排斥,以至于群起而攻。

苏晓樯看向了那些面目逐渐扭曲的人们,她现在在这间房间中的确很强,单打独斗没有人能打过她,但这也仅限于单打独斗,他们群起攻之她是没办法抵抗的。

就算是野狗成群也会将人撕咬成碎片无法逃脱、抵抗,更遑论成群的人。

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啊。

她忽然明白了一点。

文明和社会磨平了人类猎食者身份的棱角,但无法消退的是人的那双掠食者的眼睛,远离文明后那双独特的眼睛,充满欲望和攻击性的眼睛...那是属于野外凶猛的食肉动物的眼睛。这间屋子里的“人”已经随着墙壁上的刻痕消失殆尽了,只剩下这一群野兽一样的动物...绝望可悲的动物。

制造这个尼伯龙根规则的存在对人类抱有了巨大的恶意,他愤恨人类像是人类用这种武器夺走了他最重要的存在,于是他也要用这种武器来杀死他的仇人,用最痛苦和绝望的方式。

苏晓樯没有起身,因为她不愿意接受这种赌博式的献祭游戏,她觉得这根本就是对人类本身意志的侮辱和唾弃,创造这个游戏的存在。

“现在出去就是送死,十死无生。”男人看出了苏晓樯才升起的冲动想法低声警告,“他们已经在靠近这间大宅了,任何出去的东西都会成为攻击目标,而且,我们快没有时间了,他们只有听到枪响才会停止动作。”

屋外的黑色斗篷下的那些萤火正在靠近青铜森林中的这座大宅,步调一致且肃像是成群的朝圣者,只是朝圣者不会有他们那磨牙吮血的恐怖面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