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六百二十七章:开启 (二合一)

第六百二十七章:开启 (二合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叶胜,亚纪,原地待命,我们十五分钟后在水下碰头,保持信号通畅。”船长室里曼斯教授几乎毫不犹豫地按照原计划行事,在放下麦克风后转头就开始走向后舱。

“教授,这是不是太顺利了一些?”塞尔玛跟在了曼斯教授身后神情有些激动和紧张,这种情绪可以理解,此时整个摩尼亚赫号上的船员都是这个心态,振奋、惶恐、激动、不可思议。

“有些时候患得患失从而退步放弃是一种愚蠢的选择,虽然这会让人活得更久一些,但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都没有奢望过长寿,执行部的人是没有退休工资的,三险里我唯一年年都买的是医疗保险,如果就连这个都没机会享受岂不是太亏了一些?”曼斯教授烧了根雪茄叼在嘴里深吸口气,并且过肺,强烈的辛辣和尼古丁压榨着他的肺部活力,但也只有这种过分的行径才能让他保持亢奋。

发现龙王的寝宫这对于整个混血种族裔来说是从零到一的巨大性突破,如若打开寝宫的大门踏入其中的成就丝毫不亚于尼尔·奥尔登·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的那一小步。

他们如今站在宝库的大门前,在兴奋的同时也必然会忌惮守护财宝的毒蛇,它的鳞片被财宝的光芒染色,藏在金银堆中时刻准备咬上觊觎龙王宝藏的人一口。但也没有人因为那条找不到的毒蛇就放弃这堆宝藏,更何况他们是带着“血清”来寻宝的,早做好了留下些什么的觉悟和准备了。

他穿越前舱,接过了大副递来的一部被拨通的手机,放到耳边低沉地说,“‘夔门计划’有了新的突破,我们找到了,诺顿的寝宫,打通岩层后叶胜和亚纪在下面发现了一座完全由青铜制造的巨型城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青铜古城,青铜与火之王的寝宫么...现在你们准备下潜?”

“进入古城需要‘祭祀’,我们这边可是随身携带着‘锁匠’的,校长你得提前准备帮上大忙了。我们必须得抢先在长江海事局和另一批竞争者之前探索古城,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有更多资源封锁这片江域,至于理由可以随便找,就像执行部以前做的那样。”

“竞争者?能在这一块跟我们竞争的人应该不多,是当地的‘正统’注意到了我们的行动吗?”

“不,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只是一支水下探险队,被民间的组织资助,资金条件很丰沃仅次于我们,他们的设备都很先进属于专业的深水探险队,据说每一个成员都进行过深水打捞沉船的作业,都是一顶一的行家。能拉起这支队伍并且闻见风声的人很不简单,我已经让执行部那边查那支水下探险队背后的金主了,短期内应该能有消息,但在这之前我还是担心他们会扰乱我们的计划。”曼斯沉声说,“根据我的经验不过是什么国家哪片水域,这种民间组织都是疯子,一旦水下接触极有可能发生冲突。”

“那这时候你们身上的‘保险’就可以起到作用了。”电话那头说,“如果正面接触就全权由他来处理。”

曼斯教授停顿了一下脚步扭头看了一眼一直无声无息跟在塞尔玛身后的林年,两人对视了一眼,曼斯又转头过去走到了一处独立的房间推开走进,“校长,我有种预感,古城里可能有活的东西没有死透。”

“按照计划完成任务,在解决掉芝加哥这边的老朋友们带来的麻烦后会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校长说,“如果真的遇到了活的东西,那就让那个孩子送它一程,让它死透吧,他在这次任务里的定位本就如此。”

曼斯轻轻点头后默默地放下了手机,俯身抱起了面前襁褓中的婴儿,婴儿并不吵闹,雷暴和大雨没能让他恐惧,那双淡金色的眼眸一直静静地看向前方——并不是在看抱起他的曼斯,而是跃过了肩头直视着后面进入房间的那个男孩。

“看起来‘钥匙’很喜欢你。”贵妇人似的女人坐在襁褓边的椅子上看着走进的林年说。

“如果他能正常成长的话说不定能顺利入读学院,但如果他加入学院势必会被学生会的人争取进去,毕竟他的姐姐就是学生会的人,也不知道他到时候会不会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记恨上我。”林年站在门边看着婴儿说。

“你跟陈墨瞳有什么矛盾么?”女人问。

“自由一日的时候他打掉了诺诺几颗牙齿...正常决斗的情况下。”曼斯抱着‘钥匙’看了一眼林年...诺诺是他的学生,可能就是因为这些事情他对林年才一直有些...小偏见?也算不上是偏见,只是无法去那么的喜欢这位‘s’级。

“诺诺那个孩子有些时候是该收敛一些了。”女人点了点头居然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意见。

“她是个好孩子,只是有些时候玩性比较大,作为母亲的你或许应该多关心她一下。”曼斯哄着“钥匙”轻声说。

“可我不觉得她把我当过母亲,或许比起我她更信任她的小男友一些,那个加图索家族的漂亮公子。”

“我觉得恺撒会就‘漂亮公子’这个形容有些小意见...但也没什么所谓,他也不在这里。”林年转身走出了房间去更换潜水服了,曼斯教授多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带着“钥匙”和塞尔玛一起赶往前舱准备潜水设备。

女人留在房间里看着两人的离去什么也没说,她原本是想让曼斯小心一些的,毕竟“钥匙”是家族里宝贵的财产,但在计划里那个男孩也会跟着下水,在他的身边如果“钥匙”还能出现什么损伤的话,换任何人来大概也无济于事了。

“倒是可惜了。”女人扭头看向舷窗外的狂风暴雨。

可惜原本那个武士俑一样的森严的男人还动过让陈墨瞳主动结交那位有潜力的男孩的想法,在意思传达下去的第二天早晨,卡塞尔学院论坛上的头版头条就是那位红发的女孩跟一个金发男孩飙车被风纪委员会给抓了,动手抓的还正是陈氏家主看好的那个男孩...以结怨放弃人际关系的方式来抵抗家族么?

倒也真是个无法无天的小巫女,但也不知道加图索家族那位心高气傲的小种马在知道这件事后又会作何想法?是觉得受到了欺骗,还是继续以人格魅力驯服红发的巫女?

女人不太想继续思考下去了,年轻人的事情...就交给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即将准备下潜的人只有两个,曼斯和林年,两人的潜水服已经换好,比起林年的标准款,曼斯的潜水服肚子上有个玻璃圆舱,“钥匙”就被藏在里面,空间不甚宽裕但起码连接着输氧管道空气充足。

“龙王的寝宫,教授,下去之后能给我拍张照留念吗?”塞尔玛帮忙曼斯挂着压缩空气瓶问。

“白帝城的一切都会列入机密之中,不可能泄露出半张照片,如果这次探索顺利估计等不到二十四小时这边就会经由专人跟政府方面交涉形成管控区域,为了龙王的遗产秘党可以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他们甚至愿意注资将当地建设成一个新的经济特区只为了独站这片水域。”曼斯咬着雪茄说。

“龙王的遗产...教授你说四大君主这样的存在在寝宫里究竟会留下什么样的宝藏?”塞尔玛好奇地问,“总不可能真的是金银财宝吧?”

“白帝城修建的时间远在西汉,是一位名为公孙述的人,四川在古中国版图位于西部,公孙述认为自己的幸运物是金属,而金属有属白色,他也有了‘白帝’的称号,而巧合的是他那时的年号又命名为‘龙兴’...不少历史学家最初以为他是伪装成人类的龙王,但在调查过后发现他不过是台面上推出的棋子,建造白帝城的另有其人。”走入前舱看见已经换好潜水服的两人,江佩玖随口插话解释,她对这些历史正史的了解大概是在座里最丰富的一个。

“现在来看的话,公孙述成帝前遇见的‘龙伏于府邸前’记载的真龙大概就是青铜与火之王了,既然白帝城是他建造的,那么里面真正有意义的宝藏只能是深奥的炼金矩阵以及大量的青铜制器。”江佩玖说。

“...炼金兵器!”林年拿起墙边倚靠的菊一文字则宗手腕翻转将之横在了面前,“我听说青铜与火之王有两大权能,极致的火焰以及出神入化的炼金技术,白帝城正疑似是他以山为模具制作的巨型炼金城市。在传闻中他甚至打造过足以弑杀其他王座上君主的究极屠龙武器,但在他的消声灭迹中遗失了,说不定这次我们能在宫殿中把它找出来。”

“如果他还活着,就用他的武器杀了他?”江佩玖问。

“有这种想法,菊一文字则宗是一把好刀,但不适合砍掉龙王的脑袋。”林年拇指抵起刀镡看了一眼保养得到的雪亮刀刃,又收回拇指合拢刀鞘,眼眸中全是平静。

“我猜你在找到那究极屠龙武器后你会向冰窖申请长期使用权?”曼斯教授吐掉雪茄深呼吸把多余的烟雾呼出去看向穿戴好潜水服的林年手中提着的菊一文字则宗说。

“武器这种东西需要顺手,如果屠龙武器是根棒槌是不是意味着我也要舍弃剑道转练敲人闷棍?”林年摇头。

“...敲龙王的闷棍,感觉也很不赖的样子!”塞尔玛啧啧说。

“闲话少说了...在我和林年下水的时候,指挥权全权交给大副,塞尔安随时随刻观察周边水域的情况,暴风雨的缘故现在能见度很低,如果我是别有用心的人总会找到时机下手...别给他们一丝一毫的机会!”曼斯教授冷声说,一旁的大副接过了船长帽放在胸前面目严正地敬礼,算是完成了交接。

“是,教授,保证完成任务。”塞尔玛也立正严肃地说。

“要叫我船长。”

“是,船长。”

交代完一切,曼斯不再拖延转身离开船长室走向大雨滂沱的甲板,而跟在他身后的林年在检查完最后一遍装备后也迈出了脚步,走进大雨不过五米却忽然被背后走到门边的江佩玖叫出了,“‘s’级。”

林年站在雨中回头看向她,她望着林年几秒后说,“白帝城是西汉年间的产物,如若是帝王的宫殿,按照当时大流的普遍建造习惯,书房、藏物殿大多都在向阳、养心之地,如乾隆‘三希堂’便在养心殿以西,这在风水堪舆中谓之‘藏风聚气’之地,只要你能找到相关的地方,就能找到诺顿真正遗留下来的有用的东西。”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在任务中我并不会深入寝宫,那是叶胜和亚纪的工作。”林年隔着大雨看着她说。

“‘正统’的人都修‘太上忘情’,淡泊一切有扰进取的联系和情感,但‘太上忘情’不是无情无欲,相反,那是一种‘至欲’的表现,以无情的方式达到有情,以繁数的无情去构造唯一的有情。”江佩玖说,“你其实跟‘正统’的那些人有些相似之处...你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只不过那群疯子寻求的是‘登天梯’,而你寻求的是另外的什么东西。”

“......”

林年注视了她好一会儿,直到远处的曼斯察觉到什么似的,在预定下潜位置扭头看向驻足不前的他,他这才转身走了过去不再与江佩玖搭话了。

江佩玖站在门前看着那两人坐在船舷上以射灯为号翻倒进江水中消失不见,自顾自地轻笑了一下抱着手臂转头走进了船舱。

“好运,‘s’级的小子。”

电磁信号由爆发转为回缩,“蛇”像是归巢的候鸟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向被亚纪抱住后背的叶胜,无数信息流被带回大脑处理并分析,即使在冰冷的深水之下亚纪也能感受到怀抱中的大男孩体温极具地上升。

“‘蛇’无法深入青铜城内部。”叶胜睁开了双眼呼气又吸气,补足了一口富氧的压缩空气,也只有这种氧气浓度的空气才能给他提供水下活动的资本。

“就算已经在面前了也无法探测么?里面的地形是该又多复杂?”亚纪松开了叶胜让其自主浮游在水中。

“不是地形的问题,外层的建筑结构我已经大致摸清楚了,但越靠近内部‘蛇’的前进就越为困难,青铜城的内部有什么东西让它们很不安。”叶胜沉声说道。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亚纪说。

“不,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叶胜说,“根据以前执行部专员的经验,曾经有过一只小队奉命在亚利桑那州素帕伊的无人区寻找一只被追猎的四代种龙类,那里是世界上最为偏僻的地方之一,全是崎岖的山区和遮掩物。原本想要找到那只龙类是难于登天的任务,但里面一位队员突发奇想主动释放出了镰鼬进山区中,经过三天的世界绘制镰鼬自由飞翔探索的区域,最后在绘制的地图上注意到了一片任何一只镰鼬都不曾探索的山谷...他们也正是在那儿发现了潜逃的龙类,并且利用地形成功进行了阻击拦截。”

“你是说...”亚纪立刻明白了自己搭档的意思。

“少部分拥有自由意志的言灵产物是会主动惧怕纯血龙类的,譬如‘镰鼬’,也譬如我所操纵的‘蛇’,在战斗中或许这会成为麻烦,但在现在他反而成为了我的定位器!”叶胜眼眸微微露光注视着那无限大的青铜墙壁,“只要我们朝着‘蛇’最为畏惧的地方前进,就能找到龙王的‘茧’...前提是它还没有孵化。”

“如果孵化了的话,‘s’级也救不了我们吧?”亚纪说。

“但如果他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冲上去给我们断后...他是个好男孩。”叶胜说,他又看向亚纪打趣,“如果我们晚读几年大学的话,说不定我还会担心你春心萌动去追求他。”

“我有那么容易被打动么...不过你倒是在担心什么?”亚纪小声说问,叶胜只是笑,只当这是纯粹的调侃。

射灯的光柱从身后照来,叶胜和亚纪回头看去,见到两个人影向他们这边游来,在看清来者之前他们都伸手摸到了腰间准备的潜水枪上,但在灯光闪灭打出既定的暗号之后他们又无声松了口气略微振奋地迎了上去。

“教授,这就是装备部特别给你打造的潜水服么,活像只会潜水的袋鼠。”叶胜看见了游来的曼斯教授的模样,通讯接进了摩尼亚赫号的公共频道打招呼。

“嘿,‘钥匙’。”亚纪也微微低头手指屈起敲打曼斯教授肚子前的玻璃舱,里面的“钥匙”正张着微金的眼眸四处张望着,这个环境似乎对他来说也是头一遭,对于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好奇心。

“我刚才感觉到有领域在扩张,你们有人又释放言灵了么?”林年看向叶胜问道。

“是我。我在想既然一会儿都要更替新的气瓶,不如先消耗一些氧气试探一下青铜城里有没有什么动静。”叶胜说。

“...你能感受到‘蛇’的领域?”曼斯意外地看了一眼林年,他才真想问这个问题,不过检测到电磁信号的是水上的摩尼亚赫号,但现在却被林年抢先了。

“‘s’级总有过人之处不是么?”叶胜笑,林年的这个特长早在上次“红房子”里他就见识过了,虽然不可思议但也不是不能接受,领域这种东西天生敏锐的混血种还是多少能察觉到一些的,但像是林年那样能精准捕捉到“蛇”的却是凤毛麟角。

...说“子弹我都抓得住”已经落伍了,真正厉害的人都是去抓“蛇”和“镰鼬”的。

“有什么感觉?”曼斯在同林年一起瞻仰了青铜城那巨大无边的墙壁后问向后者。

“不安。”林年直言不讳地说,“有种心情不畅的郁结感。”

“江佩玖教授说这里有可以干扰生物的磁场存在,可能是因为这个的缘故。”叶胜说,“我的‘蛇’在里面也感受到了同样的不安...基本可以确定里面藏着不得了的东西了。”

“先开门。”曼斯贴近了那墙壁,探灯上下扫射之后注意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在那里的墙壁上有着一处图案。

“白帝城的‘门’并非真实存在,由于疑似是以山为模具灌注的原因,在设计最初是没有‘门’的概念的,在后来诺顿才以非凡的炼金术利用‘活灵’制造出了进出的门,更大程度上保证了白帝城的隐秘问题。”曼斯停在那图案前伸手触碰到了墙壁,他闭眸然后睁开,金色的光芒从他眼底射出,与此同时磅礴、响亮的音节从他口中吐出,庄严和奥妙的音律透出了氧气面罩在整片水域中震荡传播。

围绕着曼斯的江水开始旋转,一个领域从他的体内生成然后扩张而出,林年迅速靠近,叶胜与亚纪效仿贴近,领域笼罩了他们,江水被强行排开涡流高速旋转,曼斯身后的气瓶管被林年扯开,压缩空气迅速填充满了领域的内部,他们受到领域的影响居然站立在了空气之中!

言灵·无尘之地。

圆形领域扩张到极限的四米然后停止了,边缘与江水触碰的地方涟漪不断,直到最后领域稳定时恒定如镜面般平滑,曼斯伸出手触碰那被空气笼罩的墙壁,铜锈迅速剥落。

风化的现象出现在了这水中埋藏数千年的古城上,隐藏在锈迹斑斑下面的是如同过油似的青黑色金属,那是一张凸起的人脸,嘴里含着一根燃烧的木柴,表情扭曲而痛苦,死死压着木柴不忍松口。

“里面寄宿着‘活灵’,炼金术最伟大的成就,化死为生封印了‘灵魂’进入死物之中达成另类的永恒,想要开门就必须对死物中的‘灵魂’进行祭祀,这是规矩。”曼斯说,“‘钥匙’的血足够满足祭祀的条件,想要开门我们需要他。”

“林年专员的学也能达到相同效果吗?”亚纪问。

“有关这个我们讨论过的了,他的血在接下来的环节才该被使用。”曼斯小心翼翼从玻璃舱中取出这个小婴儿,短手短脚脸蛋肥嘟嘟的,头顶甚至还有稀疏淡黄色的胎毛。

也就是这样一个婴儿此刻却显现出了别有不同的成熟和肃穆,他因为领域的原因悬浮在了那‘活灵’的面前,伸出手指像是神父对信徒做着弥撒,娇嫩的手指按在了尖锐凸起的地方,醇红的鲜血从皮肤破碎的地方渗出。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鲜血沾上青铜的人脸简直就像滴入了无法染色的海绵一样,鲜血浸没而入消失了踪迹,那人脸忽然张开了嘴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打起了一个“哈欠”,曼斯赶紧把“钥匙”抱了回来,因为比起“哈欠”他更觉得这个人脸张嘴的动作更像是蛇类进食前在尽可能扩张的颚骨...

意外没有发生,青铜城的墙壁后响起了沉重的轰鸣,那是机械运转的声音,这座城市当真整体都为炼金的巨物,一个洞口在无痕的墙壁上出现了,洞口为圆形直径一米,边缘全是尖利如牙齿的青铜尖刺,像是蠕虫的巨口一样让人不安。

几人移动到了洞口前,射灯向里探照却什么也看不见,曼斯扭头看向了林年,而此时的林年也默默地摘掉了特制拼接的潜水服手套,他抖出了菊一文字则宗,在露出一寸的刀锋上按下了左手拇指。

一滴鲜血从拇指皮肤的裂痕中渗透出...无尘之地的领域中,每个人都忽然中邪了一样屏住了呼吸死死盯住了那滴鲜血...那哪里是鲜血,那简直就是一枚液态的红宝石,瑰丽到让人忘记了呼吸只那么呆呆地盯着。

在这一瞬间,叶胜、亚纪、曼斯脸上都挨了一巴掌,剧烈的疼痛让他们脑袋清醒了一些,三人迅速偏离视线不敢再看那抹血滴...他们这还带着氧气面罩难以嗅到血滴的气味,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算是看到了那抹血他们的脑海里居然就浮现起了一股难以拒绝的气味...那是都是他们最为垂涎的气息。

就连“钥匙”也忽然张牙舞爪起来发出呜咽的声音要向林年那边过去,盯着林年的拇指,好像那是堪比徐福记的棒棒糖或者母亲的孵首一样的宝贝。

曼斯赶紧把“钥匙”塞回了肚子前的玻璃舱里,小家伙依旧双手贴着玻璃脸蛋也糊在上面两眼放光地看着林年,表情上写满了念念不舍。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拒绝流出血液样本了。”挪开视线的叶胜喉咙干涩地说道,“‘s’级的血液都是这个样子吗?”

“我感觉闻到了栀子花的味道...”亚纪也别开了视线小声说。

“只有我是这样的,我希望你们能对此保密。”林年说着食指屈指轻轻一弹将那渗出的血滴弹射向了那漆黑的狰狞洞口。

瑰红的血液在触碰到无尘之地领域边缘的时候也经过曼斯的授意躺其通过了,触碰到水流时血液失去原有形态,宛如一条红色的丝带一般在江水中射出,直直地没入了那洞口黑暗的深处...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