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小说 > 科幻灵异 > 红娘系统:腹黑男神强势宠 > 153 清冷公子请自重(19)

153 清冷公子请自重(19)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不过凤染倒还挺喜欢她的,这几个月来,也亏得叶柒天天来找她玩儿,陪她说话解闷,她才不至于被闷死。

“瞧你,又跑得满头大汗的。”凤染摇头失笑,拿过一帕方巾,仔细帮她擦了额头上的汗珠。

叶柒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即献宝似地将食盒里的桃花酥拿了出来,放到了凤染面前:“姐姐快吃!”

凤染拈起一块,咬下一口,只觉这桃花酥外酥里甜,细细嚼着,那属于桃花才有的清香味道便就慢慢地散了开来,在味蕾之间留下了一份清甜的余味。

“别光看着,你也吃啊。”看小丫头眼馋的模样,想来这是刚做好,她就给送过来了吧。

叶柒这才拿了一块儿,就着凤染刚给她沏的一杯茶吃着,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脸。

两姐妹就站在窗口这里吃着,很快地,一盘桃花酥就见底了。

吃饱喝足了,叶柒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儿没说:“姐姐,后日皇上寿辰,咱爹到时候肯定会带着家中女眷赴宴的,你会去吗?”

“爹到现在都还不让我出房门,你觉得他会让我跟着去吗?”本来因为叶染在大婚当日出逃的事情,就让相府跟着丢了脸,这会儿叶父要是还带着她一同进宫,岂不是要让人看笑话么?

这就是凤染所头疼的。

叶柒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说着,叶柒忽而又一脸神秘兮兮地说道:“姐姐,你知道今天早上我陪娘去上香回来的路上碰见了谁吗?”

“谁啊?”

“你肯定猜不到!”叶柒捧着脸,一脸神往道:“姐姐知道那个陈国第一公子沈君谕吗?”

凤染喝茶的动作稍顿,险些被呛到。

何止知道啊……

见凤染不答话,叶柒只当她是不知道了,于是便又说道:“以前就听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说起过他,不过倒没想到真人比说书先生所说的更要英俊不凡呢!”

说着,她又颇为惋惜地摇了摇头:“可惜我年纪不够,要是我再年长个四五岁,像姐姐这般,就可以去追求他了。”

“……”这古代小孩儿的思想也这么前卫的么?

不过话说回来……

“你的意思是说沈君谕来西陵国了?”

原剧情中,似乎并没有这一段啊。

“之前陈国有意和咱们西陵结盟,先是派了他们的公主和皇子作为使臣来了盛临城,不过听几位哥哥讲,皇上似乎无意结盟。所以陈国才又派来了这位第一公子吧。”叶柒说道。

沈君谕那人向来不参与皇家之事,他虽被称作是陈国的第一公子,可实际上却并非是陈国人,无非是陈国皇帝为拉拢他才在他身上冠上了陈国的标志罢了。

他有多心高气傲?光是之前在姑苏城里,他在对待上门来求助的孟承乾和孟承珏两兄弟的态度,就能看得出个大概了。那样的人,又怎可能会为一家驱使?

想来,多半是在西陵有什么值得他一访的东西,他才会借着这出使的名义来盛临城的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该怎么出去。

走常规的肯定是不行了,叶父估计也不会答应让她一同出席的。

所以……只能剑走偏锋了。

有了主意后,她便让叶柒侧耳过来,而她则跟她说了她的打算。

叶柒听完,只是一脸狐疑地看着自家姐姐:“这样能行吗?”

凤染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你到时候就按我刚才说的那样,把我需要的东西送过来,我再想法子蒙混过关。”

见她都这么说了,叶柒也只好点头答应了:“不过姐姐你还是得慎重些,要是让咱爹发现了,估计你这禁足期可又要加长了。”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虽然这法子有些冒险,但为了进宫,还是值得一试的。

……

很快地,就到了西陵帝寿辰的这一天。

一早,叶柒就照着凤染之前的吩咐,给她送来了一套小厮的衣服。

走常规的不行,所以她就只能假扮成随行的小厮,先和着叶家人的车队混到宫门口,再另行他法进入宫中。

反正她的目的是那陈国公主,又不是赴宴。

因为有着叶柒作掩护,她倒是顺利地混进了车队里。

车队缓缓地前进,而凤染则跟在队伍后头,低眉顺眼地走着。

车队行至宫门口便停下,叶家一众下了车后,就由宫里的小太监引着进了宫道。而留下来的这些小厮,则负责在宫门口看着车马。

凤染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时机差不多了,她便偷偷地溜出了队伍,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下来,换上了早些时候在积分商城里兑换的一件太监服。

拾辍完这些,等她混进了宴会之后,约莫已是酉时时分。

宴席左右坐满了各位王公大臣和他们的家眷,陈国使者坐在西陵皇帝左手边第三桌的位置,而沈君谕则不出意外地和陈国皇子坐在了一起。

只是遗憾的是,陈国公主并不在宴上。

——月宝,你给我解释一下,陈国公主为什么不在宴上?

……忘了告诉你了,在原剧情中,陈国公主就是因为在西陵皇帝寿辰这天染了疾,没有参加宴席,所以陈国才错失了与西陵互结姻亲的机会……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陈国公主作为使臣出使西陵后,还能身而退地回到陈国挑驸马的缘故。

“……”凤染心里此刻只想骂人。

那她费了这一番周折进宫来的意义到底何在?

可眼下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了。

她与着那些小太监一起,端着酒水进了宴席。

方才为了方便接近陈国使臣,她便照着吩咐过来送西陵皇帝专门为使臣备下的梨花酿。

看了眼不远处正在喝闷酒的沈君谕,凤染只求等会儿能不被他认出来。

只是沈君谕并非瞎子,等她端着酒近前来时,他就已经认出她来了。

可他却是像看陌生人一般地扫了她一眼,此外便无再多反应。

他不拆穿她,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可不知为何,在瞧见他眼底的那份漠然时,她只觉得心里莫名堵得慌。

撤了东西下去后,凤染就没再宫里头多待,而是先回了相府。

折腾了大半天,经一番梳洗后,她就只想蒙头大睡一场。

房内点了安神的熏香,她阖着眸子躺在床上,很快地就有了睡意。

不过凤染的睡眠一般很浅,只要外界稍有点风吹草动,即便是在睡梦中,她也会醒来。

恍惚之中,她只觉得面颊上划过了几许冰凉。她下意识地想睁开眼,可就像被魇着了一般,眼皮上像是挂上了两只秤砣似地,沉重得让她睁不开眼。

------题外话------

您的心机boy已上线~小柒也有cp的哈,猜猜会是谁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