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六十七章:冥暗

第二百六十七章:冥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若我不能与你并肩,那么我也不配站在你的身旁。”女子的眸子雪亮,柔和的月光洒在她身上,泛出一地银白。

他嘴角微微抽搐,心中升起窃喜,不过还是板着脸强硬道“你不可以参与,等我回来。接下来可能会出征四方,近日冥界幽冥处异动频频,冥王迟迟按兵不动。魔界日前私会,必然达成了新的交易。”

“冥王能收复三途十八川,并非有勇无谋之人。况且他并非好战之人,冥王妃回归,听闻有意归隐。又怎会旦夕之间改了初衷,执意自取灭亡?”婉妺看向窗外月色,静静地等人答复。

“冥王妃归来的蹊跷,魔千杀嗜杀成性,又怎么会为了冥魔合作甘愿舍弃玄光剑与转魂箫,除非,”

“除非他另有所图,以冥王妃牵制冥王,从而架空冥界。伺机吞噬冥界残余势力,借助神,冥交战内耗,渔翁得利。”句句击中要害,全无半分错漏。

不由想到凡间她也是这般排兵布阵,丝毫不逊男儿将领。只是一个暗阁,便扰动天下风云。现在神界波诡云谲,暗流涌动。她这般聪慧,难知福祸。

“你说的没错,不过魔尊万万想不到自己会身死。如今魔界尽归清尘,他可比魔尊更为难应对。这个人,深不可测。”

“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别人深不可测,莫非,你怕了?”婉妺笑着道,手边的荔枝还未到口中。就被抢了去。

“自然不怕,只是我担心。”他的话没有说完,女子却明白他的含义。清尘对她,意义非凡。若是有朝一日对立,她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他从心底里信她,又害怕她受伤。

“不必担心,该来的始终会来。倒是你,马上就要离开神界了,不如神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看见他拒绝的样子,婉妺加快了语速,“神界的幕后之人必然要找到,否则神界出征必然受挫。”

男子抓住她的手,轻声道,“我可以交给忘尘的,他留下来保护你。”

“尚有一段时日,只要幽冥渡的祸事不足以引起神界镇压,便可相安无事。否则,幽冥渡之事必成***,若是神界插手冥界禁地,无论结果如何,都必定会被牵制。”

他深知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不敢懈怠。婉妺从遇见他到如今,也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严肃的神情。躲不掉的劫难,始终都会降临。

记得偷偷去寻司命的时候,那人负手站在窗前。“上神命中有劫,向死而生,上神,你可知成为神君付出怎样的代价?”

“不知,但是命中的劫难,非我可以避。”婉妺淡定而平静的回应。她的心中有了答复,她也不可能就此放下。

“上神通透便好,至于神界气运,非你我可以变。”司命沉吟,婉妺转身踏着月色离去。像来时一般无声无息。

“冥界是刻意挑起战端的,莫非是魔界主使?那不如反其道而行之,牵制魔界,拉拢冥界。冥王妃既然回归,便并非全然没有机会。”

婉妺低头思索,她望着墙上的图纸,计上心头。

“我觉得,冥王妃并非好战之人,不如让我去。女人之间,要方便许多。”婉妺建议道。

他不假思索的打断,冷厉的眸子看着人,女子心头微微发虚。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此事你不可卷进去。罢了,神界之事你和忘尘一同探查,谨慎些。那人在暗处,你不是他的对手。”

囚战警觉的叮嘱,他想我多陪伴她,不过时日终究不多了。幽冥渡不知道因何失控,冥界深受其扰。沉眠的冥影突然惊醒,幽冥渡深处的守护者。

只是远远一面,便是死亡的恐惧近在咫尺。冥界的人心头发寒,无人敢靠近幽冥渡,战战兢兢的立在自己的方圆之地,不敢僭越。

那冥暗出手不见刀光剑影,依旧血流成河。只是一个背影,黑色凝重如墨,见过他的人再也不曾出现。而如今,冥界的人没有人敢提起。

冥王殿中,折子递了一封又一封,清逝淡淡扫过去,无非是请愿讨伐。不过这群人怎么忘了,冥暗守护了他们快万年的光阴。

“清逝,你究竟要做些什么?不要告诉我冥暗事无缘无故被释放的,天下除了你,没有人可以解开先王封印。”剑冥怒斥。他越来越分不清眼前的人,还是不是他当初要效忠的冥王殿下。

“没错,是我。给些警示罢了,冥暗的命在我手中,他不会轻举妄动。我要他,不过是为了震慑。神界的求援应该送到了,你说,接下来的使臣会不会是我们的老朋友?”

清逝神秘莫测的笑意,穆子音只觉心寒。他不禁看向远处的烛火,修长的身影正在挑灯,自从她回来,清逝的心便乱了。

“冥王妃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正好。你可以和她双宿双飞,就不要再插手四界之事。若你执意如此,只会害了她和冥界。”

穆子音语重心长的劝说,清逝恍然未闻。身后的人脚步声声响,他是动怒了。清逝无奈看那一星灯火,若可以,谁不想双宿双飞。

“今日可还好?”清逝温柔询问。

“我很好,倒是你,这般神色。和剑冥大人吵架了?”女子细心的问。

“就是一些小分歧,过些时日他就好了。你早些休息,车着凉了。”清逝宠溺道。

“嗯好,那你呢?”

“我还有些事情要办,我看着你睡着,然后再离开。乖乖睡吧,你刚醒,身子弱。那些事情交给曼纱就行。”

“妹妹也不容易,你待她好一些。”冥王妃善解人意,清逝反倒有些不开心。微微低下头,摩挲着她的手背。

“你知道的。我只想娶你,别的人,我不在乎。她的出现本来就是错误,所以你,不要再提她了。”清逝缓缓说道,眼中满是受伤和委屈。

“好,都听你的。冥界现在这样安稳,我们在这里就好。至于外面的世界,你我,都不要过多参与,我不想被打扰。”

冥王妃小心翼翼的说出心中顾虑,清逝点头应下,看她睡着这才离开。幽冥渡的冥暗,长发覆面,身似枯藤,此刻的他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前方来人。

“冥王殿下,没想到,你会来看我。”冥暗阴沉沉的道。

他的周身一片灰败死气,更是阴森,清逝笑着走了过去。“冥暗,没想到你活了这么久?从父王收复你,你就一直在这里守护幽冥渡。出来的感觉如何?”

“自然是舒服,我当年和冥王的约定是万年。他却强行留了我,如今你来了,我便可以走了。”

“且慢,”冥王叫住了冥暗,“不必如此着急,你我之间,尚有事情要说。忘了告诉你,父王将封印之术传给了我,还有你的命钥。”

幽冥渡口的水霎时浑浊不堪,冥暗愤然起身。毫不犹豫的朝冥王出手,清逝闪身躲避,命钥现身,光芒万丈。冥暗顿时如同芒刺在背,挣扎呐喊。枯藤似的皮肤有些干裂,缓缓褪下表皮。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我要你做一件事,你做到了,我就放了你。”冥王不紧不慢的说。

“说。”冥暗低低的吐出一个字来。

“杀了囚战伐主,杀了神界使者,我便放你离开。”

“囚战伐主?可是万年前的那一位?”冥暗沉吟片刻。

“自然是,你可以选择不答应,永远留在这里。就算你把幽冥渡搅个天翻地覆,我也不屑管你。”清逝已经走远,冥暗的神色越发深沉。

他虽然在幽冥渡万年,外面的消息倒是知道一些。囚战伐主,他未必是他对手,这样做的目的,莫非。

枯藤安静了下来,冥暗闭上眼眸。他有他的使命,不能永远禁锢在此。

“也罢,我答应。”

清逝往回走去,冥暗到底是顺从了。他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功夫。

“冥王殿下,幽冥渡的祸事。真的要任其发展?若是引来神界,又该如何?”剑冥跟了上来。

“引来便引来,正好看看神界的诚心。魔界,神界,冥界总要有所取舍。王妃身子不好,这些事,不要告诉她。还有曼纱,你盯着些。”

穆子音一脸无奈,看着清逝越发难以捉摸。

“你迟早会把冥界送出去,冥界的基业,你当真舍得?”

“自然舍得,我相信我不会错,我要护她。”清逝固执道。

穆子音懒得听他的话,转头往远处走去。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冥界的事情,绝对不能任由冥王肆意妄为。若有一日他后悔了,也还可以挽回。

他不能看着冥王亲手葬送冥界,所以尚有机会补救。

“我劝剑冥不要多管闲事,冥王殿下的决定。不能轻易更改,即使你是剑冥。”

“是你?”穆子音转身看着一旁看戏的曼姬,他们刚刚的对话必然被听到了。这个女人,不知到底想要些什么?

“曼纱见过剑冥大人,殿下尚在找我,曼纱不便多留。”曼姬夫人转身离去,剑冥默默看着背影,心中五味杂陈。似乎从冥王妃回归,一切都改变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