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七十一章:洗冤

第二百七十一章:洗冤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何必遮掩,你无非想让我出世。但你当真想要帮他,无悔?”花间主人问的突然,婉妺愕然,随即毫不犹豫的应下。

“自然无悔,我从来不做后悔的决定。”

可是你。曾经后悔过一次了啊,却又要重蹈覆辙,还真是孽缘。

花间主人自然不会说出这番话,讥诮道,“他凭什么让我出世,就凭他囚战伐主的身份。还是凭这神界大厦将倾的局面?”

此话犀利,但句句戳中要害。婉妺摇了摇头,冷静道,“都不是,花间主人是为了自己而出世。桃花源数万年来不曾沾染战火,若神界纷乱,冥魔联合攻打天宫。又怎么会放过桃花源?”

“桃花源纵使有强大灵阵守护,只怕也如强弩之末。唯有花间主人出世,方可解神界危机,保桃花源太平。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正是此理。”

对面的翩翩公子轻轻笑了笑,他的眉目温和,像极了那桃花。这样的人,本不会疾言令色,只是不知囚战与他有何恩怨。才会使两人反目。

看出了女子的疑惑,花间主人坦然一笑,“旧时恩怨,早已忘了,至于出世入世,并非如此简单。天机不可泄露,不若静待天时。”

婉妺听明白了话意,也不再强行。留下与他对弈一局,棋局瞬息万变。众星拱月之僵局,婉妺退无可退,盘踞一隅。伸手拂乱了棋子,无奈道,“花间主人果然是不留情面。”

“这样下棋,方才有趣。而且姑娘的棋艺并不差。姑娘心不在棋局,莫非是有所忧虑?”

"无妨,只是扰了花间主人兴致,这棋局,来日再补。"婉妺起身离开,又转身道。"花间主人可以考虑下婉妺的建议,希望阁下慎重。"

身后的人但笑不语,婉妺出了桃花源。往囚战殿而去,他已经离开了。

殿中便只剩下忘尘,无聊的把玩着手中的扇子,听见脚步声抬头。

"是你?他去忙了,让你今天不要等他。还有,阆月弓的事情不要再查了,对你没好处。"

"他不是说我可以查?此事莫非另有隐情。"女子看着忘尘,逐渐变了神色。

对面的人收了那玩笑的神情,沉默道,"他可只告诉我你不能查,别的什么话都没有说。所以你凶我也没用,就安心回去吧。"

忘尘无奈解释,遇到他们,貌似还没有从前逍遥。

"好吧,我本来说帮你推了清钥的邀约,现在看来不用了。"

清钥,他虽然已经和清钥和解。不过万一再被纠缠不放,只怕府中神兽也要不保。忘尘无奈的凑近了些。

"上神,你还是推了吧。谁知道那小子又要怎么折腾我,我可是怕了他。"婉妺凝神不语,望着对面的忘尘,只见忘尘转身。

空中浮现金色羽毛,婉妺伸手抓了过来。熟悉的声音响起,"我知道他拦不住你,我在月溪山,你过来吧。"

女子消失不见,忘尘才松了一口气。这才反应过来囚战早有安排,自己这个闲人,又被利用了的样子。

月溪山上,囚战站在山顶眺望远方,他的手中正是那消失的阆月弓,只是阆月弓已毁,月影箭也消失不见。婉妺上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黯淡无光的阆月弓。

"可抓到使用之人?"

"不曾,让他逃了。不过可以确定,是神界之人。阆月弓上,有残留神界的气息。"囚战缓缓说道。

"为何会带走月影箭,离开了阆月弓,月影箭不是也会形同虚设?那对方留下或者不留,都没有什么用处。"婉妺看着眼前之物,询问道。

"尚未可知,不过,我们的老朋友出现了。就在山中。"囚战朝那一处灯火通明之地看了过去,婉妺的实力尚且没有达到能够隔空感知的境界。

只能跟着囚战一同,此地地势嶙峋。若是寻常人,自然过不得。他们二人修为傍身,并未受到许多阻碍。靠近了,婉妺才知晓,那些灯火并非凡物。

本以为是点了火把,其实是符咒所为。看来这位老朋友,必是擅长卜算之道。距离上次交锋,才过去不久。这样的路子,婉妺再熟悉不过。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阁下。"

暗处的人突然现身,二人没有丝毫诧异。淡定的看着前方突然多出来的许多灯笼,每一个灯笼中都放着一个故事。

是去无算阁求愿,身死之人的魂魄所结的魂火,方才让这些灯笼亮如白昼,不曾熄灭。灯笼里的故事,便是他们生前所愿。

婉妺不由侧目,一个接一个的看了过去。无非是一些人间烟火,恩爱情仇。像极了凡间看过的戏折子,倒也并不奇怪。

射箭之人并非他,他又怎会出现在此。莫非,嫁祸之事是冥界与神界背叛者勾连,这才出现阆月弓被盗,伐主无故受冤。

这样周密的计划,非一时一日之功。婉妺看着身边之人,神色淡漠如常。她看着无算子,忽然想起曾经和南宫逸清争斗的日子。

南宫逸清出自无算阁,也是无算子最得意的门徒,当初若不是为情所困,只怕婉妺未必能是她的对手。如今无算子最得意的门徒被杀,那么他心中必定有恨。

冥界此时利用无算子的恨意,对付她和囚战,再正常不过。最后一盏灯笼落下,婉妺愕然。那个灯笼里的故事,是当年南宫逸清被害的故事,她的一生,那样一个本该无忧无虑的少女。

在家中是千金贵女,却因国破家亡,备受欺凌。当过乞丐,耍过杂技,甚至,被人将尊严践踏在脚底,死在寒冷的冬夜,最后一丝气息弥留的时候,还在等一个人。

她的苏祁哥哥,只怕再也见不到了。

婉妺怀疑过她半人半鬼的形态如何炼成,却未曾想还有如此心酸。为了爱而疯狂的女人,可笑亦可悲。而她身边的男子,太过优秀,才会有那么多的追求者。

"逸清,死了。"无算子淡漠的说。

这一刻婉妺看到他眼中含泪,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原来,那样一个女子,也是有人心中的至宝。

"是她自己选错了路,就要付出代价。至于你,不过是冥界的棋子,便真的甘心就此终结?"婉妺看着他,心中莫名复杂。

"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了,可你,并不会珍惜。"囚战不想再多言,他身边的女子显然情绪波动。她介意那个女人的离开,是否会认为自己太过心狠。

无算子的执着与深情,是他未曾想到的。

"既然你喜欢她,为何不带她隐居。任由她将自己送上绝路,又谈什么喜欢呢?"婉妺望着他,眼中写满同情。为那个逝去的女子,也为了这个即将离开的人。

囚战淡漠的看着无算子的那些所谓布局,魂火为阵,着实恶毒。若是灭了魂火,这些人便永世不得超生。不过无算子忘了,囚战的身份是这神界的伐主。

"无算子,只怕月溪山,会成为你的葬身之所。"

"伐主就不好奇,神界之人的身份?"无算子笃定道。

"本尊自然可以查出来,只是你,本不应该如此。南宫逸清之死,若是没有冥王推波助澜,引诱她以身为毒,万万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下,他怀疑过,但始终都没有找到证据。至于伐主上次交手便知,与他为敌,只有死路。

"那又如何?此事冥界已然盖棺定论,至于阆月弓,伐主还是等待冥界的制裁为好。"

无算子冷笑,突然袭来的剑雨,毫不犹豫的取婉妺之性命。囚战冷冷甩袖,灵力激荡剑雨凝成尘埃。无算子默然。

婉妺看着身边之人,前所未有的心安。明霁剑出鞘,与无算子的援兵缠斗。囚战正面对上那人,丝毫不感压力。

"阆月弓的秘密已经瞒不住了,你若是跟我回神界,或许还有生机。"囚战看向一旁已经消灭了对手的婉妺,微微一笑。

"除非我死。"无算子朝囚战扑了过来,他的周身凝聚黑色蝙蝠,毒性剧烈。又是以毒试招,囚战凝神不知何处变出纱衣,将婉妺包裹其间。

而他化出水光,灵气运转迸发,那袭击的光晕呈散裂之态,尽归虚无。而无算子亦遭反噬,命不久矣。待他魂元消散。

婉妺这才看见空中升腾起云烟之态,那些魂火已然归了幽冥。自行投胎转世,而月影箭乍然显形,回归阆月弓。

"看来,月影箭早就不是神界之物。西王母所谓丢失,早已丢失千年之久。此物在冥界化灵,开设无算阁,吸取魂灵用于自身修炼。才使自己脱离阆月弓而存在。"

婉妺看着已经完整的弓箭,心中生起不忍。冥界那边自然可以证明囚战与射箭之人非是一人。还囚战清白。

冥界听闻无算子亡,知晓计划落败,冥王亲自赔罪,遭遇囚战刁难。强行忍了过去,回到冥界又见到魔界使臣如约而至,寸步不让。

冥王心中恼怒,却见清尘竟是亲自前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