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七十六章:画境(终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画境(终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以为,就凭你也能掌控冥界?你是不是太低估我冥界的实力了?”

清逝冷斥一声,只见幽光缓缓凝成冷箭,哗的一声破空而来。女子冷冷一笑,却见她缓缓释放本体,曼珠沙华在这夜空中分外妖艳。

幽光触及花瓣,忽的软弱了起来。清逝神色一紧,却见幽光原路返回,直冲冥王而来。他手中冥剑起,朝那女子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

曼纱凄凉的看着他,神色微敛,一如既往地平静。

“冥王不必动怒,曼纱不过想要这冥界。冥王不是说,要和冥王妃生生世世,现在,莫不是要食言?”

她句句戳心,犹如刀子一般割在他的心头。清逝无言的看着她,四周死寂一片。

“是吗?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死。”

神界之人离开了,身后的人轻轻附耳,“伐主,就这样离开冥界,不全部剿除吗?”

“不必了,冥界不会再行动了。这位曼姬夫人,倒是个狠角色。”囚战默默说了一句,带着神界众人重回神界交差。

冥界经过此战,元气大伤。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复原,自然不会再有余力对抗神界。冥王此人精明,冥王妃之死的幕后之人,并非神界。

“我倒是欣赏,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女子。想要冥界,这样的野心家,不对,你身旁那个女子似乎也不简单呢。”

忘尘突然感觉失言,吐了吐舌头,往后面走去。不用看也知道囚战会嫌他多话,万一被惦记上,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囚战往他那边看了过去,默默的转头。忘尘陪了他多少年,他也忘记了。不过他是最懂自己心意的,从来也不曾多问过曾经的事。

冥界的气氛依然低沉,冥王与曼姬夫人寸步不让。

“冥界已经如此了,就算给你掌权。也不过是个空壳。”清逝看着这女子,从前觉得她妩媚,现在倒发现她原来也会工于心计。

“所以冥界会败在你手里,而我,可以拯救冥界。”曼纱笃定道,她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双眼都是自信的光.

这样的她,没有了从前的那种妩媚,多了自然。冥王沉吟许久,却听见穆子音坚定的发出了一声,“不。”

他诧异转头,却见噬魂剑划过一丝优美的弧度。曼纱依旧还是曼珠沙华的形态,只是心底愕然。

她原以为,剑冥不会再出手。刚刚的大战,他显然受了伤。曼纱慌乱化形躲避,但是噬魂剑紧追不舍,她感觉到生命气息的流逝,刻骨的恐惧萦绕在心头。

“剑冥,不如你杀了他。便能称霸冥界。”曼纱依旧挣扎。

“是他想要留你,而我,要你死。”剑冥缓缓吐出这句话,噬魂剑发出刺耳的声音。只见眼前女子周身黑气弥漫,她的灵魂一丝丝抽离。

恨意犹自不减,拼尽最后的力气朝冥王发难,清逝闭上了双眼,不再看最后的惨状。再睁眼时,只剩最后残破的花瓣。

噬魂剑染了血,更是喧嚣不止。

“这剑,果然只有你能驾驭。”清逝望着眼前的冥界,那些士兵已经死去。冥界的战场之上,除了断壁残垣,便是冰冷的空旷的领地。或许此刻,更像是无声的坟冢。

“单纯,总要有代价。”

这是穆子音第一次这样说话,像是咀嚼了一番话中真意。冥王笑了笑,望着这眼前惨状,无奈的转身。

他想静一下,似乎自己这个冥王很失职。

“四界的纷争冥界退出吧,我知道你本来从来不想争夺四界。冥王妃走了,该结束了。至于冥界,你若想守护,就放弃争夺的念头。”

平时他们偶尔会拌嘴会争吵,唯独这次剑冥前所未有的严肃。清逝点了点头,他突然觉得好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计。

一切都不可挽回,冥界的元气,非千年不可以复。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霜儿死了,他所有的执着都没有了意义。

“我清楚,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穆子音没有再回答,冥界此时确实需要一个清醒的冥王。这次的事情太大,单凭一个曼纱夫人,如何有勇气设局。

若是失败了,那便是魂飞魄散。必定有人指引才对,难道是魔界。魔界魔尊的手伸的越发长了,费尽心机让冥界与神界对峙。

从一开始冥王妃复生,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利用冥王妃牵制冥王,一劳永逸。清逝最是重情,所以明知是陷阱也会义无反顾的跳进去。

而冥界,自然而然的成为牺牲品。这场战争最大的获利者,是魔尊。如今冥界死伤大半,剩下的人里,是忠是奸,又要如何辨别。

冥界如今风口浪尖,只剩下狐身一人。清逝若是再不放下,冥界注定万劫不复。

冥王殿内,只剩下一人。失败的王者看着那把象征权利的交椅,想着曾经的雄心壮志,失了心神。只剩一丝苦笑。

兜兜转转还是无能护你,我以为冥界便是最好的屏障,不曾想还是未能许你长久。重来一世,还是无可奈何。

我负了你,便不能再负冥界。

夜,一点一点的流逝,窗外的人依旧伫立,窗内的人彻夜未眠。等到清晨冥王打开殿门的时候,穆子音已然站在门前。

“冥王殿下,可曾想好?”

“从今日起,冥界不再参与任何纷争。封闭界门,不得外出。冥界,就此沉眠。”

穆子音满意的点头,总算这次,他做了一个对的决定。冥界经不起折腾,唯有消失,才能真正保护冥界。

“我会吩咐下去的,然后帮助你重建冥界。不过说好了,就算冥界修整过来,也不要再轻易挑起战争。”剑冥认真的道。

“我明白,冥界不会惹是非。”冥王笃定道,穆子音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本以为,冥王很难放下。

冥界待了这么久,倒是有了感情,再也不舍得离开。

“你放心,我不会放弃冥界。”清逝的心突然就没有那么冷了,兜兜转转,他们依旧是兄弟。

神界,伐主带着神界的兵回了神界之后,就自行回了囚战殿。战神前去复命,天帝颇为欣慰。又听闻冥界闭界,更是欣喜万分。总算,解了冥界之围。

“你回来了?冥界的事情如何?”

“自然是大获全胜,有他在,你以为凭冥王,就能对抗?你也太小看你的心上人了。”

忘尘的话听在囚战耳中,不觉露出一丝微笑。他望着婉妺,蹙眉,“怎么又穿的这么少,你的身子,还未复原吧。”

“我没有那么娇弱,那,他呢?”

囚战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剑冥。“放心,他只是受伤了,不致命。冥界闭界了。”

“闭界?冥界打算彻底断绝与外面的联系?”

“是,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彻底免除纷争,接下来只怕魔界要有所动作了。冥界之事,只怕魔界没少添乱。”

忘尘忍不住笑了起来,“伐主还真是心大,魔界那个,好歹也是你曾经的情敌。而且他如今的手腕,比从前那个魔尊难搞多了。”

“不过是魔界,也算不得什么。至于阿妺,自然是喜欢我的,哪里有什么情敌。”忘尘无语的看着两人,吐槽了一句,“你从前不是很高冷吗?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那不过是从前,总要有些人是特别的。”他看着婉妺,会心一笑。

“好了,我知道我多余了,先撤了。”忘尘摇头离开,不再多言。这两人若是秀恩爱,也着实伤神。

“你放心,他的伤没有大碍。”

“嗯,你说,这次真的是魔尊策划的吗?”婉妺问道。

“自然,你可知为何会出现画境,显现冥王妃的影子?”

“难道是魔界做了手脚?可是画境之中,不可能分不清冥,魔气息的。”婉妺道。

“自然是冥界之人,只不过魔尊早已和冥界的曼姬夫人做了交易。那画境的人,是曼姬夫人。并非冥王妃。”囚战耐心解释。

“是那个冥王的妾?她不是最爱冥王,听闻冥界之事打理的尚算周到。”

“女人心,一旦涉及到感情,就容易盲目。”囚战无奈的看着婉妺,道。

“又是因爱生恨,看来,世间女子都一样。”婉妺没了兴趣,不过想到魔界之人。还是多有不安,那个人养了她那么久,她一直将他看做兄长。

“自然,不过你不同,还有,魔界的事你不可以插手。神界的幕后之人也放弃调查,他的能力,超过你的想象。”

“你这是在夸那个布局人?这并非你的一贯行事。”婉妺笑道,她能看出囚战的在意,才更加会害怕。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控制,而她,早已无法置身之外。

“自然不是夸他,只是你,不能涉险。我不想有后顾之忧,也不想你对他的牵挂阻碍我。”囚战沉默了许久,解释道。

“我不会,在是非面前。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会犹豫,至于幕后之人,他针对的不只是你。”婉妺虽然清楚他的担忧,但是她不可能让他一个人承受。

未来的路,她要为他更加强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