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傲娇皇子寻爱记 > 第二百九十三章:魔界囚禁

第二百九十三章:魔界囚禁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仔细的检查了身体,若非风陵渡的天生灵气。恐怕这具身体再难修复。也不知道婉妺如何,今日的情形虽不至于吓着她,不过也毕竟是委屈了她。

幸好她未落入黑岐手中,不然以黑岐和自己交恶的程度。只怕婉妺难以存活。囚战凝神布置结界,将这一方天地以灵气禁锢,方便自己净化魔气。

另一边,忘尘马不停蹄的回了囚战殿,好好的婚礼被人搅了。实在头痛至极,三生境的动荡因女子而起,足以证明她的身份。

囚战有意遮掩,又怎么会瞒得过他。

突然想起婚宴之中云龙混杂,他匆匆将婉妺放在囚战殿前,心急囚战伐主的伤势。若是婉妺因此受伤,他岂不是要对不起囚战的托付。

囚战殿中空无一人,芳潋殿中除了紫烟和绿盈在闲聊,并不见婉妺踪影。忘尘心中生起一种不安,几乎将他吞噬。

“婉妺上神可有回来?”他艰难的开口。

“没有啊,上神不是被抓了。伐主有没有将人救回来?”紫烟和绿盈往他身后看了许久,始终都没有看见婉妺的身影。

三生境前的众人并未散去,伐主没有音信,伐主夫人又被劫走。众人焦急,神色各异。天帝往一旁看去,魔尊不知何时已经离席。魔界众人也已经撤下。

随手召来一人,“去查看魔尊去了何处?伐主情形如何,速来禀报。”

“是。”那人退了下去。

忘尘回到三生境,上前恭敬行礼。

“天帝陛下,忘尘保护伐主殿下不力。伐主现在风陵渡修养,婉妺上神不知所踪。”

众人更是一震,囚战伐主对婉妺上神宠爱有加。新婚燕尔新娘不知所踪,伐主有伤在身。那黑岐凶恶,若是反扑神界,只怕更为棘手。

“派人着实查访婉妺上神下落,务必完好无损的把人接回来。”天帝吩咐道,天兵领命离去,只剩下一众神仙。

“是,此事忘尘会亲自去办。”忘尘颔首退下,看着这一众人。神色愈发阴沉。

各个独善其身,唯有一人神色淡然,冷静的似乎有些过分。这位青华殿下,倒是小看了他。

“忘尘仙君为紫华小女奔波,实在辛苦。若是寻得婉妺,还请仙君告知。小妹只有此女,万不可有闪失。”

忘尘心中腹诽,神界何时承认过婉妺的身份,如今倒是在意她是紫华帝女之女。母亲早逝,而青华自从将婉妺递给清尘抚养,就再也不曾过问。

“不劳大殿下挂心,忘尘自会尽力。大殿下还是去招待宾客吧,今日婚宴意外,只怕要请众位宾客先行散去。”

忘尘无奈道,青华微微颔首。转身去处理宾客去处,倒也炉火纯青,得心应手。忘尘总觉得有何处不对,不由多看了几眼青华。

大殿下和天帝的关系还真是不怎么好,即使到了如今的地步。大殿下对天帝依旧是疏远了几分。

忘尘循着线索追寻,黑岐不知带人逃往了何处。魔界之人突然销声匿迹,只怕与此事另有牵扯。

仙鹭突然来到身后,吓了忘尘一跳。

“仙鹭仙子,你怎么来了?”忘尘心虚道。

“那女子还未找到?伐主可是受了重伤。”忘尘凝神,笑道,“不劳仙子挂心,伐主身体很好。不过是需要灵气修复罢了。”

“至于婉妺上神,恐怕事情有些棘手。伐主需要静心调养,还请仙鹭仙子不要打扰伐主清净。”

忘尘已然离开,仙鹭眸光未明。那个女子,总觉得在何处见过,似有若无的联系。只是她们,分明是两个人。

“听闻熠在风翼族已经苏醒,虽然虚弱。却已经可以说话,不如我前去看看。”

仙鹭打定主意,往风翼族而去。

风陵渡中生死一线,囚战内力耗损,险些被魔气有机可乘。魔气喧嚣,隐约有声音入耳。

“伐主,许久未见,过得可还安稳。”

这声音,竟是极渊中的魔物。

“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倒是颇为让人惊讶。龙渊,过了这么久,你的怨恨还不能平息吗?”

“自然不能,只要你还活着,本尊自然不会平息。本尊还没亲眼看到你身死,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残留在魔气中的灵识,此刻嚣张至极。囚战痛苦难当,咬牙强行支撑意识不致涣散。借用风陵渡的天地灵气与魔气对抗。

直到风清月明,魔气逐渐平息。囚战将残余魔气封印。缓缓闭目打坐,消耗了他许多精力。此刻难免不支。

恼人的声音已经远去,龙渊还无法挣脱极渊深处的禁锢。所以暂时并没有过多威胁,只是魔气已然袭身。只怕龙渊还会再有动作。

如今情形,只能先行养伤。唯有恢复自身灵力修为,才能应对未来诸般局势,这般昏沉睡去,已经是半夜时分。

另一边,婉妺从梦中惊醒。那个红宝石宫殿的诅咒梦魇,再一次毫无征兆的闯入梦境。婉妺的心疼的厉害,恍惚睁开双眼,眼前洞府却早已不是神界风华。

“黑岐,这里是何处?”想到自己被黑岐掳走,窗边隐约站了一个人。和黑岐穿着相似,她便开口询问,却意外的不见回复。

婉妺走近了些,月色下那人背影如霜。

“你,不是黑岐。”婉妺警惕道,她周身灵力被封印,无法使用明霁剑。所以只能看着他,等待那人转身。

“妺儿,可还记得你的清尘哥哥?”那人转身,一如既往地温柔,婉妺恍惚回到了那些日子,曾经一同在清尘居酿酒玩乐的日子。

“不记得。”女子淡漠回应,来人看着她,露出温婉一笑。

“妺儿,我还是你的清尘哥哥,既然你来了魔界,便在这里住下。我会给你最快乐的人生,你想要的自由逍遥,我都可以给你。”

魔尊低头看着她,将一壶酒递到她手边。“这是为你归来酿的酒,里面加了你爱的木槿花。名字唤做相守。”

婉妺瞥了一眼,开了封,将酒撒在地上。

“魔尊大人打算与何人相守?我记得帝姬对魔尊大人痴心一片,莫非魔尊大人抢错了人。”

婉妺有心针对魔尊清尘,魔尊认真的走到她眼前,将杯中酒倒在地上。

“她痴心一片,与我何关?本尊在意的是你,喜欢的也是你,自然抢婚抢的亦是你。”清尘悠闲落座,与婉妺对视。

婉妺推门欲出,奈何她如今并无灵力在身。只能被清尘强行抱了回来。

“妺儿,我本不想强求你。”

婉妺气窒,什么时候她的清尘哥哥如此无赖了。“你放我下来,我敬你曾经养过我,是我的清尘哥哥。不要做逾越之举。”

看见婉妺真的生气了,清尘这才将她放了下来。清冷的声音传来,一如既往地好听。只是此刻有些莫名的厌恶。

“是吗?原来妺儿还记得我是你的清尘哥哥。记得妺儿曾经对清尘哥哥许下过一个承诺,妺儿可否记得?”

清尘不紧不慢的道。

承诺?婉妺回想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年幼的她在木槿花丛中停留,对着身后的小哥哥粲然一笑。

“清尘哥哥,你对妺儿最好了。等妺儿长大了,一定会满足清尘哥哥的心愿。”

回忆如潮水,两个人思绪繁杂。婉妺淡漠开口。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小姑娘。

“所以你想要什么?我说过,我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婉妺继续道。

“终于想起来了,不要反悔哦。”清尘又补了一句。

“自然不会反悔,只要不是危害四界安宁之事。我必会做到。”

清尘苦笑,他的小丫头,还和从前一模一样。只可惜她虽聪明,却最是重诺。

“我要你,留在断罪崖陪我生生世世。”清尘一字一句的认真道,他的目光极为诚挚,带着几丝祈求的神色。

“不过是儿时戏言,魔尊大人怎可当真,我和阿战,生死都要在一起。我们说好了永不分离,自然不会离开他。”婉妺笑着道。她的清尘哥哥变了,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逍遥酒仙。

“妺儿,既然好好说话你不听。那便留在这里,我会好好对你。至于他,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听着清尘笃定的语气,婉妺没来由的担忧。

“你做了什么?你和黑岐,”婉妺突然明白过来。“利用黑岐牵制阿战,再借机掳走我到魔界,魔尊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很精明。”

清尘眸光一暗,她现在连自己名字都不愿意叫了。

“婉妺,你刚受了伤,我来帮你疗伤。”清尘温柔道。

“不需要你的好意,我自己可以。”婉妺不再管他,倚在石壁上看着外面的那轮月亮。

“我记得,你最喜欢月光,这里的月色是极好的,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吧。”清尘吩咐道,又打发了两个侍女来侍奉婉妺。

其中之一,便是在风翼族有过一面之缘的念。这女子生的好看,只是头上有一把琴,显得颇为诡异。据说是魔琴。

“他会来救我的。”婉妺冷静道。如今的她没有灵力,还带着伤。不如休养生息,才能找时间恢复灵力,逃脱禁锢。

见婉妺闭上了双眼,清尘这才放下了心。走过去欲要将人抱上床,却是听见了冰冷的声音。“别过来,我要休息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