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绝品王爷莫撒娇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见白衣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又见白衣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一边加快手里的动作,一边向着傅清廉的方向移动着。

围在她身边的人看出了她的意图,出手更是快准狠,本来花沉月的功夫较之傅清廉等人就稍弱一些,这下更是力不从心,不一会儿身上就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就连洛尘和袁吟月也是,有些力不从心,想要去救援但是却被缠住。

眼见两人行动越来越慢,一柄长剑就要刺在花沉月的后背,傅清廉见此,目眦欲裂,大喊一声“阿月”

却见一白衣人直接飞身加入战局,在长剑到达花沉月后背之时,一剑结果了出击的人,花沉月一看这是之前救自己和阿清的人,便放心下来,与之一起协力抗敌。

就在大家杀得难分难舍之际,一阵马蹄声从峡谷的另一侧想起,不过须臾,便有一群人加入战局,花沉月一看来人,心中大喜过望,喊道:“爹爹!”

花谷主的到来,使得战局很快得意扭转,再加上白衣人的出手不过片刻功夫黑衣人已经死伤太半,眼见形势逆转,两人对视一眼,直接喊道:“撤!”

就见他们退出了混战,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奔离去。还想要追上去的花谷主被白衣人拦下了,至听他开口说道:“伯父,穷寇莫追,况且我知道他们是谁。”

听到这,花谷主听下了脚步,和白衣人一起走到花沉月的面前:“月月,你没事吧。”

“没事,爹爹你怎么来的这样及时。幸好爹爹赶来了。”花沉月开心的说着。

然后走到了傅清廉和洛尘他们身边,将傅清廉扶起,带到花谷主面前:“爹爹你还记得么这是阿清。”

花谷主看了一眼,说道:“记得,好了叙旧的话就回到谷中再说吧,我先给你们简单的包扎一下,就先离开这里再说。”

傅清廉躬身对着花谷主见礼过后,走到白衣人面前,抱拳行礼:“侠士,又相见了。在此感谢侠士出手相助,不知侠士如何称呼?”

听到傅清廉的话,花沉月也是走上前说道:“多谢侠士刚才出手相帮。”

而后像是想起什么,问道:“爹爹,你们认识?我刚才听他喊你伯父。”

花沉月的话引得白衣人微微一笑说道:“月月,不记得我了么?小时候你可是天天追在我屁股后面,一口一个玉哥哥的。”

此人话落,花沉月脸都红了,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玉哥哥。”再去偷看傅清廉的脸色,发现果然,本就疲惫的脸,此刻更是黑如锅底。

还不等她对着傅清廉说什么,花谷主就说到:“之前不是给你留言了么,我要寻找故人,就是这人。”

“闲话咱们就不在这边说了,月月让阿玉给你处理一下伤口,我们准备回谷。”

虽然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是听了花谷主的话大家也不再做声,等待花谷主为众人处理好伤口之后,大家翻身上马。向着花源谷飞奔而去。

因为有人受伤的缘故,一路上走的并不快,除了峡谷,又走了半日,便找了一家客栈直接休息整顿。

到这时,洛尘才有机会好好地走到花谷主面前,躬身行礼:“晚辈洛尘,拜见谷主。”

花谷主心中讶异,看向花沉月,花沉月想着父亲想来是不记得洛尘了便走上前去,说道:“爹爹你还记得当年我们曾经救过一个小男孩么,就是洛尘。”随即花沉月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番。

花谷主笑道:“原来你就是当年的小男孩,已经这么大了。不错不错。”

而后花沉月拉着袁吟月走到花谷主面前:“爹爹这是袁吟月,是我在京中认识的好朋友。和我一样大家都叫她阿月。”

听到这里花谷主笑了:“我们月月也有好朋友了,看来这次自己出谷,你的收获很多呀。”

花沉月听到花谷主的话,红了脸颊,拉着傅清廉走到花谷主面前:“爹爹,阿清你总归还是记得的吧。”

花谷主脸上的笑意淡了,说道:“自是记得,阿清几年不见越发的一表人才。”

看着花谷主的脸色,傅清廉心中苦笑,看来自己这追妻路漫漫。

花沉月自顾高兴自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脸色,而是继续开心的问道:“爹爹,你还没和我说你怎么会来的这样及时。”

见花沉月如此好奇,花谷主笑道:“傻丫头,我能来的这样及时,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谁?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这时一直站在花谷主身后的白衣人走上前,对着傅清廉说道:“苏赦出京之后,我总觉得他走的太过平静,所以就一路跟随,想要看看是否会有异状。”

几人听着他将路上发生的事和苏赦的密谋,心中气愤不已:“太可恶了,想我启国堂堂护国公,竟然会因为私人的利益,与虎谋皮,真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说完,傅清廉对着白衣人躬身行礼说道:“多谢侠士仗义相助,上次也是,还未来及感谢侠士。”

听到这些,白衣人笑着说道:“一家人不必客气。之前收到伯父的口信说是月月在京城,而我刚刚学艺下山,想要回花源谷正好路过京城,便想要看看月月,没想到正好碰上了。自然不能看着你们陷入险境。”

看着花沉月还是一头雾水,他忍不住的摇头笑道:“想来月月是已经不记得我了,也是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太小。”

听到这话花沉月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笑着说道:“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花谷主无奈的笑着说道:“这是我师弟的儿子,白子玉。小时候和我们一起生活在花源谷,后来按照师兄的遗命,去往北地求艺,如今小有所成,所以才会给我留信想要回谷中看看。我许久没见子玉,实在是放心不下,便外出寻他,没想到她告诉他已经在京陈说,你也有回谷的打算,我就先提前回来了。”

“只是没想到,我前脚刚到谷主,子玉便传信与我,说你们有危险,要我带人前往一线天去营救,所以我才能出现的这样及时。”花谷主说道,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给说清楚了。

众人点头表示知晓,只是花沉月,才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的恍然大悟,兴奋说道:“你是子玉哥哥!”

“小丫头,想起来了?”白子玉笑的如沐春风。

看着傅清廉心中一阵阵的酸涩。

再看看花谷主看着两人一脸开怀他忽然觉得自己此次入谷怕是不能如愿。

像是要印证傅清廉心中所想一般,花谷主开口说道:“大家奔波了一天,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启程去往谷中。”

话落,大家起身告辞,花沉月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叫住了,只听花谷主说道:“月月,子玉你们留下,我有事情要问。”

见此,傅清廉和洛尘偕同袁吟月告辞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花沉月虽然担心傅清廉的伤势,但是又不能违逆父亲,有些为难的看着傅清廉离去的方向。

花谷主见此,脸上一沉,便听到白子玉说道:“月月,师伯有话问你,不会很久的,你离谷许久想来是师伯想你了。”

听到白子玉的话,花谷主脸色有所回缓,花沉月也只能按下心中的担忧,转身坐在花谷中的旁边,挽着花谷主的胳膊喊道:“爹爹~”

一声软软的爹爹喊得花谷主脸上笑开了花,说道:“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也不怕子玉笑话你。”

白子玉笑着说道:“月丫头再大,在师伯面前也是小孩子。在我看来,月丫头还没有长大,还是那个会一直跟在我后面要糖吃的小娃娃。”

两人一番话说得花沉月有些羞恼,说道:“你们就是欺负我。”

听罢惹得花谷主,哈哈大笑:“你这丫头!”

而后又问了白子玉这些年的情况,三人一番交谈,都开怀了不少,尤其是花谷主和白子玉许久未见,更是相谈甚欢。

两人一直说着这些年的过往,听的花沉月哈欠连天,还是白子玉注意到他的样子,宠溺一笑,揉了揉花沉月柔软的发顶,说道:“师伯,来日方长,我已经回来了,自是不会随意离开,月丫头都困了,我们也散了吧。”

听白子玉如此说,花谷主这才注意到已经夜半时分了,他歉然一笑,说道:“子玉说的不错,是我心急了,夜色深了,我们先去休息吧。”

说完众人各自回房休息,打算明天着一早启程回谷。

如此众人各自休息不谈,或许是今天一场恶斗大家都累了,久违了都沉沉的睡了去。

只是此时在行宫之中,苏赦见到狼狈的黑衣人,心中恼怒,一脚踹在黑衣人身上,将他踹翻在地,骂道:“一群废物,饭桶,我要你们有何用?这么多人就对付四个人,居然告诉我失败了?!”

黑衣人跪在下方瑟瑟发抖,却不知道如何为自己的辩解,这时候突厥人说道:“大人不必动怒,毕竟我们都不想这样的,但是谁知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在加上花谷主的出现,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