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海贼之恋爱系统 > 第225章 在下米霍克

第225章 在下米霍克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扉页连载·贝尔梅尔篇1·『母女相逢之初』」

「又是一场战争结束,东海16支部的海军大获全胜,到处都是海贼们的尸体,身为锈锈果实能力者的贝尔梅尔居功至伟,对此,负责统率军舰的中校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

「干得不错,贝尔梅尔!中校笑着道,他说等这次的任务结束,已经是少尉的贝尔梅尔,起码能连升两级,成为上尉。」

「那岂不是就和老罗曼诺夫先生一个职位了?贝尔梅尔欣喜之余,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但没有多少时间给她细想了,简单打扫完战场,军舰再度出发,向着新的目标岛屿全速前进,那里已经被海贼占据,据说船长实力相当强大,一场恶战正等待着他们……」

——————-——

二十几天后。

伟大航路,G-8支部。

诺夏等人所乘坐的军舰,在这里进行了简单的补给,然后在支部司令官巴基中将的亲自热情相送中。

继续踏上前往本部的旅程。

诺夏站在船头,笑着与码头上的巴基中将挥手告别,心中略有些感慨。

若是在一年多前,他来到G-8支部这里,见到巴基中将,那只有肃然敬礼的份。

但现在,已经晋升为本部中将的他,在海军中的地位,俨然已经与这些老牌司令官们平起平坐。

甚至隐隐之间,还有一种他是上级视察,高出半截头的感觉。

挺微妙的。

淡水食物等物资已经储备齐全,诺夏稍微过问了下后,就转身回到了封闭的训练室,继续今日份的地狱修行。

这一路,都相当顺利。

没碰上什么像样的海贼团,也没遇见恶劣天气与海洋风暴。

所以,他这些日子来的修行,也是一直没受到外界影响,有条不紊地提升着。

……

几个小时后,训练室中。

一面足有数米厚的铁壁前,诺夏目光幽邃,轻轻呼出一口气后,陡然将右手攥紧成拳,黝黑色的浓郁武装色,瞬间包裹了整条手臂。

而下一刹,诺夏的右拳已然是陡然砸出,一拳落在铁壁之上。

咚!

铁壁先是出现一道粗大的裂纹,旋即短短两三秒内,便在爆鸣声中彻底四分五裂,无数细碎铁块横飞。

连整艘军舰,都在这一刻微微晃动。

“破坏力又有所进步。”

看着铁壁在自己面前坍塌碎裂,诺夏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这几个月来他花费了大量精力放在武装色上,力求提升武装色的凝聚程度,与对单点的贯穿破坏力。

现在看来,苦修算是没有白费。

刚回西海的时候,他这一拳,顶多是让这面厚厚的铁壁中间被洞穿,周围则出现无数裂痕,但却藕断丝连依旧矗立在原地。

与现在的威力相比,足足差了一个档次。

“能守能攻,武装色真是个好东西啊……”

诺夏感叹了一句,虽说他是主修双刀流剑道,并且在几次大战后,已然是世界闻名的剑豪。

但估计没有人会想到,如今的自己,就算不用剑,单凭赤手空拳,也能够轻易将悬赏过亿的海贼,给砸成肉泥吧?

“之后就该尝试武装色的更多高阶运用技巧了,譬如全身无死角覆盖,再譬如流樱……”

他捏着下巴沉吟,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两腿之间。

要是将武装色再灵活运用一些的话,是不是能……

唔。

或许等桃兔也回到本部,二人再度相见时,可以试验一下?

一转眼就分别一个月了,他还挺想念小兔子的。

嗯,还有希雅与贝尔梅尔……

前者他之前在从新世界游回西海的路上,没少打电话联系,貌似她父王的病情已经逐渐稳定好转,没必要再一直留守在王宫里了。

没准年底前,蓝发少女就能抽出空来本部一趟,和自己重逢相遇了。

说起来,小洛那家伙,可还一直都呆在帕贾王国呢,到时候也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了,几个月不见,也不知道被喂肥了多少……

至于后者,最近一直联系不上。

诺夏估计是任务繁忙,一直奔波在外的缘故,不过贝尔梅尔已经吃下了锈锈果实,成为了能力者。

在东海那种悬赏上千万就算大海贼的地界,青梅竹马的安全问题,还真不用他怎么担心。

“中将!”

推门离开训练室,正准备去餐厅吃晚饭的时候,瞭望塔上突然传来哨兵的惊叫声:

“您快看!三点钟方向,那,那边……好像有船过来了!”

“有就是有。”诺夏有些失笑,“好像是什么意思?”

“呃……”

年轻哨兵挠挠脑袋,语气迟疑,“因为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船……感觉更像是个木板,跟个棺材一样,不过上面好像有人影……”

棺材?

诺夏眉梢微挑,忽然来了兴趣,转身快步来到船头,接过部下递来的单筒望远镜,仔细往那边一瞧——

果不其然。

能从暮色中雾气濛濛的地方,看到一道随着海浪飘动的小小黑影,那规模根本连快艇都算不上。

而等双方距离拉近,那黑影的模样,也终于是渐渐清晰。

形如棺材的小木船上,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穿着酒红色花纹衬衫,身后背着极为厚重的黑色大剑,犹若矗立的十字架一般……

伟大航路是何等凶险的地方?

不知有多少在四海混的风生水起的海贼,刚踏入这里,就连同着他们的野望,被无情的大海覆灭埋葬。

而那个男人,竟然敢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小木板上,潇潇洒洒地四处飘荡?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有几个海兵忍不住惊叹,“那小船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帆、舵、桨一个都没看见,这家伙是拿什么划的船?”

当然是无上大快桨十二工之一,黑刀夜了。

诺夏放下望远镜,目光注视着那越漂越近的小木船,神色略有些古怪。

居然在这个时候,碰到了这家伙吗?

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啊。

……………

小船上的米霍克,其实很远就注意到了那艘军舰。

他并不是海贼,身上也没背负着悬赏。

因此也没有避开的意思,只是默默将黑刀夜插回了背后,并翘着二郎腿坐下,任由小船继续向前漂泊,打算与军舰擦身而过……

“嗯?”

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那军舰的甲板上,有一道远远看去依稀有点眼熟的身影,像极了那个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男人。

米霍克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找遍四海都没找到,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正巧碰上了吗……”

他压了压帽檐,低沉自语。

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并不知道有句话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年轻剑豪,当下毫不犹豫站起身。

脚尖微点,在浪尖上几个起落,轻松写意,飘然落在了军舰的甲板上。

…………

“你就是那个号称鹰眼的米霍克吧?”

刚在甲板上站稳,前方就传来了悠然的声音。

米霍克讶然抬头,看到那位身披白色正义大氅的高大身影,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自己。

顺便还微微抬手,制止了海兵们举枪包围的动作。

“正是在下。”

米霍克无视了那些警惕起来的海兵们,看着诺夏忍不住有些好奇,“诺夏阁下……竟然听说过我的名字?”

“很意外吗?”

诺夏微微一笑,“我在报纸上可是连你的照片都见过,出海才两年,就击败过不少颇有声名的剑客,以你的年纪而言,可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他这番话,似乎有些托大,毕竟真以年龄来论,今年二十三岁的鹰眼,比他还要大上三岁。

但此时此刻,整个军舰上,包括米霍克本人在内,都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毕竟,相比于出了些小名的米霍克,罗曼诺夫·诺夏这个名字,在过去的两年间那可是多次名震大海,是无数人崇慕尊敬的偶像。

在这样一位威望地位皆备的顶级强者面前,什么鹰眼红发,也只不过是末学后进、无名小卒罢了。

“……深感荣幸,阁下。”

米霍克忍不住摘下礼帽,俯身略作一礼,以掩饰嘴角忍不住攀起的那抹微微笑意。

“本来我看你是打算绕过去的吧?”

诺夏将这点微妙的变化看在眼里,不由哑然失笑,“现在突然又上来了,怎么,是看到了我,想和我比试比试剑术吗?”

“的确是有这个想法,阁下。”

再度抬起头来时。

米霍克已然恢复了平日里那副淡漠冷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面色产生动摇的模样。

“或许阁下并不清楚,但事实上,从一年前开始,在下就有此念头了。”

他目光锐利,看着诺夏沉声道,“不过命不逢时,几次都扑了个空,今日难得有缘终于相逢无,无论阁下是否空暇,在下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说话间,米霍克已然是缓缓拔出了身后的黑刀夜,将其紧紧攥握在了右手中。

“请拔剑吧,诺夏阁下。”

他低沉道。

就差在头顶系个绿头巾了啊……

米霍克凝重且认真的模样,让诺夏目光微动,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后,巴拉蒂餐厅外的索隆。

只不过区别在于,那个时间点里,身负世界第一大剑豪名号、高高在上的鹰眼米霍克,如今在自己面前,完全是一副下位挑战者的姿态。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貌似也不好推却了啊……”

诺夏挥挥手,示意身边的部下们退开,然后看着米霍克,轻笑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好了。”

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在这一刻陷入寂静之中。

旋即。

嗡!

在陡然响起的清鸣声中,剑刃出鞘,向着彼端的身影,同时斩出一道恢弘剑气!

轰!

两道剑气轰然相撞,爆开一团刺目耀眼的青色光华,靠近军舰的海面,顿时掀起滔天巨浪,炸开数道十几米高的水柱。

嗤!

剑气对撞的余波尚未散去,空气中便是陡然爆开两道破空声,两人身影同时激射而出,交错在一起。

啪!

两人脚下的地面,同时被震荡出巨大的裂纹,旋即飞速蔓延扩散,一转眼间,大半个甲板,都出现了蛛网状的无尽裂纹。

“唔,好像失算了……”

剑刃相抵之间,透过空隙,诺夏看着近在咫尺的米霍克,微微笑着开口:

“这好歹是我的船,就算没伤到我的人,打坏了花花草草也不太好,换个僻静点的地方如何?”

“是在下失礼了,理当如此。”

鹰眼米霍克的余光,瞥了一眼那些甲板上的裂纹,当即歉然点头,没有多作犹豫,直接应了下来。

恰逢天空乌云散去,月光洒落,两人便在这淡淡清辉中,同时踏空而出,向着不远处的一座荒僻岛礁激射而去。

留下满船的海兵,一个个干瞪眼着急,看不到两位剑豪对战的过程,心里像是猫挠似的痒痒。

——————-

锵!

一望无垠的大海之上,金铁交击的声音陡然响彻云霄,三把剑刃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恐怖速度激烈交锋,溅起火花点点。

月色之中,被寒芒笼罩的剑刃表面,倒映出了两位年轻剑豪的脸庞轮廓。

“速度比我更快,力量也超过我一大截……”

鹰眼目光一闪,低沉道,“不愧是诺夏阁下,看来这一战比在下预想的还要艰难,只能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了,还请小心。”

“尽管放马过来吧。”

诺夏微微颔首,轻笑了声。

下一刹。

面色无比凝重的鹰眼,双手攥紧了黑刀夜的剑柄,而后高高举过头顶,陡然向前斩出一剑。

诺夏则是依旧神色淡然,亚扎卡纳之剑与风剑齐出,一同交错斩落。

没有什么花里花哨的剑技,也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附着。

身为浸淫剑术多年的大剑豪,他此刻斩出的这一剑,看似朴实无华,简简单单。

但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却已经是将自身的剑术与霸气,发挥到了极致!

嗡!

两把剑刃交错挥落的刹那,海面陡然掀起惊涛骇浪!

剑气呼啸而过,途径之处,仿若空气都被尽数抽离,海水更是向着两侧疯狂倒卷漫回。

轰隆隆!

翻滚的巨浪之中,正好有一头海王类路过这片海域。

感受到上方传来的剧烈波动,它怒吼一声,愤然从海面探出脑袋,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打扰了自己的安宁。

于是。

下一个瞬间,两道奔涌而至的剑气,瞬间穿过它巨大的头颅,恰好在那坚硬的脑壳之中,狠狠对撞在了一起。

轰!

海面之上,顿时掀起如若末世降临一般的恐怖风暴。

这头体型足有四五百米长的海王类,几乎连几秒的时间都未曾坚持到,便是哀鸣一声,从头部开始彻底崩裂开来。

漫天血雨飞扬,整个庞大的身躯,更是被剑气对撞扩散的余波,切割成无数碎肉。

在远处围观的众多海兵,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轰然一声,坠落大海!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