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落跑皇后:陛下求放过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纸包不住火

第二百一十五章 纸包不住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安夏白在酒楼跟众人商量的计划中有一环是逼迫绣娘母女露出狐狸尾巴,故而次日一大清早,她便装作不知情的模样前往墨家演戏。

“听说思珉一晚上都没回来,如今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安夏白面露但有的模样落在墨奇岩眼中,让他不由自主频频叹息:“人都派出去了,就是没找。”

他们说话的时候,墨思雅也在场,听到声音连连点头:“姐姐昨天跟一个不知来历的年轻公子前往郊外破庙之中,就此失去联系,至今也没给家里传来过消息,也不知道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是否安全。”

墨思雅一边说,一边翻出手帕轻轻擦拭眼角的泪水。

瞧她演技精湛的模样,若不是墨思珉安安稳稳在酒楼,还跟她说起过遇险经过,安夏白估计就要相信她的鬼话了。

她半蹙眉头,故意装出一副不知清的模样:“思珉与人私会,这是真的吗?”

“真的!”墨思雅忙不迭点头,随后煞有其事的形容起当时的模样。

听到她说破庙中有位赤身裸体的男子时,安夏白再也听不下去,出声讽刺道:“二小姐您未免也太过开放了,男人赤身裸体待在破庙之中,不避嫌也就罢了,竟然还巴巴凑上前去打量,若这件事情传到外边去,人家指不定要怎么说你呢。”

墨思雅面色微变,嗫嚅好一会儿才解释说:“我也是关心姐姐,当时太过着急了。”

“还有思珉与人私会的事情,您怎么敢如此肯定?”安夏白不解反问。

没想到墨思雅说谎的功力如此深厚,被人质疑之时,竟然还能摆出一副坦然的嘴脸:“我亲眼看见姐姐跟个陌生的男子在一起,这件事情,姐姐的贴身侍女晓露也是亲眼所见,所谓眼见为实,要不是这样,我还不一定敢相信呢。”

她的话说得再绘声绘色,始终只是谎言而言。

安夏白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转头去跟墨奇岩说话:“对了墨大人,您的意见如何?”

“思珉她,”墨思珉犹豫着说,“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言下之意便是告诉安夏白,他相信绣娘母女口中所言,这让安夏白感到失望,甚至还有些恼火。

怪不得墨思珉脱离险境后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前往自己所在的地方,看来墨家确实没有什么人值得她信任。

“看来墨大人您也在怀疑思珉的品性。”安夏白面露不悦。

墨奇岩听到这句话,毫不犹豫的选择否定:“陆夫人,话不能这么说,我不过是猜测而已,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还是要等思珉回来自己解释,没找到她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断言她曾经做过什么,也没有资格指责她。”

墨奇岩说罢,目光不经意般往墨思雅身上转了转:“就算是思雅也不可以。”

他针对性的话语让墨思雅周身一寒。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墨奇岩的敌意究竟从何而来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听说有客人前来拜访,我刚才在庙里烧香拜佛,来晚了两步还请客人恕罪。”

安夏白循着声音转头凝望,正好瞧见绣娘匆匆而来的模样。

她一身风尘,神圣隐约还有香火味道,看来真是刚从庙宇中回来。

不得不说,绣娘母女的演技确实很好,可惜的是她们没把演技给用在正途上,若是用来唱戏或是做些什么,或许还能勉强养家糊口,偏偏要用来害人!

既然她们下手的目标是自己结识已久的姐妹,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夫人今日去寺庙中烧香拜佛,真的是为了帮思珉祈福吗?”安夏白等到绣娘缓过来后,缓缓开口询问。

绣娘被她问的一愣,下意识选择点头。

“不错,我去寺庙确实是为帮思珉祈福。”绣娘说着说着,眼眸中便多出来许多晶亮的泪水,看起来就像是不忍心而积蓄的眼泪,“思珉也是可怜,从小失去母亲,父亲又忙于公事不能陪伴在身边,我的女儿跟她差不多大小,我当然是因为担心才会祈愿。”

绣娘的话语唤来安夏白冷冷的一笑:“若是您真的想对思珉好,就不会伙同自己的女儿绑架思珉了。

此言一出,宛若晴天霹雳,不知绣娘母女被吓了一跳,就连墨奇岩都吓得瞪大眼睛:“陆夫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是不是乱说,难道二小姐与夫人心中必定有数,倒是墨大人您,“安夏白笑着轻挑眉峰,神情似笑非笑道,”您真的知道睡在自己枕边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吗,还有她们的真实面目,您又知道多少呢?“

绣娘与墨思雅真的动手害了墨思珉?

这个可能让墨奇岩倍感头疼:“这可是关乎墨家安定的大事,陆夫人您要是没有证据,最好不要胡说。”

他的心果然是往墨思雅母女那边偏的!

安夏白开始为墨思珉感到不平,明明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他们两人,为何外人却能轻易插足?

这对墨思珉而言真的不太公平了!

她面色不善的瞪了不远处的绣娘母女一眼,一字一顿说出墨思珉的遭遇,末了还补上一句最有说服力的话语:“思珉现在就在我家,若是墨大人不信,大可以亲自过去见见她,至于思珉她愿不愿意见您,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墨奇岩没有说话,只是颓然的坐在位置上,神情十分恍惚。

若是以前,他一定无条件相信演技更好的绣娘母女,可如今不一样,再昨夜亲眼见到墨思雅不知廉耻的凑上前打量赤身裸体的男子后,在亲耳听到墨思雅对墨思珉有意无意的陷害之后,他决定相信安夏白。

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利益往来,再加上安夏白的品性他很了解,自然觉得可信。

“你们两个就没用什么话想要对我说么?”他的目光转到绣娘母女身上。

此时绣娘与墨思珉都已经被吓呆了。

她们万万没想到啊自己的计划会败露得那么快,荒郊野外的破庙里,墨思珉竟然还能够被人救走,难道是上苍真的在眷顾她?

这回墨思雅深切感受到绝望。

为了保住绣娘,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在地,泪眼盈盈的求饶:“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娘亲根本就不知情,还望父亲看在她什么都不懂的份上,方果果她这一回!”

绣娘见状怔愣片刻,也跪倒在地。

听着她们母女二人流泪互相辩解的声音,墨奇岩忽然有些不忍心。

如果把她们送到官府,下半辈子肯定就这么完了,绣娘是自己的心上人,墨思雅又还是个孩子,他有些不忍心。

“思珉她可曾有什么安排?”墨奇岩小心翼翼询问。

安夏白差点就要被他明目张胆包庇的模样给气笑:“思珉说,一切秉公处理,若是大人您不愿意处置她们,就报官,让官府的人来办。”

若事情传扬出去,丢脸的人还是自己。

就在墨奇岩左右为难的时候,墨思珉忽然过来了。

她冷着脸进门,瞧见大厅里边的场景,不用多想就知道发生过什么,冷笑一声道:“您不用问为此纠结,反正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怎么敢为我的事惊动您家的安定?”

这话说得墨奇岩眉头紧皱。

“思珉,你这话说得有点严重,我好歹是你的父亲,肯定——”

可惜他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墨思珉直接打断:“以后不是了。”

在破庙中被毒哑嗓子时心里有多绝望,如今断绝关系的心就有多坚定。

墨思珉一字一顿的说:“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您有妻室女儿,我到外边自己过活,其实也挺好的。”

墨奇岩这回真的慌了,以前她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没有一次,事态会严重到这种地步,自己真的有失去唯一的女儿的可能。

“思珉,你冷静一下。”

他试图劝墨思珉不要冲动,结果话语却换来墨思珉的白眼。

“我做出决定就不会再更改。”

她说话的神情坚定如磐石,好像一点动摇的可能性都没有,墨奇岩看不到希望,却又不想放弃:“我们好歹父女一场,难道你真的如此狠心?”

被质问的人没有说话,即是默认的态度。

劝说无果,墨奇岩转头就把气撒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去把晓露给我带上来!”

晓露就是墨思珉的贴身侍女,平时负责伺候墨思珉的生活起居,昨日她喝下的那杯掺有药粉的茶水,就是晓露下毒,并且端到面前的,后来也是晓露口口声声污蔑说她是跟人出门是会,所以墨思珉见到晓露受罚,一点不忍心都没有。

她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笑。

“你与人私通在小姐茶水中下药,后来又勾结外人让小姐被抓走,该当何罪?”墨奇岩怒斥道。

晓露进门见到墨思珉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回肯定完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求饶:“是夫人和二小姐指使奴婢这么干的,奴婢知道错了,还请老爷和大小姐宽宏大量,绕过奴婢这一回吧!”

她哀声求饶,却没有唤来任何同情。

一切都是晓露自己咎由自取。

“拔掉她的舌头,打断腿扔到大街上去。”墨奇岩冷声命令,很快就有护院上前把哭得凄惨的晓露给带走。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