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科技流(12)

第一百七十四章 科技流(12)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四章科技流(12)

赛马的跑道程度通常是从1000米到3000米之间,不同的比赛,可以有1400米、1600米等各种长度,不过和跑步一样,1000米成绩通常是指标性的。

纯血马是目前已知的跑的最快的马种――和很多人想像的不一样,纯血马是一个品种,而不是一类,也就是说,哪怕是纯血的汗血宝马,它也是阿哈马,而不是纯血马――但并不是每匹马都能跑的那么快。例如中国近年来引进的多匹退役赛马,其记录甚至在1分10秒以外,通常这样的成绩,是很容易被脚力稍好的混血马超过的。

不过,纯血马的优势在于它的血统,更具体的说,一匹父母亲都是名马的马驹,其成绩必然是可以期待的,其价格同理可得――这正是配种业发达的基础,而其他种群的马,目前尚不能做到这一点。

谢赫&穆罕默德的达利马场是世界上将配种产业做的最好的马场,这位来自迪拜的酋长这刻正满面春风的站在看台前方,能够邀请这么多知名人士参加一次马会,也是扩大赛马影响力的好方法。

在场的除了各大商业公司的总裁董事,就是来自佛罗里达州、加州的一些政客,在美国,商界人士与政界人士的关系是异常平等的,特别现在临近选举,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募资,是想要晋升的先生们的终南捷径。

黄宣心情轻松的和嘉拉迪亚聊着天,他的希腊语足够应付日常用语,偶尔遇到自己不明白的问题,眼前就有能量屏可以解决,这样的聊天方式当然会让双方都很舒服。

对嘉拉迪亚而言,眼前的少年就仿佛是本标准百科书,哪怕是生僻的家乡植物,他也只要偏着脑袋想一想,就能说出点什么来;而对黄宣而言,能够与心仪的古典美女聊天,本身就是令人愉悦的。

欢快的气氛总是有人不满,艾肯等人死盯着黄宣,似乎想要把他咬碎的样子,黄宣偶尔看到他们,只是会心一笑。

麦利威瑟穿着笔挺的深蓝色西服,走到黄宣身边,举杯示意了一下,道:“听说你要和汉弗莱家族的人赛马?而且是用一匹重型马?”

“你下赌注了吗?”黄宣轻描淡写的说。他知道,眼前这位金融天才最喜欢的两件事,分别是赛马和赌博,在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鼎盛时期,麦利威瑟养着4匹纯血马,而他到现在才知道,一匹纯血马有多贵,任何血统出色的小家伙――只要它的父亲有一个锦标赛的冠军,这匹马的价格就不会低于20万美金,而实际上,通常被称之为好马的纯血马,价格总是在100万美元以上。

很多用以投资的马主,是以股权的形式购买马匹,也就是说,每个人根据出钱的多少,拥有一匹马的份额,并因此获取预期收益,而那些通常用于投资的赛马,其价格超过1亿美金的也有不少。

麦利威瑟的小圆脸冲着嘉拉迪亚笑笑,道:“我下了1000美金的赌注,赔率是1赔7,虽然诱人,不过我是个投资人,不会惑然下注的。”

“那你一定会后悔的。”

“市场上总是有令人后悔的事情发生,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经历这风险。”

“哦,太严肃了。”黄宣挥手道:“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先向你介绍女士,嘉拉迪亚,来自伟大希腊的美女。”

嘉拉迪亚冲麦利威瑟打了个招呼,这位华尔街的流窜犯却垂着头想了半天,道:“我们认识吗?”

“也许吧。”嘉拉迪亚笑容灿烂,如同被雨水冲刷后的花朵。

没有再聊两句,埃里森和克里迈诺斯联袂而来,同他们一起的还有甲骨文的营销总监马克。这时准备比赛的号角也响了起来,马匹均被牵入起点,场内很快就静了下来。

相比三大赛事,今天的马会只有百多人参观,但气氛却一点也不冷清,很多人都是带着家前来。

在预定的正式比赛之前,所有马主都可以自行参加从3000米到1000米的比赛,不知是谁的提议,赤兔很自然的进入了最擅长的3000米赛道,而鲍勃则没有反对。

纯种马比赛中,骑师虽然重要,但最多也不过三分而已,通常而言,只要体重足够轻就可以了,所以当典韦骑着赤兔出现在赛道起点的时候,很多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比起他身旁的小兄弟们,一人一马简直是庞然大物。

嘉拉迪亚也偷笑的看了黄宣一眼,素手轻挥,道:“如果这是个舞会,你一定会夺冠。”

黄宣很是不在意的笑了一下,但喉咙却蠕动着问洛林道:“我们能赢吗?”

“如果是3000米的话,胜利应该在90%以上。”

黄宣想了一下,道:“如果为赤兔减轻重力,我们是不是会容易赢一些。”

“当然。”洛林很快回答道:“需要我现在做吗?”

赛场内热潮涌动,黄宣终于摇摇头,道:“还是让它自己跑吧,实在不行,我们再作弊。”

“如果不现在让它适应新的重力的话,半程减重会有反效果。”

“我相信赤兔和典韦的。”黄宣还是摇头。

这时嘉拉迪亚注意到他,关切的问道:“有些担心是吗?”

“也不是。”黄宣凛然回头,不自然的笑笑道:“我很少来赛马场。”

嘉拉迪亚表示理解

……

正午的阳光照射在碧绿的草地上,将茎叶照的纤毫毕现,酝酿了半天的人们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等待着出发的号角。

被鲍勃叫做伯吉斯的骑师身材瘦削,稍稍有些长的头发被牢牢绑在脑后,他胯下的那匹“俄亥俄尖叫”身上略有些潮湿,粗重的呼吸带动着脖子不停的转动,这是知道即将开始比赛的信号,优秀的骑师会将马儿调教到最适合的状态。

反观赤兔,仍然悠哉游哉的低着头,偶尔斜看旁边的马驹一眼,似乎不屑于和这般矮小的同类打招呼,只是晃着脑袋。

典韦紧了紧马缰,他是个只喜欢胜利的家伙,无论是打架还是骑马。

谢郝从主持人手中接过小彩旗,在一片寂静声中,使劲的挥了下来。

栅栏砰然洞开,10匹马迅捷无比的冲了出去,蹄声登时响彻场。

那是一种“嗵嗵”的,如同心脏频率般的响声。

就连黄宣,手心里也是捏着一把汗。

在第一个200码线被超过的时候,赤兔落在了第三位,它有些不紧不慢的样子,与其背上的典韦一般,都是高昂着头,并不像其他的赛马那样,直着脖子向前冲。

在400码线的位置,赤兔不自觉的追上了一个身位,它显然不喜欢有别的马挡在自己面前,故而当典韦开始催动发力的时候,赤兔马的步伐顿时快了起来。

在很多数据中,都会描述纯种马的跨步距离,通常都会在4米以上,配合敏捷的步速,它们在平地赛中表现自然不俗。

然而,赤兔马从来都不愿居于其它马后,这从它在马圈中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任何马只要靠近它,就会被踢打,故而当它熟悉了赛场之后,立刻愤怒了起来。

典韦虽然从未经过现代骑师训练,但他比所谓的英国顶尖骑师更熟悉马匹,更明白它们的需要,因此当赤兔开始加快速度的时候,史上最重的骑师立刻放松了缰绳。

200码的距离,只用了10秒钟。

场边的计数器忠实的列出各种数据,赛场解说员也不因人少而有所懈怠,反而是声嘶力竭的喊道:“1弗隆,9.5秒,粉红兔,粉红兔刷新了记录卡尔顿赛马场的记录。”

观众顿时尖叫了起来。

数百人的齐声欢呼声让骑师们都兴奋了起来,听到这些不同语言的叫嚷声,赤兔也突然精神了起来,这让它感觉到了战场。

麦利威瑟突然重重的跺了下地,喊道:“我要压注,侍者,100万美金,粉红兔。它跑发了性,天哪,太快了。”

好几个人都喊了出来,嘉拉迪亚也不自觉的抓住黄宣的胳膊,喊道:“加油,再快些。”

只用了600码距离,赤兔就追上了排在第一位的“俄亥俄尖叫”,拉开第三名将近5个身位。

在启动时间过后,重型马的优势显露无疑。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膨胀了起来,黄宣只觉的血脉喷张,有想要快跑的冲动。

伯吉斯立刻感到压力倍增,俄亥俄尖叫本来是不应出现在这样的比赛中的,只是因为1000万美金的赌注,伯吉斯方才答应了鲍勃出师,可是谁能想到,一匹混血马竟然紧紧的追在了身后。

卡尔顿赛马场的绕圈纵向直道是900米(另一个边为600米),所以在3000米的比赛中,赛马需要经过7个弯道,伯吉斯缓缓的将身体向左倾去,速度很慢,幅度很轻,但却足够带给马匹有效的向心力支持。

与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伯吉斯的冠军头衔来自英国“平地骑师锦标赛”――世界骑师最高荣誉――拥有这样的头衔,他每年可以参加1000多场次的比赛,比很多马主的收入都要高。

第4个200码线的位置,伯吉斯提臀收腰,想要帮助坐骑加速,但到了这个时候,赤兔岂容它马在自己身前,一阵清风抚过,伯吉斯就惊讶的发现,自己被一块阴影遮挡住了。

典韦也许不能在直道上比正规训练的骑师更出色,但在弯道等特殊地段,他的经验远比普通的骑师好上太多,而对于赤兔而言,左突右冲才是使命所在。

第一个弯道通过,两匹马已经齐头并进了。

嘉拉迪亚雀跃的叫道:“粉红兔追了上来……”

埃里森不合时宜的加了一句:“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大象。”

黄宣则轻轻抓住嘉拉迪亚的手,以免她捏疼自己。头上大汗则的想到:粉红兔的名字一定是她起的。

欢呼声如雷一般的响起,解说切合时宜的喊道:“1000公尺,来自中国的重型马粉红兔的速度是1分01秒,上帝,它在最后200米还跑了个弯道。”他顿了一下,接着道:“马会将停止下注,最后的赔率是3:1,我很后悔在开始买错了马。”

更多的人叫了起来,赤兔的头昂了起来,马尾也高高的昂起来了。据说过去的马倌会将马尾打结,让其有节奏的拍打马尾,起到鞭打的作用,但典韦显然不需要这样做,他已经如同变形金刚一般的超越了“俄亥俄尖叫”。

解说员也有些疯狂了起来,他用甚至有些变调的英语喊道:“粉红兔超过了俄亥俄尖叫一个马头,现在是半个马位,是我说话的速度太慢了吗?它已经超过了整个马位,女士们、先生们,重型马粉红兔在第6个200码线位置超过俄亥俄尖叫,并且差距在逐渐拉大。‘俄亥俄尖叫’是‘荷里活草地大赛’的冠军,它还有一个‘希望锦标赛’的官军,就在去年,它获得了‘日蚀短途马王’的桂冠,让我看看……,今年三岁的俄亥俄尖叫职业生涯总奖金860万美金,如果今年它能获得更多一个日蚀马王的头衔,它的身价将上升为7000万美金……,但就在10秒前,10秒前,这匹棕色的马王被一匹重型马在1000公尺的位置上赶超,现在它们的差距在逐渐拉大,粉红兔,所有人都在看着粉红兔,看看它骄傲的脖子,这是一匹体重650公斤的混血马,它来自中国,在我手上的资料中,它的先祖没有一个是纯血马,天哪,整个肯塔基都要被颠覆了。”

肯塔基是整个美国赛马最昌盛的地方,也是大多数马场的所在地,那里有优良的牧草和运作优良的比赛机构。

在第二个转弯的时候,赤兔发挥出来自重型马的优势,身高腿长的它只用三个跨跳就绕过了弯道,马克惊呼了一声,双手捧着头道:“它是在参加障碍赛吗?”这是个已经深入比赛的家伙。

在马匹们第二次经过观众席下的时候,已经被彻底的扯成了纵队,赤兔一马当先,拉下俄亥俄尖叫至少200码,场上逐渐静了下来,只余节奏性的马蹄声和轻轻拂过的微风。

但那灼热的空气却一点都没有转凉。

2000码位,等待许久的人们都将视线投降大屏幕,只等待了1秒钟,两个硕大的罗马数字出现在那里――51。

解说员几乎是用吼叫的道:“来自世界的先生们,1秒钟前,1秒钟前,来自中国的重型马粉红兔刷新了世界纪录,它刷新了世界记录,1000公尺51秒,比世界最好记录提高了3秒钟,这里是佛罗里达州卡尔顿赛场,一匹非纯种马在3000公尺赛中,中圈成绩为51秒,在此过程中,它经过了两个弯道,先生们,我们要见证新的日蚀诞生吗?”

日蚀是纯血马史上的奇迹,现代纯血马有95%都可以追溯到它身上,剩余的5%中,大多数的家谱中也会出现“日蚀”的名字。所以日蚀被称之为纯血马之父,它的骸骨至今仍被英国赛马会、剑桥大学等博物馆珍藏。

麦利威瑟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马克则显的有些语无伦次,埃里森呆了很久,终于道:“俄亥俄尖叫放弃了。”

黄宣并不太明白埃里森是怎么看出来的,现在看起来,那匹属于鲍勃的纯血马仍然在奋力奔跑着,只是两匹马的距离逐渐拉大,在第二圈结束的时候,200码几乎是不可逾越的。

有的马此刻方才开始提速,毕竟第4名也是有奖金的,不过大多数马的节奏都被打乱,例如俄亥俄尖叫,在黄宣看来,它似乎是力气不济要被位于第三的栗色马追上了。

赤兔仿佛是一个人在奔跑,就像是在草原上带着马群一样,典韦无须做出职业骑师的动作,只是随着胯下的马匹轻轻的动着,一人一马就如风掠过。

黄宣抽空向鲍勃和艾肯看去,两个人的嘴紧紧的合着,眼神一瞬不移的看着赛场,但就如他们身边喃喃自语的安德鲁一样,三个人的眼中都没有什么神色。

这匹“俄亥俄尖叫”恐怕也是属于汉弗莱家族而不是鲍勃本人的,就像是黄家的很多三代子弟一样,能拿出100万美金花销的人很多,但能够拿出1000万美金的人,即便是已经成年的黄历铭等人,也是吃力的紧。

也许是感受到了黄宣的目光,艾肯猛的转过了头,但他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嘉拉迪亚无意识中拉住黄宣胳膊的手。

艾肯立刻将头扭了回去。

“最后两百码。”解说员的呼声也显的疲劳起来,赤兔远远的超过了俄亥俄尖叫600码的距离,几乎是一个半圈,胜负已经确定无疑。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赤兔马冲线的那一刹那,嘉拉迪亚连挎包掉下了肩头也不管不顾,只是紧张的抓着黄宣手。

10秒钟后,鼓掌欢庆声霎时间响起。

赤兔带着它天生的优雅与健美,如同从半空中落下一般冲过了重点线,并毫不停止的继续冲了出去。

“300万美金。”麦利威瑟也高高的跳了起来,马克则显得有些垂头丧气,嘉拉迪亚猛的搂住黄宣,希腊式的红唇激动的印在黄宣脸上,小黄同学原本也在欢跳中,却被一个柔软给击落了。

马场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嘉拉迪亚也羞涩了起来,黄宣哪里还知道矜持,右手探出,控制住水神的脖颈,头就凑了上去。

点点红唇,似甜非甜,却将身激鼓的劲力都泄了出去。

黄宣额头向前点着,去碰嘉拉迪亚长长的、颤抖中的睫毛,嘴唇则用力的吸着,好似要将对方的力量部吸过来似的。

很快,他就成功了,来自希腊的水神软软的倒在他的左手臂弯中,腰肢落在胳膊上的力道仿佛在鼓励着黄宣,让他愈发的冲动起来。

一朵云彩从骄阳下经过,有若为两人遮挡阳光一般,黄宣副精神的追逐着丁香小舌,后者则略显笨拙的用着以退为进的招数。

当黄宣沉浸在这香柔的世界中时,嘉拉迪亚猛的推了推他,舌尖传来微微的痛感,他再向旁去看,却见原本的几位先生都在笑吟吟的看着他俩。

黄宣脸上顿时灼烧了起来,还是埃里森轻轻的摆着头,笑道:“看来我的确老了。”却是在回应黄宣两个小时前的话。

嘉拉迪亚却也落落大方,低着头将坎肩披好,就小心的拉着黄宣的手,可是眼睛却是谁也不看的。

黄宣只好讪笑一声,道:“赤兔赢了吗?”

“已经跑了。”鲍勃此时酸溜溜的站在旁边,在场的都是他的长辈,他自然也不能去撒泼,若是恃强比势,汉弗莱家族却也不一定能排在多少位上,至于个人,他更是不能与埃里森之类的美富豪相提并论的,好在美国孩子已经适应了被横刀夺爱,他也尚未精神失控。

黄宣听见“跑了”则有些奇怪,再去张望,的确看不见赤兔的影子了。

马克此时已经从输了赌注中恢复了过来,先赞了两声赤兔,然后拍拍黄宣的肩膀道:“没有事的,粉红兔可能只是想要再跑跑,当年的“圣西蒙”、“秘书处”和“日蚀”都有这样的习惯,跑欢了就很难停下,经常在冲线后又向前冲出1英里。

艾肯“哼”了一声,道:“秘书处是在1000公尺比赛中领先31个马位,而俄亥俄尖叫是短途马王,3000公尺赢了,也算不了什么。”

执着的马克有些愤怒,道:“赛马是不允抵赖的,孩子。”

他用了“boy”这个词,艾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道:“我们会支付1000万美金的赌注,但同时,我们还要求比赛一场?”

“以失败者的名义?”黄宣挑起了眉毛。

安德鲁冲动的要过来,被鲍勃拉住了,后者轻声道:“还是1000万美金,我们要比1000公尺赛。”

“你可以拒绝他们。”说话的是埃里森,他的地位是在场中最高的,作为甲骨文的最大股东和ceo,埃里森是白宫常客。

这里的动静显然吸引了很多看客,黄宣偷眼看见鲁宾缓缓的走了过来,他立刻敏感的发现:这是展示个人资产实力的最好时刻。

用同样轻巧的声音,黄宣撇撇嘴,道:“1亿美金的赌注,参加比赛的会是飞电,一匹两岁的混血小公马,并且……”他斜看了鲍勃一眼,道:“我接受场外赌注,任何人,任何人都可以和我对赌。”

“黄宣,两岁的马并不是它的巅峰期。”马丁见过那匹黄色的飞电,他劝阻道:“粉红兔的1000公尺速度也很快,只要换一个骑师,还是能赢俄亥俄尖叫的。”

“我做骑师,用飞电。”黄宣死盯着鲍勃,实际上,他的目标是鲁宾。在美国,经营赌博业同样受人歧视,但是能够如数的支付赌注,却是一种信用的表现,没有什么比显示强大的资金优势,更能吸引银行和财团目光的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