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唐楚霸王 > 第五十一章 何人敢说

第五十一章 何人敢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帐篷里便一片沉寂,只有李承乾粗重的喘息之声,还有在一边的纳兰英德的浑身发抖牙齿在寒颤之中的碰撞的声音,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彻底的害怕了,这是卷进了一个天大的漩涡中了,谁会想到不过是和太子胡闹,怎么会有这样的结果?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小命。∷一旦想到皇上知道是他陪着太子出来偷牛的,那么他纳兰家还会有什么好下场?皇室为了遮羞恐怕就会将他们一家给人间蒸发了。甚至就连自己的姑姑姑丈一家恐怕也会被下达封口令,纳兰家的未来可是一片黑暗。

“现在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愚蠢了么?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吧?父皇将这些看在眼里,心中会怎么想?”李宽转身坐到了帅帐之中唯一的一张椅子上面,看着伏在地上的李承乾,对这个自讨苦吃的家伙他实在是恨其不争啊,自从李二当了皇帝之后,李承乾的表现可谓是可圈可点,虽然没什么特大的表现,也在长孙无忌的指点之下也算是做得非常不错了。李二甚至在心中非常的欢喜自己的长子这么成熟稳重,甚至已经内定他是将来大唐王朝的接班人了,怎么在娶亲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变了?崇尚鲜卑人的那种游牧似的生活,甚至为了体会那种氛围,做出了这样荒唐的事情。大唐不准许杀牛吃肉,他这个太子也不敢违背,所以就率人出来偷牛吃肉。

这样的表现,李二心中对他的印象是越来越差,甚至都考虑了换储君的想法。这一点从年前将李宽这个次子留在京师就看得出来,甚至青雀李泰也在他的观察之中。要是李承乾真的扶不上墙的话,那么也怪不了他这个做父皇的了。这一点李二似乎变得果决起来了。与历史上大相径庭,历史之上李承乾直至起兵造反之前都是太子。而四皇子魏王李泰也是因为李二的偏爱才被留在京城组建崇文馆,并未有丝毫的实际权力,就是一个闲散王爷。

不管如何,现在李承乾的所作所为,李二都是清楚得很,甚至他多次不着痕迹的敲打李承乾,却是未能取得效果,这让他越来越失望。而长孙无忌那边也是被李二打过了招呼,他要看看自己这个太子能否自己醒悟过来。

李二是何想法,李承乾和李宽都不知道,但是李宽今天的一席话,却是让李承乾心中一阵后怕,他现在才想起来,原来在这个帝国之中,最有权势的是自己父皇,自己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掩盖的事情。怎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这样想来,李承乾原本被李宽一拳一掌打得通红的脸颊变得煞白起来,他想要补救可是事情已经做下了,怎么挽回得来?这一下子的惊吓也让他这段时间被蒙蔽的心窍清醒了过来。他此时才惊觉自己这段时间做的这些事情是如此的混账。或许他理解不了什么是江山社稷之根本,但是他却是明白自己父皇是一场的重视农桑之事,每年都会自己亲自耕种两亩土地。不是作秀一样的去耕上两犁头,而是切切实实的将两亩地耕完。然后播种,到之后的秋收。都是他自己和母后两人忙活。

想着这些,他满头的冷汗不断的冒出来,像是头顶上有一个水龙头一样。在地上趴着抬起头来,看着坐在前方的李宽:“二弟,你一定要帮帮为兄!”李承乾这个时候开始想李宽求助,在他看来,既然李宽会这样不惜雷霆手段的将自己点醒,那么就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怎么,想通了?是不是感到很后怕?是不是非常的害怕父皇秋后算账?”李宽哂笑道,他现在可是占据了上风,作为一个没什么胸怀,没什么抱负的家伙,自然不会放过一番奚落,怎么说这些年这个人从小屁孩开始就和自己一直作对,哪怕后来关系缓和也是因为有人和他说了自己没有威胁。这些李宽都想得通,因为长孙无忌这家伙也是这样的态度。两甥舅这样相似的态度,没有猫腻才有鬼。

“二弟,为兄知错了,相信二弟不会见死不救的吧!”李承乾现在最想求助的不是李宽,而是长孙无忌,但是他现在却是一时间难以离去,因为他不知道李宽会不会将自己这些事情向李二汇报。李宽要是捅出去,那么他自己的地位就会上升,哪怕现在已经是大唐第一亲王了,可是毕竟在他的顶上还是有着太子压着不是?

李承乾以自己的想法揣度李宽的心思,实在是有些可笑。但是他却不得不如此去想,这样的危急关头定然是作出最坏的打算才行,不然到了危机临头的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这一点可以看出李承乾其实还是有着很深的远见,可以说是未雨绸缪,未谋进先谋退,这是政客必备的技能。在长孙无忌的熏陶之下,李承乾掌握的不赖。

“呵呵……真是可笑,你现在还在希望我不讲出去?你还希望我为你保守秘密?将这样的重要的事情都交付在我的手上?我该说你是聪明还是蠢笨?”李宽的思维却是不像李承乾那般,在他看来,做错了没什么,只要能改过,那么错了又如何?每一次的错误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从一次次的挫折中走出来,那么你不知不觉间就发现其实自己已经站在了巅峰之上,呼吸着高处海拔的新鲜空气了。

“那么,为兄应该怎么做?”李承乾见到李宽如此言语,顿时出声问道,在他此时的角度算得上是急病乱投医了,只要有一丝希望,那么他都愿意去尝试。

“去找父皇坦诚这一切!这次啊是你唯一的出路!你现在不论做什么都是错,做得越多,错的越多!你想着如何掩盖,如何不被发现,可是这一切其实父皇都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不管你做什么,其实都是在欺骗父皇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做的越是声势浩大,在父皇看来就是用大势逼迫于他,父皇的性子你比我更清楚,那个时候等待你的就只有雷霆之怒,不会有别的!哪怕父皇为了皇室颜面,为了你做出来的浩大声势不得不替你瞒下这一切,可是你在父皇眼中心里的位置却是全然失去了!”李宽真心的想要帮李承乾一把,他自己又不想做皇帝,谁坐上去不是一样?与其让将来自己这一大帮兄弟为了皇位斗的是你死我活,还不如自己先推一个人上去,只要这家伙镇得住,那么将来大唐的朝堂上将会少很多的风波!

“二弟!”李承乾听得出来李宽言语间的真诚,他从未想过这个从小就表现的比他强的兄弟居然会这么支持自己,这一席话可谓是字字珠玑,要是他不点醒自己,那么或许在离开这里之后,就会开始布置,将这一切掩饰的太太平平,甚至还会将自己摆在一个救世主的位置上,为这些吃了亏的百姓做主,要这些百姓感恩戴德。这样下来,父皇的确不会再惩罚自己,甚至还会褒奖一番,可是那样一来,将来无形间就会失去在父皇心中的位置,从而彻底的失去了以后接掌大唐江山的最大支持。

“好了,你自己去做吧,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了,至于这位纳兰英德,我想就先让他留在我这里了!或许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纳兰英德这个人才是最好的结局!”李宽说道,可是这一句话却是让纳兰英德一下子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双眸间再无半点神采。

“瞧瞧,你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这样的人在你身边,你就不觉得瘆的慌?”李宽看到纳兰英德的表现,不由再次挖苦李承乾道。

“好了,没说要将你弄死,不过是换个名字,换个身份而已!真是的!”李宽这后一句话是对纳兰英德说的:“从此以后,世界上再无纳兰英德,只有兰德!至于会是什么身份,做什么事情,这就不要问了!”李宽给李承乾交代道,本来他不想说这最后一句的,可是李承乾这个人还是很重感情的,对于一个在昨日才帮自己被下黑锅的手下,也要尽力维护维护,不然谁还会给你卖命!

“既然如此,为兄就先走一步了!对了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不会?”李承乾爬起身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转身向外走去,刚迈出两步不由得问道。

看着李承乾不时地看向帐篷四周,李宽知道他心中的顾忌,在帐篷外就是战狼骑的士兵,他们在把守着不让外人靠近。可是之前李宽的声声唳喝,难免会传入他们的耳中,这要是传出去,也是一件麻烦事。

“放心,在我的地盘上,没有我的命令谁敢乱说!”李宽自信的回答道。战狼骑是他接近一年的时间里亲自训练出来的,虽然这些人并不是从最开始从军就跟随着他的,可是他却还是有自信,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将这些人的心都收拢在一起,牢牢地握在掌心之中。军营本就是基情满满的地方,越是强大的首领,就越能收服人心,越是能力强的士兵,就越是对自己的统领心悦诚服。人生四大铁最牢靠的不是什么一起女票过女昌,或者一起同过(铁)窗,更不是一起分过赃,而是一起扛过枪。那种不掺杂利益在其中的感情才是最大的牵绊,才会最让人为之出生入死,两肋插刀。(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