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一百零五章 看似简单

第一百零五章 看似简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对于很多父母来,孩子可是心头肉,孩儿生了病那可是无比着急,生怕医生检查的不够仔细,治疗的不够彻底。

可眼前这个母亲不但没有及时送医治病,反倒是极力阻止医生靠近,这样的场景王鸽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可床上的孩子在这时却突然四肢抽搐起来,呼吸变得粗重。

李文光心里一揪,这是幼儿高烧惊厥的表现。孩子一定是连续高烧不退,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虽然这在婴幼儿高烧中属于正常的情况,一般在五分钟之内不需要任何医疗手段就能够自行停止,但还是让周围的人感觉一阵心疼。

可高烧持续,也会对孩子的身体器官和大脑造成不良影响,严重情况下还会因为过热而导致休克,身体机能极速衰退,重则死亡!

“你别拦着大夫了!孩子都变成这样了,你还想着网上的那些鬼话!”孩子父亲看见自己的孩子四肢抽搐,相比是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前把自己的老婆拉到一旁。

“大夫,你们先把孩子送医院,回头我再过去!”男人搂住了自己的老婆,也不管老婆又抓又咬,死活不放手。

白楠见状,赶紧上前把孩子报到怀里,放到推车上。王鸽也收起了手机,推着推车就往门外走。

当务之急,是先把孩子送上救护车,离开孩子母亲的监控,否则什么治疗手段都进行不下去。

李文光看了一眼扭打在一起的孩子父母,叹了气,离开屋子之后进入电梯。一行人终于将这孩子送上了救护车,王鸽帮忙关闭了车厢门,才赶紧来到驾驶室进行汇报。

孩儿估计只有六七个月大,还不会话,惊厥造成的四肢抽搐已经停止,但是额头和脸颊都很红,白楠摸着孩子的额头,非常烫手。

“吸氧,量体温,测血压。”李文广掏出了听诊器,用手焐了一会儿,才把金属收音器贴在了孩子的胸和后背上,聆听着心跳和呼吸的声音。

“符合急性肺炎症状。”李文广摇了摇头,他没看到当初孩子初诊时候的确诊记录或者病例,不然判断还可以更加准确一些。

不过,如果真的像孩子父亲所的那样,孩子的病情已经拖了几天的话,那么就还要考虑胸腔积液的问题了。

白楠给孩子吸了氧气,又完成了血压和提问的测量。“血压四十,九十毫米汞柱,在正常范围之内,直肠温度三十九点八摄氏度左右,高烧了。”

“这当妈的,胆子真够大的。”不过李文广所庆幸的是,孩子母亲好歹还有点医学常识,虽然没让孩子服或者注射任何退烧和抗生素类药物,却在用稀释过的酒精不断擦拭孩子的身体,进行物理降温,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保护了孩子的神经系统和内脏。

在极少情况下,除非体温达到四十摄氏度以上,或者夏天的时候失手把孩子锁到车里,环境温度过高,高温才会对脑神经造成破坏,发烧把人烧成傻子这种情况很少出现。

在救护车的常备药品中,针剂和输液剂大多都是一些用来救命的东西,例如肾上腺素、多巴胺之类的心肺循环兴奋剂,洛贝林、尼可刹米这样的呼吸兴奋剂,剩下的则是一些抗中毒抗休克和利尿的药品,退烧药和消炎抗感染的抗生素针剂还真没有。

普通的非处方服药剂,日常当中用的上的,车上倒是还有一些。

“服扑热息痛两克,先退烧再。”虽然抵达了医院之后的退热点滴或者针剂比服扑热息痛更快一些,但李文广心里惴惴不安,还是尽早用药比较好。

“孩子都这样了,怎么吃药啊?”王鸽吃惊的问道。这孩儿也就六七个月大,而且高烧这么长时间人都迷糊了,根本不具备主动吃药的能力这药吃下去还不吐了?

白楠轻笑一声,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无比熟练了。

车中的扑热息痛片剂是三克一片,她从车上取了个纸杯,把药片放在杯子里碾碎,倒了一些药物粉末丢掉,严格控制剂量,然后撕开了一葡萄糖注射液,把注射液倒了一点点到纸杯之中,轻轻摇匀,又抽出号针筒,把其中液体吸入针筒之中,对着孩子的嘴唇慢慢的推着活塞。

虽然碾碎后的扑热息痛味道微苦,但是白楠动作轻柔缓慢,葡萄糖注射液也有微微的甜味,孩子只能让药液顺着嘴慢慢的流进去,根本就没吐出来。仅仅一分钟,杯中的那一点点药就部流进了孩子的胃中。

王鸽看着倒后镜里护士的操作,简直惊为天人。“居然还有这种操作啊!”

“学着点儿,以后有了孩子这招可用得上!”白楠得意的道。

扑热息痛算得上是最传统的退烧降温药品了,由于其对肠胃没有太大的刺激,不易导致过敏,较为安,对于孩儿退烧的话,大夫们很喜欢开这种药。虽然有研究称扑热息痛会对肝脏造成一定的负担,但是药三分毒,只要严格控制药物摄入量,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就像今天的李文光,医嘱是扑热息痛两克,就是严格按照幼儿用药的体重标准来的。关于每种药品的使用剂量要求,他们必须牢记于心,在紧急情况下,李文光对于药品剂量的判断速度,相当于一个不受大脑控制的脊椎反射,准确而快速,差不多可以称得上是本能了。

而白楠也从护士的工作之中总结了经验,学到了很多东西,面对孩儿年纪太不方便服药品的情况,不慌不忙。

要是换了常人,肯定是要在网上查阅一番这个药品的合适剂量是多少,是按照幼儿体重来算还是按照别的什么标准来算,再看看一片药是多少克,计算一下吃三分之一还是四分之一,考虑一下这么的孩子怎么才能把药喂进去。

有些时候,医生一个随的医嘱,一个简单的判断,还有护士一个微的动作,在常人眼中看不出什么门道,只觉得这是他们应该会的技能,但是平常人却不知道,这些简单,随,微,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总结了多少失败和教训才能得出来的宝贵经验。

药吃多了就是毒,吃少了那就是白吃。

可是为了防止药物过量导致中毒或其他严重后果,得了病却不吃药、不打针,也不让医生进行治疗的行为,绝对是不可取的。

扑热息痛效果不错,还没等到王鸽的救护车抵达医院,孩子的体温就有了阶段性的回落。虽然药品效果持续时间较短,但也总比让孩儿一直就这么发着高烧好一些。

孩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王鸽的车速仍旧很快。孩子刚一下车就清醒了过来,看着周围都是陌生的人,还有陌生的环境,父母不在身旁,马上哭的撕心裂肺,原本安静的急诊部走廊也变得热闹起来。

大多数生病的孩子都会直接到门诊去挂儿科诊疗,很少会有直接送来急诊的,这孩子哭声虽然喧闹,但仍旧生龙活虎。这让李文广放心了不少。闲着的大夫护士和护工们都被这哭声吸引,纷纷过来安慰孩子,帮忙做检查。

这婴儿的到来让空荡荡的急诊室平添了一丝温暖。

虽然没有获得数字,但是看到孩子的疾病能及时得到治疗,王鸽也是松了一气。

他将救护车停回了停车场,坐在驾驶室里并没有下车,拧开了自己的大水杯咕咚咕咚灌了几水,脑子里还在想着这孩子的父亲今晚能不能及时赶到医院,孩子的母亲如果真的有心理疾病该怎么办。

他把杯盖拧紧,右手拉住了车门把手,便听到副驾驶座上一阵声响。王鸽背后的汗毛马上立了起来。

现在的时间可是凌晨零点多一些,停车场里黑灯瞎火的,他也熄了车灯,自然会被身后的声音吓到。

他决定假装没听到身后的声音,继续开车门下车。不论背后的是死神,灵魂,还是执法者,甚至是人类,装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你看看你给吓得。”虚紫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在王鸽身后响起,她呵呵的笑了两声。

“怕什么啊。是我。”

王鸽赶紧转过身,擦着脑门上刚出的冷汗,“你吓了我几次了,你自己数得过来不?”王鸽没好气的道。

不过,自从虚紫上次给王鸽带来了一个地府中的通知之后,他们就在也没见过面。王鸽不知道虚紫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听了。节哀吧。你三叔是个好人,下辈子应该会去个好人家。”虚紫道。“希望安慰的不太晚。”

王鸽愣了一下,原来虚紫是为了三叔的事情而来的。“去再好的人家,那也是下辈子的事儿,根本没有记忆,跟这辈子没了关系,也算不得是什么好事儿了,又有什么用。”王鸽反驳道。

可是转念一想,虚紫也是好心,王鸽又心软了下来。“谢谢。”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三叔就是被虚紫的同类死神给带走之后,又无法原谅他们。

没办法,自己只是个人类,根本不能去跟超越人能所在的死神去谈什么东西,更加没办法去责怪或者发火,只能把沉闷的心情留在自己心中,无处发泄。

事实上,在王鸽给虚紫找到真实身份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这个女死神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所转变。在以前,虚紫从来没有主动告诉王鸽有关于地府中的一些事情。

“不过我看你没事儿,那就在我们的赌约上多多努力吧。最近的数字,好像涨的有点慢呢。”虚紫的没错,夜班中的重症病人比较少,能救到的自然也就少了。

“放心,这个游戏,我肯定陪你玩下去。”王鸽知道虚紫心里只把这个当作是生命的游戏,可对他来,则是赌上了人生的部,他自然不敢怠慢。

王鸽也不再理会虚紫,他知道虚紫可以随时透明化,然后离开,就直接推门下车,把虚紫锁在了车里。

望着在黑夜中渐渐离开的王鸽,虚紫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淡紫色的雨伞放在修长的大腿上,用手指用力的捏着伞兵。

“这混子,给个关心你都不要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