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伤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欣,你的手机响了。”陆恺廷轻声的提醒着她。

“哦、”乔思欣把目光从不知名的地方收回来,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夏兰打过来的,想必是打电话来问她知道萧逸辰和许雨柔的爱情传后的感受吧。

想都没想,直接掐断了正响着的来电,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关机,没给人留再打电话进来的机会。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找她的,都是想跟她讨论萧逸辰和许雨柔的爱情传的,而她,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心情跟任何人讨论萧逸辰和许雨柔的真爱。

就算他们爱得深爱得真爱得比海深,可那关她什么事呢?谁规定听见很感人的爱情故事就一定要感动呢?

陆恺廷安静的陪在她身边,俩人就这样默默的坐着,直到演唱会结束,看着宴会厅涌出一群人,又那种那些人鸟散装的离开。

最终,喧闹的体育馆广场几乎看不见人,而外边的街头也冷冷清清,只听见呼啸着驶过的车划破空气的声音。

思欣终于慢慢的站起身来,然后一步一步的朝外边走去,到路边的一个拐角处去开自己的车。

她和陆恺廷来这里时已经很晚了,停车场没有位置,后来在保安的指挥下听到了这个临时停车场。

她这样的状态,陆恺廷哪里敢放心让她一个人开车离去,刚刚她走路都茫然得顾不上红绿灯了,要是开车也不管红绿灯怎么办?

“你去副驾驶座位,我来帮你开车。”陆恺廷从她手里抢过车钥匙,示意她赶紧去副驾驶座位,而他自己则拉开了驾驶室的门。

“其实萧逸辰对你也还是不错的。”陆恺廷把车开进主道后才漫不经心的:“毕竟你嫁给她不就,他就送了辆价值一百多万的车给你。”

“途观哪里有一百多万啊?”初雪听了陆恺廷的话笑了起来:“途观最贵的不也就三十万多一点么?基础版的才二十万的样子啊?”

“关键你开的这辆车不是途观啊。”陆恺廷看着他摇摇头,叹息一声道:“难道他给你车的时候,没这辆是纯进的途锐么?”

“途锐?”乔思欣念叨着这个对她来还非常陌生的名称,疑惑的问:“这不大众的标志吗?我记得路上的出租车和帕沙特都是这标志啊,v和w重叠。”

陆恺廷听了她的话哭笑不得:“欣,你对车是真不了解啊,大众标志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分国内的一汽大众和德国大众而已,而你这辆途锐是德国大众城市越野车,一百多万呢。”

陆恺廷完后摇摇头:“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何他给你车却不告诉你这车的名称,竟让让你误会是二三十万的途观。”

德国大众?一百多万的纯进越野车?

乔思欣整个都懵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平时开着代步的车居然是一辆豪车!

难怪,当她问萧逸辰要这辆车时他开始是不肯,后来犹豫了好久才给她,怪不得他这车要记得按时保养,怪不得他要加最好的油别给她省钱。

而她,多么傻,居然还跟他她开红色的途观他开黑色的途观,这样才更像夫妻,怪不得。

她想起来了,貌似自从她开上这辆红色的‘途观’后,萧逸辰就再没开过黑色的‘途观’了,而他时常开的是那辆兰博基尼。

她一直想着她和萧逸辰是夫妻,原来,萧逸辰从来都没把她放在妻子的位置。

呵呵,这三个月来,原来,她在萧逸辰面前,在萧家人跟前,居然闹了如此多的笑话。

“你要回哪里?”陆恺廷把车开到十字路时问侧脸问她。

“回……回星海名城吧。”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回跟他的那个家。

今儿个不是周六周日,今儿她情绪极其不好,今儿个她心情也特别的差,她不想以这样一副容貌出现在父母面前。

陆恺廷开车把她送回星海名城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她谢了陆恺廷,一个人乘电梯上楼。

用钥匙开了门,家里果然是漆黑的一片,她嘴角拉扯出一抹苦笑。

他没有回来,想必,以后,都不会再回这里来了吧?

时间已经很晚了,她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睡觉,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好似今晚并没有发生萧逸辰和许雨柔的事件。

她想要快速的入睡,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进入梦乡,借以忘记今晚所见所闻。

然而,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你明明很累,你明明很困,你明明很想入睡,偏偏——就是睡不着!

她平躺在床上,双手放在后劲下,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发呆。

最终是怎么入睡的,又是怎样睡着的,她都不知道,只知道体内的生物钟来敲门时,她的确是从睡梦中醒过来的。

像往常一样起床,像往常一样洗漱,甚至像往常一样去厨房做早餐。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甚至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关于萧逸辰和许雨柔的事情。

原本厨艺平平的她,在这三个月里跟萧逸辰学了不少的厨艺,早餐做起来也非常的熟练了,两杯豆浆几张蛋饼和煎培根很快就弄好了。

把早餐弄好,部端到餐桌上,把碗筷也都部摆好,最终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时才发现,她居然做了两份早餐。

可这家里,明明只有她一个人!

好笑了不是?她昨晚明明看见他了,于是就潜意识的以为他回来了,做早餐的时候稀里糊涂的,居然忘记他昨晚没回家这件事情了。

或许,在萧逸辰的心里,这里从来不曾是他的家,也从来没有把她乔思欣当着他的妻,这地方,只是一个临时的居住地。

是的,他的房产很多,并不是每一处房产都叫着家,这里于萧逸辰来,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点而已。

是的,她也不是他的妻子,因为他心里想着的,念着的,爱着的人始终是许雨柔,而她,只是许雨柔的影子,一个替身而已。

她和萧逸辰之间发生的一切,从认识到结婚到现在,不过是一部萧逸辰提前写好的剧本,而他和她也都是按照剧本的情节在演绎。

他是好演员,能随时投入剧情,也能随时抽身而出回到属于他的现实生活。

而她呢?她是跛脚的演员,演技笨拙不,居然还傻乎乎的入了戏,把他的台词部都当了真!

乔思欣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吃完的早餐,其实究竟有没有吃她都忘记了,甚至连自己有车代步这事儿都忘记了,居然稀里糊涂的坐了很久不曾坐过的公交。

她的确是很久没坐公交车了,尤其是星海名城到寰宇公司这一段路,她好似没坐过公交,所以到公交车站时,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坐那一趟公交车。

好在公交站台上有公交线路,她在公交站台牌上盯了很久,最终才找出两条可以换成的公交车来。

她就那样安静的站在公交车站台后,安静的盯着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大车辆,脸上无悲,无忧,无喜,自然而又平静。

不记得什么时候曾在一本叫《知音》的杂志上看过一个国外的故事,好像是一个平穷的女人死了九岁的儿子,然后被一个贵妇知道了,这个贵妇便怀着同情的心情去看望贫穷的妇人。

贵妇在去的路上还在想着,这贫穷的妇人死了儿子一定很伤心很痛苦很难过,此时她一定在自己家里哭得死去活来的。

然而,事实却出乎贵妇的意外,她赶到贫妇家里时,看到的却是贫妇在破旧的茅草屋里安静的坐着,她一滴眼泪也没有,安静的坐在那张只有三条腿的餐桌边,默默的喝着一碗野菜汤。

贵妇对贫妇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她疑惑的问贫妇:“你九岁的儿子死了你不伤心吗?不难过不痛苦吗?为何你还有心情在这安静的喝汤?”

贫妇望着她淡淡的答:“伤心难过痛苦和安静的喝汤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贵妇就:“当然有啊,我半岁的女儿死了,我伤心痛苦得不行,三天三夜吃不下任何东西,一直守着她的尸体,直到给她下葬为止,就是后来她已经下葬了,我也依然想她想得茶不思饭不想的,每每看见她的照片就伤心难过得想哭,一个月瘦了五斤都不止,后来还是去外地度假了几个月才把伤疗好,现在没那么难过了。”

贫妇听了贵妇的话木然的:“是啊,你看你,孩子死了你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守着他的尸体,而我孩子死了,却不得不赶紧找地方埋掉,因为交不起停尸费,你可以茶不思饭不想的瘦五斤,然后再去度假几个月回来,而我一顿不吃就没力气,没力气的话明天怎么去做工?你可以用度假来排解你的伤心痛苦,而我却不得不为自己的下一餐饭前去努力工作,你可以伤心难过,尽情的演绎你的悲痛,而我却必须抓紧时间吃饱饭去做事。”

“那你就不伤心吗?”贵妇依然不解的问。

“我不伤心,”贫妇非常平静的回答:“伤心需要资本,而我没有资本!”

贫妇没有资本,她也没有资本,贫妇安静的喝菜汤补充体力去上班,而她也安静的做早餐吃早餐准备去上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