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 第一百一十章漠西

第一百一十章漠西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夜色渐浓,胡杨树在昏黄的月光下摇曳着沙漠中难得一见的绿意。

原以为这朱雀命格乃是一道极好的保命符,不料,片刻后,伊稚斜的鹰爪掐住我的脖子,力道一点点地加大。我从开始的气喘到最后张大了嘴巴,拼命地吸收氧气,脚不停地瞪他的下面,却始终被他灵敏地躲避。

“伊稚斜哥哥,你不可以伤害堇姐姐,念奴答应过珺哥哥,要保护堇姐姐。”念奴哭得越发汹涌,死劲地抱住伊稚斜的大腿,试图拽倒他。

而那个小白,真心怀疑它到底是不是小猫变异的,只会咬着念奴的衣襟往后拉,完不懂得拿出百兽之王的威严,朝伊稚斜扑倒,或许当他的大腿是烤羊腿咬上一口也不错。

呼吸逐渐变得困难,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想起索马里狙杀的恐怖分子,有老人和小孩在其中,便放弃了挣扎。生命,没什么值得留恋,短暂或者漫长,最终都是一抔黄土掩盖住过往。

“祭司姐姐,你不能丢下念奴。”念奴索性顺着伊稚斜的大腿往上爬,眼泪鼻涕都沾到他的裤脚上。

念奴这一声祭司姐姐的呐喊,莫名地刺激了我混沌的意识。darren送给我的紫色手链被伊稚斜抛在了胡杨树顶端,此刻的我根本没有能够抗衡的武器,只得垂下手腕,凑近伊稚斜的箭筒,划上一道口子,靠着疼痛来维持求生的欲望。

当手腕上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滑落在羊脂白玉镯子时,落樱小筑那晚诡异的情境再次出现。镯子上镶嵌着的光芒,倒映在胡杨树粗壮的树干上,画起一串串紫色的海浪。而那几颗跌落在镯子上的血珠,分化成七个红色的圆点,如月亮般在海浪上冉冉升起。最奇特的是,脖颈上的鲛人泪也呼应着漂浮在空中,折射出一个曼妙的身影,缓缓地,移到树干上的海浪,淡漠地坐着。这身影,像极了梦中的紫裙银发的美人!

然而,伊稚斜缓缓地松手,比刘珺的还要粗糙的指腹,轻轻地拨开我额头上的发丝,静静地望着,仿佛那额头上绽开了一朵兰花,值得他仰慕。

“堇姐姐!”念奴扑入我的怀里,大哭道。

我来不及包扎伤口,便拥着念奴,抚摸她毛茸茸的脑袋,柔声安慰着。不巧,那羊脂白玉镯子迅速吸收了手腕上的血,遍体通红,玲珑剔透。更神奇的是,脖子上挂的鲛人泪,也由紫光转为红光。

此刻,狂风大作,黄沙满天。七只红狼,突如其来,红发绿眼,长獠牙,体积大,和落樱小筑所见的一模一样。站在中间的红狼,踱着稳重的步伐,一点点向我靠近,吓得我顿时腿软,带着哭腔求救。

“红玉哥哥,念奴好想你。”念奴跳出我的怀里,张开胖乎乎的小手去拥抱那匹红狼,伸出小舌头舔着红狼的毛发,破涕而笑。

而那红狼,显然嫌弃念奴的亲昵,挣脱着甩开,却被耍赖的念奴抱得更紧,贴入她发育得饱满的胸口。

可当红狼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时,心头被恐惧填充的我,惦记起刘珺的好。要是刘珺在,他只需要开口,便能斥退如此恐怖的动物。

不过,令我瞪大了双眼,暂时忘记害怕的是,伊稚斜撩起衣摆下跪,恭恭敬敬,仿佛在朝拜他心中的神灵。

“红玉,回家。”我学着刘珺当时的语气,颤颤抖抖地道,没有一丝威严。

果然,那七头红狼乖乖地耷拉着脑袋,悻悻然地离开。念奴则嘴巴翘得老高,不开心地跺跺脚。但我那颗上蹿下跳的心,终于安定了,靠在胡杨树旁,无力思考接下来的处境。

一盏茶功夫后,伊稚斜单膝跪地,左手搁在右边的肩膀,道:“右贤王伊稚斜恭迎海神紫姬大人回漠西。”

海神紫姬大人?我抓抓头发,蹙蹙眉头,哭笑不得。这羊脂白玉手镯,是terrence给我的感应装置,添加了一些能与血产生化学反应的物质,也解释得通。至于,那七匹红狼,可能与念奴作为驯兽师的身份有关。怎么到了科技相当落后的古代,大汉当我是朱雀命格,匈奴又当我是海神。话说,中国神话里,有紫姬大人这号人物吗?

我还傻乎乎地思忖之际,伊稚斜部下的匈奴骑兵押着张骞和甘夫,已经部赶过来了,穿戴整齐,毫无酒色之气,皆在等候伊稚斜的号令。

“回漠西。”伊稚斜将缓不过神来的我抓在胸膛前,纵步上马,扬起马鞭,喊道。

紧接着,众人都上马。张骞和甘夫被分别扔在马背上,像包袱一样横跨着。而念奴喜滋滋地抱着小白,爬上一头樱红色的小毛驴,在鞭子上吊起一颗糖葫芦,诱惑着小毛驴前行。

大约跟着队伍行了三个月有余,夏天只剩下一个尾巴。越往西,头顶的那轮月亮越清冷,像块化不掉的冰,照亮青黄相间的草地上露出的白骨。

漠西,大致的位置,应在西伯利亚地域,酷冷难耐,人烟稀少,是块遭人嫌弃的领地。右贤王的地位,不比左贤王,大多军功高但出身不好,困在苦寒之地,利于中央王庭的控制。毕竟,肯去这种容易被冻死的地方效力的平民,并不多见。

这里,大概只有一个季节,便是冬季,初雪未降,寒霜打了一片,彻骨的冷,叫人再也念不出“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风雅。这里,大概只有一种树,便是松树。落叶松高大挺拔,郁郁葱葱,紫红色的球果点缀其中,也散不去其中的冰凉。

右贤王的部队驻扎在贝加尔湖畔的草原。贝加尔湖,即是中国古籍里常道的北海。面积广阔,幽蓝清亮,呈新月状,景色怡人,若不是这瑟瑟发抖的冷,称得上归隐的好去处。在湖的浅水区里,几个匈奴男童扎着裤腿,将抓到的鱼虾扔上岸边,而匈奴女童兜起腰间的皮裙,一条条地捡起来。他们的小脸冻得紫红紫红的,却玩得不亦乐乎。

草原上,绵羊和耗牛悠闲地游荡着,离那些白帐篷远远的。帐篷,皆是落叶松搭建,围裹着两三层羊毛毡,用马鬃拧成绳子捆绑。从外表上看,清一色的,分辨不出主次。

伊稚斜见我畏寒,吩咐骑兵回家整顿,就领着我去了他的帐篷。而念奴抱着小白,看到爬在落叶松上的紫貂,口齿被寒风灌得不清晰,奶声奶气地喊着“袄子、袄子”,兴奋不已,拖着甘夫和张骞一路追赶。当然,作为人质,几个看着家门口却迟迟不能踏入的匈奴骑兵必须跟着,低低地咒骂,却惧怕那只打着哈欠、偶尔露出凶相的小白。

帐篷的规模,倒是体现了尊卑。伊稚斜的,几乎是普通帐篷的三倍。里边用羊毛毡隔成两个部分,一部分估计是他的寝居,进不去,也不愿意进去,另一部分就是用来会见宾客的。正中央,安放着三尺高的火炉,两个婢女正跪在地毡上添加柴火。火炉上方,对着帐顶的天窗,利于通风,又不

你现在所看的《雨霖铃之羊脂白玉》第一百一十章漠西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