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家宴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家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白堤柳,恨无人依旧,枝枝折春瘦。

除夕夜,无风无雨,适合家宴。

家宴设在未央宫的温室殿,由太后王娡张罗。

平日里,除了皇帝刘彻和皇后陈阿娇,不得入内。但刘彻毕竟年少气盛,血气方刚,受不得温室殿的暖香,很少踏足。而陈阿娇,喜爱粉嫩嫩的椒房殿,成天抱着手炉,也不大往温室殿去。所以,我把卫子夫安置在温室殿当差,相安无事。

家宴前,我穿了一袭水蓝色迷烟碎花云裳,额前的淡紫色兰瓣花钿也被涂成水蓝色波纹,锁骨上映的红月牙似乎丰满了些许,用厚厚的寒兰粉末盖住。

而刘珺,在我的央求下,也换了一身相配的水蓝色袖袍,原先微黑的脸庞经历了三个月的床边守候,变得白皙清雅,只是那双寒潭眸子将雅致压下去,露出冷冰冰的一层,教隆冬更难煎熬。这个讨厌鬼的出场,总是自带风雪特效的。

温室殿,模仿春秋时期吴王的园圃,遍种四季开花的月桂树,补青青荷塘,添假山奇石,五步一亭台,十步一楼阁,回廊寸寸相思地,厅堂犹闻软语香。宫殿的地底下,埋有火道,烧以火力旺、不冒烟、无气味的炭火,温暖如春,熏得殿内的迎春、连翘、含笑、刺槐提早绽放,留香千里,叫人难忘。

不过,更难忘的便是窦漪房这条见不得泥土鞋印的奢侈习惯。温室殿外,铺了十里的从西域运送过来的毛毡毯。皇亲贵胄皆下了坐撵,在婢女的搀扶下走完,为的是清除脚底脏物,再由太监跪在地上,收起毛毡毯。

温室殿的正殿,采用的是姑苏大户人家的格局,没有设置台阶,仅在正中央搁置了一张沉香木的软塌,塌上铺陈着锦绣山庄供给帝王家使用的云暖缎子。所谓云暖,顾名思义,舒适如云,温暖若春。云暖缎子的产量比深受年轻人喜爱的云裳更少,故基本上属于太皇太后窦漪房专用。软塌前,摆放了一只长方形金丝楠木雕龙凤呈祥纹路的食案。食案的沿角下方,设了两个朱红色坐垫。而食案的两个对角,各自安排了一张紫衫木圆桌子,据说是为了营造寻常百姓家吃年夜饭的温馨气愤,就不再按照规矩罗列座位的顺序。

开宴时,我、刘珺、刘胜、窦绾、刘德、刘德王后孔氏、刘非、刘非王后周氏和两个夫人坐在左边的桌子。刘发、刘发王后唐氏、刘越、刘越王后萧氏、刘寄、刘寄王后王氏、刘舜、刘舜王后田氏和四个夫人坐在右边的桌子。刘彻和王娡搀扶着窦漪房居于软塌之上,馆陶长公主与陈阿娇跪在坐垫上。至于王月出、李姬、平阳公主、平阳侯部被安排在右边的桌子。唯独念奴,以我的妹妹身份坐在身边。

宫女在秋夕姑姑的示意下,伴随着欢快的锣鼓声陆续上菜,清一色的粉蓝色三重双绕曲裾,袅袅娜娜,步姿柔美,看得男人张大了嘴,女人恨红了眼。当然,也有我和念奴这种埋头苦吃的。皇家宴就是豪气,这大闸蟹比手掌还肥,咬下去,鲜美的汁水溅在脸颊上了,吧唧吧唧几下,回味无穷。

“舜儿,祝皇祖母年年赛过牡丹花,祝母后早日抱得乖孙子。”刘舜第一个携带妻妾举杯致敬。

这个常山王刘舜,模样生得风流,一双似泣非泣的柳叶眼,右边的眼角落了一颗泪痣,脸色疲惫,嘴角含春。家宴的第一句祝词,通常来自皇上和皇后之口,刘舜抢先一步,倒无僭越的意识,笑得像个讨要糖果的熊孩子。

燕姑跪在地上,高高举起刘舜献上的牡丹花盆。这牡丹,紫红色花瓣,金黄色花蕊,千重瓣万重瓣,层层叠叠,华贵大方,名为寿星红,兆头极好。

刘舜亲自走近软塌之上,用宫女递过来的剪刀,剪了一朵牡丹戴在窦漪房的发上,见窦漪房笑得比牡丹花还灿烂,笑道:“皇祖母,此花还有一个别名,叫思佳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舜儿一直不解思佳人的含义,直到得见皇祖母的花容月貌,恍然大悟。”

“你这泼皮猴子,就爱调戏哀家。”窦漪房戳戳跪在她脚下的刘舜的脸蛋,笑得合不拢嘴。

刘舜吟的诗,出自《诗经·卫风·硕人》,形容的是嫁到卫国的齐国公主庄姜的美貌。庄姜是窦漪房最喜爱的女诗人。可惜,因为无子,受到丈夫卫庄公的冷落,长居深宫,孤独寂寞。

想到无子,我喝了几口刚端上来的鱼翅羹,偷偷地瞟了一眼陈阿娇,果然,她听出了刘舜的言外之意,气得嘴巴翘得老高,死死地瞪着刘彻,恨不得跳起来踢一脚。

王月出和李姬同时怀孕,被王娡特许穿了玫瑰红云裳,风光无限。汉代以红色为尊,所以没有恩赐的话,除了皇后、太后、太皇太后,都不得穿正红色的礼服。陈阿娇多年求子无果,而且骄纵霸道的名声远扬,难怪会坐立不安。

“借舜儿的吉言,哀家能盼得大皇子平安出世。”王娡笑道。

王娡不愧是爬上太后宝座之人,这话说得一石二鸟。大皇子三个字,表明了王娡的态度。王月出和李姬不会母凭子贵,踢走陈阿娇,成为刘彻的第二任皇后。王月出是番邦女子,生出来的孩子血统不够纯正,自然当不了太子。李姬,说得难听点,妓女出身,即便为刘彻守住了处子之身,也难登大雅之堂。然而,王娡也没有认可陈阿娇能生出太子,她这么说,看似维护了陈阿娇,赢得陈阿娇和馆陶长公主满目的感激之情,实则暗示太子之位花落谁家还未知。

“朕和皇后祝皇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刘彻牵着陈阿娇,向窦漪房行大礼,吩咐高逢呈上一颗如鸭卵般大的玉蟠桃,笑道。他将皇后二字咬得极重,凛冽的眼神瞟过刘舜之后,收敛得无影无踪。

“彻儿有心了。”窦漪房捧着玉蟠桃,大喜。

接下来,是我和刘珺。我连忙掏出帕子,擦擦嘴巴和手,拉着刘珺快步走向软塌。结果,差点没踩稳,被自己的曳地裙子绊倒。所幸,刘珺将我及时拉入怀里,恰好碰到嘴唇,亲了一口,引得两桌子的皇亲贵胄掩嘴偷笑。

所以,窦漪房匆匆地望了一眼燕姑捧着的《道德经》,连句客套话也省下来,就摆摆手,十分嫌弃地让燕姑送上两个金元宝,赶紧结束无聊的祝词。

我扁扁嘴,抓抓刘珺的衣襟,递了委屈兮兮的眼神,希求他找个好听的理由,逃离家宴。这《道德经》我抄了一晚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窦漪房如此不待见我,留在这里当受气包只会碍眼。可刘珺径直搂着我坐下,还扮作深情款款的模样,一勺一勺地喂我喝当归乌鸡汤,令我挤出几滴眼泪,颤颤抖抖地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怨毒目光。

“绾绾祝皇祖母,岁岁平安。”窦绾起身,亲自跪在地上为窦漪房戴了一枚瑞玉。

瑞玉,即后代人所称的平安扣。祖母绿翡翠,牡丹花结,

你现在所看的《雨霖铃之羊脂白玉》第一百二十二章家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雨霖铃之羊脂白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