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炽烈灵魂 > 第二卷 炼狱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乱花

第二卷 炼狱 第一百三十一章 乱花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如果梅塔尔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想原来时谢竟然能说出这种情话。

梅塔尔不在这里。

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对时谢的了解不下于梅塔尔。

凯茜张了张嘴,吃惊得说不出话。

时谢也有些不习惯,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在炼狱呆的时间久了,总会想起小时候的生活。”

凯茜心想你这还不如不解释。

小时候能有什么值得怀念的?

‘只要怀里揣着糖果便是美满的一天’这种生活有什么好怀念的?

换句话说,想起小时候的生活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么煽情的情话?

凯茜看着他,突然有些想笑。

在过去的三个月,估计时谢收到的骚扰不少。

库利扎尔的时候他被地灵殿团团围住,又有珊莎那个家伙常伴左右,即便有些不开眼的小女生喜欢上了时谢,也缺乏相处的机会。

炼狱不一样,獠牙部迫切需要留下时谢好抵抗大荒的进攻,为了把他留下来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能让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留在一个地方,需要什么?

功名,利禄,还有家庭。

少年人喜欢追名逐利,獠牙可以给。

獠牙不能给的,是少年人长大以后对家庭的需求。

所以时谢周围才会这么多女人吧……哪怕是在军营里。

凯茜突然有些酸意。

倒不是害怕竞争什么的,而是很羡慕那些可以在时谢身边朝夕相伴的女人。

羡慕到了顶点。

那便是嫉妒。

她抬头看着时谢,“我很嫉妒那些女子。”

时谢微怔,“哪些?”

在他的眼中,凯茜已经接近完美了,有谁可以让她羡慕?

凯茜白了他一眼,“有时候我是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时谢认真道:“我不傻。”

凯茜愣住,半晌之后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原来你是真傻!”

时谢皱了皱眉,想不明白凯茜变脸的原因。

凯茜突然觉得有些无力。

她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一股香味随着她转身的动作钻进时谢的鼻子。

就像鲜花般芬芳。

时谢迟疑了下,问道:“副帅的事……”

凯茜头也不回的答道:“你爱干啥就干啥,反正我是肯定不要的。”

时谢说道:“你能不能别忙着走?”

凯茜离去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无辜道:“那我留在这里还能干嘛?”

时谢说道:“让你当副帅,其实还有一个考量。”

凯茜皱着眉想了想,不确定道:“向勇杰?”

时谢点了点头,“他做出这么大牺牲,如果不能取得信任实在可惜。”

凯茜不解道:“可是在你的计划中本就没有我的剧本,你依然让他吃了这个苦肉计……”

时谢打断她道:“那是因为我本来打算实施计划的人是埃德或者韩飞羽。”

凯茜说道:“那你可以不改掉原来订好的演员。”

时谢说道:“他们的战术地位本来就很重要了,没必要加戏,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在圣灵试炼中得到什么好处,万一他们直接到达了明我九阶,那岂不是浪费资源?”

凯茜差点被时谢气笑了。

什么叫做浪费资源?

让我顶替他们成为副帅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我的战术安排能力比他们强些吗?

实在不是这样,难道不该是我对你的意义特别一些吗?

为什么说得像是我在捡垃圾似的?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不要开口!”

时谢再度愣住,“你又发什么疯?”

凯茜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想把时谢就地掐死的冲动一股接着一股冲上脑门。

时谢说道:“就这样,这个副帅,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凯茜挑了挑眉,“不当你又能怎么样?”

时谢说道:“我不想你再拒绝我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久别重逢的时候发生的。

现在也是久别重逢。

如果剧本的结局还是同样的拒绝,那命运未免对他也太恶劣了。

许是想到了这一点,凯茜也沉默了。

“这不一样。”

时谢说道:“你知道的其实是一样的。”

凯茜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个人从来都只在乎结果不注重过程。

只在乎结果的人大多薄情寡义。

喜欢玩战术的人一般心底肮脏。

凯茜看着时谢,心想你为什么不呢?

她摇了摇头。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时谢皱眉道:“这么说你同意了?”

凯茜点了点头。

时谢拍了拍掌

帅账两边突然出现了两排士兵,看样子早就已经埋伏好了。

伴随着boom的一声轻响,拉环彩蛋顺着便喷了出来,彩色的碎条洒得凯茜浑身都是。

还来不及细想时谢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么现代的东西,一个东西突然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低下头,发现那是一串狼牙串成的项链。

这条项链她认识。

在时谢的脖子上,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只不过上面的牙齿要多两颗。

所谓副帅,便是这样了。

凯茜摸着项链看了看时谢。

不浪费资源。

战术安排定位。

不想被拒绝。

除了这三样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吗?

她的眼神很直,不需要时谢刻意捕捉便能见到。

这么想来,每当他看到凯茜的时候,凯茜都是这种眼神。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到现在依旧没变。

不知为何,时谢竟然

觉得有些慌乱。

“你,你们这次在炼狱的时长是多久?”

凯茜说道:“三个月咯,到时候和你们一起出去,这都是布拉夫老师商量好的。”

时谢点了点头,又问道:“布拉夫老师?他为什么会帮你们?”

顿了顿,他又说道:“因为唐柔?”

除了唐柔以外,他实在想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凯茜摇了摇头。

时谢说道:“难道不是?”

凯茜轻声道:“是因为景月。”

景月是谁。

这是时谢的第一反应。

顿了顿,时谢的眼睛睁大了些。

“景月?”

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大帅会突然这么惊讶,只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

时谢反应过来之后挥了挥手将他们遣散。

“你说的景月……是我们调查出来的那个景月吗?”

凯茜肯定道:“当然,不然谁能这么大面子让布拉夫老师帮忙?”

时谢突然觉得脑回路不太够用。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只是短短的三个月,怎么感觉外面那个世界已经发生了自己完全无法适应的改变?

“她……什么时候来的库利扎尔学院?”时谢皱了皱眉。

“你们进炼狱之后不久就来了啊,据说还是由血主亲自带来的,赤瞳评级评的是至尊级觉醒者,天赋是排名十五的绝对零度,和布拉夫老师同根同源,便成为了他的嫡传弟子。”凯茜一五一十地说道。

“布拉夫的嫡传弟子?”时谢震惊道。

死神老师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景月要是个正常人的话,肯定不会愿意当他的学生。

库利扎尔,就没人愿意当他的学生。

“对咯,据说她也不愿意,是被校长强行塞到布拉夫老师手里的。”凯茜说道。

“那景月呢?她没找韩飞羽?”时谢问道。

凯茜摇了摇头。

“没找飞羽?那她对韩家的立场怎么看?”时谢挑了挑眉。

凯茜无奈道:“都失忆了,还看什么看啊?”

时谢想了想,认真说道:“我还是什么都别问了,等到时候出去了自己看吧。”

问得越多,想问的也就越多。

时谢摇了摇头,突然想到韩飞羽听到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想来不会只是像自己这样略感惊讶。

不管他是不是因为械神的死发生了改变,想必对待景月的感觉都不会变。

凯茜说道:“确实,你们这种身在局外的人最好别问,反正也得不出答案。”

时谢说道:“好在我也不期待一个答案。”

凯茜点了点头,“也是,你连见都没见过景月,又怎么会期待一个答案呢?”

时谢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难道你觉得我应该期待一个答案?”

凯茜说道:“每一个库利扎尔的人都在期待一个答案。”

时谢这次是真的惊住了。

凯茜从来不空穴来风。

问题是,库利扎尔的人在期待什么答案?

许是看出了时谢的惊讶,凯茜解释道:“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时谢说道:“哪里奇怪?”

凯茜说道:“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儿,先是成为学院本年度最受欢迎的学员的女朋友,又顶着相同甚至更加传奇的光环进入学院,这不奇怪?”

时谢说道:“我进入学院的时候,他们也说过我来历不明。”

凯茜说道:“你的来历有坎特校长做保,她的来历呢?靠血主?”

时谢说道:“赤瞳应该对她全面检测过了,她是人类还是幽灵?”

凯茜说道:“人类。”

时谢说道:“既然她是人类,我们就不能随意猜测她的身份。”

凯茜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时谢说道:“而且,就算她是人又如何,是幽灵又如何?”

凯茜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何其浅显,是人类的话便可能是学院最锋利的利刃,是幽灵便可能是学院最可怕的敌人,还用问?

时谢说道:“她是人类,能不能在学院读完学业要看韩飞羽的意思。”

顿了顿,时谢又说道:“如果她是幽灵的话,学院想对她做点什么,也得看韩飞羽的意思。”

……

……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