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我有座随身洞府 > 第二百三十二章莫名

第二百三十二章莫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山洞之外,柯言也回来了。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停驻在洞中的杜秋,只是轻叹一声,便在苏伦身旁坐下了。

“或许他真的只适合生活在苦茶山上。”苏伦看着杜秋,心中也是莫名的伤感。

“他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给他一些时间,他总会长大的。”柯言说道。

“今天比赛情况如何?”苏伦突然一下子也不想聊杜秋了,一想到杜秋,他的心也是莫名的难受。

“今天……”

今天一共比了四场,杜秋是第一场,而柯言正好是第四场。运气很好,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遇到呼声最高的浩气盟四公子,而且都顺利的晋级到了前六。

说来可笑,竟然让柯言遇到唐芊儿,那唐芊儿实力虽然不俗,可是终究不是柯言的对手,那一战虽然唐芊儿表现良好,将唐家堡的法术施展的淋漓尽致,可是终究还是敌不过柯言手中的青云剑。

秋日清晨,山间雾气甚浓,可是就算如此也阻挡不了上山观看第五轮比赛的人们。

前六已经决出,毋容置疑,浩气盟的那四位自然是入了前六的,而剩下两个名额就分别是杜秋与柯言了。

今天无论是参赛的人,还是观战的人无一不是早早的上了山,说来也奇怪,这一次方志竟然不说一些什么鼓励的话了,或许是觉得这个比赛的结果已经成了定局,没有在说的必要了吧。

“第五轮第一场,杜秋对战竹涣之。”

比赛已经进行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再用代号的意义了。所以,裁判直接便将参赛人员的名字给念了出来。

擂台之下,观战的人无一不为杜秋而感动遗憾,因为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浩气盟四公子中实力仅次于方鹤的竹涣之。

竹涣之这一路上来,都死一刀解决对手,比赛可比杜秋要顺利得多,而且竹涣之早就威名远播了,而杜秋这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罢了。

众人皆是认为若是让杜秋遇上其他人,可能还有一线希望,遇上竹涣之基本没戏。

其实,何止台下的观众是这么想的?就连方志也是这样想的,否者杜秋又怎么会又是第一场,而且如此巧妙的遇上竹涣之?

然而,杜秋会害怕吗?他连方鹤都不怕,又怎么会害怕竹涣之?

“啊!”擂台之上竹涣之已经开始动,一柄短刀已经出现在手中,台下的观众已经开始在欢呼,擂台之上的人还没有燃起,台下的人却已经燃烧、沸腾起来。

“虽然你是他的朋友,但是我依旧不会手下留情的。”竹涣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或许别人听不懂,但是杜秋却知道,竹涣之口中的他正是苏伦,这个世上,谁还不是一个痴情的人?

可是,许多痴情的人也不会因为一段情而放弃自己的目标。竹涣之的目标便是第一,这一次大会的第一名。

“竹公子,请!”杜秋眼神突然一下从略温变成了寒冷,因为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剑,剑是冰冷的,它寒冷了杜秋的心,也寒冷了杜秋的双眸。

好快,竹涣之的刀,好快。她的刀,不像其他的刀,霸气十足,她刀悄无声息,她的刀犹如鬼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你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取下你的头颅。

然而,杜秋的剑也不慢,总能挡住竹涣之的刀,总能在格挡的那一刻发起反击。

擂台之上的人,越来越快,都数不起他们战了几个回合,只能看到台上一黑一白两道光影在穿梭,只看见,刀光剑影在朝阳的渲染下,反射在擂台上、擂台下以及观众的眼中。

台下的观众已经看傻了,这一战是没有运用法术,单纯的剑与刀的对决,这是有多么的熟悉手中的刀剑,才能将刀剑运用得如此美妙。

或许,看之前的比赛是一种战斗,但是看这一场比赛却是一种艺术。

“注意了!”

台上出现变化,原本僵持不下的对决,因为竹涣之的消失而平静下来,而台下的观众也好像因为台上的安静而便的呆滞,他们的精神已经被台上的战斗所牵引……

“哼!”

面对竹涣之的消失,杜秋丝毫没有慌乱,只是将长剑一横,手指抚剑,一阵阵剑意以杜秋为中心,如涟漪一般,先四周散去。竹涣之会隐身,但是杜秋的剑意却也能探出对手所在。

“后面!”杜秋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然而他并没有迟疑,直接转身刺剑。

突然,众人凭空听闻一声巨响,杜秋竟然连续后退好些步,再一看竹涣之竟然在杜秋刺剑的方向出现,而且看其脸色也并不好受,应该是受到杜秋剑意的侵扰,而是这也还是她防御及时,否者剑意攻心,恐怕下场也不会好受。

寂静,台上、台下都是一片寂静。虽然想到,竹涣之如此巧妙的攻击,竟然会被杜秋发现,更是被杜秋准确的用剑尖挡住了竹涣之的刀刃。

“果然厉害。”竹涣之看着杜秋,心中响起方鹤对杜秋的评价,起初她还有些不信,但是现在她却不得不想,因为她已经吃了亏了。

“夺魄!”

竹涣之心中虽然惊讶,但是攻击却没有慢,她比杜秋要先缓过神来,所以也就率先发起攻击……

“夺魄!是副盟主张闲的中阶法术《夺魄》,斩杀过无数邪魔的《夺魄》。”台下不缺乏有见识的人,一看竹涣之使出的法术便知道这法术那是浩气盟副盟主张闲年少时使用过的法术。

说起这夺魄,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直接攻击敌人灵魂的法术,它利用敌人对死亡的恐惧,来支配敌人,利用那恐惧来毁灭敌人。

可是杜秋不怕,任你攻势如何猛烈,他的心中都不曾有过恐惧。因为的心中已经被其他东西给填满。

竹涣之攻入杜秋的灵魂能看到的只是那年天砀山的那一场大火,那一场灾难,已经那个凄惨的女孩。

可是很幸运,她没有看到,应为杜秋没打算让她攻入自己的灵魂。只见杜秋双眸一道迅速红光闪过,手中的剑,竟然迅速飞起,犹如一道闪电直击竹涣之的心脏,竹涣之没有躲闪,她何必要躲闪,手持法器而且差一步桑境的她何必要怕一个手无法器的灵境中期的修士?

只见竹涣之,一刀劈散了杜秋的剑,接着便往杜秋攻去,手中无剑的杜秋原本可以再次凝聚一柄剑的,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就这样等着大眼睛看着竹涣之攻向自己,就这样用自己的眼睛,看着竹涣之的眼睛……

“不好!”

见到这样的情形,方志已经坐不住了,只见他暗叹一声,一刻便出现在台上,以双指夹住了竹涣之的刀。

就当众人等待着方志判竹涣之胜时,方志却判了一个让众人匪夷所思的胜负。

“本场胜者,杜秋。”

方志的言语之中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他的的话确实千真万确。

“为什么?”竹涣之有些不解,便立即开口问道。然而她问的问题,也是其他人想要询问的问题。

只听方志说道:“杜秋小道长的剑是他的禁制,剑越多,实力越弱,当他手中只有一柄剑时,他的剑意便已经很猛了,当他手中无剑之时,那剑意之强便足以杀了你。”

对于方志的解释,杜秋默认了,然后鞠了一躬便走下台去,他不想说话,因为他还沉寂在那剑意之中……

大会的六强之战并没有因为谁的胜利或者是谁的失败而中止,第一场已经结束,紧接而来的便是第二场,柯言与苏昕的比赛,若说这两个人谁胜谁负,那还真的不好说,因为柯言这一路也顺风顺水,而苏昕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比较惊险的战斗,而且这二人都是灵境圆满的境界,如此一来真的无法比较,但是苏昕能与方鹤等人一同称为浩气盟四公子,那一定不会是徒有虚名的。

相对而立的二人,都已经将法器祭在手中,柯言手中的青云剑似乎有些兴奋,已经开始在抖动了。再看苏昕,手中长鞭也是犹如吐信的灵蛇一般蓄势待发。

“第二场,苏昕对战柯言!”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苏昕竟然先动了,这抬手便是一鞭,只需听得长鞭撕裂空气的声音便能感受到,这一鞭子是有多狠。果然,苏昕就是这心狠手辣的脾气。

当然,柯言也不是那么容易便中招的人,只见他往后一跃,躲过鞭子,便要出剑攻击,可是那苏昕竟然紧追不舍,一鞭未中接着便是第二鞭,就像上一次与杜秋交手一般,可是柯言不是杜秋,没有那么多的剑,但是柯言也有着自己的办法,这一次他没有躲闪,直接用长剑格挡。他的剑速度极快,任凭苏昕如何攻击都无法攻进柯言的三尺以内……

只是苏昕的攻势迅猛,一时之间柯言竟然也有些手足无措,因为只要他一发起攻击,苏昕的鞭子就像有生命一般,直接绕到他的身后,攻击的后背,逼得柯言不得不抽剑防御。

“和那个什么杜秋一样的垃圾,竟然还敢与我动手,自不量力!”苏昕看着柯言手足无措的样子,竟然笑了,十分得意的笑了。

“战局未定,苏公子此时高兴,是否有些早了?”柯言看着洋洋得意的苏昕,不由嘲讽道。

苏昕被这么一嘲讽,心中大怒,手中长鞭竟然化作一条巨大的蟒蛇,张着血盆大口便朝柯言咬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