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温柔以臻 > 第238章 万事小心

第238章 万事小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站在外面的人有很多,今天是温柔一行人离开的时候,除了温柔和顾慕臻以及薄京、陈里樊、陈河等人外,还有温老太太、江女士、温久展、唐姜、李嫂、张医生以及管家等人。

顾慕臻带温柔回谍城,留李以在椿城代理工作,此时也在。还有凌小小、江衍、吴锦易以及顾续。

这些人全部都听到了江薇那豪情壮志的话,纷纷朝她看去。

江薇没有丝毫不好意思,见所有人都朝她看来,她还故作优雅地理了理长发,仰着明媚的小脸,挑眉道:“怎么了?你们都这么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我要找我的真命天子,还碍着你们了?”

顾慕臻收回视线,走到吴锦易身边,将顾续抱到怀里,对江薇的‘豪言壮志’以及她故作优雅的作派不置可否,他只是抱着顾续转身,冲温柔说:“走了,要赶时间。”

温柔笑着嗯了一声,伸手拍了拍江薇的削肩,压低声音说:“那我在谍城等你,不,说错了,是你的真命天子在谍城等你。”

她说着,又笑出了声。

江薇气道:“你笑什么笑?许你在谍城找到了真命天子,不许我去找?”

温柔忍着笑摇头:“没有呀!我哪说了不许你去找,好好好,你去。”

她悄声问:“你有目标了吗?”

江薇还是气呼呼的样子:“没有!”

温柔问:“要我帮你留意一下吗?”

江薇哼道:“不必!”

温柔摊了摊手,原本还想打探一下江薇是不是在上回去谍城参加她和顾慕臻婚礼的时候看上了哪个男人呢,不过那也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她若真有看上的,不至于这么久了还单着吧?

应该没有。

温柔这么想着,就纯粹认为江薇是没事儿,又想跑到谍城去玩,便不再多说,冲众人摆了摆手,转身上了车。

薄京和陈里樊以及陈河也上了车。

陈里樊在上车前看了江女士一眼,见她抱着温忆归站在那里,看着温柔上车的方向,他收回视线,也转身上了车。

几个人分两辆车坐,温久展这次没亲自送了,送他们的是司机。

还是早上的飞机,到达谍城刚好中午,吴席和丁宣都来机场接机,他们开了两辆车,一辆接薄京和陈里樊以及陈河,一辆接温柔和顾慕臻以及顾续。

莫馥馨和她的经纪人也来了。

莫馥馨原本想下车,在车外面等,但机场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她又不爱全副武装,故而被经纪人严令禁止坐在车内。

她隔着车窗,看着外面。

薄京在前,温柔和顾慕臻,顾慕臻抱着顾续在中间,陈里樊和陈河在后面,朝这边走。

薄京在上飞机前就跟吴宣和丁席确定好了时间,也说好在哪里接他们。

看到吴席和丁宣,薄京没什么惊奇的,但看到莫馥馨的经纪人,薄京还是意外地挑了挑眉。

他领头走上前,冲经纪人问:“馨馨也来了?”

经纪人笑着往车门指了指,还没说话,车窗落了下来,露出莫馥馨那张娇美的脸:“我在车里。”

她伸手朝温柔招了招,要开车门,温柔立马阻止她:“外面人多,你还是不要下来了。”

莫馥馨拿了墨镜戴上,薄京伸手按住车门,不让她下来,转身冲温柔和顾慕臻说:“你们坐后面的车,吴席会送你们回去。”

温柔和顾慕臻嗯一声,冲几个人挥挥手,顾慕臻抱着顾续,带着温柔坐进了后面的车,坐稳当后,吴席就开车先走了。

薄京拉开车门上去,看了莫馥馨一眼,很想抱着她吻一吻,但后面还有人,他就先忍着。

等经纪人和陈里樊还有陈河也坐到了后面,丁宣也将车开走了。

先送陈里樊和陈河回去,他二人下车时,薄京说:“最近你们也小心些,手机一直保持畅通,可能要随时待命,随时行动。”

陈里樊和陈河都面色凝重地点头,薄京将车窗关上,让丁宣找个饭店,他们先去吃饭。

等吃完中午饭,薄京带着莫馥馨回了景园。

进了门,薄京就抱起莫馥馨,进了卧室,把她放在床上,低头吻着。

吻着吻着就一发不可收拾,莫馥馨小声说:“我下午还有一个通告。”

薄京低沉着嗓音道:“不去了。”

他给丁宣打了个电话,让丁宣去处理,然后关闭手机,一心一意地吻着莫馥馨。

两个月没见了,薄京自然很想她,莫馥馨也想他,知道下午的通告被取消或是被延迟后,莫馥馨也没了顾忌。

一个下午二人都没从卧室出来,四点多的时候,薄京抱起莫馥馨去洗澡,出来后两个人都换了衣服,又躺回了床上。

薄京搂着莫馥馨,摸了一根烟,靠在床头抽着。

莫馥馨隔着他的睡衣,手指头在他胸膛上划来划去,划的薄京邪念又起,微眯着眼,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低头瞅她:“你再这么勾/引我,晚上你别想吃饭了。”

莫馥馨:“……”

她立马把手一收,嘟哝:“我这哪里是勾/引,无聊做个小动作不行嘛!”

薄京笑,一只手夹烟,另一只手伸出去,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亲着她的额头和面颊,缓缓,他将烟摁灭,扔在床头柜,抱着莫馥馨又躺了下去。

又一次之后,莫馥馨是一点也不想动了,软软地趴在薄京的怀里。

薄京黯哑着嗓音问她:“这两个月没有可疑的人找你吧?”

莫馥馨软软地说:“没有。”

薄京道:“你的粉丝们比较多,你要当心一点儿,不然这段时间先把相关工作取消,等我解决了那个漏网之鱼,你再恢复工作?”

莫馥馨撅着嘴问:“那人也会伤害我吗?”

薄京冷沉道:“不清楚,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他下一个目标是谁,我还没查出来,而不管他针对谁,我们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该防备的还是要防备。”

他将莫馥馨的脸抬起来:“你是我的女人,我担心他也会对你不利,这段时间就不要工作了,我要处理这个人,怕无暇顾及你,你如果还在外面工作,我也会担心,你先回莫家,我让丁宣陪着你,丁宣的身手很好,她能保护你。”

莫馥馨能说什么呢,这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安危问题,而是很多人的安危问题,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任性,她点点头:“好。”

薄京将她抱住:“最近我会很忙,你好好照顾自己。”

莫馥馨说:“我知道。”

薄京问:“饿了吗?”

莫馥馨摇摇头:“不太饿。”

薄京拿起手机,开机,看了眼时间,已经五点多了,朝窗户扫一眼,隐约可从缝隙里看到外面大亮的天光。

五月份的天气,五点其实还很早。

薄京吻着莫馥馨:“再躺一会儿,七点去吃饭。”

莫馥馨没反对,她现在确实不饿。

莫馥馨和薄京又在床上温存,另一边温柔和顾慕臻带着顾续回了顾家,中午在顾家吃的饭。

顾银章和顾夫人知道了他们在椿城发生的事情,一看到顾续,两个人就立马左问右问,将人抱到怀里,心疼地左看右看。

事发当时,温柔没对他二人说,顾慕臻也没说,后来顾续没事了,一次顾夫人打电话的时候,顾续自己说漏了嘴,温柔见瞒不住了,就如实地讲给了顾夫人。

那个时候顾续已经好了,他自己能提及那件事情,说明他是不怕了的,而且那时候孙亦紫一家三口也死了,那个训兽师也死了,就是那个幕后之人还不知道是谁。

温柔将这事一说,顾夫人就担忧的不行,让他们赶快回谍城。

这回来了,顾夫人和顾先生自然安心了,又对顾续心疼的不行了。

顾续软糯地道:“爷爷,奶奶,我没事了。我也不害怕了,你们不用担心我哦。”

他冲顾夫人的脸吧唧了一下,又让顾银章抱他,冲顾银章的脸吧唧了一下。

吧唧的两个长辈心都软了。

顾银章抱着他,对他竖了个大拇指:“顾续是最棒的,也是最勇敢的,下次,不,爷爷的意思是,假如不可避免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你要想办法自救,不能坐那里等,明白吗?”

顾续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一下头:“嗯!”

知道有惊无险,也知道孙亦紫一家人死了,训兽师死了,可那幕后之人没死,顾银章和顾夫人都对那幕后之后恨之入骨。

这些事情不能当着顾续说,故而,等吃完中午饭,温柔将顾续哄睡了,四个人才坐在客厅里聊着这桩事。

顾慕臻说:“那人离开了椿城,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觉得,他要是争对温柔而来,我们回了谍城,他应该也会跟来谍城,薄京晚上就会开始调查,他说他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猜测,就等晚上得到证实,等证实了那人的身份,就好定位多了。”

顾夫人一听,立马拉住温柔的手,着急道:“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顾慕臻看着温柔,将她的另一只手握在手里:“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薄京将那人逮捕为止。”

他将她的头按在怀里:“不用害怕,有我在。”

对于所有人的担忧和紧张,温柔自己却没什么感觉,但为了配合顾慕臻,她还是点了一下头。

顾银章和顾夫人又说了一些话,担忧的,提醒的,彼此都让彼此这段时间小心些。

顾银章还建议顾夫人也不要去公司了,顾夫人却反建议他,让他别去公司了,最后两个人相视一笑,都知道自己不可能不去公司。

虽然早先顾夫人卸掉了大半工作,但她习惯了每天都去公司走走,一天不去就浑身不舒服,故而,她还是坚持每天上班。

该说的话说了,顾银章和顾夫人就让顾慕臻和温柔也去休息,他二人去了公司。

温柔和顾慕臻先去看了一眼顾续,然后回卧室睡觉。

临睡前,温柔给何乐打了个电话。

温柔和何乐经常通电话,即便温柔在椿城,也有事没事找何乐聊天,不是电话就是微信,对于温柔在椿城发生的事情,何乐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楚。

温柔回来的事情,何乐也是知道的。

电话接通,何乐在那头问:“到家了?可我没看到你们呀?是回了顾家?”

温柔说:“嗯,中午在顾家吃饭,晚上才会回去。”

顾慕臻坐在她的旁边看手机,她不睡觉,他也睡不成,她还在讲电话,声音会吵他,他就更加睡不成了。

听到她说,晚上才会回去时,他抬眼,瞥了她一眼,又默默地垂头,继续盯自己的手机。

何乐说:“那晚上来我家吃饭,我给你们接风洗尘,我也看看顾续。”

温柔没拒绝,但还是笑着打趣一句:“去你家吃饭,你做饭吗?”

何乐说:“有家政!”

温柔笑:“就知道你不会做饭。”

何乐哼道:“不是我不会做,是我不想做,再来还有于如意这个小闹人精呢,我可没那功夫做饭。”

温柔笑着打趣她,说她懒,又说她越来越有贵妇的作风了,何乐在那头反调侃她,两个姑娘左一句右一句,没一会儿顾慕臻的耳边就传来无尽的笑声。

顾慕臻心想,女人们呆在一起,就爱聊起乱七八糟的,而且,还会聊的很开心,真是神奇!

他虽然想不通那些话题有什么好聊的,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开心的,但见温柔笑的开心,他也跟着勾了勾唇。

持续地说了半个多小时,温柔这才将电话挂断。

顾慕臻拿开她的手机,感觉都发烫了。

他将手机关机,扔到他这边的床头柜,侧过头看滑身下去,躺床上睡觉的温柔:“你每天都能与何乐聊天,我也真是佩服你了,你说你们天天都聊,有那么多话题可聊吗?”

温柔转过身子,躺在那里,仰着望他:“有啊,能聊的话题可多了,每天都能变着花样。”

顾慕臻将自己的手机也关机,扔在床头柜,躺下去,将她搂到怀里。

温柔说:“热。”

顾慕臻:“……”

他将被子一掀,将她锁在怀里,低声说:“这样就不会热了。”

温柔:“……”

顾慕臻问:“何乐说晚上让我们去她家吃饭?”

温柔说:“嗯,我答应她了。”

顾慕臻说:“那我们睡到三点就起来,免得晚了爸妈又要留我们吃饭。”

温柔没反对,伸手去扯被子,被顾慕臻一脚将被子给踢下床,他笑着说:“我当你被子就足够了,你要是再嫌热,那我们都把衣服脱了。”

温柔:“……”

她翻身过去,不理他了。

顾慕臻故意在她后背的地方问:“还热吗?”

温柔拿手捂住耳朵,这混蛋,都三十多岁了,还这么不正经!

温柔没好气地吼一句:“不热了!你别说话!睡觉!”

顾慕臻默默地想,你要是说热,我真的会把衣服剥干净的。

有点可惜,有点遗憾,没能趁机搂着她做点事情,但就这么躺在她身边,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是自然醒的,是被敲门声敲醒的。

顾慕臻先醒,温柔后醒。

随着敲门声响起的还有顾续那小小软软的嗓音:“爸爸,要尿尿,要粑粑。”

已经三点多了,顾慕臻和温柔没有定闹钟,睡过了三点也不知道,蓝姨趁晚饭前去超市买菜,不在家里。

顾续醒来就想尿尿,也想拉粑粑,他从小就不穿开档裤,尿尿或是拉粑粑都是温柔和顾慕臻帮忙,虽然他现在两岁多了,顾慕臻教过他如何尿尿,如何拉粑粑,但他个子不够,刚在卫生间里,把尿都尿出去了,要坐那便盆上拉粑粑,结果差点陷下去。

他吓的立马跑出来,找爸爸妈妈。

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就来卧室敲门。

顾慕臻一听是顾续的声音,先温柔一步起床,奔到门口,将门打开。

见果然是顾续站在门口,一脸痛苦的样,他心一紧,伸手就将他抱了起来,紧张地问:“怎么了?”

顾续哭出来:“拉粑粑!”

顾慕臻:“……”

温柔:“……”

温柔从床上坐起来,冲愣在那里的顾慕臻说:“你快带他去呀!”

顾慕臻立马反应过来,抱着小家伙就进了卫生间,将门一关,伺候小家伙拉粑粑。

事后顾慕臻就专门买了一个儿童便桶,放在顾续的房间里。

小时候念着他小,吃喝拉撒都是他们在管,也没为他备这个,现在他很多事情都能自己做,儿童便桶也确实得给他备上。

在顾家备了一个,在翠皇苑备了两个,楼上一个,楼下一个。

顾续这一敲门,将顾慕臻和温柔都喊醒了,顾慕臻去忙顾续的时候,温柔起床,换了衣服。

等顾慕臻忙完顾续,又给他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把顾续交给温柔,顾慕臻站在衣柜前换衣服。

顾续尿完拉完就饿,温柔给他切了些水果,他正肉墩墩地盘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边吃水果,一边看动画片。

顾慕臻下来后,等着顾续将水果吃完,这才出去开了一辆车,带着儿子和老婆回了翠皇苑。

车没停在自己家门口,而是停在何乐和于时凡的家门口。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