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一吻成瘾 > 第六十七章 一千万玩一次!

第六十七章 一千万玩一次!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他的强势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在一阵猛烈的冲刺之后,略微粗喘的霍亦泽臭着一张脸,缓缓的从她身上退出来!

该死,即便是要了她好几次,然而体内的火焰却始终是难以浇灭,仿佛有疯长的势头,还想要从她身上汲取更多……

童麦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体内是冷热交加,娇躯蜷缩在一块,难受至极……

平素叽叽喳喳的她,现在这个时候竟然是出奇的安静,确切的说,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力气跟他说话,甚至连霍亦泽进出车内,她也不加理会,眼皮很沉,脑袋里是一片“嗡嗡”作响,直到霍亦泽将一套崭新的衣服甩到童麦的身上,她才稍许的清醒过来。

身下是火辣辣的疼……

该死,他究竟是有多粗暴?童麦咬了咬唇,怒视着他,那种表情好像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穿上!”语声里明显的携带着火气,好似欲求不满,所以,现在脾气是非常的不好。

“该死的流氓!”

泛白的唇里吐出重重的几个字眼,愤怒从心底汹涌的翻滚!这种社会人渣,败类,怎么不去死掉?上天怎么不收掉他?满腔的怒焰,使得苍白的面容上多了丝丝的红润。

很明显,霍亦泽对这个头衔很恼火,原本就没有平息的怒焰在脸上漾开,强势的探入她的体内,沾着液体的指尖,凑近她,“看看你自己吧!你不也很渴望吗?”在他面前装什么?好像是他强逼着她!

她不是一般纯情的女子,这一点,他一开始就知道。

若是她少一点做作,他反而会对她少一分讨厌……

童麦偏开头,不去看他手上的证据,身体上的不争气,恨霍亦泽的同时,她更是恨自己!为什么她的定力如此的差劲?

明明他的行为就是那么的令她发堵,却在欢爱时,竟然在附和他……

童麦只要想想那种情形,身体每一处好似布满了羞涩的因子。

“我一点也不渴望!讨厌死你!”她睁眼说瞎话,拼命否认。

然而,霍亦泽也没必要继续跟她争辩这个问题,事实摆在眼前,争辩无意义……

“你说讨厌就讨厌!但是,你的身体却不是这样的!它是渴望我的。”邪邪的道,修长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脸蛋,动作暧昧至极。

原本就没有消停的欲念,再一次因为彼此间的碰触火速的燃起,烧得猛烈。

即便,现在霍亦泽表面上是邪恶的,平静的,而心底下却异常的烦躁,思及刚才那一个炙热的吻……

他的身体也忍不住抖瑟了一下,似乎回味无穷。

依然还是不喜欢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对,在他的思想里,对童麦身体的贪念,就是一种被牵制。太过贪念的结果……往往容易陷自己进去。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更乐意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完成自己的规划,不允许别人来破坏。

只是,童麦已经破坏了他太多的计划,扰得他心神不宁。

“你说吧!随便你怎么说!为了你那可怜的虚荣心,你尽管放肆说!”她不在乎,她真的已经不在乎了。反正,已经被他蹂躏过太多次,已经彻彻底底的领教过他的无耻和下流,她纵使拼命的辩驳,也是无济于事。

越否认,只会换来他的征服感,到最后,吃亏的就是她。

“你够了吧!我要下车!给我开门!”大声的命令,口吻很不佳!似乎在休息了片刻之后,穿戴整齐,她的精神已经恢复过来了,足够和他继续“斗”下去。

霍亦泽的唇角勾出浅浅的笑痕,笑意里藏着讥诮,“一千万,这个价钱,应该够玩你一次吧?”

就算她曾经给过他处子之身,但是,他给的价钱,从支票到手表,都是高昂的,算是厚待她了。

极致的侮辱,气得童麦脸色发青,唇瓣在剧烈的抖瑟,鼻尖酸酸的,“你是个混蛋!我告诉你,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如果再有下次,我会告你强上!”就算撕破脸也无妨,她就是要告死他!

玩……

这个字眼是完完全全伤到了童麦的心,就算她身份再卑微,也不容许他将自己比作名伶花妓,她不是!她真的不是!

即便是有冲动,即便是她会寂寞犯瘾,即便曾经她的生活很艰苦,她也从未想过要出来卖!

唯一的那一次……就是在伦敦的酒吧!她犯糊涂了,看走眼了,发神经了……所以,才会造就她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你别忘记了,曾经是你分开双腿,躺在床上,等着我要你!是你先勾引我!若不是你先开始,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相遇!我的生活里更不会出现你这么一个麻烦精!拜托你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清高,你没有那么高尚!”霍亦泽望见了她眼底里对他的抵触,摆明了是对他身体的渴求,却拼命的在否认。

从一开始,就是她来招惹自己……不是他去沾花惹草,是花草先来惹他!字字句句里显露出对童麦的鄙夷和憎恨……

这一番话,说得童麦是百口莫辩,他说得不是吗?是的,这全是事实,当初就是她去勾引他的,才会弄得自己满身骚!

沉默了,不沉默还能说什么?

而霍亦泽也没有继续紧咬着她不放,直至车停靠在离尹家不远处的地方,他才开口,“剩下的一千万,还有明天一天的时间!想不出办法,等着进监狱!”平淡的口吻,在提醒着她。

童麦好似没有听见他话语,下车,重重的关门,动作极度的在惹人发毛。

霍亦泽紧紧的握住方向盘,隐忍住去扯童麦回来的冲动,深眸里闪烁着难以解读的光芒,他也在万分的为难吧?

对于这个女人,他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对她?久久的凝视着童麦纤瘦的身体,双腿有点别扭的走着,这才意识到,他刚才的确太粗鲁了……

只是,他好像就是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索需。

低头,她换下的湿衣服,还留在车上……

她是故意留下的,无论霍亦泽是扔了也好,烧了也好,她已经无心再要这一套“耻辱”的衣服。

霍亦泽的指尖碰触过她的底裤,似乎上面还残留有她的温度,手指拂过,一道道电波狂猛的传遍他的身体……

霎时间,他好像碰到了瘟疫似的,火速扔掉,打着方向盘离开……

一身疲软的童麦,回到尹家后,倒头就睡着了,直至第二天尹雨琪敲门,她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小麦……”

“什么事?”敷衍的回答,声音里依然不减对尹雨琪的抗拒。讨厌就是讨厌,一时半会,没办法改变。

“今天,我和你一起去阿姨的墓前拜祭吧。”尹雨琪直接入题。

阿姨的墓前拜祭……

童麦的大脑有点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是说妈妈吗?瞬间,有那么一阵惊愕。她知道母亲的忌日?她要去拜祭?

不过,很快,童麦收敛了这一份情绪,仇敌的女儿去拜祭母亲,她想母亲一定不会高兴!因此,二话不说拒绝,“不了,我自己一个人去。”

她想和母亲单独在一起,不想被其他人打扰,尤其是尹家的人……

尹雨琪似乎看出了童麦的心思,“好吧!那你自己早一点去,早一点回!那里有点偏僻,交通不方便。”好心的提醒着,完全是姐姐对妹妹爱护的语气。即使童麦的态度不好,她也没放在心上。

童麦对她不领情,“嗯”了一声,仍然很不耐烦。

就在打算离开之时,尹雨琪注意到童麦脖颈上的吻痕,青紫不一,明显是恩爱过的痕迹,她眉梢不禁蹙了蹙……

小麦交男朋友了吗?如果是这样,和厉贤宁的事,究竟是继续,还是就此中止?她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靠得住吗?满脑子的疑问凝聚在尹雨琪的心里,想开口询问,又似乎在顾及什么。

童麦见她还杵在这里,“你怎么还不走?”

即便这里是她的家,是尹雨琪的地盘,她的强势没有减少。

“小麦,早点回来,我介绍贤宁给你认识。”她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在童麦下“逐客令”时,她也不会停留多久惹她发火,但依然还是想她能和贤宁接触试试看,不想她错过一个好男人!

童麦坐在那,很久都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头重重的,昏昏沉沉,身上好像又冷又热,八成是昨天淋了冷水,有点感冒了……

一点小感冒而已,没有什么大碍,丝毫阻止不了她去拜祭母亲的迫切。想她一个人在伦敦的时候,有一次生了一场大病,她还不是一个人挺过来了。

尹雨琪离开童麦的房间之后,便是call霍亦泽。

“亦泽,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去一趟山上。”

以前,童麦在伦敦的时候,每一次童麦母亲的忌日都是她去拜祭,而霍亦泽则是在旁边等她。

一直以来,霍亦泽并不知道尹雨琪拜祭的人是谁,她也从来不提起,霍亦泽也不问!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所以,那个人是谁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好心的充当着尹雨琪的“司机”……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