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诗道无界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国运化龙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国运化龙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皇城之中,金銮殿里,正在举行一场大型的晚宴,一名女子正在大殿中央起舞。

但见她身穿石榴红对襟立领缕金百蝶穿花棉服,逶迤拖地水绿底缎子纱裙,身披水蓝团花薄烟纱。乌黑亮泽的齐耳短发,头绾风流别致望仙九鬟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玉兰点翠铀,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一滴油的镯子,腰系荔枝红色撒花缎面宫绦,上面挂着一个草绿色色百蝶穿花锦缎香囊,脚上穿的是月白底软缎鞋子,整个人千娇百媚。

舞步微摇,朱唇轻启,百官皆为之倾倒。随着曲子的进行,她变换着舞步,直到曲终,才行了一礼,退到龙椅旁,端庄地站在那。

“好!姐姐跳舞越来越好看了。”

龙椅上身着龙袍之人却是十来岁的少年,正是李建成,使劲地鼓着掌,堂下的所有官员也都跟着鼓掌。那女子微微一笑,又行了一礼,算是回敬众人的掌声。

“皇上,微臣有一个不情之请。”

坐在离皇帝最近的席位之上的,除了吕皓之外还有何人?看向李建成的目光没有丝毫敬畏,他一开口,整个大殿都变得安静,百官的面色都变幻着,大部分的官员都面露笑容,因为他们也是吕党的人,当然也有不少官员看不惯吕皓的作风,可是都敢怒不敢言,因为吕皓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

听到吕皓说话,原本还手舞足蹈的李建成马上停了下来,看向吕皓的目光有些畏惧,弱弱地回了一句。

“爱卿请说。”

不少的官员心下都感觉到了悲凉,一国之君,竟然被一皓首匹夫给吓得脸色苍白,而皇帝身旁刚刚跳舞的女子则抚摸着李建成的背,让他尽量平静一些,那女子看向吕皓,柳眉倒竖。

“吕丞相是不是太强势了一些?”

女子此话一出,有些官员倒吸一口冷气,更有许多官员惭愧地低下了头,他们这些读书人,还没有一名女子有胆气。不过吕皓却并没有回应女子的质问,反而站了起来,走到李建成的正下方,然后抬头看着李建成,然后用一种打量的目光看向女子。

“平阳公主天仙下凡,如此美貌在人间难得一见,本官家中犬子吕正,有幸见过您一面,从此便夜不能寐,朝不思食,还望圣上成全,成就一段美好姻缘,这将会是一段佳话啊!”

平阳公主,便是刚刚跳舞的女子,李建成的姐姐。

吕皓说完,又看向李建成,等着李建成说话,李建成被吕皓注视,有些害怕,可他依旧紧紧地抓着平阳公主的手,不少官员听完吕皓的话,都怒目而视。

“吕皓!你这无耻老贼!生的儿子也是畜生!哪里配得上我们的平阳公主?”

这时候,一名官员终于站了起来,这是一名两鬓斑白的老人,三品侍郎将夜,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少人都心惊,更有他的几名好友拉着他的衣角,劝他坐下。

“将侍郎火气有点大啊?”

吕皓静静地看着将夜,不过将夜虽然年老,但是却有着骨气,脊梁挺得笔直,目光炯炯地看着吕皓。

“今日,我就要为民除害,清君侧!”

将夜元气迸发而出,祭出自己的口蜜腹剑,正是一名贡士,可是他面对的乃是一名儒林郎!此时已经没有人敢当和事佬,因为他们都不想蹚浑水。

吕皓看向将夜,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凭空一抓,将夜祭出的古剑似乎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着,任凭将夜如何催动元气,就是无法驾驭自己的剑,只见一道寒芒闪过,古剑已经到了吕皓的手中。

“同我作对,犹如此剑!”

吕皓沉声道,左手用力一劈,手中的古剑寸寸崩开,只剩下一支剑柄。

“泣!”

剑被瓦解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哀啼,正是葬剑之声,将夜受到反噬,一口老血喷出,双膝跪地,气息都萎靡了不少,他抬起头,浑浊的双眼看向吕皓,依旧不屈,许多心中还有一丝良知的官员都闭上了眼睛,或者是把头偏向了另外一侧,他们的良心在受到最严厉的拷打。

“呜呜呜!”

龙椅上的李建成竟然被这一幕吓得哇哇大哭,平阳公主只得安抚着他,只是她的双颊也滑落两行清泪,皇室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式微了?

“老匹夫!你就是把我杀了,我也绝对不会屈服!”

将夜的古剑被破,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而且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恐怕此生想要有所突破已经无望,可是他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心,竟然凭借自己强大的意志站了起来,又看向整个朝堂。

“你们这些人啊,你们是大唐的官员!你们是大唐的子民!朝堂之上恶犬当道,你们竟然忍气吞声,苟延残喘,老夫,羞与你们为伍!”

将夜怒斥道,可是所有的官员都无言以对,全都低着头,他们甚至很佩服将夜,将夜有反抗的勇气,可是他们连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将夜站在那里,他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消灭奸贼,不过他也知道,如今自己在朝堂之上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就算有他的容身之地,这官当得还有意思么?

“这官,老夫不当也罢!”

将夜双手颤抖着将自己头顶的乌纱帽摘了下来,又向龙椅之上的李建成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然后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往金銮殿之外走去,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可他的背影又是无比高大的,平阳公主看着将夜消失在夜幕之中,心中隐隐作痛,李建成年纪还小,不懂很多事情,可是平阳公主却知道,从此,大唐又少了一名忠臣,吕皓的势力,又增大了几分。

“小插曲而已,各位不用在意,继续喝!”

吕皓仰天大笑,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官员们强忍着眼中的泪水,颤抖着手拿起酒杯,抬起头将一杯酒喝完,他们感觉不到美酒的甘甜,他们只品到了无限的苦涩。

“皇上,本官的请求如何?”

李建成闻言,不知所措,可是又不得不回吕皓的话。

“姐姐是我的亲人,我......我不会让你把她抢走的!”

原本还害怕得哭泣的李建成突然站在了龙椅之上,面含怒气,指着吕皓斥责道,虽然说话还有些稚嫩,不过终于是有了一些帝王的威严。

“陛下此话当真?!”

吕皓说话的时候,暗中催动着自己的元气,一股厚重的威压降临在整个大殿之中,凡是文位较低的官员都觉得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胸口,连呼吸都很困难,而李建成还有平阳公主则更加难堪,被这种威压压制得喘不过气,大口地咳嗽着。

“吼!”

就在这时候,龙椅背后整面墙上雕刻的一条巨大的黄金巨龙如同化作活物一般,从墙中飞了出来,将平阳公主还有李建成围在中间,黄金双瞳看着吕皓,就在金龙出现之后,大殿之中的威压瞬间消失不见。

许多官员看着龙椅上的李建成,突然发现原本有些稚嫩的李建成似乎有了一种气势,这是帝王的气势!真正的龙运加身。

“这......这是国运化形!”

一些知道秘辛的官员老泪纵横,国运原本只在传说之中存在,相传在一国之君发生危险的时候,国运便会化成实形,护佑圣主,没想到这都是真的!

“没想到还真有这玩意。”

吕皓双眼之中也有些惊讶,不过他的双眼之中似乎并没有一丝惊慌之色,反而战意昂扬。

“你又不是真正的龙族,还差了一些火候!”

吕皓伸出一根手指,飞快地书写出了一首战诗词,一把巨大的剑凝聚出来,飞向那条金龙,不少的官员都惊住了,这吕皓竟然想要屠龙?

“吼!”

金龙发出清脆的龙吟,半个身子飞出去,探出巨大的龙爪,硬生生将吕皓的战诗巨剑给阻拦在原地,然后猛地一捏,直接爆开。不过吕皓依旧很平静,有恃无恐。

“今日之事是下官鲁莽了,下官一时糊涂,还望圣上谢罪!”

吕皓突然跪在了地上,这是所有人万万没想到的,原本还以为有一场大战呢!这下又有不少人希望金龙可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吕皓,但是他们看着吕皓,觉得有些奇怪,吕皓绝对不止这些手段,到现在他依然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恐怕他并不是真的怕吕皓。

“金龙,给我......”

李建成已经恨极吕皓,还想要叫金龙杀了吕皓,不过他说到一半便被平阳公主捂住了嘴,平阳公主轻抚李建成的脸颊,摇了摇头。

“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吕丞相也不是人,所以有错自然能够理解,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吧,散了吧!”

平阳公主代替李建成说道,不过她却故意把圣人的圣字给去掉了,不少大臣都忍着笑意,吕皓双眼之中也含着愤怒,不过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袖袍一挥,往外面走去。其余的大臣们也都相继告退,整个金銮殿只剩下平阳公主和李建成姐弟俩。

“吼!”

金龙化作一片金色的光雨,然后融入到墙壁之中,再次化龙雕,不过其身上的金鳞似乎黯淡了一些。平阳公主抚摸着墙壁,神色忧伤。

“我大唐的国运,何时才能恢复鼎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