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诗道无界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守株待兔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守株待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万万不可!这太危险了!”

所有人都想要阻止李白,狮族的栖居地,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被寻找到,李白他们就算没有找到也不算什么,能够找到鹰族的栖居地已经是大功一件,比以前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强了几千倍。

“我意已决!”

李白说着,又把另外一只老鹰杀死,灵魂则喂给了安禄山。他想到了陈府遭到袭击,若非自己还能借助一些力量,恐怕陈府现在还很危险,自己的父母,还有陈思存的安全都没有办法保障。虽然自己的老师还有师祖都很强,可是那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李白渴望得到力量,渴望变强,而想要变强,就要在这次考核之中变现突出,如果自己寻找到了狮族的栖居地,那么自己肯定可以选择一名很强大的导师,自己可以更快地变强!

众人见李白已经下了决心,都没有再说话,要是再反对李白的话,那么就是违抗军令。

李白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宝压在一个篮子里,他让七名士兵取出了七张兽皮,将自己画出的到达鹰族栖居地的地图临摹下来,分成七支队伍,一共七十七人,往回送消息,只有这样才能增大将消息带到大营的机会,因为就算是李白,如今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安全地回去,前进容易,回头难!

七支队伍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只剩下二十二人还留在这里,三名兵家秀才释放着瞒天过海,天已经快要黑下来了,只需要等到天黑,便不需要这层伪装,在夜里疯狂赶路,说不定可以到达鹰山。

“兄弟们,都吃饱喝足了,咱们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张将军肯定会为我们加官进爵!”

李白鼓舞着士气,小德子还有黑子都还跟着李白,他们死活都不肯走,李白只能让他们留下。当兵图个什么,保卫国家是责任,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升官进爵,跻身到更高的阶层去。

所有人轮流帮助兵家秀才维持瞒天过海,让大家的精神都达到最好的状态,今夜,注定是这不眠之夜。

......

大营之中,将军的营房里,张破军面露忧色,赵虎也沉默着,他们觉得他们做了一件大错事。

“早知道就不派李白去了!”

赵虎愁容满面,急得直跺脚,现在他肠子都悔青了。

“我也只知道太尉大人很看好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是太尉他徒孙啊!”

张破军已经收起了痞气,刚刚陈太尉亲自联系了他,把他臭骂了一顿,他也很无辜啊,他还很好奇陈太尉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自己也只是想要历练一下李白,不过现在想想确实不太应该,因为这次的任务太危险了。

他却不知道,陈卿青也是很烦躁,被陈思存发消息骂了一天,身为军中最高的统帅,竟然让自己的徒孙去做了这么危险的任务,可是陈卿青就这么一个孙女,从小就宠溺的很,陈思存发脾气,他也只能宠着啊。不过张破军和赵虎就惨了,尤其是赵虎,陈太尉就是军中的传说级人物,他一直很崇拜陈太尉,可是以他营管的级别,还从来没有和太尉通过信息,万万没想到这第一次遇到,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好好想想办法弥补吧。”

张破军说道,刚说完,两人便相视一笑。

“我看吕正那小子居心不良,昨夜我同李白谈话的时候,那小子还在外面偷听。”

赵虎告状道。

“我昨天还拦下了一只传音纸鹤呢,不过也没有证据证明吕正就是内奸。”

张破军说道,又皱了皱眉头。

“我看这吕正是个大祸害,感觉有他在,会对李白造成很大的威胁啊。而且咱们太尉似乎也一直不太爽吕丞相,只是一直不好撕破脸皮而已。”

赵虎闻言,眼睛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倒是有个好办法,咱们马厩铲屎的老钱是不是到了退伍的年龄了?”

张破军听完,也是眼前一亮,可是也有些惆怅。

“我和老钱是同一年入伍的,可惜了他的腿残疾了,不然以他的天赋肯定不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两人又在营房之中密谋了一阵,有张破军在,完全不必担心吕正偷听,而且吕正也不敢来将军营房偷听。张破军倒是吕正头铁,那么就算他把吕正就地格杀了,哪怕吕皓是当朝丞相也不能说什么。

赵虎商量完,手里还拿着一卷丝绸,直接离开了,果不其然,这才走了一段路,就遇到了吕正,这小子明显是想偷听又不敢偷听。

“营管大人!”

吕正微笑着问候道,只是眼睛却盯着赵虎手中的丝绸卷轴,不过赵虎早就察觉到了,故意不说出来。

“嗯。”

赵虎心情不错,应了一声,把玩着卷轴,往自己的营房之中走去。

“这份卷轴可是机密,把它放到床下面去。”

赵虎刚进营房,对着一名卫兵说道,卫兵恭敬地接过卷轴。

“哎呀,也不知道将军是吃错什么药了,就因为我派李白去执行任务,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真是憋屈啊!”

赵虎坐在桌子前,痛苦地说道,捶胸顿足,还将李白问候了一遍,又把张破军问候了一遍,而赵虎的亲卫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赵大人!”

就在赵虎大骂张破军和李白的时候,进来了一名士兵,看装束,便知是张破军的亲卫。

“张破军那......他老人家有何吩咐啊?”

赵虎双手一撑桌子,站了起来,毕竟将军营的亲卫地位可不比他低。

“赵大人,我们家将军有要事找您商量,还请和我走一趟。”

亲卫说道,看向赵虎的眼睛,使劲地眨了几下,赵虎也眨巴了几下眼睛,嘴角微微掀起,不过赵虎还是强行忍住了笑意,面色严肃。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先走吧。”

赵虎似乎很不耐烦,连挥手赶走了亲卫。

“你说这官大啊,还真就了不起,让我去我就得去!”

赵虎抱怨道,往外面走去,回头招呼了亲卫一声,让亲卫跟上他,整个营房之中空无一人,不过亲卫只是稍微犹豫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在大营之中还没有人敢偷军官的东西,那可是大罪过!

在碉堡的背后,正是吕正在偷听,他见所有的人都走了,心下大喜,可是还是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取出了自己的杏牌,给吕皓发送了消息,而吕皓只回了一句话,尽管去做,反正有爹在。

吕正瞧见四下里无人,原本想要从正门进去,不过想到自己很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

“凿壁偷光!”

吕正拿出自己的白毫,在墙上画了一扇小门,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这可是吕皓亲自教给他的秘术,没多少人会这招。吕正再次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别人,纵身一跃,如同跳水一般,只见他的头刚刚接触小门,小门之内的墙壁如同化成了液体一般,一触碰,便荡起了涟漪。

“嗖!”

吕正整个人融入了墙壁,进入了营房之中,站在地上,得意地笑了笑,这一招简直就是神技,用途实在是太多了,可以用来盗宝,还可以用来逃跑,简直不要太方便。而他刚进来,墙壁上的小门彻底消失了,如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在床下面?吕正回想起赵虎说的话,他觉得赵虎从张破军手中拿的东西肯定非比寻常,而且赵虎似乎一直在谈论李白的事情,说不定那卷轴就是和李白有关系的东西,要是可以拿到手,肯定可以干掉李白!就算不是和李白有关系的东西,那么也肯定是军事机密。

“在哪呢?”

吕正先是小心翼翼地把赵虎的床垫翻开了,倒是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有藏着的几瓶酒,因为军队是不让喝酒的。

“死酒鬼!”

吕正暗骂一声,缓缓地推动着床脚,果然,一卷黄色的丝绸映入他的眼中,吕正心下一喜,伸手进去拿出卷轴。

“得来全不费工夫!”

吕正得意一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卷轴,里面用毛笔写着一行字:你这只猪!

吕正读完,感觉背后发凉,将卷轴扔在地上,取出白毫,在墙上再次使用凿壁偷光,纵身一跃,不过他刚出去了一个脑袋,突然觉得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嘿嘿嘿!小子,你果然上当啦!”

这时候,赵虎走到了吕正的面前,不过吕正现在的处境很尴尬,他的脑袋穿出来刚好在赵虎脚那么高的位置,赵虎蹲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吕正。

“有我在你这点伎俩也敢拿出来秀?”

张破军走了出来,刚刚正是他在关键时刻拉住了吕正,并且把吕正用的凿壁偷光的力量解除,所以吕正现在就这么卡在了墙中,出也出不来,进也进不去。

“你们这些卑鄙小人!暗算我!”

吕正骂道,当他看到卷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他还是太骄傲了,以为赵虎的一切自己都了如指掌,没想到自己今天被两人摆了一道。

“张将军,这吕正身为参军,竟然盗窃军事机密,知法犯法,应当如何处置?”

赵虎请示道。

“杀了吧。”

张破军淡淡地说道,手放在了自己的刀柄之上,吓得吕正脸色发白,这里是军营,目前张破军就是老大,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己要是真被他给杀了,那可就亏大发了,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张破军是个胆大包天的兵痞,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

“我爹可是吕皓,你想要做什么?”

吕正吼道,不过他现在的样子有些滑稽,喊得再有威严,当众人看到他只有个头在外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要笑。

“将军,不可啊!”

赵虎拦着了张破军,又在张破军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张破军脸色也变了,吕正看到这一幕十分满意,有些自得地摆了摆头,他知道张破军他们肯定还是忌惮自己的老爹,不可能杀了他。

“他爹是吕皓又如何?”

张破军一把推开赵虎,宝刀出鞘,吕正当下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凉透了,脸色惨白地看着张破军,他想要反抗,可是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张破军有绝对的实力,吕正的手段再多,也用不出来。

张破军用尽全力砍下。

“啊!”

吕正吓得大喊出声,可是下一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而自己的面前正是张破军的刀,还在太阳底下散发出寒芒,这是一把见过无数血的刀。

“参军吕正,意欲盗窃军事机密,其罪当诛,不过见其有悔过之心,而其父也是大功臣,所以今日饶你不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没收你的杏牌等一切私人物品,卸去你参军之职,贬到马厩为马厩做清洁之事。”

张破军说完,带着众人直接转头就走。

“张将军!先放开我啊!”

吕正欲哭无泪,现在他自己没办法使用凿壁偷光,只能被困在这里。

“明日一早,限制会自动解除,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吧。”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