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诗道无界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貌赛潘安

正文 第八十九章 貌赛潘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李先生!是李先生!快去禀报小姐!”

门口站着两名护卫,一名眼尖的护卫马上认出了李白,忙叫旁边的护卫快去禀报,那名反应比较迟钝的护卫也马上反应了过来,他们可是都知道李白在陈府的地位。

“李先生,您快请进!”

那名机灵的护卫让开路,哈着腰让李白进去。

“进去吧。”

李白带着黑子二人往里面走去,黑子同牛破天进门的时候,那名护卫还想询问一下,马上又闭上了自己的嘴,有些事情,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可以问的。

“哇!这树好美啊!”

牛破天站在院子里,只是下一刻,他做出了让李白很无语的事情,只见牛破天上一刻还在夸赞院子里的一颗桂树很美,下一刻就上了自己的嘴,一口下来,桂树足足一个枝丫上的树叶全被吃了下去。

“哎哟!”

几名园丁看到这一幕,肉痛的不行,可是很明显这牛头人和李白关系匪浅,张了张嘴,最后啥也没说出来。

“陈老!”

李白见到自己对面一名老者急匆匆走了过来,往前走了两步,顺便让黑子拉上牛破天,看管好牛破天。

“李先生!您可算是回来啦!”

陈老蹒跚地走到李白面前,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又有些疑惑地看向后面两个彪形大汉。

“这两位是......”

“哦,他们是我的两个好兄弟,一个叫黑子,一个叫牛破天,您看看府里有没有什么空闲位置,先把他们安顿一下?”

李白说着,把黑子同牛破天拉到前面,介绍道。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只是李先生,我先给您打个招呼,您马上就要大祸临头咯,两位跟我走吧。”

陈老话刚说完,急匆匆地拉着黑子同牛破天往偏房走,弄得黑子二人都迷茫地看着李白,不知该走不该走。

“去吧。”

李白苦笑一声,他大概是知道什么大祸要来了,这陈老真是个腹黑的老顽童,那边走边回头的样子,摆明了是看热闹的样子。

“李白!”

就在下一刻,一道娇喝传来,除了陈思存还有何人,陈思存快步从后花园跑来,当她知道李白回来了,第一时间便跑乐出来,想要见到他。

“你可算是回来了!你混蛋!”

陈思存冲到李白面前,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竟然泛着泪花,吓得李白不知道该干啥了。

“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李白弱弱地说道,下一刻,感觉到一块温玉入怀中,一股清香传入自己的鼻子中,李白有些沉醉,鬼使神差地伸出右手,想要安抚陈思存。

“你这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

陈思存一把推开了李白,今天她穿得是一身常服,并不是经常穿的劲装,只见她袖子里飞出一截绿色的藤蔓,除了妖将级的摩云藤还有什么?

“竟然接下那么危险的任务!”

陈思存挥动摩云藤,摩云藤如同鞭子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抽向李白的头,吓得李白往下一蹲,那摩云藤刚好从李白的头顶擦过。

“我错了!姑奶奶,求您别打了!”

李白一边躲避着不断抽来的摩云藤,一边求饶着,他可不打算跟陈思存讲道理,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么,和谁讲道理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和女人讲道理。

“啪!”

又是一鞭子抽出,李白一躲开,看了一眼自己的腰间,衣服被擦开一道口子,不过没有伤到他身体,他也知道,陈思存一直都在放水呢,要是人家真想弄死他,以摩云藤妖将级的实力,李白躲得开一下?

陈府的家丁们早就躲得远远的了,这两边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与其劝架,还不如看热闹,不过看热闹也不敢光明正大看,只敢躲在屋子里,从窗口看。

“俺要去帮大哥!”

牛破天那牛脾气,在房子里看到李白在被打,马上就火冒三丈,在房间里寻了寻,抽起一条板凳,又掂量了两下,要冲出去帮李白。

“不要出去!”

陈老拉了一下他,不过陈老这小身板哪里拉得住牛破天?被牛破天拖着走。

“你这呆子!好好呆在这!”

黑子把牛破天一拉,总算是稳住了牛破天,把牛破天手中的板凳也给下了,无语地看着牛破天。

“我以为我已经够笨了,你比我还笨!”

黑子忍不住吐槽道。

“黑子哥,大哥被欺负,俺心急啊!你不去帮忙就算了,还不让俺去帮忙!”

牛破天虽然被黑子拽在原地,可是还是不服气啊。

“你就拉倒吧,那女人你知道是谁不?”

“是谁?”

牛破天依然愣头愣脑的。

“那是你未来的大嫂!懂么!”

“原来是这样啊!”

牛破天看着黑子气得通红的脸,听了黑子的解释,这才明白了过来,虽然他从小生活在牛界,不过当黑子说得这么明白了,他也就懂了,这才放下心,把板凳往自己后面一扔,一屁股坐在上面,也开始看戏。

“你再打我可要还手了啊!”

李白从院子这头跑到那头,打翻了不少的盆栽,那摩云藤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李白跑到哪,摩云藤就打到哪,每次都刚好躲过。

“阴阳域!”

李白开启领域,摩云藤飞行的速度在他的感知中越来越慢,下一刻,李白腰微微下沉,右脚在地上猛地一蹬,地上的青石板都龟裂了,李白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陈思存看着四周,她毕竟没有其他的能力,所以完全找不到李白的所在,在她眼中,李白就像是蒸发了一样。

“嘿嘿!”

李白突然出现在陈思存的面前,邪笑一声。

“啊!”

陈思存吓得一个没站稳,往后倒去,李白忙伸出右手,搂住陈思存那堪堪一握的柳腰,两人双目对视,陈思存的双颊迅速飞上一抹绯红。

“你!”

陈思存心念一动,摩云藤再次抽出,不过这一次李白并没有躲,陈思存忙控制摩云藤停下,不过还是慢了一步,还有一点点的残留力量抽在李白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你个傻瓜!干嘛不躲啊!”

陈思存忙站了起来,伸出芊芊细手,轻抚着李白左边脸颊上的伤痕,一双大眼浮现出雾气,脸上尽是自责之色。

“我就是要让你打到我,好让你消气啊,都是我错了,现在你可以消消气了么?要是还没有消气,你就继续打,我站在这不动!”

李白直直地站在原地,一副任凭宰割的样子,只是眼底还是有一点慌张之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陈思存真抽,自己还躲不躲了?

“你真傻!呜呜呜!”

陈思存一把抱住李白,哽咽着,眼泪鼻涕齐出,全都擦在了李白的胸膛上。

“我知道,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都怪我。”

李白沉声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下次你不要再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了!要做危险的事情也要带上我!姐姐我可比你厉害多了!”

陈思存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看着李白的眼睛,等着李白的承诺。

“好,陈大小姐,我答应你,以后再去做危险的事情,一定带上你。”

李白保证道。

“这就对了!我带你去找伯父伯母,他们肯定也很想见到你!”

陈思存大大咧咧地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眼泪,拉上李白往后花园走去,像只小鹿一般蹦蹦跳跳的。

“高手!高手!”

陈老感叹着,招呼了黑子二人一下,往房间外面走去。

“有老夫年轻时候一半的风采!”

黑子闻言,一个趔趄,这都哪跟哪啊?

“小伙子,你还别不相信,老夫年轻的时候,那可是貌赛潘安,整个陈府的丫鬟婢女们,可都是被我迷得神魂颠倒啊,忆往昔,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黑子无语地看着走在前面的陈老,不过面对陈老质疑的目光,黑子还是昧着良心点了点头,不过他马上又头大地看着自己身旁的牛破天,此时的牛破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擦着,同他那巨大的体型实在是不相符。

“行了!你说你这么大个个子,能不能不要像个娘们儿一样哭哭啼啼的?”

黑子吐槽道,实在是想不通牛破天的泪点在哪里。

“俺感动得哭啊!大哥和大嫂这么般配,俺又想到了当初的翠花,呜呜!”

牛破天不管不顾,依然哭着。

“翠花是谁?”

“翠花是俺们界最美的母牛了,可是她拒绝了俺的心意,你说说,俺哪里差了?俺如此高大挺拔,英俊貌美,这一双大牛角,你说哪头牛能和俺媲美?”

牛破天说着,还扬了扬自己那双镶着宝石的牛角。

“别再哭啦,这世上母牛千千万,哥以后帮你找!水牛啊,牦牛啊,黄牛啊样样都有,行了吧?”

黑子安慰道。

“黑子哥!你说真的?”

牛破天马上就不哭了,询问道。

“当然。”

黑子说完,直接走了,懒得理这头蠢牛。牛破天听完,顿时眉开眼笑,追上黑子的步伐。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云层上,陈卿青和陈文茵站在上面,陈卿青有点想哭。

“你说说,这好不容易养大的孙女,这就被别人拐跑了?”

陈文茵看着满脸肉痛的陈卿青,脸上尽是无奈之色,他这当爹的都还没哭呢,这当爷爷的倒是先哭了。

“爹,存儿已经长大了,总是要飞的嘛。”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