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黑暗的破坏者 > 诡异案件 第三十五章 真相

诡异案件 第三十五章 真相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邢晨会意,对护士说道:“对不起,我们有一些事情要谈,请你离开一会,有事情我们会叫你的。”

护士知趣的离开,并带上了门。

邢晨问道:“我不明白您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刘文渊问道:“人有三魂七魄这种说法你总该听说过吧?”

“这个倒是听闻过,但人身上真有三魂七魄吗?”邢晨颇为疑惑

“每个人都有三魂七魄,所谓三魂是指天魂、地魂、命魂;七魄是指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英。这里天魂、地魂是人的运气而命魂是人的本命。魄则主人的智慧、行动、身体的强壮等。我方才检查了一下,发现主其智慧的灵慧魄不存于体,想必是惊吓之下丢失了那一魄。

这个倒是好说,他命魂安在,魄必然要附于其周,就是跑也跑不了多远。我现在做法召回他的魄,等魄归位他人就清醒了。”

刘文渊解释完就从包中取出引魂香来,用符纸点燃后,立于那警员的床头,那烟柱仍是笔直一条。刘文渊摘下自己八卦护身符贴于警员眉心,又拿出一张符纸手腕轻抖符纸燃烧了起来。此时邢晨已经是见怪不怪。

刘文渊念了一段咒语后将符纸在警员左右挥舞待符纸燃尽,大喝一声“收。”伸指点在八卦上,此时引魂香的烟柱忽然的一乱向四周飘散开来。那名警员眼珠忽然的一动,眼皮上下眨了眨,整个人顿时有了生气。

邢晨看得有些发呆。以往刘文渊做法邢晨虽然看到,但都没有显出什么效果,此番做法却立竿见影让宛如死人一般的警员立马恢复了生气,这确实让邢晨大开眼界,顿时对刘文渊多了几分信心。

刘文渊收好东西,伸手在那名警员眼前晃了晃。“我在哪里?”那名警员还有些迷茫。

“他已经恢复神智了,你来问他吧。”刘文渊笑呵呵的让开了位置。

邢晨快步上前,低头问道:“你还认识我吗?”

那名警员看清了邢晨后问道:“邢队长,我这是在哪里?”

“你在医院,你还记得你是因何来到医院吗?”

“我好像在支队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怎么会在医院呢?”

邢晨轻声的问道:“你先不要急我会慢慢告诉你的,我想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那天晚上?”警员有些迟疑。

“就是你跑到支队告诉我们张法医他们被杀害的事情,我想知道你在法医部那里都看到了什么?”邢晨知道这名警员刚刚恢复神智本不应这么急于的问他,但现在案件走入了死胡同,这份焦急还是让邢晨决定尽快步入正题。“不急,好好的回想一下,那晚你都看到了什么?发现了什么?”邢晨循循善诱。

警员极力的回想着,“那晚?那晚?”突然警员死死的抓住被罩双目圆睁,大声喊道:“鬼,鬼,鬼在杀人。”

他这一声大喊倒是把邢晨和刘文渊都吓了一跳。邢晨连忙劝慰着:“不要害怕,现在没有鬼,你很安全,不要害怕。”

这时病房门猛的被拉开,那名护士站在门口,“怎么回事?”

刘文渊连忙走过去对护士说道:“没事,没事,就是病人恢复神智了,情绪一时激动,一会他就好了。”

“什么,恢复神智了?”护士一听就要过来查看。

刘文渊连忙拦住她说道:“是的恢复神智了,但我们现在有一些要紧的事情需要问他,请你先出去好吗,等一会会叫你的。”

护士狐疑的扫了一眼没有再作声转身离开。刘文渊关好门对邢晨说道:“不要太过于刺激他,慢慢问,应该没有什么事。”

那名警员剧烈扭动的身体被邢晨用力的按住,邢晨在他耳边小声的安慰着:“没有鬼,没有鬼,你现在安全,你放心我们都在你身边你不要怕。”

渐渐的警员平静了许多,只不过还在呼呼的喘着粗气。

邢晨小声的问道:“放心,你现在很安全,我只想知道那天晚上你都看到了什么?”

警员也明白现在的环境是很安全的,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信心,开始回忆那天晚上所见到的一切。

“我记得是元旦,我们都在加班,那是快十一点的时候,我们科正好缺少一份法医部门的检验报告,我就去法医部那里去取。当我到了法医部的时候发现值班室没有人,听说市里刚才发生一起凶案,我想可能值班的法医在检验室,我就往里走。

走着走着,突然走廊的灯闪了起来,我就向四周看了看,好像亮灯的几间屋子都是这样。我很是奇怪,但灯没有闪几下就好了,我就继续往里走,可是我看到里面检验室那里灯光还在不停的闪烁,我觉得有些不对,就赶快过去,当我走到门口透过玻璃往里看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帘布挡住了我的视线,令我吃惊的是帘布上喷溅了很多的血,我立刻冲了进去,但我进去的时候却看到,看到……”警员说到这里不由嗫嚅着似难继续。

邢晨劝慰的说道:“你看到了什么,不要紧张,想想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看到一个黑糊糊的象人的一个鬼正在挖出张法医的心脏,就那么活生生的挖出了张法医的心脏,然后在那里吃。”

邢晨虽然已经知晓张法医是被挖心而死,但听这名警员复述他所见场景时候还是感到毛骨悚然。

刘文渊这时追问道:“你说她把心挖出来吃了?”

“是,那个鬼就在那里吃还在跳动的心脏,我,我吓坏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那个鬼就要来吃我了,我就想跑,跑的越远越好。接下来我跑回了支队我想告诉你们张法医被鬼杀了,但我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警员面色煞白胸口剧烈起伏双手死死抓着床单。

虽然此时阳光铺满病房,但邢晨和刘文渊都感觉一股寒气从心底涌起迅速的扩散到全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