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黑暗的破坏者 > 凯风 第一十二章 茶道

凯风 第一十二章 茶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这间茶室之内有一紫檀木雕的矮榻,好似用整根树根雕刻而成,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根须盘根错节的缠绕在一起。那矮榻一侧摆放着一个一尺见方的软垫。

女子轻手轻脚的来到矮榻前,放下手中茶盒,向众人深鞠一躬。轻轻揭开茶盒,从里面取出一只褐色薄瓷扁形的壶出来,轻轻放置于地。而后又取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紫砂炉,女子点燃紫砂炉,里面生起一团淡黄色的火苗,女子将壶置于炉上,橘黄色的火苗轻柔的在壶底散开。

女子将茶盒在揭开一层,将一个紫色的茶盘放于矮榻上,接着取出七只白瓷翻盖的茶杯,依次摆放在紫色的茶盘中。最后从茶盒中取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巧檀木盒子,轻轻揭开,手臂舒展,让众人一一过目,那檀木盒中是一片嫩绿色的新茶。

王军见到嫩绿的新茶后说道:“这是君山银针,是绿茶中的上品。”

女子点首认可,将盒盖轻轻扣上,轻声说道:“各位客人请稍后片刻。待这壶中水沸腾才可泡茶。”

萧毅等都未喝过功夫茶,俱都好奇的看着女子的举动和那些小巧玲珑的茶具。

陈风比量了一下茶杯和自己手掌大小后说道:“我知道喝功夫茶很是讲究,可是这茶杯也未免太小了吧。”

郑盼盼和其父母喝过这种功夫茶多少知道些茶道的讲究,当下不屑说道:“你当是你日常喝水吗,大碗大口的牛吞豪饮,这可是品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喝茶,要想品出茶的味道,必要用这样精巧细致的茶具不可,这样好能掌握火候,如果用大碗大杯,还没有喝到嘴里,恐怕那茶都被泡老了。”

陈风不服气的说道:“不就是茶吗,就是喝来解渴,这么讲究有什么意义。”

刘文渊看到陈风如此蛮横辩解,不由气恼:“说你不学无术,平日里你还不服气,如今有这等机会让你增长见识学识却又在那里贬损这学问,求而好学,这才应该是你做的,怎可因自己的无知而去贬损呢。”

“好了好了,我虚心求教还不行吗,何必老为我生气呢。”陈风毫不在意刘文渊的教训,即使是有王军和王安在场。

“朽木不可雕也。”刘文渊此刻对于陈风的冥顽不化也是无可奈何。“让二位见笑了,我这门中弟子个性有些疏懒,常会不分场合做出让各位见笑的事情。”

王安有些不屑的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王军则暗暗注视着陈风的举动。“哪里,哪里,陈风个性淳朴可爱,真诚无做作,何谈见笑,大师多心了。”王军客气回答道。

不一会,壶中的水气翻腾起来,女子拿过一块软布,垫在壶把上,轻轻取下薄瓷扁形的水壶,手臂高举,壶嘴微微斜置,向七只白瓷茶碗中注入点开水,这姿势举动宛如舞蹈般优美。待七只茶杯中俱都倒入后将壶放置于茶盘中。伸手将七只茶杯一一拿起轻轻摇晃,之后将杯中的水倒入放置在旁的一个盛水的器具当中。

郑盼盼对萧毅等人解释道:“这是烫杯,是品茶中一个很重要的步骤,只有将杯子烫热才能留住茶的香气。”

陈风低声说道:“我还以为她是来之前没有洗净杯子,现在在洗杯子呢。”

郑盼盼瞪了陈风一眼“不知道我把这事情告诉陈雨,他会怎么说?”

陈风慌忙摇手道:“开玩笑的,别当真,开玩笑的。”

几个人在没再言语,一起专注看着那女子沏茶。

女子带上一副雪白的手套,打开盛放茶叶的盒盖,依次向七个茶杯放入少量的茶叶,将壶中的水注入其中,随着水的注入,一阵茶的清香飘散在茶室之中。这茶香固然沁人心脾,来做功夫茶的女子轻盈曼妙犹如舞蹈般的沏茶动作更是让萧毅等人看得心旷神怡。

“好茶,好茶,君山银针真不愧为茶中上品。诸位请看这茶在水中与以往诸位所见茶叶有何不同。”王军闻到茶叶清香,顿时整个人都有些兴奋。

萧毅等好奇的向茶杯中看去,见杯中的茶水此时已经转变成浅绿之色,绿色之中又透出一丝微黄。嫩绿的君山银针吸饱水后在水中悬空而立,芽尖冲向水面,宛似一个个有生命的精灵般,随着水流翩翩而舞,片刻间徐徐下沉,虽落入杯底却仍如春笋出土似金枪林立。片刻间,仿佛似有一股力量在下面托举,竖立如林的茶叶缓缓升上水面,稍立片刻又如以往缓缓下沉。

萧毅等看得讶异,陈风惊奇的问道:“这茶叶怎么好像活了一般,上下乱窜。”郑盼盼虽喝过这种茶,但茶叶为何如此却是不明白,也无法回答陈风。

“不必惊讶,这是正常现象,君山银针是绿茶中的上品,在冲泡之时竖立挺直在水中上下沉浮,极品君山银针可三起三落,极是美妙,这杯中君山银针二起二落也算上品,本来为欣赏这上下起伏的美妙一般应用玻璃杯来冲泡,这样可以欣赏茶叶宛如跳舞般的美妙,不过用白瓷盖碗,却可以较好保留茶香,白璧绿水宛似翡翠,这般的颜色可也是赏心悦目。”王军细细将这茶的特点一一向众人说明。

萧毅等人听到王军讲解后不禁很是惊叹,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小小茶叶竟然也有这许多的学问。

萧毅称赞着王军道:“您懂得真多,我真没有想到喝茶还有这么多的学问。”

“你过奖了,在刘大师面前我这是班门弄斧,望刘大师见谅。”王军说完站立起身又是微微鞠躬。

刘文渊心下叹气面颜呵呵笑着说道。“礼多人不怪,可是你这礼也太多了,我可是受不起啊。”

女子将碗盖合上,伸手将茶杯一一递给众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刘文渊接过茶碗,揭开杯盖,一股浓郁的茶香飘了出来,刘文渊闻了闻,用杯盖拨去漂浮在上面的茶叶,浅浅的吸了一口,让那茶水在口齿间滚动一圈,那水圆润甘滑,所过之处口齿生香。

“确实是好茶,香而不浓,雅而不淡,宛如清风过岗,甘泉清澈。好茶。”刘文渊连声的称赞。

“大师果然是茶中高手,品茗的行家,这君山银针各中三味不出数语尽都被大师一一说出,形神描绘如画肌骨,实在是佩服佩服。”王军见刘文渊区区数语尽描绘出这君山银针的精髓,佩服之语却是发自肺腑。

“哪里哪里,我这人天南海北见识的多了,这品茶么多少也知道点,比不上你学惯中日,正好想要请教日本的茶道如何?”

“大师过谦,我怎么能和您这样的大师比肩。您询问日本茶道,我在日本生活多年,对于日本的茶道多少还是知道些的,刘大师如不笑话,我就斗胆的说上一二。”王军又起身微微躬身。

“好了,莫非你要我老人家也给你回礼不成这么一遍遍的鞠躬行礼。”刘文渊笑呵呵的说道。但心中却越来越厌恶这令人反感的礼节,虚伪之下透着生冷。

王军坐定开始说道:“日本茶道讲究精细美妙,高雅飘逸。日本茶道是一种通过品茶艺术来接待宾客、交谊、恳亲的特殊礼节。其不仅要求有幽雅自然的环境,而且有其繁琐的规程。日本茶道是在‘日常茶饭事’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将日常生活与宗教、哲学、伦理和美学联系起来,成为一门综合性的文化艺术活动。就其所喝的茶不是象中国这种纯天然的茶叶,而是团茶和抹茶。其茶道的精髓是‘和敬清寂’,和敬是表示对宾客的尊重;清寂是冷峻、恬淡、闲寂的审美观。总之来说,日本的茶道是一种融宗教、哲学、伦理、美学为一体的文化艺术活动。”

刘文渊见王军如此称赞日本茶道文化不禁有些气恼道:“不愧是在日本生活过的,日本茶道果然研究的很透。若说茶道最正宗的还是我中华,茶可以说是伴随中国的历史而起,中华五千年的文明,饮茶历史恐怕也不下三千年,自从唐朝的陆羽写出《茶经》可谓是将中国的茶道形成正统文化的记录。”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