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月妖雪 > 天宫风云:与君相试别

天宫风云:与君相试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天宫风云:与君相试别

月妖雪一怔,对于这个黑衣的煞神少年,自己在心中对于他有一种自然的畏惧感,尤其是刚才看到他神通广大的手段,更是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不能与之抗衡,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他就可以这样不客气的使唤自己。

奈何,自己的实力确实有限。对了,伯耳日的那枚金丹说不定可以替自己说上一点话,白日里的相处,虽然觉得他非常懒散,可是那举目抬头之间风采,还有久居于上位之间的气度,仍然不自觉地带了出来。

尤其是那一枚金丹,封印之阵法颇为不简单,这伯耳日必定为天宫众的上仙,说不定与自己面前的煞神黑衣少年有些‘交’情。

许是那黑衣少年心中有急事,才等了片刻,便对着犹豫的月妖雪冷声道:“快点过来,我不会动你和那个小草妖。”

相信你才怪,月妖雪一边腹诽,一边硬是挤出笑容向‘玉’清君走去。

地上的人“哎呦”轻微的呼痛,那‘玉’清君俯下身子,冰冷的脸上居然带着一抹笑意,棕褐‘色’的眸子带着异样的温柔,俊脸的脸颊一笑之下,宛若冰莲绽放,有着一种别样的动人风情。

月妖雪心跳像漏了一拍,心道:还真是妖孽,还好平时都是板着一张脸孔,若是总是这样带着笑,怕是要惹多少红颜债。月妖雪继续往前走,冷冷的冰寒随着越接近‘玉’清君,就感受越深,她咬着‘唇’,忍受着。她袖中的金丹已经划入了手中,就等着接近‘玉’清君的时候掉出来。

月妖雪一向认为,要想自己的话更具有可信度,就需要别人来主动发现,主动来探寻。当然这主动的方向会不经意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玉’清君伸出手拍着那焦黑的身影,“啪”“啪”“啪”很用力的样子,可是那身体仍旧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玉’清君皱着眉头,道:“伯阳君,醒醒,醒醒……伯阳君”

伯……阳……君

月妖雪陡然听闻这三个字,心中一惊,这……

她停住了脚步,目光盯着那焦黑的脸庞,‘乱’七八糟的头发,还有被划出数到血印的身体,好似都没有知觉。

这个人就是伯阳君?那个传说有着很多追随者的上仙?月妖雪都有点不敢相信,她的大仇人,现在正没有知觉的躺在地上。

“你还在磨蹭什么?”‘玉’清君深邃的眸子盯着月妖雪,道:“事情紧急,我必须尽快去向西王母汇报,他……”‘玉’清君指着躺在地上看不清面目的身体,道:“由你来照顾。”

月妖雪心下狂喜,心道:啊哈哈正合我意。她恨不得上前去亲那‘玉’清君几口,真是太可爱了。她快步走到‘玉’清君的身边,一把抓住伯阳君的手,忍住上前要把伯阳君大卸八块的冲动,笑眯眯地道:“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上仙放心好了。”

‘玉’清君盯着喜上眉梢的月妖雪,疑‘惑’上心头,这小‘花’灵怎么这么高兴?而且这高兴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奇怪,这小‘花’灵的态度根本不应该如此这般,视为反常必为妖,且让我来试一试她。

‘玉’清君不经意的将月妖雪的手,从伯阳君的元神上拨开,道:“我突然想起来,西王母这个时辰已经休息了,这伯阳君就不需你来照顾了。”不要要照顾才怪,伯阳君的元神受损,根本承受不起横渡虚空和任何的传送阵,而自己必须去将这家伙的‘肉’身给拖过来才行。

月妖雪心神一‘荡’,莫不是这‘玉’清君发现了什么?还是真的这会儿西王母休息了,不过不是听伯耳日说,西王母喜欢热闹,喜欢办酒宴,无事之时更喜欢欣赏歌舞和祭炼仙器,休息对于西王母来说,是很少的。

月妖雪用眼角一扫,发现那‘玉’清君的额头上,明显的渗出几滴汗水,心下顿时明了,她不动声‘色’的退后,显出更为高兴的表情,道:“那可正好,我累了一天,正想去休息。”

“若是明天那个黑雾当中的厉害家伙再来,这灵泉可保不住了,看来,我要去好好找找别的去处。”月妖雪像是自说自话,边说边摇头,声音也不大,但是刚刚好能让‘玉’清君听到。

说完,她瞄了一眼‘玉’清君,只见他脸‘色’虽未变,可是眼底的一丝犹豫却被她捕捉个一清二楚。

转过身,月妖雪坐在白日里与伯耳日聊天时搬得石头上,从袖中‘摸’出那枚金丹,拿在手中把玩。

忽地,月妖雪感觉手中一凉,接着原本放着金丹的手中,已经空无一物,她抬头望着惊讶的‘玉’清君,道:“你想干什么?快点还给我,那是伯耳日送给我的。”说完,她更是“唰”的一下站起来,就往‘玉’清君手中的金丹夺去。

‘玉’清君袖子一番,月妖雪感觉面前一阵冷风,她忙往旁边一避,脸上故意发白,声音‘弄’得非常气愤:“好你们这些上仙,都是些仗势欺人的家伙,先才要杀小草,现在又抢我妖丹,你说你现在的行为跟你口中,所谓要诛杀干净的妖有什么区别……”月妖雪一下想起二千年前被夺去七寸彩‘色’叶片,害的自己修为大减。

今天,自己才刚刚化形,就被这些一二三……都是些仙人来上‘门’欺负,一个接近自己不知要干什么?二千年强抢东西,二个想染指孕育了自己的灵源,三个更是离谱的用一个诡异的理由,那杀了小草,这些所谓的上仙真是吃饱了没事干,都是些坏人。

这么一想,月妖雪更为气愤,她冷冷地看了一眼‘玉’清君,道:“抢东西的妖人,自己先把自己给灭了再说。”

‘玉’清君的脸上微微发红,他仿若有些不好意思,两指夹着那个金丹,问道:“这个东西,真的是那个伯耳日给你的?”

“那还有假,快点还给我。”月妖雪瞪着‘玉’清君,她看出这‘玉’清君是个迂腐而呆的坏人,这坏人当然是相对于妖来说,对于其他的东西,这‘玉’清君倒是颇为宽容。

“这枚金丹有什么作用,你知道吗?”‘玉’清君又问道,或许是对于内心有些歉疚,故而语言也客气了不少。

还真是个呆子……月妖雪忍下心中的笑意,她偏着头想了一下,看到那地上躺着的伯阳君,当下便道:“这金丹有疗伤之用,是伯耳日送给我以防万一的……喂你到底还不还给我。”

“敢问姑娘的姓名?”

“月妖雪。”

‘玉’清君又仔细的看了一下手中的金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金丹之上刻着的阵法,正是伯阳君一贯的手法,想来那什么伯耳日也是他的化名,这家伙总是这般,他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故而也没有多加怀疑。

当下‘玉’清君便道:“雪儿姑娘,这金丹我暂时借用一下,等我朋友醒来,姑娘尽可以向他要两颗。”

“这金丹上有阵法封印,你朋友能用?”月妖雪还是忍不住相问。

“自然是能用的。”‘玉’清君走到月妖雪身边,看着她道:“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自然会做到。”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

雪儿不断的谋求更多的筹码,而‘玉’清君一边急着伯阳的元神情况,一边急着要去想西王母报告妖魄之事。

最后,他们终于以‘玉’清君欠她一个人情,另外不许对小草不利,外加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他必须要放她一命,还有就是必须要还三颗同样的聚灵丹,品质优等。

不过,这也是月妖雪看清‘玉’清君是迂腐的正人君子,要不然她可不敢对如此高手进行如此的盘剥。

“成‘交’。”

月妖雪与‘玉’清君互对一掌。

‘玉’清君这才大松一口气,这个小‘花’灵堪比紫薇大帝,竟也是个吃人不眨眼的小魔头,他差点想以暴制暴,直接拿走算了,可师傅一向的教诲凝在心头,且无字天书既是他的倚仗,同样也是束缚他的咒语,一切不适的行为均会不利于他的修行。

‘玉’清君闪身来到伯阳君的身边,这金丹的阵法自然是对他没什么阻碍,本能下的道术反应自然就可解了阵法,只是这小‘花’灵……‘玉’清君想了一下,他暗暗运起第三目,‘抽’*动仙魄当中的仙力,寻找找小草的方位。

时间不多。

‘玉’清君给伯阳君喂下金丹,便对月妖雪,道:“伯阳君先‘交’与姑娘照顾,我去寻他的‘肉’身。”他顿了一下,眉间突然一缕黑芒‘射’出,点在灵泉之上,一滴‘露’珠出现在他的手心中,他很少见的笑着道:“小草先借用一会,待到伯阳君醒来,我自然会将它还给你。”

说完,也不等月妖雪的回话,袍袖一展,身影已经没入虚空当中,不见了丝毫踪影。

这一下,让月妖雪始料未及。

原以为这家伙迂腐透顶……没想到最后来摆自己一道。

让月妖雪哭笑不得,想要毫无顾忌的对付这个伯阳君是不可能的,但是这苦头自然还是要让他吃一吃。

月妖雪走到伯阳君的身前,蹲下身子,这家伙的脸黑乎乎的,看起来像是被雷给打了。虽然,知道他一定是伯耳日,可是不知为何,她还是想确认一下。

月妖雪素手一挥,清澈的灵泉之水从她的手中潺潺流下,那黑乎乎的面孔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仙源之中的风开始缓缓地流动,被惊吓至土地里藏起来的小草小‘花’们,慢慢浮起了身子,在风中来回的摆动,似乎在舒展酸痛的腰肢。属于万年仙源里,独特的宁静又重现现于月妖雪的眼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