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月妖雪 > 第九十六章 二者选其一

第九十六章 二者选其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二者选其一

第九十六章二者选其一

凌辰有些辛苦地抬起手来,抚着仍在沉闷疼痛的额头,不由自主地苦笑,他行走江湖多年,也见过不少风雨,身上也留下了不少的疤痕印记,多少次濒临死亡深渊,只是那些都是对手所为,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是自己人对他下了手。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姬芙……我早该料到……”

司徒风扶着他半坐起来,一时之间,他和雪儿都不知道对凌辰说什么才好,总不能说我们都看见姬芙对你做了什么什么吧……那种事怎么好开口?

然而寒卿雪的表情始终掩饰不好,她虽然被凌辰抓过,但是对于这个男子,始终有一份濡慕的感情,这是来自这个身体的记忆和直觉,所以她会选择信任。

但也正因为此,她会犹豫要不要把刚才看到的事情都告诉凌辰。

说吧……这叫她一个女子怎么开口,不说吧……要是凌辰要找姬芙打擂台,而姬芙肚子里面说不定已经有他的骨肉……这这这……难道到时候放任凌辰老子杀儿子不成?对了,还有个小草……

哎唷

雪儿一时之间脸上表情诡秘非常,司徒风看见她这副便秘的脸,不禁很想问她——是不是要上个茅房

不过还好,就算他平时爱逗她,至少还记得这位小雪儿姑奶奶不久之前刚对他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脾气,所以憋住没有脱口而出。

两个人这边厢一脸的囧相,那边厢里凌辰却开了口道:“中了百花芙蓉,之后就形同死人,除非借由其他药物催谷,否则便不听不说不言不动不思……我前不久来到云城,遵主人命令在这里等你……卿雪,主人是很牵挂你的,他一得知魔展鹏赶你走,便让我来了,只是没有想到……姬芙会对我下手……”

大约始终觉得是被自己人背叛,凌辰的话语中有一股看破生死的淡淡气息,雪儿刚想安慰他两句,凌辰却接着问她:“到底我中毒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如果知道,就都告诉我……无须顾忌这位公子想必是你信得过的人,我也不遮掩,我凌辰乃是狼啸主人的唯一特使,若我不知道曾经有人对我做过什么,哪里还有脸面回去见主人?”

寒卿雪略微惊讶道:“怎么这样……”

凌辰涩涩道:“卿雪,看来你果真是把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若不是如此,你怎么会问我这样的话?”

雪儿心头一窒,想起过去自己俨然是狼啸中人,必定也是接受的和凌辰一样的观念,于是有些尴尬地道:“我是都忘了……凌……呃……”

一时慌乱之间,竟不知道要叫凌辰什么好。

“叫我师父吧……卿雪,若你愿意,我像过去那样,叫你丫头可好?”凌辰看见雪儿脸上的慌乱,虽然心头苦涩,哪里舍得责怪她,早已出口为她开脱。

寒卿雪听见凌辰这样说,心中大为不好意思,却又觉得温暖。她早已知知道,凌辰对自己的关爱,无不是发自内心,于是口中已然唤出一声“师父”。

凌辰的神色略有慰藉,轻声沙哑着嗓子道:“丫头,无需忌讳,既然被姬芙抓了,我大略也能猜出她的所作所为……她原是我狼啸中最有前景的坛主,只是自小孤苦无依,行为便偏激许多……说起来,她也是我的弟子……”

“啊?姬芙……难道是我师姐?”

雪儿听见凌辰这么说,顿时觉得震惊,她倒是觉得姬芙对自己的恨意不同寻常,却没有想到两个人会是师出同门。

看来这个记忆丧失的事,未必也太麻烦了一点,狼啸里面的事情自己根本就一点不清楚……

好在凌辰对雪儿失忆的事情早已接受,耐心道:“她是你师姐,从十岁开始便已跟着我学艺,不过她心机比你更深,所以适合用毒,而你性情冷冽……自然是当年我见你的时候,便学了杀技与潜入。当初坛主将你交给我时,姬芙也已出师,所以接了你过来之后,她就与我分开了……不怕丫头你见笑,这件事虽然你知道,为师却也从来没有和你说过。姬芙她一直对我有别样的情愫……这一点我虽然知道,却不能认同。毕竟师徒之间,乃是违背人伦之举……况且为师……总之,对你这位师姐,为师用接受了新弟子的教学为理由,渐渐疏远了她。”

“……原来如此,那新弟子自然是我。”雪儿总算知道为什么姬芙会对她有那么深刻的怨恨了,当年姬芙青春年少,跟着青年英俊的凌辰一路长大,自然将他视为倾慕的对象。

就好像现在学校里很多时候学生的初恋对象都会是老师一样,姬芙心爱的男子,正是凌辰。

奈何凌辰不仅不接受她的心意,并且还找新弟子作为借口……而凌辰似乎对她又偏生有一份姬芙可望而不可求的情愫……

唉,如果她是姬芙,只怕也会恨寒卿雪。雪儿耸耸肩,露出一抹没法子的眼神,整理了一下思绪,对凌辰说:“师父,既然你不介意,我也就不遮掩了。姬芙之前已经来过……对你用了春心荡漾。”

想来想去,她还是不想把实际经过说一遍,凌辰听见这句话,瞳孔猛地一缩,显然,以他这个老江湖,不可能不知道春心荡漾是怎样药性凶猛的一种毒物,自然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凌辰楞了一会儿,这才语带干涩地问道:“某些事……已经发生了么?”

“嗯”雪儿重重点头,又轻微摇头道,“不过我不知道具体如何……”

“这样的事,却要你如何具体?”凌辰不由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他坐起来,看似身体已经略有恢复,动作也快了很多。

“那……师父打算将师姐怎么办?”叫姬芙师姐有些别扭,但明明就是,也不能不认。

“虽然她是我的弟子,这次拘禁我,因为你一路平安……我想,是多得这位公子照顾……”凌辰朝司徒风递过去一个感谢眼神,司徒风有些讪讪地接收下来,他的确是照顾了她,不过动机不能说很纯洁,咳

凌辰接着道:“姬芙也没误大事,只是她既然对我下了手,又出了这种事……将来你也不必叫她师姐,只怕是我也只当没有过这个徒弟——待我回去交代事实,主人自然会有吩咐处置。”

“姬芙会怎样?”雪儿有些好奇地问道……她知道只要做那种事,可能就会有小娃娃,而且……凌辰到底要怎么处置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

凌辰微笑道:“丫头,你真是变了太多,以前你哪里有这样多话?……不过也罢这些事,你忘了也不是不好的”雪儿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凌辰下来坐在床边,他的身体仍不算复原,还是有些僵硬,似乎只是坐起来,也要消耗很多精力。

不过虽然如此,凌辰的眼神却已经冷冽起来,总算有了雪儿熟悉的狼啸特使的冷峻表情。

“细节你无须知道……不过若是我不想要,还没有人能够留下我的种——姬芙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算计我——”

雪儿心头一寒,知道果然如自己所料,凌辰对姬芙已经怒极,只是不愿多说罢了。”

司徒风似乎也心有戚戚,有些想开口替姬芙求饶的意思,不料正在此时,石门却忽然无声滑开,姬芙手持一柄色泽殷红的小剑飞身而入,一剑直刺寒卿雪。想来那姬芙离开而去,忽然又回来,通道内漆黑无比,自然发现了司徒风弄出来的透光小洞,早有准备里面有人,所以才能如此迅猛强攻。

里面三人以为姬芙没有那么快到,自然没有防备。

说时迟那时快,司徒风来不及阻止姬芙,却已经抢在姬芙前面,横身挡住寒卿雪,随即伸出两指挟住戳来的小剑。

司徒风的一双手指,也不知是怎样的功法,竟柔软地牵制住了小剑的冲势,只是姬芙看见情敌师妹出现,要救走心上人师父,早已是恨得眼都红了,这一剑几乎用上了她全部的修为,搏命相斗自然犀利,司徒风虽然牵制住小剑,却无法避免它一剑刺穿了他的肩胛。

几乎是与之同时,司徒风竟然凌空喷出一口血雾,另一只手迅速从腰间捏出一丸银丹塞进口中猛嚼之后吞下。

“赤练蛇王的毒,有那么好解吗?”姬芙露出得意狞笑,一张好端端的花容月貌顿时丑陋万分。

雪儿怒叫一声,抽出随身匕首砍过去,姬芙侧身要躲,司徒风已经一指戳在她额心。就听姬芙一声哀嚎,浑身散了骨头一样委顿在地,不仅如此,她雪白额心骤然出现一点漆黑,并且不断扩大开去。

“和百毒教玩毒,你还差得远”司徒风擦去唇角血线,冷声一笑。

“哼哈哈哈——”只是几分钟时间,姬芙的额头竟然一半已经覆上那种黑色,就算雪儿不懂毒,也看得出那是一种极可怕的毒的效果。

然而中了这种毒的姬芙,却还是大笑连连,道:“我已经调动了我的死忠人马,我若是活不了,你们也别想逃走——况且,百毒教又如何,赤练蛇王每五百年才有一只,而要解毒非赤练蛇王的血不可,你找到蛇王,必死无疑,若让你们带走凌辰,又与杀我无异,我何必对你们求情?”

“你罪不至死,凌辰不杀你,我也不会杀你。”司徒风看看雪儿,露出招牌笑容,风流倜傥之间,似乎方才的解药很见效果,并不会危及生命。

“这种毒只会令你经脉堵塞,同时亦会蔓延你整个面部,让你皮肤漆黑如墨,我叫它黑面杀,一点便足够毒好几个人,你不会死,却会变成一个废人……”司徒风深吸一口气,“对你很合适。”

“我废了,你们也跑不了。”姬芙兀自做最后挣扎,司徒风却已经扶起凌辰,拉住雪儿,三人迅速朝通道冲入。

甫一出通道,就已有一大群人的脚步声追来,司徒风赶紧燃起大把白磷火丢到身后,放毒的同时还可照明。

“司徒……等等……秀雅还在等我们去救她……”

司徒风一边跑一边咬牙看着雪儿,雪儿看见他的样子,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已然眼睛鼻子牙缝耳朵里面都流出黑血来,看起来恐怖万分。

司徒风咬紧牙关,青筋激跳,对雪儿道:“只能先救你师父走——蛇王毒太厉害,我最多还能撑住一刻——一刻之后没有用药,便会心脉断裂而死。”

——————————————————————

各位亲:

不好意思哦,雪雪不是很懂vip系统,之前的番外没办法删除,对不起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