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月妖雪 > 第一百章 拔刀相助的无情

第一百章 拔刀相助的无情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一百章拔刀相助的无情

这里到处都是尸体,不仅如此,那些尸体还死得十分难看。

在小草手中仙元的灵光结界包裹中,雪儿得以行走在一些负责打扫战场的狼啸弟子之间,不管是她说话还是动作,对方都没有办法听见或者看见。

尸体的情形很是可怕,中毒而死全身青紫,并且根据时间的流逝,渐渐开始浮肿,从七孔中流淌出漆黑腐臭的液体。

“这一定是伯阳君……雪儿姐姐,那么他肯定没事”小草想宽慰雪儿,可是一看见雪儿严肃无比的脸,就没有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这些人虽然死了,可是他早已经身受重伤……况且最后这一招,要将所有的毒散发出这么大的范围,必定要提起真气才能做得到。”雪儿强迫自己镇静,但是她的内心却充满焦虑,语气中也不时流‘露’出焦急的意味。

“我不可能因为这些人都死了,就以为他会没事……除非……除非亲眼看见他。”雪儿一边说,眼中已经有了湿意,她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显然是拼命在忍耐着担忧。

小草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于是只能贴近雪儿,轻轻地擦拭着她的眼角。

雪儿点点头,表示收到了他的鼓励,又咬紧牙关,观察着这死尸遍地的地方,寻找一丁点儿司徒风的踪迹。

他一定没事。雪儿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但是自己都不能相信这件事。毕竟当时她是亲眼所见,他是怎样的面‘色’发青发黑,不断的七窍流血。

说不好听一点,她总是会想到不好的地方去……他会不会已经……

因为他说过,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如果没有办法控制赤练蛇王毒蔓延,他就会死……

但是她每每出现这样的想法,就一定会控制自己,绝不要相信,总觉得一旦相信,就会回天乏力。

“司徒风……‘色’狼……大‘色’狼……我没有准你死,你绝对不能死……”喃喃自语着,雪儿穿行在尸堆之间,仿佛对那些让人作呕的**尸体的味道完全没有感觉。

她眼中只有一个目标——找到司徒风。

忽然之间,雪儿发出一声欢叫,

在这个尸体堆积的范围之外,一棵还没有长出太多叶子的树上,顶端树杈处,有一块黑‘色’的织物正在随风飘‘荡’。

雪儿牵起小草的手,匆忙赶到树下,然后运起轻功,一跃而上,摘下树上的织物。

“是火蚕丝。”她的语气,俨然就像挖到了大宝藏,对一切都不了解的小草听得是张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雪儿‘欲’哭‘欲’笑的,神‘色’极为复杂地对小草解释道:“这是司徒风身上穿的衣裳……这质料,别的衣物绝对是没有的,我们分开的时候,他是站在这块地方的中间,而我走开之后这片衣服却出现在这里——”

“这表示伯阳君他一定是从这里脱身而去——是嘛?”小草机灵地接话,雪儿十分‘激’动的点点头。两个人走过那颗树,雪儿在地上发现了一滴很不起眼的黑‘色’血迹。

在这种血气滔天的地方,出现血迹并不稀奇。

但是这滴血,却是雪儿之前看见过的颜‘色’和气味,那么,这就完全不一样。

雪儿终于找到了方向,她来不及再抓住小草,运起轻功弹身而去,追随地上的血迹,血迹并不多,距离很远才有一颗。

小草被雪儿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运起仙力,‘荡’身而出,竟是好不容易才追上雪儿。

雪儿面前的血迹在追踪之下,竟然越来越密,原本几十米才有一滴,后来竟然一米之内,就有数滴。

而雪儿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甚至白得有些透明。

小草抓了一把雪儿的手,发现她双手冰凉,想来是因为内心过于焦急。

“不……他……他不能有事……”

雪儿并没有哭,甚至说话的声音也是干巴巴的,但是这种反复呢喃的语气,却吓着了小草。

“雪儿姐姐,雪儿姐姐,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小草拼命安抚她,但是雪儿却在看见面前忽然出现一大滩黑血的时候,再也绷不住了。

泪水哗啦地流淌出来,雪儿也停住脚步,呆呆地站在黑血面前,任凭泪珠不断滑落。

“不……不可能……”

她毕竟是现代人,她知道一个人身上有多少血可以用,失去超过四百毫升的血,人就有危险了。

而面前这一摊血迹,何止四百毫升?

况且司徒风还身中剧毒——雪儿攥着拳,站在风中,肩头微微颤抖。小草就在旁边,也不敢稍微动静,害怕触动了她,会让她更加伤心。

“他不会死……”

她轻声地说,声音里充满自己都不相信的怀疑。

“不,不行……我不能觉得他死了,如果我都觉得他死了……他……他或许真的活不成……”

雪儿眼前幻化出之前司徒风对她说话的样子。

相信我,你不想我死,我又怎么会舍得死?

那男子,虽然中毒,却仍是俊美非凡,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姐姐……姐姐……你别……伯阳君是仙人,就算他的**毁坏了,也会转生进入轮回……”

“不不要管我什么轮回,我只要他现在活着——”雪儿狠厉悲愤的眼神,吓得小草倒退一步,打了一个‘激’灵。

“他若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雪儿脸上表现出一抹坚毅,“司徒风,你若是因我而死,我便一定为你报仇,而后再下地狱陪你——我寒卿雪,从来知恩图报——”

说到这里,雪儿竟然提起利刃,发狠地砍向地面。

一阵带着火星的铿锵声之后,地的泥土和草皮到处纷飞,雪儿心‘乱’如麻中,却想起司徒风的百般好处,对她的万千深情。

她未必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司徒风。

然而,这样为了她,能够舍身的男子,又如何不叫她甘愿也为了他付出‘性’命?便是知己,他也是无人能及,谁还能从当年,还在仙界时她不过是一粒种子的时候,就已经关注过她,一直照料着她呢?

只有他。

司徒风,伯阳君,无论是前生还是后世。

都是她欠他的……越来越多……如果,这是应该表达感‘激’的时候,她不会后悔……即便她心头还有一个魔,但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知音难觅……俞伯牙与钟子期,若没有了其中之一,人生注定有一大块的遗憾空‘洞’,再也无法填满……

“雪儿——”忽然之间有人开了口。

雪儿惊讶地抬头,刚要面带喜‘色’地回应,忽然却把话停住了。

司徒风不会这样叫她。

他是司徒风的时候,总是要在前面加上一个小字,叫得三分调侃,七分宠溺。

魔总是开口就叫她‘女’人……他一贯粗鲁,却有一种无边亲昵。

雪儿……

会这样叫她的人……不是司徒风,也不是魔展鹏。

而是……

雪儿眼中,出现了一袭白衣的身影,俊俏颀长,姿态优雅地从一处林边朝她走来。

“‘花’……无情哥哥……?”

‘花’无情看见雪儿,心中早已是‘激’‘荡’万分。

魅听了他的话,一直在替他跟踪雪儿。当他知道司徒风发出轰天一击之后,就十分担心雪儿,所以赶紧一路赶来,而魅却……

……

‘花’无情心神一晃,想起当时魅的表情。

他去跟踪雪儿,却没有出手。魅甚至都没有救出秀雅,虽然以他的伸手那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责怪了魅,他说,如果你出手,估计雪儿他们不会战到如此惨烈的地步。而魅只是惨淡一笑。

“‘花’无情,你知道你有多么冷血么?或许世间人都觉得,你是一个多情而温润的人,然而大概只有我知道你的本‘性’——你让我替你盯着你所爱的‘女’子,因为除了我,你没人可以信任。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让我替你做这种事,对我而言,是多大的伤害?”

魅冷冷地说完,便离开了他,他知道魅不会走得太远,于是咬牙留下一切都‘交’代给魅的留言,自己则赶紧来到这里支援。

……

看见雪儿的刹那,魅埋藏在他心中的冰冷的种子,就仿佛遇到了太阳的冰果,很快的融化了。

是,‘花’无情,这一生一世也没有办法偿还魅,因为他的心里,早已被寒卿雪满满地占据了。

他无法对魅解释,也不能解释,不管他如何说,魅要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得到。

他只能沉默。

雪儿……她是他唯一的光……

如果能够拥有雪儿,不,只要雪儿愿意和他来往,愿意承认他是个朋友,这……这就够了。

所以他来了,不仅来了,还救了中了剧毒面‘色’已经青黑的司徒风。

然而,当看见她抬头,惊喜在发现是他的瞬间敛去,他的心还是痛了一痛。

他很长时间不在她身边。

她身边有了魔展鹏……又有了司徒风……

她不是当初的她了,他也不是。

无情哥哥和雪儿,回不到过去了。

也罢……这次来,就是为了重新开始——过去的一切,都不计较了,他只想要一个在一起的未来。

一点点的希望……

可以让他不再那么沉沦堕落,沉‘迷’于酒液之中。

“雪儿……”无情干涩地叫着她的名字,努力克制自己接近她,拥抱她的**。

他多想抱住她,叫她的名字,安抚她颤抖的肩头……

但是,那是因为别的男子而颤抖的呀

系铃还需解铃人……

“你别担心,”他看着她紧张却带着防备的漂亮的小脸,苦笑一声,“司徒风我已经救下了,他现在状况还算平静。”

“啊——”

雪儿尖叫一声,急忙跑到无情面前,抓住他的手:“你说的是真的?”

一边说,一边落下欣喜的泪水。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