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都市之梦神大涅槃 > 第170章 【生旦净末丑(上)】

第170章 【生旦净末丑(上)】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莫凡经历了那场奇梦,正式开始做销售之时,对主要竞争对手公司做过一番了解,侧重点是各家的产品。后来“荣升”总经理助理,林若熙给了他一些资料,他便针对那些公司的运营状况下了点功夫。再后来陆筱蓉被协助调查,他自然很是上心,功课也就做得更多了,关注的重点变成了那些公司的主要管理者。

所以说,在座的这六个人,包括他们的公司,莫凡并不算陌生。只是在未曾见面之前,人和名字之间还没对上号而已。

不过虽说不算陌生,可也谈不上有多熟悉,只能算是泛泛的了解。他毕竟不像纪小颖那般神通广大,连人家十几年前的一点小事都能查得清清楚楚。

这些人凑在这里搞聚会,目的似乎不言而喻,但具体要做什么谋划,却有些无从猜测。估计纪小颖多少知道一些,但这该死的暴力妞却装傻充愣什么都不说,他也毫无办法。

昨天在保龄球馆与胡发润碰上,莫凡临时起意试探了一下,原也没存太大的指望。不过他觉得以马远图的性格,至少应该有三成的可能,会收到一些反馈。被邀来这个饭局,实是超出了他的预期。

面对面地接触,可以更好地了解一个人,虽然多数时候这样得来的信息是很片面的,但至少足够直观。管中窥豹,也可见微知著嘛。

莫凡知道,这些人打着跟他同样的主意,也想通过这顿饭从他身上得到一些收益。以一敌六,敌众我寡,似乎相当吃亏。但这又不是两伙人打架,优劣之势不在于人多,有时候还要看哪一方先沉不住气。

上回开标会上,杨丽扬以六国联合抗秦比喻当时的形势。现在对方仍是六家,而且宝锋实业、太辉科贸这两家公司比没来的那两家实力更强。

但是这并不重要,要不是海天集团强势介入这个市场,这六位说不定正互相算计着呢。就算现在他们已经结成了战略同盟,也不可能全然一心,各自都有各自的算盘。

这种时候人少反而是优势,至少莫凡不用担心自己有猪一般的队友。

当然,这六人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没有人是白痴,包括六人中年纪最轻的于光太。说起来于光太还是个二世祖,太辉科贸是他老爸于庆福一手创建的。于庆福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似乎也不太好,就把公司交给儿子管理,自己则处于半退休状态。从太辉公司这几年的经营情况来看,应该说于光太做得还不错。

但是精明并不代表沉稳,事业上的成功也常会使人盲目自大。有的人生意做得越大,脾气也就越大,面对莫凡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托大摆谱看不顺眼一点都不奇怪。

莫凡只是晚来了二十多分钟,便已经让有些人将不快写在了脸上,并不是人家没有城府,实乃存心给他脸色看。估计有人还会想,老子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你小子还吃奶呢,居然敢摆这么大架子,真是不知好歹。

这也正是莫凡所希望的效果。有了效果,当然还要再接再厉。

马远图介绍完毕,众人略微寒暄几句,胡发润说:“莫总,喝什么酒?”

莫凡说:“我不喝酒。”

马远图笑道:“朋友们吃饭怎么能不喝酒呢?我们可是专意等莫总来才点酒的。”

莫凡心说,咱们是朋友吗?但这话却不能出口,否则立即翻了脸,那可就没意思了。说道:“那可多谢了,但我真不喝酒。”

于光太说:“莫总,你从来不喝酒吗?”

莫凡很实诚地说:“在家里偶尔喝一点,在外面就不喝了。”

刘向军侧过头看着莫凡,说:“莫总,那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大家一起吃饭,又等了你半天,就算你酒量不好,少喝点又能怎么样。”

于光太说:“是啊,莫总就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莫凡笑了一下,说:“我说不喝酒,你非要让我喝,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呢?”

于光太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登时就拉下脸来。

马远图打圆场道:“既然莫总不喝,那我们就不勉强了。”

最后马远图请刘向军拿主意,刘向军打了个电话,让他的司机从车里搬了一箱剑南春上来,言道:“我一直爱喝这个,大家不嫌弃就一起喝吧。”

于光太说:“这是好酒啊,恐怕只有莫总才看不上眼吧。”

莫凡笑了笑,没有接话,自顾自地往杯子里倒了些果汁。心想,这富二代果然比老江湖们差了一些。不过也难说,这帮人里,黑脸白脸红脸都要有人唱的,不然他们安排的这出戏又怎么演下去。

服务员进来给众人倒酒,说外带酒水要收开瓶费。刘向军大手一挥,说:“知道,你记账上就行了。”

待服务员分好酒退了出去,众人碰杯喝了头一道,刘向军放下杯子说道:“莫总,你知道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吗?”

莫凡双手一摊,说:“这个我哪知道啊,你们又没人跟我说。”

刘向军叹了口气,说:“你们海天科贸,逼得我们这些小公司快没活路了。我们不得不商量商量,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莫凡笑道:“刘总,你这话太过了。我们才刚做了一个项目,怎么就逼得你们没活路了?而且那个项目你好像都没有参与吧?你们这些公司,哪一家不比我们做得生意大啊?”

刘向军说:“莫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海天科贸虽然是新成立的公司,眼下业绩是比不上我们,但海天集团财雄势大,又哪是我们比得了的。”

周铭接口道:“是啊,莫总,如果你们都照西和园项目那种价格往外报,我们还有生意做吗?”

莫凡说:“不对吧,当时胡总报的价格才叫吓人呢。要不是他放弃了,西和园项目哪有我们的份?”

胡发润长叹一声,说:“莫总,跟你说实话,当时我急需要资金,顾及贵公司实力太强,才报了那个价格,真要做下来,至少得亏两百万。参加开标会时,我是左思右想坐立不安,幸好关键时候,有个朋友拉了我一把,挪了笔钱过来给我周转。我是得了这个信,才放弃那个项目的。”

这番说辞倒是合情合理,完美解释了他那次的报价。

但当时莫凡可是一直盯着胡发润呢,坐得腰杆笔挺,哪有什么坐立不安了。当然,这个词或许只是人家胡总自述心境,并非指行为。就像人们常说吓了一跳,可没有几个人是真正跳起来的。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莫凡知道胡发润并不差钱,至少不差那几百万周转资金。

胡发润刚到浦海时,做的是以金属材料为主的贸易生意,后来投资实业做起了监控设备,但原来的生意并没有停掉,并且运转良好。近年来金属材料现货市场受期货影响越来越大,胡发润或许是为了规避风险,逐步从贸易公司撤出资金来,投到了实业这一块。要说有什么朋友挪钱给他周转,那恐怕是他自己吧。

既然胡发润的投资重点全转向了监控设备,自然也就更在意这块市场,这也是莫凡将他列入重点怀疑目标的原因。

随后郭启兵、马远图也加入发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讲述了他们公司灰暗的前景,就好像明天他们便得去要饭了一样。而造成这人间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海天科贸。

就连于光太都举起了酒杯,先是为之前的言行向莫凡表达了一下歉意,然后表示父辈创业难,他这守业的更难,要是父亲的心血毁在他手里,那可绝对要跳楼了。说完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更增几分慷慨悲壮之情。

莫凡心想,这个富二代还真不是那么简单,这也算是能屈能伸了吧。不过你要唱苦情戏,好歹换身行头吧?这油光粉面精神抖擞的样子,说是去泡妞还差不多,跳楼你可就拉倒吧。

这帮家伙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此次聚会的用意,这一点并不出乎莫凡的意料。有些事情是明摆着的,何况又被撞见了,便大可不必藏着掖着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帮人的第一轮攻势居然是诉苦求情,让海天科贸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这……也太扯淡了吧?

如果是真心服软求情,那又何必因为他晚来了一会而摆脸子呢,就连喝不喝酒都要争执两句?姿态放得更低一点才对嘛。

有句话叫演戏的疯子,看戏的是傻子。马远图这些人还没疯,但肯定把看戏的当成傻子了。

莫凡并不介意被人当成傻子,只要自己不是真傻就好。何况他也是一个演员——绝对不是死跑龙套的——被人当成傻子,那便是对他演技的肯定。

六个人你说一段我说一段,莫凡也不打断,就那么听着。等他们告一段落了,莫凡说:“各位,你们也太高看我们公司了,我怎么觉得有点危言耸听啊?另外你们也太高看我了吧,跟我说这些有用吗?”

郭启兵说:“莫总,大家当你是朋友,有些事没必要否认。以你在海天集团的身份地位,怎么会没用呢?”

(本章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