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最强全能医圣 > 第81章 这个事情真的很难得好吗!

第81章 这个事情真的很难得好吗!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第81章这个事情真的很难得好吗!

吕哈出曾经是总经理。这一次,他也成为了罗旭之光的正式成员。他太了解罗旭的背景了。那个男生靠在楚华集团高层米天的大树上。谁敢惹他?他不惹别人就好了。如果是被公孙恂的杂货打了,他头上也没带暖黑帽。

于是吕哈出也带着着火的人跑到医院,生怕罗旭掉了一根头发,同时,他给院长万星炜打了电话。

他们两个或慢或慢地冲过去,公孙恂拿着一把大扳手冲进了罗旭的办公室。

邝君维看到丈夫来了,立刻“哇”的一声哭了。她冲过去尖叫道:“你可以来。你不来,你老婆就没命了。”

连永业生气地看着媳妇说:“谁打你的?”

徐佩佩伸手指着罗旭说:“就是那个男孩。你应该帮我出去。”这时,徐佩佩脑海中的水还没有熄灭。这么生气的人真的很不讲理。她不记得罗旭现在不能在镇上走动了。

连永业皱着眉头尖叫道:“我不管,你敢上我老婆,我看你活腻了,给我打电话。”

跟连永业一起来的司机都是他雇的,平时也不会跟着连永业跟别的司机打架,为了争生意。他们一个个都不擅长,一听到连永业的话就立刻冲向罗。

“住手。”欧阳怕吃亏,连忙喊了一句。

连永业转过头,不悦地看着欧阳。“不要管你自己的事,欧阳郭峰,或者你不能怪我没有考虑到每个人都是一个城镇的人。”

“连永业,回家照顾你不懂事的媳妇。不要以为一切都是人家先招惹你。如果这是我媳妇,我已经收拾好了,她不敢闹事。”欧阳郭峰不怕连永业。大家都是镇上的,谁是谁是什么都很清楚。

“全德波你算什么东西?你不关心我家的事,我就跟你扯淡。”吕大力听到这话,怒火直冲脑门。

罗旭不屑地站着,看着吕大力,但在他看来,光看这些废柴是不够的。

罗旭不屑的眼神突然被连永业看到了。他一开口就骂:“你他妈盯着谁看?”去你·妈的。“

连永业话音刚落,脸上就被狠狠的扇了两巴掌。他的手自然是罗旭,他不能容忍别人侮辱他的父母。

罗旭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人看得清楚,只听到“咂嘴”两声,罗旭站在一旁冷冷地小声说:“我不介意揍你。”

连永业疼得脸上发烫,耳朵嗡嗡作响。他从没想过那个男生敢这么做,但是他没办法。他一开口就骂:“去他的。”

“住手。”秦晓利带着人冲进来。

连永业看了一眼秦晓利,怒道:“秦小利,你穿那狗皮的,也不觉得我怕你。你今天应该敢于处理这件事。我先打你,把你狗窝砸了。”

全德波听了也很生气:“连永业,你敢碰我,信不信我抓你。”

连永业听了,掐着脖子说:“我有人。如果我打你,你能对我怎么样?”连永业在交通部门跑了这么多年,但他认识的最大官员是县公安局局长。

全德波也是本地人。他很清楚连永业的靠山是谁。也许他以前害怕过,但今天秦晓利不怕了。就在他想说话的时候,涂月萍带着人跑了进来。当他进来时,他第一次看到了罗旭。他没什么事,但还是不放心:“罗旭,你没事吧?”涂月萍见罗旭一脸迷惑的样子,想起罗旭不认识自己。他急忙说:“我是新任命的镇长。我叫涂月萍。但愿你没事。”

连永业看到这一幕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是傻瓜。全德波是来阻止自己打人的。这是他的职责,但市长像狗一样奉承那个男孩。

徐佩佩看到全德波和涂月萍一起来,才想起罗旭的背景。她慌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张嘴。她怎么能匆忙忘记罗旭的身份呢?但是那个男孩背后的市政府官员,如果他真的被打了,他的家庭就得被撕裂。

想到这,徐佩佩赶紧扯下丈夫勉强的笑容,哭着对说:“罗旭,你大人多着呢。不知道我是个婊子。我今天喝多了,他也喝多了。别生气。”

连永业傻眼了。他从没想到刚刚让自己帮她脱身的儿媳妇会试图向罗旭乞求爱情。

罗旭冷哼一声没搭理徐佩佩,这样的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涂月萍转头看了一眼徐佩佩,然后对连永业说:“你个小母牛,敢带人来医院,我看你是不想活这一天了。”

这时,秦晓利把连永业背后的靠山告诉了涂月萍,涂月萍不屑的笑了起来:“一个县公安局长能保你?就算是市公安局的局长也不会想挽留你的。”说到这里,涂月萍对秦晓利说:“你在干什么?我会逮捕这些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的人。”

秦晓利挥挥手,他带的几个人走上前,铐上了连永业。发生这种事的时候,连永业完全慌了。他踢到铁板上了吗?

连永业出院后,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个小镇医院的医生怎么可能让市长涂月萍跟自己闹翻,而自己却不在乎身后站着的县公安局局长?

徐佩佩没出来。她会完全清醒。如果罗旭不点头并放弃自己的房子,事情就很难好起来。当时徐佩佩后悔自己肠子都绿了。他怎么能和罗旭吵架并喊她丈夫呢?

我不后悔在这个世界上卖药。徐佩佩现在能做的,就是让罗旭举起他的手,放开他的家。想到这,徐佩佩哭了:“罗旭姐姐对不起你。我今天真的喝多了。我脑子不清楚,这次你可以原谅我妹妹了。”

这时,齐奇之满头大汗地跑进房间。他一进来就慌了,说:“怎么了?”“

涂月萍没好气道:“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你是怎么当上院长的?你们的人雇人犯罪,打医院。你说什么?”

刚才涂月萍来的时候给齐奇之打了电话,只是让他赶紧来医院,并没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现在,涂月萍用鼻子和脸来训斥齐奇之,这使他更加惊慌失措。环顾四周,他发现罗旭站在那里,脸色阴沉,他的衣服完好无损,他的脸没有受伤。他似乎很好。看到这,齐奇之长出了一口气,医院里的任何人都可以出事,但罗旭不能出事。一旦他出了什么事,他的院长肯定会倒霉。

看着徐佩佩悲伤的脸,站在那里眼里含着泪水,齐奇之急忙说道:“徐佩佩怎么了?”说到这里,齐奇之装出一副笑脸,对涂月萍说:“孙镇长,你放心,我没有做好我的工作,但是你放心,我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然后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并在今后杜绝此事。”

此时说话了:“你慢慢调查刘院长的事,我只是说,这个医院有我没有她,有她没有我。”说完罗旭脱下外套,大步离开了。

今天,罗旭真的很生气。他也知道因为没有开昂贵的药,几乎得罪了学院里所有的人。本来他觉得自己影响了别人的收入。他在想能不能回去请大家吃个饭缓和一下关系。平时,他听不到他们的冷淡。即使他在自己面前说了难听的话,也不反驳。他一笑置之。见面的时候应该叫哥哥姐姐。我可以一步一步让步,但是让他们推我鼻子推我脸。今天,有一个徐佩佩。如果我不摆姿势,让他们知道我不擅长欺负人,那么就会有第二第三徐佩佩。

所以罗旭想通过今天的事件让学院里的人明白。不要得寸进尺。你不是泥做的。

罗旭怒气冲冲地直接回到招待所,但一想到米兰在里面,他就不好意思进去。他想去网吧玩,但是外面真的很热。他懒得出门,就这么坐在自己房间前想。

罗旭走后,米兰迅速把他们的衣服拿到外面的小阳台上晾干。现在天气很热,洗好的衣服很快就干了。摘下来换了之后,米兰想去找罗旭,但是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很尴尬。米兰忍不住打开门,想找到罗旭,直到下午四点多,但罗旭在打开门后掉了进去。他只是靠着门坐着。

米兰看到罗旭躺在地上时笑了,然后说:“你为什么坐在外面?”

罗旭从地上站起来,尴尬地说:“我想做点什么。”

米兰看到罗旭脸色不好,忘记了刚才尴尬的事情。“你怎么了?”

罗旭叹口气走了进来,在床上坐下。“没什么。”说到这,我看到了张傲博在床边给他的吉他,于是伸出手,抱起来,随意弹了几下。

罗旭平时有心事就喜欢弹吉他,弹唱几首歌心情就好很多。但是,只有和小美知道他会弹吉他唱歌,这件事连和关系最好的秦晓利、周天天、苑时荐都不知道。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给白看的人。

虽然米兰在房间里呆了这么久,但她只想着自己和罗旭,根本没有注意到吉他。她会听到罗旭弹几次吉他,米兰马上兴奋地说:“你还会弹吉他吗?”

“会有点。”罗旭真的心情不好。虽然徐佩佩和他的妻子在医院里对他不好,但与同事的恶劣关系仍然让罗旭感到难过。

米兰关上门,走到罗旭旁边坐下。“那你可以给我放首歌。”你会怎么做?“

看到米兰迷人可爱的样子,罗旭心情很好,张开了嘴。“你想听什么?”罗旭最近一直在玩乐器大师的游戏。另外,他之前已经完成了明星培养的游戏。可以说,罗旭不会弹的歌很少。

米兰歪着头想了一下。“我想听听梁光的童话。可以吗?”

罗旭微微摇头说:“女人真的很喜欢听这种感伤的情歌。想到这,罗旭笑着说,“这有什么不好?听着。”之后,罗旭一边弹吉他一边轻声唱歌。

男人什么时候最有魅力?在一个女人看来,当一个男人专注于做一件事时,他会如此深情地和罗旭一起唱情歌。

米兰从来没有想到罗旭能把吉他弹得这么好,甚至比原来的歌手唱得还要好,这让她疯狂。

每首歌都有它要表达的感情,不是欢乐,就是悲伤,或者甜蜜。要想唱好一首歌,不仅要有一副好嗓子,还要唱出这首歌要表达的感情。如果这还没完,你得把自己的感情注入这首歌。这样才能让一首歌活起来,让它感染别人的情绪。

罗旭在完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培养游戏后,在唱功上可以说是和任何一个流行歌手不相上下,反而赢了几分。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去参加各种才艺表演。如果没有暗箱操作,罗旭获得第一名并不难。他具备成为超级一流歌手的所有素质,在唱功和情感渲染上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

很遗憾,罗旭根本不想成为明星。他只想成为最好的外科医生。备受瞩目的舞台不属于他。属于他的是六英尺的手术台,那是他的舞台。

罗旭轻轻地唱着,米兰静静地听着。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红了眼睛,泪水在她美丽的大眼睛里不停地盘旋,最后从眼角滑落。

米兰突然觉得她对罗旭的感情真的像那首歌。这是她亲手编织的童话。这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但它像泡沫一样脆弱。它经不起任何风雨。轻轻一碰就消散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除了记忆的碎片,没有任何痕迹。

罗旭从未对他的爱做出积极的回应。他总是在逃避,这种感觉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在不久的将来,他会高飞离开这里,离开自己。当时他编织的童话破灭的时候,就像是一场梦,一场温暖而悲伤的梦。米兰想尽快清醒过来。她不想伤害自己,但米兰看到那个深情地唱情歌的男生,就能发现自己无力了。

我只能在这个美丽而脆弱的童话里越陷越深。她不想让罗旭离开她,但她抓不到他。米兰突然想成为那个童话里他爱的天使,永远在他身边,不离不弃,陪他笑,陪他哭,体验这个世界的起起落落。

她想要罗旭的心,但她悲伤地发现罗旭的心似乎离自己很远,远到她无法抓住它。罗旭就像天空中的云,似乎离自己很近,但实际上离自己越来越远,最终会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唱完一首歌,罗旭转过头,送走了米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泪水。他不是傻瓜。他知道米兰为什么哭。这时,罗旭有办法把米兰抱在怀里,告诉她他永远不会分开,但他做不到。他心中那个精灵般的女人总是提醒罗旭,她是他最喜欢的人。

罗旭叹了口气,把吉他放在一边,拿了些纸巾递给米兰。“擦干净,别哭。”

米兰没有拿起纸。她抬起头,她眼中浓得无法融化的悲伤像一把锋利的刀刺穿了罗旭的心。

“抱紧我。”米兰的声音低沉而悲伤。

罗旭感到内心痛苦。他不想看到米兰如此难过,但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他能做的就是张开双臂把米兰拥入怀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传来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米兰脸红了,急忙推开罗旭擦去眼泪。罗旭站起来看着米兰,叹了口气,“是谁?”

“罗旭就是我,齐奇之。”齐奇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罗旭曾经想过在齐奇之做什么。他走过去打开了门。不出他所料,不仅齐奇之面带讨好的笑容站在门口,而且徐佩佩还提着一大堆礼物。

刚才在医院,涂月萍直接把徐佩佩夫妇的行为定性为买凶伤、接院、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此罪不轻。如果做到了,那就足够把连永业送进监狱几年了。

本来买凶害的罪魁祸首徐佩佩也应该被带走,但是涂月萍并没有为了一个镇上的人把徐佩佩带走。虽然没多说,但已经表明了态度。你徐佩佩应该去求罗旭。只要他放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但是如果罗旭被杀后不松手,你可以等她丈夫被送进来。

徐佩佩自然明白这一点。罗旭一走,她就赶紧出去给齐奇之买点东西,让院长齐奇之跟着她去当和事佬。

罗旭也不想把事情办成,正所谓定在地方,定在人,如果真的办这件事可是彻底跟徐佩佩夫妻两人撕破了脸皮,虽然他不怕徐佩佩夫妇跟自己玩花样,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进来。”罗旭的声音依然冰冷,但却给了徐佩佩希望。

徐佩佩拿着东西进来,先放下,然后陪着她的笑脸:“刚才罗旭错了。你有很多成年人。不知道我是泼妇。这些都是小事。请举手让我们下车。”

齐奇之急忙附和:“对,罗旭,徐佩佩只是鬼迷心窍。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不要生气。”

罗旭看着礼物,自言自语道:“这个徐佩佩真的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光是这些东西就要几千块。”想到这,他说:“徐佩佩,今天的事就算了,以后你可要守口如瓶。如果还有下次,不要怪我不厚道。”

ps,记得投票啊,今天上架了都,记得订阅下啊,谢谢了啊!么么哒!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