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战龙至尊 > 第7章 心魔附体

第7章 心魔附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你去吧!”星月在意识深层里,还是环抱着身体,显得极为狼狈的道。

心魔面带微笑来到星月身侧道:“这个‘你’指的是谁?”

星月有些愤怒的坐起身来,指着心魔道:“就是我面前的你!你比我要更狠,更懂得怎么作战。我处理不了的事情,你肯定能。去吧,若是慢了,我们都得死。”

心魔用两只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道:“搞不懂,真的搞不懂。又说‘你’、又说‘我’、又说‘我们’。”

星月刚想怒,忽然间仿佛理解到了心魔所说的意思。全身一震之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心魔。

心魔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伸出双手做出要拥抱星月的样子,道:“明白了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一直都是一体,只是你曾经抛弃我罢了。现在,你是否选择接受我?”

“我明白了。”星月长长叹了口气,同样伸出双臂去和心魔拥抱,同时道,“并非是我接受你,而是你接受我。”

“无所谓。”心魔双目闪着精光道,“我们本就是一体,无需分彼此。”

下一刻,星月的身躯渐渐消失,心魔的表情经过一系列的变化,最终定格在了淡淡的微笑上面。

梦儿看着这一幕的生,只得摇头叹息。她非是不想阻止,而是她知道若是阻止了,星月此刻必然要被巴蒂和龙迪两人打死。因而梦儿只得眼睁睁看着星月被心魔控制。

心魔扭转头来,对着梦儿现出一丝阳光灿烂的笑容。接着身躯向前一窜,宛如一道流星坠入了湍急的河水,从意识深层回到了自己的**之上。

双目圆睁,星月的神情之中已经带上了一种极为不屑的冷漠。身体的疼痛与不适感仿佛在这瞬间对星月的影响极为渺小,在星月看来,自己还能动,已经足够收拾这俩人了!

左手横伸而出,准确无误的抓住巴蒂打开的铁棒,却被龙迪的铁棒狠狠在手肘处打了一棒。

不过即使如此,星月也不肯放手。脚下轻踏,以笨拙实用的一招踹向巴蒂的左小腿。

巴蒂由于要前倾一点身子来打星月,因此下盘本就不稳。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巴蒂根本料想不到星月如此狼狈之下还有能力反击。这也是星月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慌乱之下,巴蒂连忙后撤一步,却现手中的铁棒还在被死死握住。无奈之下,只得放开铁棒,自己向后猛的退了三步。他怕了,因他知道星月绝非是易于之辈。

龙迪虽然胆小,但他明显对龙腾的灵术极为有自信,认为星月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如今反击也只是狗急跳墙罢了。

他却不知道,星月夺取铁棒的一刹那,心境便进入了刺星九剑中的坠落流星的境地。以帮代剑,星月的剑意到处,身躯猛地撑地向上弹去,铁棒挥舞了两道棒影,龙迪顿时觉得眼前一阵混乱,也只得向后退却。

星月之所以能站起身来,当然是用了灵猿决的关系。此刻的星月全身只有极少劲力,每每移动身体还得承受五脏经脉处的疼痛。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两人,自己则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流星坠落化为星月无光,配以街道之上的昏暗景象,自然是再恰当不过。

追着龙迪的方向,星月反而向着他攻去。铁棒毫无花假的直刺过去,目标乃是心脏要害。杀气,怒气,霸道之气,星月全身是伤,却更显得他一往无前。

龙迪若要抵挡这招自然是极为轻松,可他却不知为何被星月的剑意给牵引过去,极为恐惧他这剑的到来。在龙迪严重,星月此时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此剑为的就是与自己同归于尽。

气势此消彼长,龙迪的惊恐之情难以言喻。此时的他只想立刻逃离这里,哪里还敢和星月硬碰硬,就那么连连后退。

不过此时的星月,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星月虽然只有很少的力道,但适才这一剑还不是他的真正实力。

破云而出。

星月猛的脚下加,以一种骇人眼球的度闪过龙迪身边。鲜血淋漓,龙迪的惨叫划破夜空的同时,夜晚来临。

星月稳稳的站立在那儿,伸手拭了铁棒之上的鲜红血液,忽然觉得心中一阵厌烦。

自己再怎么受伤,也绝不会吸食这种人的血液。

左手铁棒一抛,星月探手入嘴,咬破自己的手指,鲜血登时流入口腔。

血腥之气立刻蔓延全身,星月手中的星星疤痕开始散着红雾,不一会的功夫,星月便笼罩在这血红色浓雾之中。与此同时,所有身体上的疼痛疲乏敢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

化血咒,吸食自己的血液换取力量,代价就是意志混乱,暂时变成一个只懂嗜血的狂魔。

“嘿,意志混乱,我有吗?”星月咧嘴一笑,自言自语道。

没错,现在的星月,已经不会再被化血咒所控制。不过有一点不变的是,星月现在同样是一个嗜血狂魔。

旋风一样转过身来,星月大踏步上前,向着爬在地上的龙迪走去。身上的血污逐渐散去,但他那股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势,却一直有增无减。

“我说,你又没死,装什么装?是否真的要我杀了你?”星月冷冷一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柄冰剑。

龙迪慌忙的用手撑起身体,如狗一样的四肢爬动,向前爬了两三丈之后,才敢转过身去看着星月。

龙迪从嘴边脸颊直到右边额头,一道不断流着鲜血的深深伤口印在脸上。不过他根本无暇顾及脸上的疼痛,此时的他,内心只有强烈的恐惧。惊吓之间,竟连爬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星月轻笑一声,神色间带着极明显的不屑。抬起头往街道另一侧看去,巴蒂已经快步跑了将近二十丈左右。

星月怒喝一声道:“站住!”

声音响彻整条街道,连周围紧紧闭着门窗的住户的耳朵都被震得隐隐疼。

这一声吼,劲力全部凭空向着巴蒂激射而去。巴蒂惊慌之下,星月的吼叫仿佛一阵天雷一样袭来。他全身一震,只觉得头晕目眩,整个脑袋嗡嗡作响,立时摔倒在地。

星月看看远处的巴蒂,再看看眼前半躺在地上惊慌失措的龙迪,一摊手,面露不解之色的道:“就这么完了?我还没玩够啊,为何你们刚才的气焰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起来再打过啊。”

说着,星月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假作伸手去搀扶地上的龙迪。

龙迪吓得口齿不清,含糊咕哝,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一边说话,一边手撑地向后挪着,似是看到星月就仿佛看到事件最恐怖的事物一样。

在此时,巴蒂也已经清醒过来,揉着脑袋缓缓站起,双眼迷茫的望着四周,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星月朝着他高声道:“过来。”

巴蒂一惊,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刚想逃走,星月在远处冷咳一声道:“我不想再说第三遍,过来!”

光是声音震慑就将自己震得跌倒,若是星月亲自动手,自己哪里还有活路?巴蒂这么想着,只得缓步向着回头路走去。巴蒂走得很慢,并非是他故意拖延,实在是双腿难以抑制的拼命抖动。

星月双手插胸,满脸带笑的看着巴蒂走来,显得极为有耐心。星月是猫,对于吃掉自己的猎物而言,更喜欢玩耍自己的猎物,看着他们死前能做出如何的挣扎。

“你满意了吗?”梦儿冷冷道。

“美女师父何出此言?”星月在心中笑道。

“夺取星月的身体,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事吗?他刚才危机时刻才妄自动用了中枢之魄的威力,却没想到把你给放了出来。你是打算就这么一直钳制着星月的躯体,不再还给他?”

星月露出一丝有些无奈的笑容道:“我该怎么向你解释呢,美女师父。我可以说我从未改变,却又不得不承认我的心境改变了很多。恩,这确实是一个很难说清楚的事。”

梦儿道:“用不着你说明,我自己看。”说着便去查探星月的内心记忆。

星月也是淡淡一笑,表示毫不介意。

原来,星月的情况极为特殊,恐怕世间从未有人遇到过这种情况。

先,星月从小便是一个性格高傲倔强,遇事容易冲动逞强之人,这部分该是遗传自父亲。可是,体质的缺陷导致了星月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没有能力去高傲去倔强。这也简介导致了星月的命运多舛,少时曾被人掳劫出城便也是与此有关。

虽然后来星月的实力逐渐变强,但随着阅历以及年龄的提高,心境也在产生着变化。星月开始知道那些事情可以鲁莽去做,那些事情要凭着理智去行动。

心境的调整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若是星月能够这么坚持走下去,自然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是星月便在心境调整这个重要的过程之中,阴差阳错的修炼到了中枢之魄。

中枢之魄对应心境,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对于星月而言,却产生了一个谁也料想不到的结果,那便是心魔的诞生。

星月在习得中枢之魄后,经历过许多的磨难。很多时候都需要自己挺身而出,自然也有很多时候需要自己来行事抉择。每每遇到此事,星月都会下意识的产生很多想法,而由于中枢之魄的存在,星月则永远能找到最为理智的处事办法。不过最理智的,并不代表是星月最喜欢的,这也就在星月心中埋下了一丝不服气的心态。

好比在龙家之时,星月曾经闪过一个念头,那便是把所有龙家愿望自己的人全部都毒打一顿,让他们信服自己。但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最终星月还是选择了赔罪道歉。由于星月的性格经历,加上身世背景,这种理智和冲动的矛盾便会经常出现,且比普通人要更为强烈。

其实这种心境,世间人都经常有。但由于星月习练了中枢之魄,心中有一个意识深层。因此这些极为负面和猖狂的想法并未随着时间的流转而散去,反而是逐渐凝结成了星月的心魔。靠着中枢之魄的力量,心魔不但拥有星月的全部,且更加多了原本星月没有的那份狠辣之气。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