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离王殿下的绝世医妃 > 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百九十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双丫髻的绿衣婢女捧着一壶清茶进了门,小心地斟了一杯温热的茶水,送至季榣琛手边。她低垂的眉眼染上了怅然踌躇,几欲张口,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有什么话就直说,不必做这般样子!”季榣琛淡淡道。

落月闻言更是蹙紧了一双细眉,她挣扎了许久才小心的开口道:“公子,明日,明日便要开宴了!我,属下只是觉得,那姑娘,未免太可怜了些……”本就是一个芊芊弱女子,如今还要卷进朝堂风云,博弈之间失了清白生母,如今还要……

“公子,您难道不能……”不能救一救那苦命的姑娘吗?

季榣琛转头对上了一双满载着期盼的杏目,出口的话确然姿容秀丽的姑娘如坠冰窟:“不能!”

“砰!!!”落月双膝一软,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公子恕罪,属下没有别的意思!落月自知不该质疑公子的决定,还请责罚!”她的额头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只觉得从身到心,整个人都凉透了!

她实疯了吗?怎么敢出口质问城主!对季榣琛的恐惧早已经根植在她的骨血之中,当年这位是用何等血腥手段镇压回荒叛乱!不过才一两年的光景,便能忘了吗?

季榣琛收回视线,“你跟在他身边久了,心思也乱了!怎么,是他让你来试探我的?”落月已经撒出去太久,一个年轻的女子,总是不免为外界所诱惑!

落月再叩首行了一个大礼,她整个人匍匐再地上,颤抖着声音道:“公子,落月不敢!属下对回荒,对城主乃是一心一意,绝不会心生不轨叛乱之心!还请大统领明察!”她承认自己是心动了,可那也只是一点点!相较于回荒城,那个男人虽好,却也终归不是个可靠的……

季榣琛端起茶碗,漫不经心地道:“你是在可怜她,还是可怜自己?这天下只有那一个女子可怜?旁人便都是无坚不摧了?落月,别忘了你是

落月的脑袋一同叩首,冰冷的温度从额头蔓延,让她整个人都陷入恐慌之中!

生在回荒城那种地方,想要尊严是不可能的!她年少流落风月之地,在混沌的泥潭之中挣扎求生,什么样的男人不曾见过!落月是当年一个颇为照顾她的姐姐留下的孩子,那可怜的姑娘信了薄情寡信的男人的誓言,辗转偷渡的暗商怎会真的带一个女人离开!她原以为的新生活终成了一场幻影,最后拼死生下了孩子却无力抚养,只能辗转回到那风流的地儿,继续干老行当!只是到底不年轻了,而且养活一个孩子何其艰难,不过几年便撒手而去!

她同一众姐妹们接管了这个孩子,许是已经深陷泥沼,所以心中存着最后的善,想要保住这最后一丝干净!她们将她保护的很好,但或许就是太好了!倒是让这个丫头养成了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单纯性子!不过放出去三年,便为了一个男人要生要死的,简直丢人现眼!!!

季榣琛烦躁地按了按眉心,她实在不擅长处理这种情感官司!“起来吧,你知道我不喜欢看人跪着!”季朝颜曾教导她————人生而平等!她自是认同这种观念,只是身处乱世,要想平等何其艰难?凭她一己之力想要打破陈规?呵,季榣琛还没有那般天真!

花月却是不敢地,她爬行至季榣琛的脚边,俯身哀求道:“公子,这丫头只是一时糊涂!念在她尚年幼不知事份儿上!公子便饶了她这一回吧!年少不知‘情’字,属下会教好她的!公子若是要责罚,所有罪责由花月一人承担,还请公子开恩!”说着便用力地口头,那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落月心头直颤!

她一脸带着地看向面前不断口头的女子,岁月不曾优待这个曾经的美人头牌,她如今已经不可避免地染上了风霜的痕迹!她记忆中的花姨,永远都是挺直了要腰背的,纵使身处泥潭,她也要骄傲地站在众人面前!也正是因着这一份傲然,才会被上任主人一眼相中!从而带着她们离开了那个地方……

可是如今,那个永远挺直的身影,就那样匍匐在另一个人的脚下,哀求宽恕她……

落月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被公子悉心教导的这段时间让她逐渐沉迷,让她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她甚至发自内心地期望,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丫鬟!她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丫鬟啊!只是显然是对哄骗自家崽子的男人极为不满的,只季榣琛觉得话里有话。

但她也不曾多言,至少此刻的季榣琛还没有分清那种莫名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她开口道:“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好惊讶的,至少落月还算有分寸的,没真的把全家都卖了。不过,为了防患于未然,你还是好好教一教,别真的一头载进去不肯回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给熟人收尸……”虽然这种事情貌似她已经干错太多次了!

当初选人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毕竟季朝颜那么一个“正面”例子摆在眼前!季榣琛但凡有点脑子就不会相信天真无邪的蠢姑娘不会一头栽进情爱的漩涡之中!

花月闻言便也收了脸上的魅色,一本正经道:“属下明白,还请公子放心!只是不知,公子是否有什么打算?”私心里,她还是希望能够对那个蠢孩子慈悲一些!

“你不是很清楚这种事情该这么做吗?怎么,心软了?”所以季榣琛才不喜欢处理这种情感问题,自古痴情女子薄情郎,顾暄霖他亲爹就不是什么痴情种子,儿子又是自小娇惯着长大的,纵然历经波折,但是本性难测!他或许真的会遇上钟情想要相守一世之人,只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便该早早明白该如何选择才是最有利的!

联姻,从来都是建立联盟的最好方式!

花月紧张地低下了头,不再言语。她心知自己还是放肆了,公子是不喜欢这些风花雪月的韵事的,因为她自己便是这样一桩爱恨纠缠的孽果!“属下明白了,三月之内,必定会给公子一个结果!”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那个蠢丫头看清男人究竟是什么嘴脸了!

“若是不能,你当知道规矩。”季榣琛淡淡道,纵然落月不过空担个名号,但是为防万一,她绝不会让一个蠢货将自己卖给顾暄霖!

花月颤了颤身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恭顺地低着头应和道:“是!”纵然不愿,可是公子的决定无法更改!这是回荒的规矩,即便慈悲,却也残忍……

待到花月退下,药房的阴影之中走出了一身黑衣的少年,“师兄,干脆让我去解决了那个蠢货!免得她污了‘七月’的名声!”他伸手握紧腰间的剑鞘,似乎只要季榣琛一声令下便会直接宰了那个笨蛋!

季榣琛合上了桌上的医书,“这里不是回荒,东御皇城鱼龙混杂,多方势力交融,不要随便打打杀杀!有这个功夫,不若多看些书!”说着她便将手里的医书朝那人扔了过去!

黑衣少年苦着一张娃娃脸接过了书,无奈道:“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干不来这个!这种事情您来就好了啊,小的只需要勤学武艺,保护好您就是了!”他笑的一脸讨好地双手奉上书。

季榣琛没去接,“你该多用些脑子了,既然已经被困在这里,那么阴谋鬼蜮防不胜防!你师兄我即便是聪明,却也不能真的算无遗策,我不是神,不能永远保护你们……”话音染上了些许伤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神色有些低迷。

凌泉似乎也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他小心地将手捧的医书放下,故作骄矜道:“师兄莫要忧心,凭小弟如今的本事,纵横这东御皇城自然不在话下!师兄只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便好,我和枫实白芨都会站在你身后的!”从眼前的这人在那座漏风的破庙给他们灌下那一晚温热的风寒汤的时候,他们便甘愿将此生的性命奉上!

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所言的可靠!“倒是师兄,我怎么瞅着,你好像对那个顾大人,很是宽容啊!”虽说是称作‘师兄’,但这也不过是当年为求生的无奈之举,虽说季榣琛年龄最小,但却也因为她,他们才会被师父收入门下!

尽管那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大夫,但就是那样一个年迈睿智的老人,给曾经衣不蔽体的他们一个容身之所!那样快活的时光是那样的短暂,却足够让他们铭记此生!

他师兄是个姑娘!是个已经十八岁的姑娘了!

凌泉纵然长相偏嫩,但该知道的一样不少!姑娘大了便该有心上人了!当然,如他师兄这般绝代风华不同凡响女子,定然是要配一个同风华绝世盛世美颜的公子!只是,他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