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离王殿下的绝世医妃 > 第二百零七章

第二百零七章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季榣琛行了个还算得体的礼,不咸不淡地回道,不知过了今日,老皇帝还有没有心情多关注她?

究竟是养在身边多年的亲儿子更重要,还是致死亏欠不能是释怀的白月光更胜一筹?

季榣琛很是期待!

被她给呛了回去,东御帝也不恼怒,又将目光转移到顾安廷身上:“顾卿,怎么不曾见到定国公?”

老爷子还在禁足,怎会出席这种场合?只是话不是这么说的:“陛下宽怀体恤,臣不胜感激!只是家中老父年事已高,近日又有旧疾来势汹汹,恐是给陛下过了病气,便留在家中休养。父亲一向感怀陛下恩德,待到病愈,定会入宫谢恩。”他的态度不卑不亢,虽是说着奉承的话,却让人升不起谄媚之感,仿若这只是一个忠心之臣的肺腑之言一般。

东御帝果然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父亲的忠心,朕自是知道的。让他好好休养身子,若是缺了什么好药尽管去太医院取用便是!榣琛啊,定国公不是外人,同你母亲也是多年的旧识,若是得空也该去拜访长辈才是!”

季榣琛:“……”你怕不是忘了,定国公的一夜白头是谁干的!还有,某人可是直接拔剑要砍人家的!!!

季公子知道老皇帝的想法一贯与众不同,索性便也不放在心上!定国公想来不想看见她,莫不是那位老人家还想听一听季朝颜的临终遗言?还是红颜枯骨,她的后半生是何等的痛苦颓然?

昭王景珞箫听的他父皇这客套话直翻白眼,他可是亲眼看着这个“四弟”对定国公是何等的辣手无情,要不是顾安廷的动作及时,说不准这时候那来油盐不进的老爷子已经两腿一蹬入了墓陵了!别以为他当初年幼就不清楚那里面的事儿,贤妃为何远走,那一夜白头还不是给定国公逼的!

倒是太子心思更深,定国公对贤妃有愧,这一点毋庸置疑。父皇如今也确实看重这个认回来的儿子,虽说他流落在外,但若是悉心教导个十余年未必不能担当大任!自古以来,皇家子弟掌管兵权的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看如今父皇的态度,对顾安廷的安排,想来是要将定国公一脉归入季榣琛手下!这,可着实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众臣的脸色也各有不同,季榣琛同顾安廷落座,也不知东御帝究竟是怎么想的,竟是将她同顾安廷安排在了太子下首,昭王斜对面!虽说她如今顶了一个侯爷的名号,但是东御的国公也不少,且不论旁的,就是太子的外家安国公也是皇城中数一数二权贵,这会被一个小辈压在上头,一把年纪须发皆白的老爷子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他四十多岁的儿子面色青黑,一看就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季榣琛自是不会去看那些人的眼色的,整个东御,她如今需要给面子的也不过是一个景荣天,后者亲爹滤镜这会子正热乎着呢,恨不得什么都捧给他心爱的儿子!虽说孩子对自己是冷了些,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东御帝这段时日通过各种手段已经是搜集到了足够的消息,他自是能够从中看出,季榣琛这些年过得其实很不好!她在回荒城那个混乱之地艰难求生,一步步爬上了大统领的位置,如今亦可以说是大权在握,只是她的性情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地方也已经定了型!他学不来顾安廷的温文尔雅,也没有太子自矜高傲,更没有昭王的恣意轻狂!

东御帝是心疼的!在他不知道的岁月中,他的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坎坷!他的朝颜呢?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灾噩才在那种地方能够立身!

回荒三次!!!

至少在她离宫的这段时间,每天一席御宴不曾断了去!至于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季榣琛当真一筷都不曾动过!

如今也是一样!!!

顾安廷看着这一桌红艳艳的玩意儿,一时之间还不真不知该如何下手!作为一个常年病弱的贵公子,他虽然嗜好甜食,但是日常饮食还是偏清淡的,即便是荤食那也是精调的药膳,除了一股子药味儿也没什么胃口了!所以,顾公子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辣宴!

他下意识地去看了看季榣琛的“怎么了?”顾安廷转头问她,后者摇了摇头,“没什么……”人都死了,执着太多又能如何?真要是论起来,她若是活着,想来也不会多痛快!

约莫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开宴的承庆殿,季榣琛同顾安廷来不早也不晚,东御帝到底不曾肆无忌惮地展示他对归来的“儿子”的宠爱!只不过,相较于大部分已经落座的朝臣,这二人也算是从颇受瞩目了!

怀卿侯季公子冷着一张脸,明晃晃地表现了对这种场合的不喜。毕竟她只是一个“自视甚高”,仗着医术高明便目中无人的大夫。倒是她身边的看着不断走近的季榣琛,一贯威严的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榣琛可有些时日没来看朕了!”语气不免有些落寞,听得太子和昭王咬紧了牙,只是面上还是不能表露。

“陛下身体康健,自然不需要时时见到大夫。”季榣琛行了个还算得体的礼,不咸不淡地回道,不知过了今日,老皇帝还有没有心情多关注她?

究竟是养在身边多年的亲儿子更重要,还是致死亏欠不能是释怀的白月光更胜一筹?

气,便留在家中休养。父亲一向感怀陛下恩德,待到病愈,定会入宫谢恩。”他的态度不卑不亢,虽是说着奉承的话,却让人升不起谄媚之感,仿若这只是一个忠心之臣的肺腑之言一般。

东御帝果然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父亲的忠心,朕自是知道的。让他好好休养身子,若是缺了什么好药尽管去太医院取用便是!榣琛啊,定国公不是外人,同你母亲也是多年的旧识,若是得空也该去拜访长辈才是!”

季榣琛:“……”你怕不是忘了,定国公的一夜白头是谁干的!还有,某人可是直接拔剑要砍人家的!!!

季公子知道老皇帝的想法一贯与众不同,索性便也不放在心上!定国公想来不想看见她,莫不是那位老人家还想听一听季朝颜的临终遗言?还是红颜枯骨,她的后半生是何等的痛苦颓然?

昭王景珞箫听的他父皇这客套话直翻白眼,他可是亲眼看着这个“四弟”对定国公是何等的辣手无情,要不是顾安廷的动作及时,说不准这时候那来油盐不进的老爷子已经两腿一蹬入了墓陵了!别以为他当初年幼就不清楚那里面的事儿,贤妃为何远走,那一夜白统领大权在握,但是其下仍有分权的存在,景荣天是个皇帝,自然也有开疆拓土的野望!纵然那片地方,曾是他舍弃的……

景荣天这一生最爱最愧疚的女人就是季朝颜,他们之间爱情的凋零罪责主要还是在他自己身上!而那个为他失去了所有的女人到最后却还是因为无法面对而远走天涯!多年后,她给他留下的孩子再一次救下了他……

所以啊,他想将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都给这个孩子……

哪怕,他来到这里,目的并不单纯……

不多时便已经正式开宴,季榣琛没动几筷,意料之中的,东御帝给她单独开了一桌辛辣的菜式,说真的,这要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掀桌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二次第三次!!!

至少在她离宫的这段时间,每天一席御宴不曾断了去!至于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季榣琛当真一筷都不曾动过!

如今也是一样!!!

在意,只当她对药材更感兴趣罢了!谁曾想……里面装的会是这种东西?

倘若顾安廷的记忆无误,榣琛是不喜欢辛辣的食物的!她自小长在西陵,那时候最喜欢的是街角的一家小馄饨,每到药馆发工钱的时候,便会捧回一碗同他分食……

许是因为顾安廷的目光太过直白,季榣琛转头对上那双染上了些许茫然错愕的眸子,不经意的碰撞让她的心猛的一颤!!!

为什么……

她竟是觉得,这双眼睛,太熟悉了!

只是这样的情绪很快便被压下,或许是因为顾安廷这样娇养的矜贵病弱公子难得勾起了她对记忆中某个已经远去了太久太久的人的回忆,她曾经以为,她会同健康的他一起,离开那座破落的小院……脸色,果然又冷了三分!先前那小太监送来的食盒装的也多是他喜好点心和一盅银耳羹,都是顾安廷惯用的!榣琛没兴致他便也没多在意,只当她对药材更感兴趣罢了!谁曾想……里面装的会是这种东西?

倘若顾安廷的记忆无误,榣琛是不喜欢辛辣的食物的!她自小长在西陵,那时候最喜欢的是街角的一家小馄饨,每到药馆发工钱的时他一起,离开那座破落的小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