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 > 第168章 始皇帝生气了

第168章 始皇帝生气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在场的人秦灭六国时的各战役都清楚无比。

哪怕是一场双方万人的厮杀战斗,真要将对方彻底击败并俘虏。

没有上千得伤亡,是绝对拿不下来的。

所以,秦律在对军功的考核上才会有关于战损的考核。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即便胜了,能记录获得的军功也会大打折扣。

像这种歼灭俘虏一万敌军,己方伤亡数百人的,已经是了不得的战绩了。

嬴成领兵打了无数大小仗,对此是深有体会。

上郡戍边一役虽然是设伏,但军报上可是清楚写明了十二万大军三方合围。

也就是说,除开坚守的城墙一方,其他三方都是野战。

打败的还是身体素质强于秦人的彪悍匈奴骑兵!

平心而论,赢成若率领十万大军和一万匈奴骑兵大战,伤亡恐怕是按万来计算。

秦轩能有这样的战绩,值得吹嘘。

当然,如果是嬴成领兵的话,肯定就没有最新式的连弩了。

毕竟那是秦轩弄出来的,没有秦轩自然没有连弩。

理是那么个理,可嬴成就是不服啊!

凭什么嬴氏宗亲就不能领兵?

偏偏宠信一个外人!

嬴成拳头紧握,紧咬后牙槽。

自从天下一统后,他这位有着赫赫战功的大将军就坐了冷板凳。

大秦军中的事务,已经没有权利插手。

后来皇帝要拉拢天下士子,要修建一座比六国稷下学宫还要壮观的学宫。

才命令嬴成接下这个任务。

本来还想着趁机拉拢那些大儒,一来可以为分封之事出力,而来也是为扶苏收拢人心。

谁想到

刚刚才有些收获了,朝堂之上的博士就被肃清一空。

连亲自督建的学宫,也成了给他人做嫁衣!

心中没有怨气才怪了。

嬴成被两位文武大佬挤兑,气得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加上喝了一些酒,只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仁!

眼睛里泛起一缕缕血丝。

咬牙沉声道:“陛下难道忘了月前学宫之事?秦轩乃奸佞之臣,岂能养虎为患!”

嬴政眯起眼睛,淡淡说道:“大将军莫不是忘了,那些大儒已经表明态度,是错怪了秦轩吗?”

当初连淳于越这样的硬骨头都被气得吐血,剩下的人在恐惧之下只能改口是弄错了,是受到纵横家蛊惑。

此事已经有了定论。

现在又提起,就有些不讲道理了。

嬴成长久以来的心中憋屈和欲望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站起身,义正言辞道:“陛下莫要乌信奸佞,只有实行分封之制让嬴氏一族镇守四方,才能保得大秦长治久安啊~!”

Duang~!

渭阳君嬴傒浑身一颤,连桌上的酒爵都被碰倒了。

急忙悄悄拉嬴成的衣袖,拼命的摇头暗示。

始皇帝眯起眼睛,脸色不由冷了下来。

作为一统天下的千古一帝,胸襟是有的。

在商议之时可以畅所欲言,通常都不会问责。

但分封之事,却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随着大儒们被那个儿子压制,已经没有人再敢提分封的事情。

就连头最铁的淳于越也懂得审时度势,知道是不可为暂时消停了下来。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在连番压制下没人敢再提及此事。

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死心!

说话的声音也冷了几分。

“大将军,你醉了!”

嬴成脸色胀红,梗起脖子道:“臣没醉,臣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请陛下三思!”

瞬间,始皇帝的脸色更冷了。

渭阳君见状,急忙站起身扶住族兄弟,告罪道:“陛下恕罪,嬴成将军喝醉了!”

嬴成似乎也孤注一掷了,梗起脖子道:“只有恢复周礼,实行分封制才是正统!”

李斯摸着胡须,眯起的眼睛里透着嘲讽的冷笑。

作为竭力推行中央集权制的大秦丞相来说,是绝不允许恢复周礼分封之制的。

只要始皇帝在一天,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奈何利益太过巨大,总是让人忍不住起贪婪之心。

腐儒鼓吹分封,到底是安得何居心还有待考证。

但大将军嬴成竭力提倡分封,自然因为自己就是受益人。

谁又不想像当年各国诸侯王一般威风呢!

至于会不会和皇权有冲突,会不会架空皇权,那就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了。

皇权过于集中,对诸侯国反倒不是好事。

始皇帝深深的看了一眼,沉声道:“嬴氏族人嬴成即刻前往雍城守陵,终身不得离开!”

“喏!”

赵高急忙应下,抬手招了招。

立刻,四名侍卫走了进来。

赵高阴恻恻的说道:“奉陛下口谕送大将军前往雍城!”

“喏!”

四名侍卫上前,强行把已经近乎癫狂的嬴成架了出去。

嬴傒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求情:“大将军醉酒一时糊涂,还请陛下饶恕!”

“哼!”

始皇帝冷哼一声:“若不是看他醉酒,就不止是回雍城守陵了!”

随即冷声道:“拟旨,谁若再敢议分封之事,斩!”

嬴傒身体一颤,知道是不可为。

皇帝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是已经很生气了。

若不是看在宗族的情面上,恐怕就不是发配雍城那么简单了!

嬴傒心里叹息。

大将军嬴成被发配雍城,宗族的力量又被削弱了!

只是皇帝已经下诏,也不敢再多言,恭敬的就要退出去。

忽然

耳畔传来冰冷的声音:“渭阳君,好生约束宗族子弟,你~可明白?”

嬴傒脚步一顿,恭敬的应下:“臣~明白……。”

他明白,这是来自皇帝最后的警告。

若宗室再敢擅议分封,或是私议秦轩的事情,恐怕是真要动刀了!

如今的皇帝已经和刚刚加冠掌权时不一样了!

已经不是宗室和朝臣能够左右的了!

宗族联合起来抵抗,皇帝就不得不妥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李斯看着渭阳君恭敬的退去,老脸上露出了笑容。

作为法家的代表人物主张的是中央集权制,看到偏向儒家的嬴氏宗亲吃瘪,心里自然痛快。

王翦扒拉着眼皮,仿佛对之前发生的事毫无所觉一般,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心里却暗暗权衡:“天助轩公子,宗室倒下,扶苏又折一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