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五代河山风月 > 382、闪击(一)

382、闪击(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云霭低悬,孤城遥望,天空下旷野辽阔,即便白日高悬,天地中间也有朦胧薄纱隔开天地一般,阳光并不通透。

南方的湿热开始发威,空气中湿度巨大,即便气味不是很高,也感觉皮肤粘稠,温热像是粘着皮肤表面,不会被风驱散。

这种气候如果是北方的军队南下,日子一长肯定十分不适应,好在潇湘军主体都是荆楚军队,对这样的气候还是适应的。

不过却苦了尹崇珂这从天水来的猛将,他闷得好几次想把甲胄给脱了,骂骂咧咧了好几次“这鬼地方跟在蒸笼里蒸一样!全身都湿透了。”

不过即便如此,尹崇珂并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作为前锋还是迅速进军,丝毫不停。

当天下午,太阳正高,天地间连风也很少,郴州外的关阔原野上一片喧闹,从高处俯瞰,众多的长长队伍正沿着城外的大道往东移动。

两畔田地一片金黄,还有裸露的土地,突如其来的战争,打断了丰收,但在战争面前,什么都顾不上了,远处东面田间甚至烟尘滚滚,不少人在田地便痛哭。

郴州刺史陆光图下令,坚壁清野,田地里来不及收的熟稻要全部烧毁,不能给秦军留下,成为秦军进军的粮草补给。

同时往东面山口派出大量阻击部队,准备在郴州城以东构筑一道防线。

正当大量人马移动时,东面天空,突然烟尘滚滚,遥望去,有大量尘土缓缓飘上天空,不少正在旷野上往东行军的人见此纷纷停下脚步,抬起头来往东望。

邵令忠骑在马上用手遮住直射的阳光,遥望东方,极力想看清楚怎么回事。

邵令忠是郴州厢军都指挥使,他能干到这个位置,和他的叔父邵廷琄有关。

邵廷琄是宦官,但在南汉国,皇帝不信任文武大臣,只信任宦官,宫女和巫女,所以宦官权势十分大,只要是南汉国的高官,背后多少都有宦官宫女的背景。

如郴州刺史陆光图,就是出身宦官世家,在南汉国,不少人认大宦官当爹,也有不少人认宫里的当红宫女当干妈。

而他的叔父邵廷琄却是实实在在的,叔父小时候就被选入宫中,成为宦官,但飞黄腾达之后并没有忘记家里,感念亲情,才提拔他这个后辈。

叔父邵廷琄曾担任掌管内廷府库的内府局令。大宝年间,擢升为内常侍,在宦官当政的南汉国,这是极高的位置了。

早邵令忠记忆中,叔父向来是个严肃的人,所以他也不想丢了长辈的脸。

战事初起时,他就想去前线,不过最终还是被刺史要求留在郴州,因为他们这些地方兵才是刺史的亲军,而巨舰指挥使暨彦赟率领的朝廷军队则不是嫡系。

他确实听说过北朝军队的强盛,平荆湖,灭蜀国,吞南汉,败契丹,这些事这几年都已经传遍岭南。

不过在南汉中,不少人对北方的局势并没有更清晰的认识,少有人知道辽国,契丹人,北汉的详细情况,道理很简单,北面接壤,与他們来往密切的只有南唐国。

由于山川河流阻隔,加上除去沿海地区开发有限,导致南汉是相对独立的,中原争霸也没人去管,他们南汉自身也没能力北上,与外界联系断绝严重。

邵令忠其实也没太多概念,辽国到底有多厉害,北汉又是什么,他只知道蜀国和北面唐国,关于辽国和北汉的消息,多数是他的叔父告诉他的。

直到昨晚前线战败,防线被秦军接连的突破的消息连夜传到郴州时,他才终于对秦军的恐怖有了体会,他几乎一夜无眠,陪着刺史陆光图心惊胆战等候天明。

而现在看着远处的动静,他心里忍不住打鼓,不会是秦军杀过来了把?

这里可是郴州城下,一夜之间怎么可能!

他站在马背上极力往北去望,却看请任何东西,东面的地平线上,只能见到大量灰尘,隐约听到响动。

很快他看到影影绰绰的不少人影从东面大道上向着这边跑过来。

邵令忠领着人,士兵拦住一个仓惶逃跑的士兵,质问道:“前面什么情况,你的武器呢!”

那士兵一下慌了,紧张大叫:“北军,北朝的军队杀过来了,他们烧了东面的哨塔........”

士兵惊慌失措的大声道。

“什么!你们人呢,东面不是有人四营人马吗!”邵令忠又惊又怒,大声质问。

“不知道,小人不知道啊,我在后面站岗,回神过来的时候秦军已经杀过进来了.......”

邵令忠更加怒火中烧,“所以你就跑了,你是当兵的!朝廷给你发粮饷不是让你跑路,他娘的不会跟他们干一场吗,要你何用!”

说着摆手道:“来人,临阵脱逃,斩了!”

那倒霉的士兵一下吓得脸色发白,很快被旁边的士兵拉到路边一刀要了命。

邵令忠努力吸口气让自己镇定,最坏的情况得到证实......

他回头看着神色慌张的众多将士,脑子里又想起叔父邵廷琄的教诲,叔父出身平民百姓之家,是靠着子宫谋了一条入宫的路子,之后做事强力,得到陛下的宠信才飞黄腾踏。

所以叔父在他印象中一直是个了不起的长辈,常常手不释卷,努力学习,不因身居高位而贪享融化太平,也教育他们不能蒙荫不思进取。

“咱们吃皇粮拿皇饷,今天事到临头,不能逃,我们要是逃了,城中的男女老幼,你们的父母妻儿都要遭殃!北军会杀光她们,奸淫掳掠你们的妻女!不要爬,跟我我,我们去迎战秦军!”邵令忠说了一大堆,终于令稍微缓解众人的不安,激起一些斗志。

随后他轻率身后机军队,往东准备去迎战秦军。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打大战,心里也七上八下,没有经验,但事到如今除了鼓起勇气去迎战,他也想不到什么别的可行办法,经验、阅历和教育都限制了他能做出的反应。

一番鼓舞之后,凝聚士气,继续领队顺着大路往南。

东面的尘土越来越多,大道两侧田野和小道上,溃逃的士兵也越来越多,但这时他们已经来不及去管那些,绍令忠不断提醒身边将士,让他们聚拢队形,以免被击破。

而因为害怕,南汉军的阵型确实也格外的密集,大家挤在一起,不多的马军在两翼,步军结成一个长长大方阵,也让不少人心安下来,毕竟人多啊。

很快,顶着头顶的太阳,他们已经看到远处大道那边,隐约有一条黑线在热浪中蒸腾,轰隆隆的马蹄声随着地面传过来。

那条黑线越来越宽,士兵们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握紧手中的兵器,很快他们就发现秦军和他们的不同了。

秦军很快,他们的前锋几乎都是红黑甲胄的骑兵,在地平线那边肉眼可见的变大。

其二......秦军的阵型远比他们松散,他们的除了在大道上进军,还有不少在两侧的田野中一起推进,相比之下与自己这边只在大道上列阵完全不同。

秋日的平坦稻田,正是枯水的时候,虽然有些地方也泥泞,却根本阻止不了秦军的步伐。

其三,秦军的动作如同闪电般迅捷,两军遥望,他们在见到秦军第一时间,下意识停下脚步,顿了一下,中军大阵迟滞。而秦军在见到他们的第一时间,丝毫没有耽搁,而是立即加速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