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回到南明当王爷 > 第一百五十二章:拥福拥潞?

第一百五十二章:拥福拥潞?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潞王亦近在淮安,较之福王,潞王更贤,宜立潞王。”

见史可法犹豫不决,钱谦益担心史可法支持沈廷扬等人拥福,赶忙站出来说道。

朱琳泽只觉好笑,这些东林党人可真是双标啊,当初反对万历舍亲立疏的是他们,今天在燕子矶舍亲立疏的也是他们的。都这个时候了还为了一己私利不肯放下门户之见。

“潞王若是能监国,闽王亦可监国。”

朱琳泽也懒得废话,很强硬地表明了他的立场。现在南京的强军不是在他手上,就是在左良玉手上,有强大的兵权在身后撑腰,他不怕这些东林党人。

“闽王!此乃诛心之言,此话与造反何异?”南京户部尚书高宏图勃然大怒。

“我是大明宗室,为何要造大明的反?尔等拥立潞王之举才是在诛大明的心。”朱琳泽唇枪舌剑,和高宏图这个老头子针锋相对。

“兹事体大,需得从长计议,择日再议。”

见双方有剑拔弩张之势,左右为难的史可法赶紧站出来调和。

朱琳泽也不多言,带着部众回到江东大营。

沈廷扬、祁逢吉、路振飞、冯元飚、韩赞周等人来到朱琳的江东大营,商议监国之事。

“国不可一日无君,我等宜速立福王监国以正国本!安社稷!”祁逢吉的态度非常明确。

“祁府尹所言有理,只是东林诸公反对,日后朝堂必不安宁。”

路振飞赞同祁逢吉的看法,不过今天东林党魁钱谦益也直接表明了态度。路振飞担心立了福王之后,日后朝堂上百官不合,眼下正值国难当头,百官要是不合,朝廷焉能长久?

“闽王以为如何?”沈廷扬看向朱琳泽,他想知道朱琳泽的想法。

朱琳泽的态度当然是拥立朱由崧,当初为了把朱由崧安全的接到南京来,可是冒着自己唯一一支骑兵覆灭的危险,派金胜率骑兵将朱由崧不远千里从怀庆府接到南京。

在燕子矶说他也可以监国只是气话,现在南京紫禁城里的那把龙椅烫屁股的很,他可没心思坐。只要有了开府之权,现在做藩王可比做皇帝舒坦,能做的事情还更多。

“诸位!”朱琳泽起身朝三人拱了拱手道,“本王赞成祁府尹的看法,国不可一日无主,应当速速请福王监国。”

与其等史可法在那里犹豫不决浪费时间,不如迅速将朱由崧扶上位,断了东林党人立潞王朱常淓的念头。

要不是要争取部分文官的支持将朝廷的架子搭建起来,朱琳泽巴不得现在就把朱由崧扶上监国之位,免得夜长梦多。

至于朱由崧的内府,朱琳泽早就未雨绸缪,让韩赞周帮着把福王府的内府架子搭建起来了。

沈廷扬等人觉得时间太过仓促,倒是一直一言不发的韩赞周认为问题不大,让沈廷扬等人游说百官,他负责在南京紫禁城内准备监国事宜。

韩赞周对此事非常上心,若是拥立福王成功,他韩赞周就是内官第一功臣,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非他莫属!

“韩公公,内府之事,就全权托付给韩公公了。”朱琳泽对韩赞周说道。

“闽王放心,内府的事情,咱家一定安排妥当。”韩赞周非常爽快地应承道,“只是左帅这些天身体抱恙,兹事体大,南京能战之兵,多半掌握在左帅手上,要是有左帅的支持,我等大事可成!”

文官由沈廷扬等人去游说,内府有韩赞周接应,剩下的就是手握兵权的武将了。

左良玉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病倒了,病的可真不是时候。

左良玉这个老滑头的,这时候生病,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

辞别沈廷扬、韩赞周等人,朱琳泽径直带兵进入南京城去拜访左良玉。

朱琳泽骑着高头大马,率军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南京城。明朝北廷已亡,如今就算是藩王掌军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朱琳泽将带进城的三哨兵马全部安置在了福王朱由崧的府上,随即便买了些礼物,到隔壁拜谒左良玉。

恰巧撞见刚刚从左良玉府邸出来的侯方域。

朱琳泽记得侯方域的老爹是前兵部尚书侯恂对左良玉有过知遇之恩。

难不成东林复社那边要拉拢左良玉?朱琳泽满腹狐疑,他倒是不担心东林复社的人拉拢左良玉,左良玉圆滑的很,对左良玉而言拥福的好处比拥潞的好处大多了,左良玉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知道该怎么选择。

侯方域迎面撞见朱琳泽,照面也不打昂着头就走了,朱琳泽没有理会侯方域,他压根也没把侯方域这个落榜举子当回事。

见到左良玉,朱琳泽可以确定左良玉不是装病,而是真的病了。

左良玉非常勉强地从病榻上爬下来,穿好袍服来见朱琳泽。

“左某偶染风寒,身体抱恙,未能出城迎接闽王。”

朱琳泽晋封藩王是迟早的事,左良玉以为朱琳泽要等到南都迎立新君之后才晋封藩王,不想朱琳泽这么早就晋封了藩王。

左良玉替朱琳泽感到高兴,同时也替他女儿感到高兴,朱琳泽晋封藩王,他女儿左羡梅就是亲王侧妃了,在地位上要比郡王妃高上一着。

“侯方域可是来游说左帅拥立潞王的?”朱琳泽径直问左良玉道。

“不想东林诸公门户之见如此深,是钱牧斋让他来游说左某拥戴潞王监国的。左某的态度一向是支持福王的。”

伺候左良玉的婢女给左良玉披上大氅,左良玉正了正肩膀上的大氅说道。

“侯公虽对左某有知遇之恩,但军国大事,左某是有底线的,舍亲立疏,违背宗**序,再者较之潞王,福王更贤,没有理由舍弃福王不立而立潞王。”

病态中的左良玉一副义正严词的模样,所谓的贤,是一个很模糊主观的概念。福王朱由崧是什么货色,无论是左良玉还是朱琳泽都心知肚明,拥立谁对左良玉更有利,那他就更贤明。

朱由崧就住在左良玉府邸隔壁,左良玉没少拜访朱由崧给朱由崧送礼,等的就是朱由崧登上皇帝宝座的那一天能够给他回报。这个节骨眼上左良玉没有理由放着已经搞好关系的朱由崧不立去立一个素不相识的潞王朱常淓。

“有左帅这番话,本王就放心了。”

“闽王做事,本帅亦是放心。”左良玉凑近朱琳泽压低声音道,“本帅前日已让王虎臣率八千精锐入驻南京城内,提督南京军务勋臣赵之龙手底下的兵不堪用,有这八千精锐镇的住赵之龙,南京方面除了赵之龙的营兵外,再无能用的兵马。只是......”左良玉到底还是老谋深算,提早就做好了准备。

“左帅是担心高杰、黄得功、刘泽清、刘良佐四位总兵?”朱琳泽知道左良玉在担忧什么。

赵之龙的南京京营兵不足为虑,左良玉担心的是高杰、黄得功、刘泽清、刘良佐这总兵的兵马。

左良玉点点头,说道:“花马刘不足为惧,刘泽清也不足为惧,倒是高杰和黄得功的兵马堪用,我担心的是高杰和黄得功合兵一处。”

花马刘就是刘良佐,因为经常喜欢骑一匹杂色马,故而人称花马刘。

这家伙正奉马士英进入南直隶之时,沿途淫掠,路过江淮的时候江淮百姓闭门固守,不让刘良佐的部队入城。当兵当到这份上已经够丢脸的了,还有比这更丢脸的事情吗?有!那就是刘良佐的部队居然还攻之,不下。

可见刘良佐所部兵马的战力实在是堪忧,而且刘良佐的弟弟刘良臣早在崇祯四年的大凌河之役就已经降清,历史上满清南下刘良佐就联系他弟弟火速投奔了满清。

这样的人没什么好结交的,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至于刘泽清远在徐州,等他赶到南京黄花菜都凉了。

此四人中部队战斗力较强的也只有高杰和黄得功二人。

高杰原是李自成的部将,绰号翻山鹞,由于绿了李自成投奔明军,在孙传庭死之前一直在孙传庭麾下效力,在围剿农民军之时颇为卖力,高杰总兵官是实打实自己靠军功挣来的,水分不大。秦军余部的战斗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凤泸总兵黄得功是官军出身,长期在江北、河南地区和农民军作战,兵力较之刘良佐、刘泽清要强。只是黄得功和马世英的关系很好,不好拉拢。朱琳泽有给马士英写过几封信,只是马士英的态度不冷不热,想来马士英是为了避嫌不想和他这个藩王有过多的联系。

在高杰和黄得功二人中,朱琳泽更倾向于拉拢高杰。

高杰自从孙传庭死之后,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到处奔命。他和别的明朝总兵不一样,别的总兵可以投降李自成谋个一官半职,而高杰和李自成有宿怨,投降李自成绝没有好果子吃。

朱琳泽要赶在马士英之前和高杰联系上,五镇兵马中,只要有左良玉和高杰这两镇兵马的支持,拥立福王一事就能确保万无一失。

“左帅只需控制住南京,高杰、黄得功所部的人马,交给本王办。”朱琳泽将做高杰黄得功两人的工作包揽了下来。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