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回到南明当王爷 > 第一百六十一章:铁与马【3k】

第一百六十一章:铁与马【3k】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断了高杰借着屯戍江北的名义驻军扬州的念头,高杰虽心下不悦,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高杰现在的军粮草料都靠朱琳泽接济,正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历史上由于史可法在拥立问题上犹豫不决,最终大权旁落,造成四镇军阀加上一个左良玉拥兵自重要挟朝廷的局面并未在这个时空重演。

从京师南下的京官大都站在沈廷扬这一边,在朱琳泽的撮合下一开始就坚定地表明了他们的拥福立场,分享了定策之功,除了他自己和左良玉,其余的军阀暂时还不敢要挟朝廷。

朱琳泽也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军阀身份,除了披了一层藩王的皮之外,对新皇帝朱由崧而言,朱琳泽和左良玉并无本质区别。

林永等闽东商人哭丧着脸来找朱琳泽,他们几个月前前往升龙、占城等地采购稻米和稻种,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在返程的时候在潮州马耳澳附近被劫了,林永还是抱着浮桶,漂流到岸上逃进潮州府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林永等人一路上都很小心谨慎,恨不得贴着海岸线走,朱琳泽翻开地图查看了一番,马耳澳距离陆地不过十几二十里的距离,往东北再走两三百里的水程就是漳州府的海域。

朱琳泽不相信哪帮海寇会这么不长眼,敢在郑芝龙老窝眼皮子底下抢劫。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抢劫他粮船船队的不是什么海寇,就是郑芝龙。

从崇祯十六年年底开始,彼时还是福建巡抚的张肯堂明令禁止闽省的粮食出海,实际上福建的粮食还是源源不断地流向台南地区,只是不许流入竹堑罢了,明显就是和郑芝龙勾结针对他朱琳泽。

张肯堂不仅仅只是在粮食这一项上卡他,就连闽铁铁料,张肯堂也扣了他好几批,最后还是将铁料打制成农具,张肯堂这才不得不答应放行。

由于铁料输入受限,导致了朱琳泽从一月来火器产就一直提不上去,至今燧发枪的产量也才堪堪装备了四个哨,远低于朱琳泽的预期。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然郑芝龙在暗地里使绊子,朱琳泽自然要还以颜色。

闽王要开府的消息已经从南京传向江南各地,不少人已经蠢蠢欲动,想要成为闽王的幕僚。

闽王乃是第一定策元勋,手握强军,目下乃是新朝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江南地区的不少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眼下朱琳泽还不打算这么快开府,他打算暂缓开府,先去一趟竹堑视察一下这四个多月来竹堑的发展情况。

陆闻达来信说五月初就有五艘四五百吨级的小型佛郎机船,也就是盖伦船就能下水了,朱琳泽也想亲自看一看这五艘中西造船技术结合、东西方船匠携手合作造出来的串串船到底如何。

要是竹堑的发展状况稳定,朱琳泽打算将陆闻达调到身边,他身边像陆闻达这种办事利索,又值得信任的人并不多。李定国也要调回来,李定国留在竹堑太屈才了,日后经营江北抵御满清南下需要作战经验丰富、才能比较出众的军官在前线坐镇。

此前是担心郑芝龙疯狗疯起来乱咬人,不得不将陆闻达和李定国留在竹堑。然而今非昔比,郑芝龙要动他这位新朝定策元勋的地盘,动手前他也得掂量掂量。

林永说安南的稻米非常便宜,稻谷一石只要十三四两,还是质量比较好的稻谷,这让朱琳泽非常心动。

从冯元飚那里坑来的五万石糙米总有吃完的一天,竹堑在刚开发的这几年,田地多是生田,产量远不能和熟田相提并论,能够输出的稻米有限。同时还要考虑当地的自然灾害对稻秧的影响,竹堑稻米的产量更是难以确定。

朱琳泽必须想办法开源获取稻米,占城和红河三角洲这两块优质的稻米产区,朱琳泽并不打算放弃。

朱琳泽的目光落在琼州府的崖州,其位置大概在后世海南岛的三亚。

竹堑矿藏并不丰富,除了煤矿和矽砂,至今他在竹堑的勘矿队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矿脉。

竹堑的煤矿现在不仅能够满足自用需求,还能出口。至于矽砂,得益于竹堑优质的矽砂,为竹堑打开了玻璃产业的大门,光学产业也因此受益,甚至已经能够生产单筒望远镜了,只是朱琳泽还没见过实物,不知道自产的望远镜效果如何。

望远镜快有了,吴又可从崇祯十五年开始就心心念念的显微镜也不远了。这玩意儿要是能整出来,能打开吴又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煤矿、矽砂这两样矿石远远不能满足朱琳泽的需求,朱琳泽现在迫切的需要铁,尤其是比较优质的铁矿,现在去澳大利亚为时尚早,但他可以去崖州。

崖州不仅有优质的铁,还有铜和金。以朱琳泽现在的身份问朱由崧要一个崖州朱由崧还是会答应的,崖州又不是苏州,朱由崧犯不上为了一块不毛之地和他闹不愉快。

朱由崧要是答应了张肯堂也只能捏鼻子认了,让出崖州。

要崖州不难,难的是勘探崖州地区的矿脉。

占下崖州勘探出铁矿后,不仅能解决铁料被福建方面卡脖子的问题,也能够将崖州打造成一个贸易中转站。如此一来,从占城和升龙等地采买粮食也方便,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前期的开发成本是巨大的,需要巨量资金的投入。海南岛虽然开发的比台湾早,但开发程度也并不高,明初朱元璋组织了一次两万多户的移民之后,此后明政府就再没有组织过大规模的移民开发海南岛。

此时的海南岛的百姓,不包括黎民,汉民的在籍人数也就二十多万,考虑到明朝政府低下的行政效率,和瞒报户籍的传统,实际人数可能要更多一些。

不过此时海南岛的人口分布极为不平均,汉民主要分布在黑雷州半岛隔海相望的琼州府、澄迈两地,琼州府和澄迈也是全岛开发最早,开发程度最高的地区。

崖州的开发程度远不能和琼州相比,根据《正德琼台志》记载洪武二十四年崖州有4349户,24915口,而到了正德七年,只剩下了2435户,17936口。

不过相比刚开发竹堑时只有一个几百渔民、农民的小渔村的地狱开局模式,开发崖州已经是简单模式,毕竟有前人先辈在这里打下了基础。

至于前期开发所需投入的巨大资金,朱琳泽并不操心,他现在手头上光是现银就有八百多万两,将江南今年的春丝春绸运到竹堑贩卖给西班牙人也能赚上一笔。

解决了铁矿的来源问题,接下来就该考虑马匹的问题了。

朱琳泽半买半骗从左良玉和黄得功手里凑了三四千匹骡马,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三四千匹骡马目前是够用,等到军队大规模扩编之后,三四千匹骡马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了。

骡马是这个时代除了11路之外最重要的陆上交通工具不可或缺,朱琳泽不担心骡马太多,只怕骡马太少。军用的骡马日后要是饱和了也可以转入民用。

江南地区要已经没有多余的地可以用来放牧,在江南地区开设大牧场大规模养马免不了要占用耕地和经济作物用地,朱琳泽不打算在江南地区圈地牧马。

他将目光投向了济州岛,朝鲜在崇祯九年就降了满清,并向满清上交了明朝赐给的印绶。

此时的朝鲜已经不是大明朝的藩属国而是满清的藩属国,打朝鲜就是在打满清的脸,没有什么舆论上的压力。

要是朝堂上有人反对他出兵占领济州岛,他也不介意给那些反对的廷臣扣上一顶通建奴的帽子。

至于李氏朝鲜官军的战力,朱琳泽还真没放在眼里,老子现在欺负不了满清,还欺负不了你朝鲜这个东亚弱鸡吗?

唯一的问题就是占领朝鲜之后需要分出一支舰队承担济州岛的海防,防止朝鲜的宗主国满清派兵渡海攻打济州岛。不过现在满清忙着勾搭吴三桂入关呢,应该也没这闲工夫去管朝鲜的那点破事。

“王爷,唐王求见。”朱琳泽正思忖间,李奇前来报道。

唐王就是他大伯唐王朱聿键了,托他的福,朱聿键历史上弘光朝建立之后大赦天下,朱聿键才从凤阳高墙出来。而现在,朱聿键在崇祯封朱琳泽闽王的时候连带着朱聿键一起赦免了。

朱琳泽不知道朱聿键找他干什么,不过朱聿键怎么说也是他大伯,朱琳泽还是亲自出江东大营迎接朱聿键。

朱聿键穿着一袭浆洗的发灰的黑色圆领袍,头戴网巾随同唐王正妃曾氏在江东大营门口等候,朱聿键和其正妃曾氏的穿着还算体面,但他们身后的几个扈从则是破衣烂衫,慵懒疲惫地靠在一脸破车上,这辆破车上的东西,想来是朱聿键此时全部的家当了。

要不是瞅见朱聿键和曾氏,朱琳泽还以为那几个扈从是来准备报名前往竹堑的流民。

朱聿键好奇地向营内张望,内心感慨万千,他侄儿所作的事情正是他多年前想做的事情。

虽然朝廷恢复了他的爵位,但封地却没了,朱聿键现在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