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武神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可是,现在好多同辈,他们都修的是灵宝御兽,靠的是灵石法器,家传符法。”白晓花不由被医仙的话吸引,与她攀谈了起来。

医仙冷笑道:“哼,那更是下品中的下品。靠着符法丹药养元神罢了!”

白晓花沉思,乾教门中一向看不起剑修,剑修中又极其注重根骨元神,所以她算是食物链的低端,连灵宝宗那个啥也不是的李道奇也能踩她一头。

如今这位偶遇的医仙,居然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论调,她的主张下,乾教那些正统与名门都不值一提了。

“什么三江的灵石,更是可笑,不仅可笑,下作,十分下作。”

白晓花耳朵一动,刚刚也是自己一提三江灵石,这位医仙就大翻脸,难道说这灵石也有什么猫腻。

“这三江的灵石,只有你们乾教有,还不是这些蠢钝之徒,为了炼铸灵石,雇用了三万劳工在三江交汇处大举开采,弄得河水倒灌,农田尽毁。比起你们乾教的手段,我收些诊费,哪里不光明正大?”

乾教原来是大型高污染企业,破坏生态环境还声称自己提高了当地就业率的那种,白晓花内心吐槽。

怪不得温祁灵有一次说过,修道人的有钱,和平常财富还不太一样。

“原来是这样……”白晓花低头嘟囔。

医仙以为她的面色古怪是在深刻反思,自己说服了她,有些得意洋洋,问道。

”小姑娘,你炼气清修可有成效?“

白晓花反思自己过去在无晴崖上,虽然剑术在和颜臻的比试中大有提升,但打坐炼气,说实话真是一点突破都没有。

过去炼气也是,如果让她一天中不停转,洒扫煮饭砍柴挖笋,她还往往能有所突破,越是一天静坐,越是少有突破。

白晓花摇头:“不太有成效……”

“哈哈,那就对了。担得上武神名的元神,要修功德,助益他人,发达共济。天性善于学习,各种功法一点即通,外功百通,遂称武神。”

“功德?发达?”白晓花一头雾水。

医仙厉声道:“就是打坐对你没用!你要劳动,干活,建功立业!才能提升修为。”

“劳碌命啊!”白晓花大惊失色。

“胡说什么。这是上古元神,古来的正道。”

白晓花冷静了一下,这让咸鱼的她如何自处?等等,白晓花推理,为了赚钱的劳动干活,也算是功德喽?

“医仙婆婆,斗胆问一句,干活赚钱算修功德吗?”

白晓花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射下了两道非常鄙弃的目光。

白晓花头顶烧灼,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美的容貌,如果说颜臻的漂亮是清亮的风,那么这位医仙的美,便如同太阳的光芒,盛放的芍药,夏日的火烧云,灼热耀眼,使人无法直视。

她并非什么老媪,而是正值盛年,身躯窈窕,浑身皮肤细如牛乳,整个人如同白玉雕成,不知为何却用老人的声线掩饰自己。

白晓花目瞪口呆,如果是这样的人物,对他人的相貌有些苛求,完全可以理解。一个丑人也没法往她面前站,分分钟想自杀,给人造成的容貌焦虑都能直接加重病情。

医仙婆婆显了真容,索性连声音也恢复了正常的女中音,中气十足地说:“当然了。你是傻子吗?”

怪不得,白晓花恍然大悟,相比关禁闭这段时间,自己在挖笋赚钱那段时间,修为提升特别快,几乎每天打坐一小段时间就能有所收获。这就是所谓的修功德吧?

难道说自己只要持续动脑筋赚钱,撸起袖子干,就能修为大增?

这是什么劳动人民的朴实设定?感觉马上要从修仙频道换台到温州一家人,鸡毛飞上天。

“婆婆……我悟了……”白晓花恍恍惚惚道:“多谢指点。”

“不对……”白晓花打了个激灵,差点都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无名师兄还躺在地上呢,“多谢婆婆指点,不知道我师兄的病……”

两人聊到元神,医仙似乎颇有见解,不知不觉花费了些时间。

啪嗒啪嗒,屏风后传来了小孩子的跑步声。被支出去收药材的小景石,半天也不见医仙出来,也不见颜臻和白晓花的影子,便返回了石宫。

“婆婆~我回来啦?你们还在吗?”

医仙一惊,她本想趁着景石离开,收拾了白晓花二人,没想到这两个小孩子也有些本事。

景石跑过来,看到颜臻还躺在地上,神色委屈,道:“婆婆,还不能救这个大姐姐吗?”

医仙还未说话,白晓花再次看到景石,却灵机一动。

“婆婆,我能给出你想要的诊费!”白晓花斩钉截铁道。

医仙挑眉:“哦?是什么。”

白晓花与景石对视一眼,景石嘴巴张得圆圆的:“哦~是那个。”

景石弯下腰,用两只小胖手,从自己的背篓中,小心翼翼地端出一个物件,正是那生在枯木上的云中仙,白晓花将它连着枯木一齐采下了。

这小白花一出,宛如一道月光映亮了石宫。

白晓花道:“听说医仙婆婆在找这种花,正巧生在无晴崖下,婆婆看这个诊费合格吗?”

医仙难掩喜色,因为她平生最爱珍美之物,她生得极美,所以对世间花木美人都有怜爱之情,认为是自己的同类。又相信赏美物,食美物,能滋补自己的容颜,增强功力。

可惜,医仙也聪明至极,她略看一眼景石与白晓花两人神色,就明白自己这个小徒弟又被套路了。

她清清嗓子,说:“这云中仙虽好,但我们药石谷也常有。不足为贵。”

景石满脸疑惑:“婆婆……”

白晓花摸摸下巴,不应当,当时小景石那个样子,明明就是很紧张,如果药石谷常有,景石又何必去药石谷的边缘采药呢?

据景石所言,药石谷有着严格的禁忌,医仙与景石都不能踏出谷外,外界的草药,无论多么珍稀,若非交易,他们不可能到手。药石谷又是个秘境,绝不会有商人来到此地。

“婆婆,除了云中仙,我还有成千上百种草药花木可供你挑选。无晴崖下是一块宝地,和石谷内的地质气候大不相同,那里一定有很多婆婆喜爱的草药。”

“哦?”医仙的兴趣被吊起来了,问道:“景石,是这样的吗?”

小景石忙不迭地点头。

“婆婆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采来。”

医仙一听,略有动心,她盘算已久,要在药石谷内建一个培育天下药草的基地,正需要各式各样的花木来做嫁接移植。

景石一听可以采外界的药草,眼睛都亮了,趴在医仙耳边,小手捂着不知道在和医仙说什么。恐怕是在给医仙婆婆讲解自己在外面看到的情况。

医仙听了也连连点头。

医仙扶着坐榻的靠枕站起身,摆摆手说:“行了,天儿也不早了,景石带着他们两去休息吧。”

白晓花大喜过望:“婆婆,你肯治了?”

医仙懒懒地嗯了一句,道:“明早记得早些来。”遂施施然转入了屏风后,徒留一袭白纱在空中微漾。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