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禁忌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傍晚,景石带着白晓花与颜臻住在了后山的一间村舍里,后院开得正好的梨花树,时不时飘落两片雪花,门前又有犬舍鸡笼,晒药的竹篾子铺满了架子,云霞下蒸腾出辛香的草气。

白晓花与景石协力安顿好无知无觉的颜臻,白晓花才洗了把脸,环顾四周,问道:“小景石,这是你家呀?”

景石点点头,这村舍虽然外表朴拙,但是内部宽敞,角角落落都打扫得很干净,布置亦颇得雅趣,竟然比刚才那冷清的石宫让人舒服很多。

白晓花转了一圈,米缸的盖子盖着,水缸是满的,柴火批好了很多用遮雨布盖着,万事齐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独自生活的痕迹。

“景石,你家里的大人呢?”白晓花问,难不成出门做农活还没回来。

小景石利落地把米缸盖子推开,用里面的葫芦瓢舀起三大勺白米,泡进水里,准备蒸饭,说:“景石一个人住。”

“景石的奶奶几年前走了,是医仙婆婆好心,教我医术,还教我怎么照顾自己。”

那个高贵冷艳的医仙?白晓花真想不到她手把手教景石煮饭打水的样子。

“医仙婆婆对你很好吗?”

景石点头:“嗯,婆婆是超级大好人。不是婆婆教我行医赚钱的话,景石就饿死了。”

“景石平常去什么地方行医?”

“村子里呀,景石每周都会去村子里问诊,大家知道我是医仙婆婆的徒弟,都很相信我。村子里的人很好的,他们和景石一样,都是生于此长于此的石谷人,淳朴善良。”

“景石。”白晓花隐隐觉得奇怪,问:“难道他们从没有人出过石谷吗?”

景石倒很坦然:“不走界石那条路出石谷,要翻越千重石山,很少有石谷人愿意背井离乡的。再说了,石谷人的寿命比外界人长,即使他们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在外面得病或者受伤后,都会逃回家乡避难,这里有医仙庇护,又气候独特,能让大家安度晚年。”

白晓花心想,果然这里的磁场或者重力有问题,能使人长寿,医仙那样的修行者,略微加以修炼维持,便能够容颜永驻。

如果石谷真是这样一个福地,又有医仙守护,怪不得石谷人默契地缄默不语,大家都心知肚明,一旦有心怀不轨之徒知道这里的秘密,这个秘境一定会被大举入侵,到时候家园将毁于一旦。

不过想要维持这种群体的默契,恐怕也很难,所以才有了医仙的禁令,石谷人不准踏出石谷一步。

白晓花接过她手里的白米放进蒸笼,心下思忖,如今她和无名师兄这两个外人,已经知道了药石谷的秘密,不知道医仙会怎么处理他两。

“姐姐?”景石问:“你在想什么呀?”

白晓花看着小景石纯真无辜的小脸,苦笑,心道,姐姐在想一不小心进了黑帮地下医院该怎么办。

“没什么,我在想这一宿我的朋友病情会不会加重。”

景石笑了,拍拍胸膛道:“姐姐放心吧,有景石照顾她,不要紧的。”

夜晚景石言出必行,给颜臻擦手擦脸,几下子利落地完成,又喂给颜臻一颗药丸,把一把脉象,看着像个专业的现代小护士。

景石热情招待白晓花,拿出好多好吃的,腊肉腌笋等风味之物做成农家美味,白晓花比她个子高年纪大,许多景石做不了的菜,白晓花能代劳。两人一顿热火朝天,做了一桌好菜。饱腹之后,累得片刻就靠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凌晨,天还蒙蒙亮,白晓花感觉有人轻轻推她:“晓花姐姐。”

白晓花揉眼睛,迷迷糊糊还以为自己在贤玉殿,脱口而出:“紫霞,该采笋了吗?”

景石的声音逐渐清晰:“姐姐,你说什么呀?”

白晓花迷迷瞪瞪看景石的样子,编好头发已经穿好了小靴子小衣服,一副整装待发的小模样。

白晓花叹口气,哎,忘记了,现在是寄人篱下,住院陪床的状态,也不知道紫霞和师尊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没了。

景石脸凑近,问:“姐姐,醒了吗?”

白晓花搓脸:“醒了。”

景石一边给白晓花找衣物,一边说:“婆婆让景石早上带姐姐去采药,然后再去大殿见她。”

白晓花接过景石给她的衣服,估计都是以前景石家人留下的,虽然朴拙但较为保暖,能适应山间清晨的冷雾。白晓花套头穿上,又踩上了一双旧靴子,匆匆忙忙跟着景石出发了。

昨日她匆忙睡着,都没有来得及深思医仙所说的元神修炼之法,此时走在路上默默地在体内循环真气,调动精神。

景石喊了一句:“小心。”

白晓花才看到她们又到了昨天踏云石那里,景石蹦上一块布石,灵巧地穿梭其间,两人片刻就到了石壁大门外。

日头升高了一些,在石壁大门外,山崖切割出一条明晰的阴阳分割线,阴面是靠近石谷这边细细的一条,而昨日他们掉落的无晴崖下则是阳光普照,一片花木繁荣的景象。

景石指点白晓花要采的药草,譬如叶下珠,夜交藤等向阳的草木。

白晓花脑子里就是解锁声一片,之前采云中仙的时候并未解锁,看来还是她修为太低,现在在景石的指点下采一些级别较低的草药,个个解锁。

白晓花心想,这要是这里的草药能换积分,自己账户上得有多少流动资金啊。可惜当着景石的面,她没办法系统交易。

白晓花来了兴趣,一一请小景石讲解功效,景石所说有些竟然是草本纪要中的原文原句,一字不差,有些药材她还真的在那本《草本纪要》上看到过。于是她掏出怀中的草本纪要,给景石看。

“这本书是婆婆写的!”景石哈哈笑。

“不会吧……”白晓花挠头。

景石说:“扉页上是不是写着李研。”

“是。”白晓花拄着锄头,在日头下翻书:“不对呀,这人我都听说过啊,不是说是凡人间的神医嘛,都过世好多年了。”

景石说:“婆婆说这个人是欺世盗名之徒。”

“婆婆年轻的时候,在凡人间历练医术,人们都因为她是美貌女子而不相信她,但有一个乡野医生欣赏婆婆,潜心向婆婆求教,他让婆婆著述一本凡人不懂的药草奇书,凡人便会相信婆婆的医术。婆婆以为他是真心求教,就手把手教他,口述让他记载。没想到书成之后,他写上自己的名字,大肆宣扬是自己的作品,这才成了人间的神医。”

白晓花卷着那本书叹气,说:“鸡贼。”

景石道:“婆婆觉得无趣,那时婆婆已经引气入体,干脆摒弃人间,登仙入道了。所以这本书其实是婆婆写的。”

“原来如此。”

“姐姐,采够了,我们回去吧,还得带受伤大姐姐去看病呢。”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