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阴山道士笔记 > 第八十七章 七星洞天

第八十七章 七星洞天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胖子胸膛起伏,久久不能平静。看的出来,

我不由大惊道:“这地中海的老头,来历当真有那么深不可测吗?居然让你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胖子收起了往日的那丝嘻哈,神情肃穆的否决我:“我并非是震惊他的来历,而是敬佩他的功德。如今道教,若说谁能够让我衷心敬佩的,他就是其中一人之一。”

“呃……”我愕然的问:“那他到底是谁,又到底干了啥惊天动地之事?居然能让你如此佩服!”

胖子没有回答我,只是将装着紫金绽的盒子递了过来,胖子说,答案就在这个盒子底下。

盒子底下有三个细小的篆体字,也亏得胖子的眼力,否则一般人还真的很难找到这行小字

只是,盒子底下的这行篆体我看不懂,对于繁体古字,我向来就是个白痴。

最后,终究还是胖子揭开了谜底。

“武当道人……陈元名(化名)”胖子神情严肃,一字一眼的说道。与之同时,胖子日渐消瘦的脸庞上涌现起了一丝潮红之色,眼神中也满是崇敬之色。

武当道人陈元名,当今道教的著名人物之一,无论道教,法教中人,对他都心存崇敬。让人崇敬他的,并非是他的辈分有多高,也并非是他出身于千年传承之地的武当。

而是他那份,走千里,历红尘,排除千辛万苦的弘道之心。若说陈元名,就不得不说起如今潮汕地区最为宏大的道观,七星洞天。

七星洞天,又名七星观,位于高埔横屏岭山岳,是潮州地区最大的道教建筑。公元260年。天师葛洪,赤松子黄初平等仙长们寻龙采药栖身于此。公元1778年,先贤王达成、王姑等续缘扩建,侍奉慈航天尊等神。待到中国解放之时,仅仅剩下残碑破瓦。

之后,武当道人陈元名,追仙寻道于此处。在这荒凉之地结草为庐,遍历十余年的时间,广结善信,化善缘。在此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以及各方善信,道友的协助下,终于成就了潮州地区最大的道教建筑,如今的胜地,天南合武当,七星洞天。

在七星洞天之内,可见文昌,慈航,灵宫等等的几位尊神的殿阁,而在道庭之中,时常可见一半秃道人,拿着扫帚,站于门庭之外,静扫落叶。

此道人,就是七星洞天的开创者之一,武当道人陈元名。自洞天建成之后,成为了潮州地区最大的道教建筑,来往诚拜的各方善信络绎不绝,前来此挂单的道教中人更是数不胜数。

此后,陈元名并未成为洞天掌教,而是甘于做洞天之内的一方闲人。

就如胖子所说,在如今这个年代,法力高深者,并非没有,坐响虚名者,比比皆是。但真真正正如陈元明般的苦道人,却甚是少有。

自古以来,虽道说无为,可活在当今这个俗世,却不是谁都能真真正正的做到自然无为。因此,不管各大道教,或在民间法教。表里和气,暗地里明争暗斗的却绝不会少。

当然,这个现象并非指道家,即便是佛家,也不在少数。

然而,无论是明争暗斗也好,或是桀桀难驯之辈。说起陈元名这个名字,无人不竖起一个大拇指,无人不由心的赞叹一声。

花费了半生时间,成就了南合七星洞天,开创了洞天之府教化世人,此功德,何人能比?此历程,何尝又不是千辛万苦。这样的人,谁不钦敬,谁又敢诋毁半句不是。

当知道这地中海老者的身份之后,我也是震惊的久久无法回过神。当然,胖子更恨,因为我即便相处的时间不长,也着着实实是见到了陈道长。

而胖子,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摸着。不知道用文雅一点的词语形容,算不算得是错肩而过。

直到这时,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诗的含义。“屏岭山上依青松,啸椒放歌一老翁”这七星洞天,不就是在潮汕的屏岭山上吗?

“算了,一切因缘而定,因缘而生。想来也是我福气还不够,所以未能见到这般高人一面。”话到最后,胖子也看开了。

“嘿嘿,如果有缘,大家一定会再次遇到的!”我笑了笑道

接着,我俩就这样坐在医院的走廊上,静静的等着青松叔出来。

为陈正董玉敏避死之法太过凶险,所以青松叔并没有让我和胖子参与在其中。哪怕是寻回了八宝紫金绽,青松叔仍旧不让我们贸然涉险。因为……避死之术,未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说结果如何。

元邱在上午的时候出去了,至于说出去的原因,却是因为小胖的肚子饿了。小胖和胖子,前世就是一个过路冤家。千万别指望他们能够好好相处。

因此,买香油蜡烛供奉小胖的事,就落在了元邱身上。

流逝的时间里,胖子告诉了我慕容佳佳的近况。

我走了之后,胖子按照我的嘱咐,召集了众多东陵的门生,给慕容佳佳上香祭拜。

在无数香火的供养下,慕容佳佳的伤势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得和以前一样了。

听到这,我终于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心里头,对慕容佳佳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和她认识的时间不算久,但心里对她的紧张程度,绝不亚于小胖和胖子。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一个相识不久的鬼灵产生这种感觉。

或许,这就是缘分,一切看似毫无头绪,但发生之后又觉得顺理成章。

甩了甩头,我将这杂乱的情绪甩出了九霄云外,静心的在椅子上坐着。

时间缓缓的流逝,病房内就这样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眼看着天都黑了,而我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就跟胖子说了声,然后跑出医院,在街上溜达着,找些东西填饱肚子。

“待会儿,你把电话也带上吧,万一又事的话也能找的着你”胖子递过了他原来用着的大哥大。

我说声好,顺手接了过来,然后向医院外走了出去。

从医院出来之后,我跑多了些路,回到了那家买驴血的食肆。此行的目的,除了吃饭之外,也是为了向这老板道谢。

虽然在寻黄精的过程中,驴血绳只是个摆设,但这老板的热心,却让我免去了诸多麻烦。

于是虎,我从街头的医院,跑到了隔壁家的驴肉山庄。

在进去的时候,还是第一次那个服务员招待了我,她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微笑着问我:“先生,你又来买生驴血吗?”

这句话弄得坐在食肆内的客人纷纷引目,最后我只好哭笑不得的和她说:“我来吃饭,顺便来谢谢老板。”

然而,让我遗憾的是,食肆的老板外出了,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未能亲自道谢,这在我心中未免是一份遗憾。

我在位于窗口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点了几道菜来打火锅,然而这火锅还没打到一半,胖子就来电话了。

我按着接听键一接,胖子着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海生,你在哪儿,出事了。”胖子的声音无比着急。

我心中一紧,以为正哥又出了什么岔子。

不料胖子却着急的说:“你还记得赵奶奶和诗诗吗?是她们出事了,你的令旗放在袋子里,红奶奶跟着令旗的气息回来了,不仅是这样,她身上还受了很重的伤,我现在正准备赶过去……嘟嘟”

忽然间,大哥大直接断线,我低头一看,妈的,居然没电了。

听到赵奶奶那边出事了,我当即也不敢迟疑,急忙朝服务员一招手

“买单”

与之同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惊呼声

“海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回头一看,却不由惊讶的咦了一声。

这声音的主人,居然是消逝多时的陈默。

自从范无常被送进医院之后,陈默似乎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听元邱说,她是回了警局。

我却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而且陈默似乎消瘦了许多,红肿的眼睛布满了血丝,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好生生的一个玉人,竟然消瘦如斯,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心理又承受了什么压力。

我正想着时,陈默却朝我轻轻走了过来。

“他还好吗?”憔悴的陈默朝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半响之后,我终于恍然大悟,那个他?应该指的就是胖子。

“我能坐这吗?”陈默展颜一笑,笑容上却难掩疲惫之色,柔弱的表情很难令人拒绝。

我下意识的点头,连续说两声可以,可是猛得一下,我又忽然想起我还有事来着。

于是乎,我连忙跳起来,朝着陈默摆手说:“下次吧,这次我还有急事,下次我们再一起聚聚。”

谁知道我话刚说完,陈默却自艾自怨着说:“我就知道,你们不想见到我!就连让我倾诉的机会都不给我”

与之同时,她的嘴角处划起了一丝自嘲的微笑,像是在嘲笑着自己自作多情。

“算了,我走吧!”陈默准备起身。

“等会儿,”陈默临走之际,我却拦住了她。

“你说吧!”我再次坐了下来,朝坐在桌子另一头的陈默说道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