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旧神残梦 > 第三十六章 宴席与约定

第三十六章 宴席与约定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昨天艾蕾娜邀请了我,说今天傍晚的时候,在莱纳斯家里聚一餐。”

季丽安坐在狭窄的车后排,看似平静地说道。

自从购置了车辆之后,她和柯林密谈的地点也转移到了车上。

“嗯。”

柯林一边留意着周围的四轮马车,一边随口回答:

“一会告诉我地址吧,我送你到附近。”

季丽安似乎犹豫了一会,小心地问:

“……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嗯?为什么?”

“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柯林扫了一眼后视镜,看见季丽安低下了头,她轻声问道:

“几天之后,莱纳斯真的会死吗?”

柯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动作轻盈地绕过几辆速度缓慢的马车,然后扳下了加速拉杆。

季丽安当然知道自己的做法会引起什么后果。这是她第一次,直接或间接地去残害某个人。

朋友的恩师。

为了一个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的理由,成为柯林的帮凶。

“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就要去达纳罗了。”

窄窄的车胎压在石板路上,略有些颠簸。红石引擎嗡鸣的声音本令人心安,现在听起来却有些刺耳。

“……”柯林握了握方向盘,默不作声。

季丽安先说出最终结论。然后她望向车窗外,简单地交代一下这几天的历程。

“……我没有同意,也不抱期望,但艾蕾娜却自顾自地地做了。”

“我本来在想……这下必须找到抗生素了。以前只关系着我自己,现在却可能关系着我和她的性命。”

“但从结果来看,我的结核病病可能真的没有传染性。”

季丽安到现在还没想通这意味着什么,但至少一个最浅显的事实是,她将可以回归人群。

她可以回到教团,展现自己的价值,然后得到世上最好的救治。

“这样。”

柯林在驾驶座上沉默了一会后,淡淡地开口:

“对你的病来说,确实是去圣省比较好。”

相比自己碎片化地偷一些材料给她,教团无论在哪方面都能提供更充沛的资源。

尽管季丽安的离开将会对自己带来巨大影响,但如果她真的想走,自己总不能强制将她留下。

柯林说:

“如果你已经决定要去达纳罗的话……那么祝福你。”

虽然很遗憾。

但在这样想的同时,一个疑问也浮现在柯林的心头。

自己和季丽安是平等交易的关系,这些年来一直如此。

他们都有必须完成不可的目标,也都是非常成熟理智的人。

那么如果教团能提供更好的资源,她又有什么必要,在莱纳斯的事上帮助自己?

仅仅是因为,她一开始并不相信艾蕾娜的猜测吗。

“……谢谢。”

听见了柯林的回答后,季丽安半响才说出这两个字。

这意味着,这场维持四年的合作已经要结束了。

季丽安依然在望着窗外倒退的行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如果没有我在,你还能完成自己的计划吗?

季丽安心里其实很想这么问,却又怕会不会太盛气凌人,得意忘形。

或者被看穿,自己其实还没能下定决心,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摇摆不定地想留下。

同时她又觉得,既然柯林会放自己离开,就说明他其实有把握解决剩下的问题。

否则以柯林这种不择手段的人,哪怕囚禁也会留住自己。

他们的合作已经不再对等,对柯林如今的计划来说,自己也许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季丽安平静地想着这些事实,心里却隐约划过一丝不甘和失落。

“莱纳斯应该是住在南施塔德吧?”柯林问:

“我猜离河港区也不远?”

这是从禁酒局的位置简单推测出来的。

“嗯,没错。”季丽安说:“你先往那边开。”

“还是觉得良心不安的话,我今天可以陪你过去。”柯林说:

“但不要指望我能替你顶住压力,毕竟,那些不安是在你的心里。”

别慌了手脚,让他们看出端倪。

“嗯。”

季丽安想了想:

“有你在场,应该会好一些。”

…………

两个小时后,他们被前来开门的艾蕾娜迎入。刚看到柯林的时候艾蕾娜略有些惊讶,随后露出了猜测的眼神。

“你就是柯林吧。”

艾蕾娜伸出自己的手,洁白细长,但却非常有力:

“我经常听季丽安提到你,一起进来吧。”

在河港区来说,莱纳斯的宅邸已经可乘上流。但除了卧室和卫生间之外,看不出有人在这生活过。

装饰华丽的厨房和餐桌上,都蒙了一层细尘。

艾蕾娜早已收起了长发,带着防尘帽,系着带花边的白色大围裙,看起来就像一个女佣人,忙里忙外地将餐具和烤箱收拾了出来。

柯林和季丽安想要帮忙,最终却只是艾蕾娜添了更多的麻烦。最后,他们只能去跟莱纳斯一起等待。

柯林默默地观察着莱纳斯,这个即将迈入自己陷阱的人。

和黑白报纸上的样子不一样,因为发色杂乱并且随意束到脑后,他整个人显得不修边幅。

之所以敢直接拜访一位教团的赤二星超凡者,是因为柯林对自己藏匿灵素的手法和能力有了足够信心。他每天出入神学院都不会暴露,自然在这里也不会暴露。

“你说你姓达洛佐?”

闲聊中,莱纳斯将手中的报纸放平,有些意外地问道。

“是的。”柯林答说。

“冒昧一下,你和克雷吉·达洛佐是……?”

“是我的伯父。”

“哦……”

莱纳斯恍然地说:

“他是我很敬佩的人……那件事确实很遗憾,到如今已经有九年了吧。”

对于莱纳斯的感慨,柯林忽然心生好奇。

海涅向来对伯父的事闭口不谈,神学院里也没什么人会提起伯父。

但远在公国圣省的莱纳斯,却会对伯父新生敬佩。

“您知道他患眼疾之前的情况么?”

“眼疾?”

莱纳斯奇怪地皱眉:

“有人这样侮辱克雷吉的成果吗”

但是接着,莱纳斯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失言了。

毕竟此时在莱纳斯眼中,柯林只是一个与超凡和教团都无关的普通人。

他哪里能想象呢?这个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年轻人,就是他在两周里苦苦寻找的“中尉”,海因里希。

“等我忙完这些天的事,也许会来贵处拜访一下。”

莱纳斯将报纸放到托盘上,微笑着站起来说:

“如果你的伯父觉得可以透露的话,我们到时候再聊吧。”

柯林笑着点点头,也跟着他离开座位。

心里却知道这一天,可能将永远不会到来。

…………

艾蕾娜最后拿出的菜品并不算成功,因为在前一天熬高汤的时候忘了开盖,使得汤汁没有浓缩,结果无论肉香还是焦香都偏寡淡。

但四人在餐桌上的氛围极好,哪怕季丽安似乎有些紧张,没有说太多话,但莱纳斯总能风趣地圆场。艾蕾娜则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欣悦,因为终于,与自己最渴慕憧憬的两人聚在一起。

等回到达纳罗之后,季丽安的绝症也就有了治愈机会。而到那以后,她们将永远相伴。

“不知道禁酒局的工作还算顺利吗?”

席间,柯林一直伪装着年轻人恰到好处的腼腆和好奇。又因为伯父的关系,莱纳斯已经渐渐解开了防备。

所以,也许是为了探听敌情,也许,只是为了戏耍对手。撤下餐桌上的餐具后,柯林不经意地向自己最危险的敌人,问起了禁酒行动的进展。

根据他目前的了解,莱纳斯也许会信誓旦旦地说,这两天之内就能拿下私酒组织的魁首。

也许他希望对方这样表态,因为敌人越是狂妄,将其挫败时也就越是畅快。

但没想到,莱纳斯却摇了摇头,有些凝重地说:

“我们已经查到了对方最大私酒仓库的位置……但是我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将其毁掉。”

他斟酌着:

“我开始觉得,这些私酒组织能有一个主宰……也许并不算坏。”

“为什么?”柯林奇怪地问。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中尉’海因里希,人们都在说他有魔鬼般的能力,但在我看来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个有底线的人。”

“如果抛弃禁酒专员的身份立场,也许我会很欣赏他。”莱纳斯笑着摇了摇头:

“作为头号专员却说出这种话,也许你会觉得我已经疯了。”

“不,不会。”

意外地听到这一番话,柯林对莱纳斯的看法也有了些许改观,也许他是真正地在为大多数人着想:

”我觉得就算打倒现在的中尉,私酒贩子也不会绝迹,毕竟需要永远存在。”

而让私酒市场重回混乱,情况可能反而会变得更糟。

“没错。”

莱纳斯惊讶于柯林的见解,可惜能意识到这层的人实在太少:

“所以,如果我去那个仓库,也许会抱着接触和交流的姿态……”

柯林皱起眉头,发现情况跟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但这时莱纳斯已经转过身去,对着季丽安说道:

“我想艾蕾娜已经告诉过你结果,但还是想假装给你一个惊喜。”

他清爽地微笑着,而一旁的艾蕾娜已经颇为庄重地端出了一个托盘,托盘上盖有一小块丝绒毯,最上面则是一封精美的手写信。

“既然你的病没有传染性,那么公国圣省也就可以对你敞开大门。”莱纳斯说:

“决定好乘哪一班专列了吗?”

季丽安接过了推荐信,轻轻捧在胸前。如果是在几年前,这一定是自己梦寐以求的邀请函。

但现在,她勉强牵出一抹笑意:

“大概会和艾蕾娜一起回去吧。”

因为艾蕾娜总是在说,自己和老师将在两周内凯旋。

“好。”听到季丽安的回答,艾蕾娜轻轻搂住了她说:

“我们在两周内回去,就这样约好了。”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