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 > 第二十一章 五禽戏

第二十一章 五禽戏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回到周平这边,虽然距离收复刘疤眼才过了一天,但一切都很自然地进入了正轨,齐老三回潼关码头那边了,现在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根据地,马大力一伙人自然也要被接过来,毕竟潼关码头离潼关太近,潼关守军随时都有可能攻过来,实在算不上一个好的落脚点。

这日清晨,刘疤眼,或者说周平的营寨中,周平坐在议事厅,正对着面前一叠有些杂乱的卷宗皱着眉头。而他的身边,董白百般聊赖地伏在桌子上,她后脑勺对着周平,也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假寐。

“董白,你把刘疤眼叫过来吧。”

周平的眉头越皱越紧,就在他几乎要把眉头拧断的时候,他终于选择了放弃,他长出一口气,对着身边的董白道。

周平本来是想了解一下刘疤眼地盘上民生经济等一系列情况的,毕竟这里以后是自己的地盘了,可当他把这些相关卷宗搬来时,才知道自己想的太乐观了。

尽管汉朝已经有比较完备的户籍政策了,但这里毕竟被盗匪占据多年,正常的秩序已经荒废许久,这些卷宗不是残缺就是散佚,想要从这些卷宗中了解领地的状况,无疑是比登天还难。

“嗯……”

听到周平在叫自己,董白有些不情愿地站起身来,就在周平以为她要挪开步子往外走时,却见那丫头又一屁股坐了下来。

“……她来了。”

“嗯?”

周平朝前门看去,那一前一后两个身影正是刘疤眼和华佗,只是今天的刘疤眼,似乎和往常有很大的不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

周平有些疑惑,刘疤眼平日里都是大大方方地把她的疤眼露出来的,今天怎么还弄了个眼罩遮了起来。

“给她涂了副药,几年前就答应帮她把这疤弄好,结果一直搁置到现在,说起来也是有些惭愧。”

一旁的华佗回答道,听到华佗回答,周平不禁感起了兴趣,他绕着刘疤眼打量了一圈,随即继续问道。

“就这一副药,就能把她的疤祛掉吗?”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实力?”

周平的疑问在华佗耳朵里自然是变成了质疑,华佗听周平这么问,有些不悦地看向周平。

“不是,师叔,我只是,你看她先前这个……”

周平想要用手比划一下,不过他随即便意识到,刘疤眼在场,自己这么做好像不是很合适。

“哼!又不是什么断手断脚,区区一道疤罢了,明天这时候,它绝对消得一干二净!”

华佗没好气道,他看着周平,眼里本来是不满,不过在端详了周平一会后,这不满又渐渐变成了疑惑。

“诶?昨天我就想问了,你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回事?

“有什么问题吗?”

周平有些不明就里地眨眨眼,这华佗的眼神,就好像他脸上有什么东西似的。

“我看看。”

华佗并没有回答周平的问题,他一把牵过周平的手,手指搭在周平的手腕上,却是替他把起脉来。

“你这是伤没好利索啊。”

不愧是被后世成为神医的,只见华佗只是在周平手腕上轻轻掐了掐脉,才几息的时间,便得出了准确的结论。

“确实是有,先前被司马师重伤过,他留了道暗劲在我体内,不过左慈师叔说这伤治不了,说要有气运才能化解。”

“他说治不了?他说的管什么用!”

面对周平的解释,华佗直接就是一个嗤之以鼻的表情。只见他把葫芦从腰间取下,塞子打开,却是倒了一滴碧绿的液珠出来,那液珠看似被倒在华佗手上,实际上却是兀自悬浮,像是有灵性般不停流动着。

“来,把这个吃下去,你自己运运气,过两天就好了。”

“这……”

周平认识这葫芦,虽然变小了,但是跟华佗刚出场时用的确实是同一个,而这葫芦里的液珠……

“……我吃了肚子里不会长什么草出来吧?”

周平记得这液珠的作用,这液珠别说滴在地上,就算滴在人身上,也照样会长藤蔓出来。

“啰嗦什么,给你吃你就吃!”

说着,就见华佗对着周平一个弹指,把液珠直接弹到了周平嘴里。下一瞬间,周平便感觉一股清凉沁爽的气息从口腔蔓延开来,传递到他的四肢百骸,却是说不出的舒爽,可还没待他细细感受,那液珠却好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感受不到了。

周平咂了咂嘴,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见周平这般,华佗继续没好气道。

“知道这东西好了吧!这可是我拿万千株草药辅以真气炼制的,要不是你是我师侄,寻常人我才不会给,没想到你还要这般推三阻四!”

“嘿嘿……”

周平尴尬地干笑着,他倒是有心让华佗再给他一滴,只是刚才还在质疑人家宝贝的疗效,如今要是再开口要,却是没那个脸了。

“罢了,也别卖乖了,既然你这边的事情了结了,那我也该走了,看起来我只是耽搁了一两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病痛中苦熬着。”

话语间,华佗脸上也随之出现了些许悲悯的神色,只是这告辞来得确实有些突然,就算周平知道华佗不会久留,他也没想到华佗这么快就走了。

“师叔,就这么走了吗,不多留两天吗?”

“你这寨子实在杂乱,住的不习惯,远没我天被地床来得自在。”

华佗的目光在几人身上一一扫过,他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

“对了,你学的是于吉的《太平要术》吧,既然这样,你要不也把我这本也给学了吧,本来是想给于大宝的,不过那孩子实在太笨。”

说着,华佗从怀中取出几卷绢布出来,看那绢布的边角,却是有些年头了。他一边翻给周平看,一边介绍道。

“这叫《五禽戏》,是我自创的,也不算是法门,毕竟它用不上什么真气,之前我打那个叫司马昭的用的就是这招……你看,我都把它画成画了,那于大宝还是看不懂。”

华佗脸上露出有些惋惜的表情,他看着自己画的画,有些遗憾地摇摇头。

原来他那天用的就是这五禽戏?

周平记起来了,在他那个时代,华佗两个大的贡献,一个是用麻沸散做外科手术,另外一个便是这五禽戏了。

只不过周平那个时代的五禽戏是一套健身操,而这个时代的,显然是变成了一套修炼法门。

“不止是你,你们几个也可以练练,延年益寿,说起来也是个好东西。”

扫了眼周平身边的董白和刘疤眼,华佗继续道。

“都可以练吗?没有什么师门限制吗?”

“这不是有你嘛!”

经过一旁董白的提醒,周平才反应过来,正因为自己现在是他们的首领,华佗才会让他们练,就跟张角传播《太平要术》是一个道理。

“多谢师叔!”

周平抱拳拱手,从华佗手里接过了这一有些奇特的法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