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大兖至尊路 > 第141章 赌注

第141章 赌注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夜晚,城西某处小巷。赵德助鬼鬼祟祟地左看右看了好一会儿,没有看到行人,巷子中也只有几盏小灯,心中顿时就有些小高兴。

就是嘛!

裸跑就是要选这种安静没人的小巷子。

赵德助看了看身边一脸淡定的杜雍,暗吸一口气,以试探的语气问道:“老杜,你确定要让我在这个小巷子里跑?”

“嗯!”

杜雍随意地点点头。

赵德助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心中大喜,脸上却装作很豪气:“小场面嘛,这么短的巷子,我甚至只需要半口气就能跑完。”

杜雍漫不经心地道:“这个巷子只是起步……”

“啊?”

赵德助的心又提了起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杜雍瞥着他:“你害怕?”

赵德助见杜雍的表情有些鄙视的意味,好强的性子被激起来:“我会害怕?你就明说吧,要我跑到哪里去?”

杜雍淡淡笑了笑,顿了半晌,才道:“放心,绕一圈就行,大概六条巷子,都是这种。”

“早说嘛!”

赵德助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见杜雍又似笑非笑地盯着他,赶紧恢复豪迈的表情:“我绝对不是害怕,我的意思是……就这种安静的小巷子,别说六条,六十条都没问题呀。”

杜雍认真道:“你确定?”

“当然确定!”

赵德助肯定地点点头,旋又道:“不过六十条有点多,时间可能不够,我明天还要当差,总不能耽误了正事吧?”

杜雍竖起大拇指:“赵大少果然豪气,就六条巷子吧。”

赵德助松了一口气:“没问题啊。”

顿了顿,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之前不是说要去主街吗,还说要请很多人来围观吗?”

杜雍耸耸肩:“说说而已!”

赵德助仔细盯着杜雍:“真的?为什么我心里有些毛毛的?这不符合你的性子呀,话说你不会搞事情吧?”

杜雍瞥着他,做出很不高兴的样子:“赵德助,咱两好歹是老朋友,我有那么卑鄙吗?有那么趁人之危吗?”

赵德助赶紧作揖道歉,咧嘴笑道:“对不起,是我小人之心。”

杜雍摆摆手:“我本来不想收你的赌注,但不能连累你赌神的名声,你说对不?否则以后谁还敢跟你赌呀?”

“对对对!”

赵德助连连点头,接着拍了拍胸口:“赌注是最不能赖的,你放心吧,我肯定跑完,而且是潇潇洒洒地跑完。”

杜雍从衣襟中掏出一块有些透明的纱布递给赵德助。

赵德助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忍不住皱起眉头:“我说,这块布未免也太短了吧?”

杜雍哂道:“你又不是大胖子,这些都够你围一圈,还能打个结,这还嫌短?”

赵德助将那块布撑在眼前:“虽然够一圈,但这么透,我都能看清你。”

杜雍显然有备而来,又从衣襟里掏出一条绳子,提出建议:“要不这样,你将它对折,然后自己决定遮前面还是遮后面,用这绳子绑着。”

赵德助从善如流,当即将那块布对折起来,再放在眼前看。

杜雍笑道:“这样不透明了吧?”

赵德助咬咬牙:“行……剩下五条巷子真的也是这样?话说这地方我好像没来过呀。这里的居民多不多呀?晚上出门吗?”

说完重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若真的都是这样无人的巷子,他自然不怕,就怕跑起来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大群人来。

杜雍出言安抚:“放心吧,绝对都是这样的巷子。我提前了解过,这里的居民并不多,而且这个时间点基本都在睡觉,附近也没有通宵酒馆或者青楼。”

赵德助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杜雍又道:“我本来确实想过去人多的街巷,但影响不好,对不?”

赵德助马上点头:“是影响不好,老杜你果然有大局观,这一点我要像你学习。”

“得!”

杜雍摆摆手:“你别忙着吹捧我,赶紧行动吧……我帮你拿衣服,然后一路跟着见证。明天向所有人说明,你赵德助绝对不是赖账的人。”

赵德助嘿嘿笑道:“最重要的是向陶青云还有姜步平说明……那两个小子听说赌注之后,还嘲讽我不敢兑现赌注,还旁敲侧击问地点来着,摆明想看我的笑话。”

杜雍点点头,捞过赵德助手上的纱布。

赵德助也不啰嗦,几下就脱了个精光,没有半点害臊的模样,反而是杜雍别过脸去,反手捞过他的衣服,递上纱布和绳子。

“都是男人,你避什么?”赵德助嘚瑟起来。

“我怕突然有人路过,误会咱们的关系。”杜雍不屑道。

这个时候若是来个老学究,肯定要大骂有辱斯文。

若是来个流氓混混什么的,应该会以为杜雍和赵德助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然后上来围观。

若是来个少女或者妇女,多半会尖叫,或者大骂流氓。

“怎么感觉有点冷啊!”赵德助搓了搓胸口,然后接过纱布和绳子。

杜雍淡淡道:“这种小巷子,晚上是有点凉风,但也不至于冷吧?你赵大少好歹也是堂堂刻印境四重高手,这点抗寒能力都没有?”

“你杜家的真气是出了名的霸道热系真劲,当然不怕冷,我赵家是普通真气啊!”

赵德助低声吐槽,将纱布对折,遮住前面的要害部位,然后用绳子绑好,打了个活结,低头各个角度观察了一遍,发现遮的很好,就是屁股嗖嗖冒凉风。

这个造型虽然羞耻了点,但总好过全光。

杜雍转过头来,略微打量了几眼,大赞道:“很不错嘛!可恨老子没学过作画,否则定然要把你这副样子画下来。”

赵德助嘚瑟道:“谁让你不叫画师的?我没说不让叫吧?”

杜雍将赵德助的衣服拿好,努努嘴:“请吧,我在后面指挥方向。友情建议,你别跑太快,小心掉下来。”

赵德助很有信心,又蹦了几下:“怎么可能掉下来?这么稳的。所以要跑快点。”

杜雍阻止:“你跑的很快的话,我跟不上,到时候你就光着屁股回家,好不好?”

“你跟不上?”

赵德助先是一愣,接着笑道:“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杜雍愕然:“什么狐狸尾巴?”

赵德助一副神探的模样,分析道:“你想我撞上行人,然后我飞快的跑掉,你故意跟丢,让我光屁股回家。”

杜雍立马叫屈:“怎么可能?我是真的跑不快,在幽芒山累的,只能慢慢走。否则我干嘛不提前结束假期和你一起查案?失踪案,多好的立功机会呀。”

赵德助听的微微点头,嘀咕道:“说的也是,算我冤枉你。”

抬脚前进。

脚步声哒哒的,不快也不慢,挺有节奏感。

杜雍优哉游哉地跟在后面:“对对对,就这个速度,不能再提速,否则我真的会跟丢。”

跑起来之后,赵德助大感羞耻,低喝道:“你小声点好不好?别吵着人家睡觉。”

“行!”

杜雍应下,又呵呵笑道:“你自己注意点,风会把前面吹起来的。”

赵德助低头一看,发现布条真的被吹起来,心里直喊卧槽,不得不降低速度。

还真别说,今晚的风是有点大,吹起来嗖嗖的。

虽然速度不快,但巷子比较短,没有遇到一个行人。

赵德助心中又得意起来,这也没什么嘛,还剩五条巷子而已,很快就会过去的。

“左转!”杜雍提醒。

“卧槽!”

赵德助刚转过去,发现第二条巷子要长很多,而且宽了不少,两边屋檐的灯笼也更多,有一所房子的大门还没闭上,能隐隐听见里面有嬉闹的声音,里面的人挺多的。

“别激动!”

杜雍慢慢跟上去,安抚道:“应该是在庆祝生日,你慢点跑,他们不会注意的。”

赵德助放轻脚步,压低声音问道:“他们应该不会突然冲出来吧?”

这像在问话,更像在安慰自己。

杜雍见他这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心里笑的不行,继续安抚:“放心吧,寻常的生日宴会,都是不醉不归。”

赵德助轻吐一口气,继续前进,眼睛紧盯着那扇大门,耳朵张开,蹑手蹑脚。

“呵呵……哈哈……”

杜雍努力压抑着笑声。

赵德助心跳加速,别过头来,瞪大眼珠:“你笑那么大声,故意的吧?”

杜雍伸手捂住嘴巴,身体直颤抖。

赵德助恨的牙痒痒,又不敢大声喝斥,只能尽量做到踏步无声,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轻功竟然会这么好。

就这么做贼似的,有惊无险地走过了第二条巷子。

来到拐角处,赵德助扶着墙,喘着大气:“奶奶的,腿都软了。”

杜雍轻笑道:“你赵大少什么时候这么怕丢面子?不像你呀!”

赵德助都懒得顶嘴,看着眼前的第三条巷子,这条很好,和第一条巷子差不多。

不过他并没有松一口气,更加小心地往前走,甚至是垫着脚尖,生怕弄出一点点动静,从而吵醒巷子两边房子里的居民。

又是稳稳地走过去,连一只老鼠都没碰到。

赵德助心里终于稳定不少,忍不住笑起来:“小意思嘛,已经跑了一半。”

杜雍摇头,唉声叹气道:“怎么就没有人出来呢,真是失败呀!”

赵德助很得意:“后悔了吧?早知道你就该选主街的,呵呵!”

杜雍郑重点头:“下次一定!”

赵德助露出不屑的神色:“还下次?下次轮到我赢,你就好好等着吧!”

杜雍哂道:“还没走完呢,你得意什么,说不定等下就回冒出人来。”

“我会怕?”

赵德助的胆子大了不少,脚踏实地地往前走,感觉自己走路都带着一股风。

不过这第四条巷子好像有点眼熟,以前应该来过。

来过就来过,方正是静悄悄的,赵德助甚至觉得这巷子有点短,还不够走的。

蓦地,成群的脚步声响起。

“卧槽!”

赵德助赶紧趴在墙上,小心问道:“这什么情况?”

杜雍嘚瑟道:“你别趴着呀,赶紧走呀!”

小孩子的嬉闹声从拐角处传来,听声音有不少,好像还提着灯笼,因为有光亮。

“原来是小孩子!”

赵德助转过身来,脸上毫不在意。

小孩子有什么好怕的,他们又不认人,也没什么记性,跑过去就好。

赵德助开始加速。

迎面走来七八个小男孩,果然都是提着灯笼的。

这些小孩看到赵德助显然愣了愣,呆在原地。

赵德助毫无愧色,甚至还亮了一下肌肉:“小家伙们,这么晚出来干什么,赶紧……”

“赵德助哥哥!”

“真是的赵德助哥哥呀……”

“赵德助哥哥,您在干什么呀?”

“不穿衣服,羞羞!”

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半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还提着灯笼凑上来。

“……”

赵德助的脸立马就憋成了猪肝色。

这群小鬼怎么会认识我?

你们别过来呀,有什么好看的?

好你个杜雍,找一群小孩子来看我笑话是吧?

赵德助捂住裆部,屁股贴着墙,怒视杜雍。

杜雍撇过脑袋,吹起了口哨,慢慢往前走,仿佛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哥哥改天和你们玩哈,乖,现在都回家去!”

赵德助看着那么多孩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侧着身体横移,好像螃蟹。

摆脱那群孩子,追上杜雍,赵德助故作不屑道:“这就是你的手段?”

杜雍装傻:“什么我的手段?我都不认识他们的,他们没叫我呀,只叫了你,看来你在这一块还是挺出名的。”

“出名个屁!”

赵德助神色恨恨,旋又笑道:“也没什么好怕的嘛……卧槽!”

第五条巷子突然杀出一群成年人。

赵德助定睛一看,原来都是平日里的狐朋狗友。

大家瞬间就冲了上来,围着赵德助,嘻嘻哈哈,甚至还有人掏出了画板,双眼睛冒光,奋笔疾书的架势好似大画家。

赵德助脑子顿时空白起来。

“赵哥,您啥时候有这爱好呀?”

“我也想这么耍呀,你怎么不通知兄弟?”

“是啊赵哥,这么好玩都不告诉我们的。”

“在这种小巷子里耍着不爽呀,咱得去风翠楼走一趟,肯定能镇住场子。”

“让让,让让,不要挡住视线……赵哥,麻烦摆个好姿势,马上就有一副名画呀!”

赵德助回过神来,大吼道:“杜雍……”

杜雍的声音传来:“别激动……这些兄弟不是我找来的,不信你问他们。”

“是啊赵哥,不是杜哥通知我们的,我们只是恰巧路过。”

“对的,我们逛楼子来着。”

“我信你们个鬼,给老子闪开!”赵德助差点被气乐,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不就是在兄弟们的面前光屁股嘛,以前去澡堂子里泡澡的时候,又不是没光过。

这么想着,赵德助反而轻松起来,嘿嘿笑道:“原来你杜雍也就这点手段呀,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话音刚落,前方传来莺莺燕燕的声音。

完犊子!

来了一群女人。

赵德助差点吐血。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