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小说网 > > 聊斋:书生当拔剑 > 第六十三章 恶人先告状

第六十三章 恶人先告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唔唔唔……”

罗小铃口中塞着东西,说不出话只能拼命地摇头挣扎。

周西林得意地笑了笑:“你也别怨我,你心里应该有数,你是你爹娘默许的。

事成之后,本少爷不会亏你,一定会风风光光娶你过门……

好了,把她给我抬到里屋去,然后你俩去门外守着。”

“是,少爷!”

两个手下应了一声,将罗小铃从麻袋里拽了出来,正准备抬到屋子里去。

“砰!”

一声巨大的砰响传来,吓了三人一大跳。

抬眼一看,院门居然被人生生踢开。

“禽兽,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强抢民女,还没有王法?”

来人,正是张大胆。

他在门外偷看了一会,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脑子一热,管你什么周不周少爷的,一抬腿便将院门踹开。

当然,他虽然正义,冲动,但也不傻。

周西林虽然是侯爷的亲侄儿,但是侯爷对其族中的三个侄儿都没啥好感。

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张大胆相信侯爷绝对不会护着周西林。

周西林看清了来人,不由大怒:“好你个张大胆,你吃了豹子胆不成?居然敢踹本少爷的院门。”

“周少爷,只要放了这位姑娘,小人愿意给你磕头认错,并修好院门。”

“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周西林不由怒极而笑,随之大喝了一声:“愣着做什么?把他给我拿下!”

“是,少爷!”

两个手下杀气腾腾冲了上来。

“周少爷,我劝你不要一错再错。”张大胆一边躲一边大声喝了一句。

“给我往死里打!”

周西林更是羞怒。

一听此话,那两个手下更是卖力。

张大胆躲了几下,挨了两拳,终于忍不住开始还手。

他一还手,那两个家伙可就招架不住了,很快就被打倒在地,痛得直哼哼。

眼见张大胆握着拳头一步步走过来,周西林终于害怕了,脸色苍白一步步后退:“张大胆,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本少爷一根汗毛,本少爷……”

说到这里,又觉得威慑力不够,于是改口道:“我二叔一定不会放过你。”

“呸,你还好意思提起侯爷?侯爷一向仁德,要是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事,还不把你往死里揍。”

说完,张大胆蹲下身来将罗小铃手上绑着的绳子解开,将她口中塞着的布扯了出来。

“哇……”

罗小铃当即痛哭失声,随之竟然又晕了过去。

“张大胆,你……你非要与本少爷作对是么?”

此时,周西林明显有些色厉内荏的模样,因为张大胆刚才说的那句话让他有点心虚。

要是二叔知道他强抢民女,一定不会轻饶他。这一点,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周少爷,小的不敢与你作对,只是不愿眼睁睁看着这位姑娘被你糟蹋。”

“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她爹她娘都同意了的,怎么能叫强抢?”

“至少我亲眼所见,这位姑娘不愿意……”

周西林一脸气急败坏:“你少废话,说,你想要多少银子。”

“对不起,小的虽然穷,但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

说完,张大胆将罗小铃背了起来,大步迈向院门。

“张大胆,你给我站住!二十两,我给你二十两银子。”

张大胆声都懒的吭,大步迈向门口。

“三十两……”

张大胆已经走到院门口。

周西林一咬牙:“五十两!”

张大胆终于停了下来。

见状,周西林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得意,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五十两银子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在郭北县能买好几间房屋。

哪知张大胆却说了一句:“周少林,别白费心机了,别说五十两,五百两都没用……”

说完大步而去。

“快,去拦住他!”

周西林急了,上前踢了踢两个手下。

“哦……”

两个手下挣扎着起身走出院门,假装去追张大胆,但脚步却迈的相当慢。

他俩被打怕了,哪敢真的追上去?

且说张大胆走出巷子,将罗小铃背到了附近一间药铺。

郎中上前看了看,掐了掐人中,罗小铃终于醒了……

一醒,一边呜呜咽咽地哭,一边冲着张大胆道谢。

等她平静了一会,张大胆好事做到底,又护送她回家,免得半路上又被周西林掳了去。

一进院,便见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女人急急走上前来。

“姐……”

罗小铃一头扎进姐姐怀中,哭的伤伤心心。

“好了妹妹,不要哭了,没事了……”

罗小娟一边安慰着妹妹,一边又疑惑地瞟向张大胆。

张大胆主动解释道:“你妹妹被人掳走了,幸好我发现情况不对,这才冲进院子将她救了出来。”

罗小娟大吃一惊:“啊?谁这么大胆?”

“周西林!”

“原来是他,可恶……”

“姐,我不想活了,我没脸见人了,呜呜呜……”

张大胆吓了一跳,赶紧劝道:“喂,小铃姑娘,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是啊妹妹,好在这位大哥及时救了你。对了,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

张大胆似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姓张,大家都叫我张大胆。”

“原来是张大哥,我是小铃的姐姐,你可以叫我小娟。”

“原来是小娟姑娘……”

罗小娟自嘲地笑了笑:“张大哥,我哪里还是什么姑娘,早都……你看我,光顾着说话,张大哥,你进屋坐,我给你倒杯水。”

“没事没事……”

“张大哥不用客气,你可算得上是小铃的救命恩人。要是小铃真的……以她的个性,恐怕是真的会做出极端之事。”

客套了几句,张大胆还是走到堂屋里坐了下来。

罗小娟沏了杯放到桌上,随后又有些担忧地问:“张大哥,你救走了小铃,那周少爷一定怀恨在心,你一定要小心。”

“没事没事,我一个光棍汉怕他做啥?大不了拼一条命。”

一听此话,周小娟愣了愣,顺口问道:“张大哥没有成家?”

“唉,一言难尽!”张大胆叹了一声:“以前娶过亲,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就各走各的了。”

“原来是这样……跟我差不多,只不过,我家那死鬼是永远见不到了。”

一听此话,张大胆不由心里一动。

永远见不到了,言下之意肯定就是她丈夫去世了。

之前只顾着去救人,现在静下来了,突然又想起了狐娘所说的姻缘一事。

难不成,狐娘所说的姻缘,指的就是罗小娟?

有了这样的念头,张大胆忍不住又细细打量了一眼罗小娟,一副温温婉婉的模样,说话的声音也好听。

要是真的能娶她为妻,想必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张大哥,你……是不是我脸脏了?”

眼见张大胆一直盯着自己看,罗小娟脸色有些羞红,勾下头,下意识擦了擦脸。

一副娇羞的模样,更是令得张大胆怦然心动,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只是……只是替你可惜。”

“唉,或许这就是命吧。”

为了稳妥起见,张大胆试探地问了一句:“看你的模样也还年轻,总不能就一直单着吧?”

“那有什么办法呢?又没个合适的……”

张大胆脑子一热,脱口道:“你看我怎么样?”

“啊?”

罗小娟一脸愕然,因为,她真的没有想到张大胆会如此直接。

随之,似乎有些羞恼,有些不满道:“张大哥是在取笑我么?”

张大胆面红耳赤,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真没有……我……我……对不住,是我太唐突了,还请小娟姑娘不要见怪。”

他这副憨厚的模样,倒也让罗小娟颇有些好感。

“张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要不然也不会凭白无故去救我妹妹。

只是……只是这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有准备,所以……所以还请张大哥不要见怪。”

“没事没事,我没别的意思,我……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张大胆起身告辞。

在他想来,罗小娟的回答算是婉拒了。既如此,他总不能厚着脸皮,借着救了她妹妹这件事要挟吧?

“张大哥……”

“嗯?小娟姑娘还有什么事?”

“我……”罗小娟勾着脸,绞着手指:“我……其实,其实我对张大哥……印象也蛮好的。

今天有些仓促,我还要去安抚一下妹妹,所以……那个……不知张大哥明天中午有没有空?

要是有空的话不妨过来坐坐,我准备一些酒菜,权当……”

“有空有空!”

不等罗小娟说完,张大胆一脸喜色,连连应声。

“那……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说定了,那我先走了,你好好安抚一下你妹妹。”

“嗯嗯,多谢张大哥了。”

“应该的应该的……”

张大胆喜气洋洋离开了小院。

没料,他一回到周府便见阿珠匆匆跑上前来:“张大哥,你闯祸了……”

“闯祸?”张大胆愣了愣。

“是啊,那个周西林少爷还有他父亲一起前来告状,说你殴打周少爷,侯爷正派人找你。”

“我殴打周少爷?”

张大胆一脸惊讶。他的确动手了,但打的是那两个下人,可没对周西林动过手,难道那小子恶人先告状?

的确,这就是周西林恶人先告状。

也可以说是自作聪明。

他要是不再揪着这件事,张大胆也不太可能主动去找周羽告黑状。

问题是,周西林做贼心虚,生怕张大胆告他的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狠下心自残,将自己的额头弄伤,然后先找父亲诉苦,说是二叔家的下人打他。

然后,父子二人一起上门讨说法来了。

周羽不知事情的经过,自然要找张大胆问个究竟。

不久后,张大胆来到了前厅。

一见他出现,周西林的父亲当即怒骂:“好你个狗奴才,竟敢动手打我儿子?”

张大胆一脸气愤道:“侯爷明鉴,小人没有打过周少爷。”

“你说什么?你还敢狡辩?那本少爷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吃饱了撑的自己打破的?”

“这谁知道……”

“你……”

周羽皱了皱眉,轻声说了一句:“争什么?”

他一开口,周西林父子当即不再吱声。

“大胆,你说下事情的经过。”

“是,侯爷。小人今天在城北无意中发现有人鬼鬼祟祟抬着麻袋,一时心疑,便悄悄跟了过去……”

张大胆将事情的经过详细讲了一番。

“当时,周少爷不让小的救人,还吩咐手下动手,小的被迫无奈还手。

但是,小的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打过周少爷。

周少爷还想用钱收买小的,说给小的五十两银子,让小的不要插手他的事……”

“你血口喷人,罗小铃的父母早就同意我娶她,我只是找人将她带过去好好商量……”

“住口!”

周羽怒喝了一声,吓得周西林赶紧收声。

“你说她的父亲早就同意了,那为何没有下聘礼?”

“这……因为……因为罗小铃她……她还没有答应,所以小侄才想好好与她谈谈……”

“好好谈谈?好好谈谈为何不正大光明?要用麻袋掳人,还带到一间僻静的院子?”

“这……小侄主要是……主要是……”

这时,周西林的父亲眼见儿子招架不住,及时发声道:“二弟,西林的做法或许欠妥。但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一个下人来管。

而且,这张大胆实在是太嚣张了,居然敢动手殴打西林,简直无法无天!”

周羽冷冷道:“无法无天的是你儿子才对吧?”

“你……”

“这件事很明显是你儿子强抢民女,就算是张大胆真的动手打了他,也是他活该!

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们,以后,再敢做伤天害理之事,休怪我翻脸无情,六亲不认,送客!”

“是!”

周西林还想狡辩:“二叔,我……”

周羽怒声喝道:“滚,以后不得再踏进侯府半步!”

这一声吼,吓得父子二人心惊胆战,哪里还敢多留片刻?赶紧灰溜溜离开。

这也不能怪周羽无情,他接盘了原主的身份,于情于理是该照顾一下族人。

问题是,这些个族兄、侄儿压根儿就没有亲情,当初原主刚一躺进棺材,三个侄儿便迫不及待跑来想争夺家产。

更不要说,这周西林居然还做出此等有辱门风之事,周羽怎么可能护着?

幸得张大胆及时救了人,要是出了人命,恐怕周西林这小子的日子也不好过。

等到周西林父子二人一走,张大胆不由嗫嚅道:“侯爷,对不起,小的……”

“呵呵,你说什么对不起?这件事你做的相当好,赏十两银子。”

张大胆惊喜不已,连声道谢:“多谢侯爷,多谢侯爷赏赐。”

“另外,你去暗中打听,如果那周西林还敢胡来,跑去那姑娘家找麻烦,本侯绝不轻饶!”

“是,侯爷!”

次日上午,张大胆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又去街上买了一些礼物,这才春风满面走向罗家……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X
Top